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特种神医在都市、李剑唐星语唐全军小说

特种神医在都市

李剑唐星语唐全军小说

主角:李剑,唐星语,唐全军 标签:

一根银针可以救人亦可杀人。一场家族变动让李剑离家出走,五年后王者归来,惩奸商,诛外寇,就黎民,睡美人,纵横都市间!李剑龙归故里,在都市中化身总裁保镖,凭借自己绝顶的医术和超人的能力,雄霸一方,方显英雄本色!

李龙鑫 状态:完结

李剑唐星语唐全军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一语惊人

    银海市,一家顶级私人医院门口,一个清洁工拿着扫把正低头扫地。

    清洁工叫李剑,出生于华夏中医世家,他的多个祖先都担任过宫廷御医。李剑三岁的时候稍微懂事,就开始学习中医药理,记忆人体穴位图。好像李剑天生就是学医的料,对于这些一点就通。

    他长到五岁的时候,就背会全部的药性药理,人体穴位图也烂熟于心。他的爷爷李贵就把银针过穴的技术教给了李剑。不要小看这银针,可以救人也可杀人。

    李剑在学习医术的同时,又学习武术和文化知识,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大学学业,并取得了中华武术大赛的冠军。

    也可就是在李剑二十岁的这一年,家庭发生了极大的变故,他的父母李群和关玲离奇失踪,爷爷李贵也瘫痪坐在了轮椅之上。李家由李剑的二叔李成接管,李剑也受到了冷落。

    有一次李剑外出游玩,一场车祸差点要了他的命。李剑隐隐意识到李家他是回不去了,所以他就借用这次车祸的机会逃离海琼市,被一个神秘老头收留。

    到现在李剑也不知道这个神秘老头叫什么,只知道他姓白,李剑叫他白老。白老把李剑送进一个魔鬼训练营,李剑凭借银针过穴的技术和满身武艺,在训练营脱颖而出。

    白老把李剑安排进一个叫天行的神秘组织,意思是“替天行道”,是朝廷的一支神秘队伍,自此李剑化身一名国际顶尖杀手,代号“扁鹊”。

    这五年来,李剑刺杀过敌国首相,财团老总,恐怖首领,黑社会老大……虽然也受过伤,但是任务从未失败!在杀手界,提起“扁鹊”可谓是妇孺皆知。他出一次任务,最高的时候佣金可达十亿!

    杀手之余,李剑又化身一名医生救死扶伤,经过他的手救活治好的病人也不计其数。

    半年前,白老把李剑召回神秘基地,那时候李剑正在花都夜店潇洒快活,接到电话之后,很不痛快的回到了这“穷”山村。

    “老家伙,你叫我回来是不是有新的任务?”

    “哼,没大没小的!”白老佯怒,“我确实有任务给你,不过这次的任务是关于你自己的!”

    “关于我?”

    “是的,五年前一场家族变动,你父母使用,爷爷瘫痪,你也离家出走。本应该属于你的产业,现在由你二叔霸占。经过这五年的磨炼,你已经成熟了。应该回到故乡发现自己的势力,夺回属于自己的产业,找回父母!”

    “……”李剑沉思半晌,这五年来自己在外边混的风生水起,却不知父母在哪里受罪,甚至是死是活也不知道,想到这些李剑眼圈微红。

    白老拍了拍李剑的肩膀,“好了,你回去后打算怎么办呢?说说你的想法。”

    李剑低头想了想,“老家伙在海琼市毗邻的临海市投资了一家私人医院。我打算找先到医院避其锋芒,然后伺机发展,待到时机成熟杀回海琼市夺回产业!”李剑说着眼中杀机无限。

    白老点点头,觉得李剑的办法可行,又接着说:“另外,还有一个神秘任务交给你,不过现在不能跟你说,等回去后我自然会给你。”

    李剑无奈的点了点头,辞别白老,收拾了一个旅行包带着数张银行卡离开了山村回到银海市。银海市与海琼市毗邻,两者市区相隔不到二百公里,李剑在这里发展既可以不被李成发现,也可以把触角伸到海琼。

    李剑心想我要是直接说我是仁济医院的幕后投资者,他们肯定待如上宾,那就没意思了。所以李剑故意打扮的破衣烂衫的来见林子强。林子强果然不能慧眼识人,让李剑做了一名清洁工。李剑就在银海市仁济医院化身“扫地僧”。

    李剑正在低头扫地,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声音 “快让开,让开!”一阵急促的声音从银海市一家顶级医院——仁济医院门口传出,随之从一辆悍马车上台下一副担架。

    担架上躺不知道是谁,只知道在医院门口接待病人的人群中有仁济医院的院长林子强,足见病人的身份多么高贵。

    “请问哪位是林院长?”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问道。

    林子强扶了扶金丝边的眼镜,上前一步,笑道:“您好,我就是,请问您是?”

    “抬进去的病人你应该知道吧,是唐氏集团董事长唐全军,我是他的秘书张康。我要求你不惜一切代价治好唐先生,如果唐先生有什么闪失,我让你们整个医院的人陪葬! ”

    张康说话的生气虽然不大,但是透出一股上位者的气势,让这位银海市的医学名流唯唯诺诺,“好,好我们一定,我们一定!”

    林子强立刻召集全院专家,准备收拾。不用检查,银海市所有人都知道唐氏集团董事长唐全军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这一次也是突然发作,昏迷不醒。

    仁济医院虽然是一家私人医院,但是医疗设备,在银海市独占鳌头,甚至在整个华夏也是名列前茅。这里聚集了各种专家,作为仁济医院院长的林子强自然也不是白痴。也有人传言,仁济医院的幕后老板更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具体是何方神圣,却无从得知。

    唐全军被推进手术室,林子强亲自在现场指挥,所有的专家,教授云集。林子强知道,这一台手术关乎着仁济医院的存亡,不容丝毫差池。

    手术室门口的警示灯亮起,外边的张康也把心提在嗓子眼儿。在这里的出了张康还有唐全军的保镖以及唐氏家族的骨干。

    他们全都面带焦虑,一个个愁眉不展,但是心思不同,正应了那句话——各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

    手术室内五六个专家教授,面对唐全军竟然束手无策。一个专家说:“院长,病人现在已经没有了心跳,我们无法进行手术!”

    “哦?那你们不会想办法让他恢复心跳吗?你们都是专家呀,我花钱请你们来都是吃白饭的吗?仁济医院如果被封杀,你们也都别想好过!”林子强没好气的说。

    几个专家商量了一下,只能采用心脏除颤了。经过几番努力,唐全军终于有了心跳,见到了一丝希望。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张康在手术室外边徘徊,他已经忽略了“禁止抽烟”的警示,地上散落一地烟头。虽然周围有医院的保安,可又谁敢阻止唐氏集团的秘书。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过去了,张康抽烟了两包烟,他现在感觉嗓子在喷火。

    终于手术室的灯灭了,门一开林子强垂头丧气的出来了。看到林子强的表情,张康心里就凉了一大截,不过还是问道:“手术怎么样?”

    “对,对不起,张,张秘书。我们已经,已经尽力了!”林子强说完面如死灰的瘫软在墙角,他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就等于仁济医院的倒闭,他美好前程的结束。

    虽然林子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人全都听到了。有的人面露难过,眼中流泪,有的人却带出一丝丝窃喜。

    张康听到这话脑袋先是“嗡”了一下,随后如同疯了一样,一把抓住林子强的衣领,顺手从背后掏出手枪顶在林子强的太阳穴,“林子强,手术之前我都说过如果董事长有什么好歹,我要让整个医院陪葬!你是院长,就拿来开刀!”

    林子强被吓得面如土灰,“张,张秘书,这,这不能怪我们啊,唐先生是先天性心脏病,别说是我们就是京城的医院恐怕也难以治疗。”

    “呸,庸医你分明是推卸责任!我现在就毙了你!”

    张康怒吼着就要扣动扳机,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有人轻轻喊了一声:“慢着!”

    张康一愣,因为在整个银海市敢和他这么说话的人还真不多。等张康回头一看,差点把鼻子气歪了。

    刚刚喊话的是一个清洁工,不过是个年轻的清洁工,看样子最多有二十五岁,蓬头垢面,衣衫不整,脚上穿着一双拖鞋,那脚趾头黑乎乎的看着让人恶心。脸庞被长发遮挡,五官看的不是很清。不过张康现在也没有功夫去自己的看他。

    林子强也看到来的清洁工,刚才他在张康面前装得跟孙子还孙子,见到这个清洁工立刻来了脾气:“李剑,不好好打扫卫生你跑到这里瞎吵吵什么!”

    李剑骚包的甩了一下长发,一双俊目发出两道锐利的光芒,“不想仁济医院陪葬,就给我闭嘴!”

    不知道林子强是被李剑杀人的目光吓到了,还是担心仁济医院的存亡,乖乖不说话了。李剑转身对张康说:“张秘书,我可以试试!”

    正巧李剑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个专家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一个个气的火冒三丈,心想:我们都是专家教授级别的医生都治不好唐全军的病,你一个清洁工有什么本事敢说这种大话?

    其中一个专家不服气的走了过来,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李剑,冷哼了一声:“哼,小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你知道里面躺的是谁?”

  • 第二章银针救人

    李剑面对所谓的专家的嘲笑满不在乎,心说我的医院早晚要毁在你们这些庸医手里。李剑冷笑一声:“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也不用管他是谁,我只知道他是一个病人,我可以治疗。”

    李剑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在场的人听到觉得铿锵有力,说出来一个医生的职责。

    “李剑,现在事关重大,可不是你吹牛的地方,给我一边玩去。”林子强有拿出了院长的架子。

    李剑根本没接林子强的话茬,捋了捋油腻的头大,淡淡的说:“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就算了,反正仁济医院不是我开的,倒闭就倒闭,病人死了就死了,管我什么事?”李剑说完,推着清洁车就要离开,其实李剑再想,病人的死活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他死了只能说无能,我只是不想毁了我的医院而已。

    “你有多大把握?”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康突然问道。

    “百分之五十!”李剑的语气依旧平淡,而且多了几分诚恳。他说的没错,刚刚只是路过听说来了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病人, 他确实可以治疗。但是需要结合病人的年龄、体质、病情等多方面因素。现在李剑什么都不了解,所以只能说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

    在场的专家一听“噗嗤”全笑了,都以为这个清洁工有什么通天的本领,结果还是吹牛。可不是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要么治好了,要么彻底死了。

    张康也带出来为难的样子,毕竟他是一个秘书,不是病人家属,如果李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他就可以做主让李剑试试。可是李剑说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他还真做不了主。

    “那个,小伙子,你真的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吗?”

    “是的。”

    “哎,那我还真做不了主,需要我请示一下病人家属。”

    “无所谓,不过多等一会儿,治好的几率就小一些。”

    确实,现在唐全军跟死人就差一口气,如果这口气一咽,别说李剑就是神仙来了也是扯淡。

    唐全军这次病发突然,他的直系亲属全都不在银海市,女儿唐嫣去T 国旅游了,弟弟唐正军也去外省谈合作了。这是唐家的家事,张康无法代表。

    六个小时前,在把唐全军送我往医院的路上,张康已经先后通知了唐正军和唐嫣。按照时间计算,唐正军快回来了。

    张康掏出手机打算再催促一下,刚要打电话,有人喊到:“不用打了,我回来了!”随着话音,走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西装革履,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想个成功人士,正是唐全军的弟弟,唐氏集团副董事日子唐正军。

    “张秘书,我哥哥的手术怎么样了?”

    “哎,副董,刚才林院长说恐怕无力回天,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

    唐正军听着脸上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却被李剑敏锐的目光发现,心想这里边肯定有猫腻。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找一架专机把他送到国外治疗。”

    “恐怕也来不及了,不过这个人说可以试试。”张康说着一指旁边的李剑。

    唐正军侧目观看,竟然没有露出鄙视的目光,反而是诚恳的问道:“你有多大把握?”

    李剑微微一愣,为什么堂堂副董对自己这么客气,大脑飞速旋转,立刻明白了点,还是淡淡的说:“刚刚有百分之五十把握,现在又耽误了几分钟,恐怕达不到百分之五十了。”

    “张秘书,那为什么刚才不让他试一试呢?”唐正军质问道。

    “我,我,这么大的事情我做不了主,何况他只有分之五十的把握!”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们也要试试。”唐全军转身对李剑说:“小伙子,我相信你可以的。”

    李剑抿嘴一笑没有做什么表示,转脸对林子强说:“院长,带我进手术室!”

    “我说李剑,我的祖宗你别胡闹了行不行?算我求你了!再说你就穿成这样进手术室吗?”

    林子强要求李剑换好无尘服再进手术间,李剑冷冷的撇了林子强一眼,“多耽误一会儿,救活的几率就小一分。”

    “让他进去!”唐正军不让林子强阻拦。

    李剑趿拉着拖鞋走进手术间,大概穿成这样做手术的恐怕李剑是有史以来第一人。

    他在消毒水池里洗了洗手,用是食指在唐全军的鼻子下面感受了一下,气息极其微弱,甚至连仪器都感应不到。但是李剑感官敏锐,只要人没有彻底断气,他就能够感受的到。

    又摸了摸唐全军的心脏,已经不在跳动。李剑单手摁在唐全军的胸口往下挤压,周围的专家和林子强看的目瞪口呆。林子强质问道:“李剑,你干什么?”

    他知道李剑用的是最原始的方法,人体胸外挤压,但是唐全军现在的身体十分微弱,根本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李剑也没有理他,闭着眼睛感受唐全军身体传来的细微的变化。当初学医的时候,爷爷就告诉李剑,往往很多疑难杂症都是用最原始的办法治好的。

    李剑二目微闭,调动自己的真气,气发丹田。由丹田运输到手掌,在慢慢的灌输到唐全军的身体里。

    十五分钟过去了,李剑的额头上出现了汗水,周围的专家和林子强看着李剑好像是在进行异能表演,也不在打扰。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李剑的努力之下,唐全军的心脏恢复了跳动。李剑收回手掌把真气压回丹田,张口吐出一口浊气。

    “好了?”林子强在旁边问道。

    李剑没有理他,休息了片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土黄色的医疗包,打开之后里面有好多粗细不一样的银针。

    在场的专家由原来的不屑,变成了专注。他们只听说过心脏病的治疗是通过心脏搭桥手术,没听说话银针过穴可以治疗心脏病。

    其实是他们不懂华夏医术的博大精深,早在一千多年前银针过穴治疗心脏病的技术就被李剑的祖先研究出来,一代一代往下传,技术越来越精湛,在李剑八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就把这门技术传授给他了。

    李剑拿过一盏酒精灯,点着之后,抽出一根两根头法粗细的银针在火苗上过了一下,然后扎在了唐全军的顶门之上,用手微微一撮,银针自己转动。

    李剑又拿起来第二根银针,用同样的方法扎在唐全军其他的穴道之上。人体的十四条经络,连着三百六十五个穴位。每一个穴位在什么位置都在李剑的脑海中,每一次扎针都不差分毫。

    大概半个小时的功夫,李剑在唐全军的身上扎了五六十根银针。因为唐全军的身上还连接着各种医疗设备。慢慢的,液晶显示器上的直线变成了折线,这说明唐全军已经开始恢复了。

    随后李剑又依次拔掉唐全军身上的银针,清洗之后,当回医疗包。当李剑拔出最后一根银针之后,唐全军哼了一声:“哎呦……”

    “哗”现场掌声雷动,这些专家不下嫌弃李剑的穿着邋遢了,纷纷要上前握手。李剑面无表情直接拒绝。

    唐正军和张康也进了手术室,一看唐全军醒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唐正军拍了拍李剑的肩膀,“小伙子不错啊!”

    李剑抿嘴一笑,走出手术室。刚刚他进来的时候,周围的护士都嗤之以鼻,连连后退。现在李剑治好唐全军走出手术室,这些护士纷纷为过来,好像见到了电影明星一样。

    “李医生,今晚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李教授,要不要留个手机号啊?”

    “剑哥,我家住在XX小区,等你哟。”一个自视长相不错的护士卖弄风骚的说道。

    “咳咳,阿姨你的香水味熏到我了!”

    “你……”

    李剑一句话差点把这个护士气死,李剑也没理她们分开人群,推着垃圾车而去。

    有护士把唐全军从手术室推向病房,因为他在李剑用银针过穴治疗前,做过手术,需要留院观察,做消炎等等。

    唐全军半躺着问道:“是哪位医生把我治好的,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哦,是我们医院一位年轻的专家利用中医手段治好您的病。”林子强没敢说是一个清洁工,自动把李剑升到了专家段位。

    “张秘书,你一定要替我好好谢谢李医生。”

    “好的,董事长!”

    张康和林子强退出病房,而唐正军已经回公司打理事务了,那么大的唐氏集团不能没有领导坐镇。

    “林院长,刚才我有些冲动对不起。”

    “没事,没事,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走,带我去见见李剑,董事长要我好好感谢感谢他。”

    林子强点头,他也得感谢感谢李剑,如果没有李剑别说他这个院长还能做不能做,就连他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也是个问题。

    他们在医院的后院找到了李剑,李剑拿这个大扫把正在扫院子。林子强满脸带笑的过,“李医生,这种粗活让他们来干就行,怎么能劳动您的金身大驾呢?”

    “呵呵,不是你让我做清洁工的吗?”

    “额,哈哈,老弟这不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嘛,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以后你就是咱们医院特邀专家,年薪一百万怎么样?”

    “呵呵!”李剑笑了笑没说什么,继续低头扫地。

    张康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笑呵呵的过来了,“额,李医生,谢谢您治好了我们董事长,这里有十万块钱,聊表寸心,请您笑纳。”

    李剑放下扫把,接过银行卡在手中把玩,不屑的说:“你们董事长的命就值十万块钱吗?”说着二指用力,弹飞了银行卡,也不知道落在了那里。

    笑话,他堂堂扁鹊,出一次任务动辄千万甚至上亿,区区十万焉能放在眼里?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