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商巅、钟宁韩芷若陈帆小说

商巅

钟宁韩芷若陈帆小说

主角:钟宁,韩芷若,陈帆, 标签:独家首发

一个出身寒门的少年;一个屡败屡战的创业者;从官路转战商界;才知道自己应该走的是哪一条路;商巅,一个民企教父的传奇故事……太子饭书友群:694676551

太子饭 状态:连载中

钟宁韩芷若陈帆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屡战屡败

    “钟总,工资全部发完了,账面上还剩下八块钱了,这里是收支明细表,您过目一下。”

    钟宁把韩芷若递过来的报表放在一边,摇了摇头,问道:“芷若,你的工资拿到了吗?”

    韩芷若笑了笑,说道:“钟总,我拿到了,那个……您下一步准备做什么?”

    钟宁摇摇头,点了一根烟,苦涩地笑了笑,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说道:“没事了你就先回去了,我想静一静。”

    韩芷若想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欲言又止了,看了看面前的钟宁,转身离开了。

    烟雾缭绕。

    1990年,钟宁第一次站在松江边上,很想纵身一跃,第一次,是因为爱情,从15岁认识,18岁在一起,20岁,喜欢了五年的李一诺上了一辆桑塔纳,钟宁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了很久,最后李一诺下了车,告诉钟宁,没办法,你真的太穷了,她母亲病了,需要钱治病,所以,她只能选择离开。

    那一年钟宁20岁,刚刚大学毕业,在一所初中做语文老师,收入还行,至少要比普通工人高一些,本来还想着,再工作三四年,就能把一诺给娶了,然后两口子生儿育女,享尽天伦。

    那一天下着很大的雨,看着江水滚滚,钟宁还是没了死的勇气,回到家里,睡了三天三夜,最后决定,辞去教师的职业,跟着下海大军下海经商,那一年,改革开放仅仅16年,所有人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尽管家里人都反对,但是钟宁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怀揣了300块钱,钟宁来到了位于经济发达最前沿的花城市,混迹了整整两年,最后一无所成,狼狈地回到了老家,闽东省松城县。

    1993年,钟宁23岁,经历了大落灰心丧气的钟宁,在父亲的安排下,跟县城医院的一个做护士的赵玉结了婚,结婚后的钟宁无所事事,整天像个孤魂野鬼一样游荡,被赵玉嫌弃地不行。

    四个月后,赵玉怀孕了,迫于压力,沉沦了半年的钟宁准备去找工作,跑遍了整个县城,也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

    又是在一个暴风雨突袭的中午,钟宁从县城回到家里,却听到了卧室中有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音,一脚踹开了门,一个男人正趴在赵玉的身上。

    这才知道,孩子不是钟宁的,男人是有妇之夫,是赵玉曾经照顾过的一个病人,因为怀孕了,所以才答应了跟钟宁结婚,搞了半天,钟宁就是个背锅的,这绿帽子,戴的那叫一个油光瓦亮。

    于是离婚,反正也没什么财产,赵玉净身出户,临走的时候指着钟宁的鼻子,说你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了,以后别结婚了,不然肯定坑了人家好姑娘。

    1994年,钟宁痛定思痛,决定不再沉寂,把结婚时收到的礼金,然后又拿走了父母的养老金5000块钱,在县城开了一个小型的贸易公司,专门销售松城县的特产紫菜,结果经营不善,不到一年时间,再次倒闭。

    公司到最后的时候,只有当初招进来的一个女大学生韩芷若,陪她到了最后,钟宁其实也没觉得有什么失落的,就是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那个即便半年没发工资也陪着他一起坚守的韩芷若。

    看来,真的是一事无成了,做什么什么不行,爱情不行,丢了;婚姻不行,绿了;事业不行,废了。

    今天应该是钟宁最失败的一天了,也是最绝望的一天,此时如果再灰溜溜地回到那个小山村,可以想象,那该又是一顿怎样的冷嘲热讽啊。

    整整抽完了一包烟,傍晚的时候,钟宁有点迷糊地第二次站在了松江边上,来之前,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从这里跳下去,自己活着,简直就是一个蛀虫,不仅耽误了自己,也坑了别人。

    本来以为今天会像以前一样,一场大雨倾盆而下,结果,老天也不按套路出牌了,不仅没下雨,天气还格外的好,连太阳迟迟都不肯下山。

    “钟宁,你是钟宁吧?”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钟宁回头一看,面前的人有些陌生,但是似乎是在哪见过,那人穿了一件短袖的白色衬衫,西装裤,一双皮鞋,头发很整齐,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很书生气的样子。

    看着钟宁木讷的表情,这个男人锤了钟宁胸口一拳,说道:“老同学,这才多少年啊,就不认识了啊,我啊,刘晓光,我们是大学同学啊。”

    钟宁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么一个同学。

    “刘晓光,你不是北方人嘛,你怎么到我们这个小县城来了?”

    刘晓光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说道:“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我个子小,经常被人欺负,你保护了我很多次啊,我记得你,你倒是把我给忘了。”

    钟宁挠挠头,心如死灰,真的没心情聊天。

    “老同学,现在在哪高就?”

    这是钟宁最不愿意回答的问题,不过既然问了,也无所谓了,两手一摊,说道:“公司刚刚倒闭清算,出来散散心。”

    刘晓光的表情变了一下,在钟宁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没事,老同学,你很有能力,跌倒了就爬起来,多大点事啊,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也是刚到松城县,要不你就跟着我干吧?”

    看着刘晓光真诚的表情,钟宁是想拒绝的,可是再回头看看松江的江水,却又不想拒绝了,哎,还是下不了决心,想死很容易,但是真到了那一步了,又没多少勇气了,人啊,就是这样,在想象里天花乱坠,在现实中心力交瘁。

    “好吧,你要是愿意,就收了我吧,对了,你来松城县,是做什么生意的?”

    钟宁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刘晓光摆摆手,说道:“我不是做生意的,我在县委任职,刚刚调过来没几天,缺个秘书,你来给我做秘书吧。”

  • 第2章 生活转折

    钟宁做生意的时候,跟县委的人也是有过接触的,好像在县委里面,没有几个人是有秘书的,看来刘晓光当的官还不小,钟宁当时也没好意思问他具体当的是什么,等到第二天到县委报道的时候,钟宁才知道,原来刘晓光是刚刚到任的松城县县委书记,一个仅仅25岁的县委书记。

    人比人气死人,自己25岁,一事无成,两次想要自杀,同样是跟自己一起毕业的同学,在大学的时候还经常被人欺负的软蛋,现在居然是一个县的一把手。

    钟宁也没有想到1995年7月17日这一天,他完成了人生中一个很意外的转折,也就从这里开始,钟宁掀开了全新的人生篇章。

    坐在刘晓光的办公室里,钟宁还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县委书记在他眼里,已经是很大的官了,虽然办公室的装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豪华,但是刘晓光桌子上的那面小国旗,还是给了庄严肃穆的感觉。

    门口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刘晓光在办公桌后面抬起了头,看了看,站了起来,笑着说道:“钟宁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县委办的主任,叫毛国忠毛主任,你的顶头上司,你来打个招呼。”

    钟宁虽然做了挺长时间的小老板了,见到这些所谓的书记,主任,还是有些诚惶诚恐的,赶紧站了起来。

    毛国忠大概40多岁的年纪,虽然刚刚步入中年,不过头顶倒秃了,属于那种中间溜冰场,四周铁丝网的发型。

    也就是跟毛国忠握手的那一刻,钟宁才知道,他发达了,真的发达了,这个县委办主任,在跟钟宁握手的时候,居然放低了姿态,一边握手,还一边笑呵呵地说道:“钟秘书,以后请多多关照。”

    看着一旁刘晓光神秘的微笑,这个时候的钟宁才意识到,县委第一秘,那还真是一个肥差,这次真的是捡到宝了。

    县委书记的秘书,说事情多,也挺多的,要安排书记的行程,整理书记的发言稿,参加书记的各种会议,连县委常委会这样的会议,钟宁也是要进去做笔录的,这是松城县11名常委以外的唯一一个人,也就是说,任何在县委做出的重大决定,钟宁都可以第一个知道。

    松城县人口46万,钟宁是除了县委领导以外,最接近核心的一个人。

    两人本来就是老同学,彼此的默契还是在的,而且本来就熟悉,说不上适应不适应的,一周过后,钟宁已经能熟练掌握秘书的诀窍了,加上刘晓光对他本来就不错,钟宁在松城县委,已经是当仁不让的“红人”了,想要见一把手,可以,要先过了钟宁这一关,所以,仅仅一周的时间,他已经能够发现,权力真的是个好东西,虽然自己现在连编制的问题都还没解决,但是只要他经过,即便是工商局局长陈至立,都要对他点头哈腰的。

    要知道,当初钟宁注册公司的时候,可没少往陈至立那里送礼,跑了十几趟,才总算把营业执照办了下来,当初的陈至立,可是翘着二郎腿喝着茶,都没正眼瞧过钟宁。

    短短一周的时间,钟宁从一个落魄到轻生的商人,变成了现在人人追捧的县委第一秘,不禁还是要感叹,人生真的很奇妙。

    以上的这些变化,仅仅是发生在礼貌上和口头上的,真正的变化,是7月底,工商局局长陈至立的一次邀请,终于彻彻底底让钟宁知道了,这个县委书记的秘书,果然也是大权在握。

    县委办是五点下班,今天刘晓光有急事,所以就先下班了,钟宁不急,在县城里就他一个人,回到那个不大的出租屋也没什么事情,所以就留了下来,看了一会报纸,眼看着太阳也快落山了,钟宁就收拾了一下,刚准备动手,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刘晓光的办公室,是属于那种套间的,外面一个小间,是钟宁的办公室,里面那一间,那才是刘晓光的办公室,不过,书记办公室的门,可不是谁想开就能开的,何况现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门一打开,一个脑袋探了进来,看到了钟宁,楞了一下,马上说道:“钟秘书还没下班呢……”

    钟宁也挺意外的,来人正是松城县工商局局长陈至立,他这个时候来干嘛?

    陈至立脸色变得挺快,刚刚还有些尴尬,突然就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来县委办事,刚好看到钟秘书的自行车还在,就想着钟秘书可能还没下班,所以一起吃个饭,怎么样,赏光吗?”

    钟立也有些错愕,刚过来的第一天,刘晓光就告诉他,不该吃的饭不能吃,不该拿的东西不能拿,不过那应该是上班时间吧,现在下班时间,应该没什么大碍,何况他跟陈至立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想想也没什么问题,就答应了。

    1995年的时候,很少有人能买得起车,陈至立却是松城县最早一批买了桑塔纳的,这也没办法,人家儿子能耐,在县城开了一家五金加工厂,在这个年代,陈至立的儿子陈帆已经有了上百万的身价,在那样一个万元户都少的年底,百万富翁,那是一个什么概念了。

    钟宁也不是没有坐过桑塔纳,不知道为什么,陈至立的桑塔纳坐起来特别舒服,那座椅特别地软。

    车子在县城绕了一圈之后,在华辰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华辰大酒店是当时松城县最好的酒店,没有之一,即便钟宁也做了大半年的老板,这个华辰大酒店,他是真的一次都没进来过。

    两人从车里下来,陈至立车子的后备箱,拿了一个包,看起来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放的什么东西。

    “走,钟秘书,晚上没事了吧,咱喝点……”

    钟宁在陈至立的带领下,第一次走进了这个当时最豪华的酒店,未来很多次,钟宁再次进入这个酒店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第一次进去时候的兴奋劲。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