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的老婆俏总裁、江枫冯子莹朱灵儿小说

我的老婆俏总裁

江枫冯子莹朱灵儿小说

主角:江枫,冯子莹,朱灵儿 标签:美女、暧昧、爽文

一天,青城山上的道士江枫,被师父支下山,说是保护一个人,他见到了顶美顶美的美人,欲说还休的小家碧玉,性子暴走的美女警花,如刀削一般狭长眉毛冰山俏总裁,住上令人目瞪口呆富丽堂皇的豪宅……

二月鸟飞天 状态:连载中

江枫冯子莹朱灵儿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美女,你有病

    华夏,帝都,国际机场。

    瘦弱少年身穿廉价地摊货的衣服,头发很长,乍一看就像一个乞丐,很多人都盯着这少年看,少年始终半咪着眼睛,视那些好事者的闲言碎语为浮云,潇洒的拉着看起来已经有些年月老旧老旧的箱包。

    瘦弱少年站在出机口长长叹息一声:“哎,师父说帝都的人都很和善,现在见了,果……然很‘和善’啊。”少年憋足的川普念叨一句,继续朝着出机口外走去。

    或许是机缘,或者是少年根本就没有见过女子,他这些年都是在青城山内门待着,十八年来除了读书就是打坐,如今,一如都市自然是鱼跃大海,一朝得了自由,就像是被束缚了五百年的石猴,突然获得自由那般欣喜若狂。

    少年本想回身,看看这出机口,转身瞬间,只见一道美丽的风景正扑面而来,可能是头转的有些猛,只觉脸上软绵绵,只是,他抬起头,满脸愤怒,面红耳赤,羞愤的女子。

    “啪”

    “啪”

    两声响亮的耳光响起。

    少年很欲哭无泪,他什么也没做,眼前这个看似很愤怒的女子目光里藏着锋利的刀,他心中一阵惊讶,“有杀气……”

    少年倒吸一口气,他目光盯着眼前愤怒的女子,高挑身姿,曼妙婀娜,要说倾国倾城也不为过,愤怒的脸几乎让她原本美丽的脸庞有些狰狞。

    “流——氓”高挑美女给少年扣了一个‘流氓’的帽子,她的目光在少年身上扫视一圈,冰冷道,“乞丐就该有乞丐的命,如此猥琐,还在这里招摇撞骗。”

    少年哦了一句,他也没在意,师父说‘心平才能气和’再说了,生气,也会生病,她望着满脸愤怒和嫌弃的高挑美女,眉头一阵微蹙道:“美女,你有病……”少年停顿片刻,又补充道,“得治。”

    少年认真的神情,没有丝毫玩笑。

    高挑女子神色微微一怔,转瞬间,脸上就更加愤怒,怒吼道:“你才有病,臭乞丐,你离我远点……”

    高挑美女这一声可是招来了更多怒目注视着少年,俊男军女们眸子里愤怒的火,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眼前的少年不知死了多少次。

    少年一阵无可奈何。

    “我说的是真的,师父说修……我不能撒谎。”少年锲而不舍,脸上现在很焦急,目光始终盯着高挑女子那相当傲人的胸脯,让人见了难免一阵干咽口水。

    少年的手已经搭在高挑美女香肩上,动作很亲昵,高挑女子脸上绯红,殷红脸蛋,愤怒道:“臭流氓,再不拿开你的咸猪手,我就报警了啊!”高挑美女气愤,她觉得这乞丐很讨厌。

    少年觉得很奇怪。

    他望着眼前依旧生气的高挑美女,心中一直小鹿就窜了出来,少年正值青春萌动,况且,这些年一直在深山中苦修,见到最多的人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师父,可是,少年也从未见过师父的真容,他知道师父的口头禅:“没事不要找事。”

    少年听不明白,每次听到师父说这句话,他都是一副懵懂神色,师父每次见他如此神情气不打一处来,鸡毛掸子也不知从何而来,结结实实的打在少年的肩膀上,暗叹一声:“不明白,你这崽子,何时能明白……”

    师父每次打完,脸上总是带着恨铁不成钢神色。

    少年从未怨恨过他,只是觉得师父的目光里没有恨,而是关怀,其实,就连他也觉得很难奇怪,如果师父真的哪天不在理会他,他应该会觉得很失落。

    “美女,我是说真的,你真的有病。”少年再次重复,脸上依旧很认真,没有丝毫玩笑的意味。

    “你……最……好离我远一点。”高挑美女脸上愤怒,脸上神色狰狞让人觉得一阵倒吸一口凉气,“你这个臭乞丐,难道没有人教你怎样做一个乞丐吗?”

    少年不禁一阵摇头,表示无奈,他知道,自己肯定已经被眼前这个人视为流氓了,虽然他自己都不明白流氓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在女子的脸上看到了蔑视和冷漠,让人心中难免有些发憷。

    “那个……”

    “滚……”

    少年的话还没有说完,高挑美女已经愤怒的盯着他,完全不把少年放在眼里,鼻间还发出一丝不屑的鼻息声。

    少年也不好多说,只能感叹。

    这高挑美女至多活不过今年年末,他在心中叹息,觉得这帝都没有像师父说的那么‘和善’到处充满了一股戾气,怨气,还有一丝让人难以理解的冷漠。

    高挑美女眼神里带着愤怒,已经站在距离少年很远的地方,故意躲开少年,目光望着机场落客的地方,似乎在等人,少年也没办法,只能茫然的望着远处,“不是说有人来接吗?”

    少年也不恼。

    ——分界线——

    此时,一辆限量版的马萨拉蒂缓缓驶来,高挑美女不住的向着使劲挥手,轿车停在她面前,在车中探出一个笑盈盈的脸蛋,是个美丽的女子,至少在少年看来是个美的让人些许眩晕的美。

    “安晴,等很久了吧?”女子笑脸盈盈,已经推开车门,走出车,身材婀娜多姿,倾国倾城一点也不过,最傲人的就是那沉甸甸的胸脯,看起来非常具有震撼效果,“我也是有些事情,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真是不好意思。”

    少年何等耳力,早就听到两人对话,撇了一眼,正好看到从轿车里走出来的女子,整个人目瞪口呆,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高挑美女见到眼前女子很开心,然后在想一想之前碰到的‘乞丐’不由得脸色冰冷,目光冷冷的望着少年,正看见‘乞丐’少年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闺蜜,她怒上心头,“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让你永远与黑暗朝夕相处。”

    少年觉得很冷,一个冷激灵,心中对帝都的印象很糟糕,脸上很无奈,不过,目光依旧很澄澈。

    “师父,你这骗子,说好的‘和善’呢?”

  • 第002章 西苑,58号

    少年有些气闷,自己这个师父也太不负责了,完全是在耍自己,如果他在身边,他一定会数落他,骂他:“你这个老东西,你怎么就喜欢欺骗我呢,你就不能积点德,让我也能好好的相信你一回。”少年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想起他那有些老古板的师父一定会露出一排龅牙,“小子,你会招天谴!”

    其实少年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天谴是什么,他不懂,但并不代表不问,满脸狐疑望着老道,些许胆怯,“师父,什么是天谴……”少年尾音拖得很长,目光里也带着怯懦。

    他这句话着实很有分量,好几次都差点没把老头气得喷出血。

    ——分界线——

    少年正在发呆之际。

    “喂,你笑什么?”高挑美女愤怒,目光的憎恶,少年觉得很不舒服,也没有去争辩,只是站在原地,等待接自己的人出现。

    高挑美女见乞丐直接忽视她,她正要在骂。

    “行啦,我的朱大小姐,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车上下来的女子脸上一阵笑,她目光扫了一圈少年,仅仅是瞬息间,扯着高挑女子,放好行李后就上车,一溜烟已经乘风归去,根本没有正眼看一眼站在那里东张西望的少年。

    少年没有气馁,师父说,“好男不跟女斗。”

    他遵循着这个道理,至于别人的污秽之词皆是浮云,没有人能左右自己,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敌人,他觉得师父说的很对,至少现在还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就是江枫?”一个疑惑的声音自少年身后传来。

    少年转身,站在面前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脸上带着狐疑,再一次确认道:“你就是江枫……”他有些发憷,后边的尾音拖得很长,惊讶、迟疑、怀疑……

    少年迟疑片刻,一口黄牙露出,些许腼腆点了点头,然而,声音很坚定,“我就是江枫,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江枫。”说完后又一次露出那一排算不上整齐的小黄牙。

    西装革履的男人并未有任何神色变化,他已经戴上墨镜,根本看不到他此时究竟是什么表情,他正要去拿江流的箱包,江枫顺势将箱包挪移,男人扑了空,身体也差一点就跌倒,男人一来是想帮江枫拿包,将包放入后备箱,二来是想试探一下。

    只是。

    就是这么一个细微的举动。

    少年脸上露出一丝戒备,冰冷道:“我的包,我自己有手,还有,回去告诉你们那位管事的,不要来试探我,这是第一次,如果有第二次,你们任何人出了纰漏,可就别怪我……”少年最后这句话说的很冷,也很慢,与他之前的乞丐儒雅孑然两样。

    男人脸色阴晴不定。

    他很清楚,大哥让他来接这个人,为的是什么,大哥在临行前,说不让他惹恼了此人,他刚刚已经用上了以前在部队里的擒拿手,虽说不是最强,可是对付一个二三流的草包还是绰绰有余,至少,在见到少年的第一眼,他是这么认为少年就是一个十足的‘草包’。

    “江先生,您请!”男人的态度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江枫目光里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他觉得这人男人真是厉害,拿得起放得下,倒是个坦荡的人。

    江枫嗯了一声,已经将箱包放进后备箱,自己坐进轿车,没有多余的话,他来都市是很兴奋,可一时半会儿只能看看,师父常说:“喜怒哀乐都是影响道心的因素,不要大起大落,不要愤怒,但也不要兴奋,不管是大喜还是大悲都会让自己的道心不稳,会出大问题。”

    江枫也不懂。

    他只是照猫画虎,只得其形不得其意。

    男人在驾驶位,脸上很冷沉,过了很久,他才缓缓道:“江先生,你是先去住的地方,还是我先带你去买些东西?”

    江枫一阵憨笑,与之前的气势形成强烈反差,“先去住的地方,我把东西放好,我自己在出来买些日用品就可以了。”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还需要什么,在青城山每天除了修炼吃饭就什么都没了,实在无聊的时候追逐山林间的野驴跑上一阵,实在累了就停在溪边看水流,厌倦了就爬上最高的那座老君宫,绕过守宫人,带上田地里刚偷来的西瓜就可以消磨一个下午。

    轿车在一处别墅前停下。

    “江先生,到了。”男人转身,直接递了一个纸条给江枫,眸间闪过一抹笑,“江先生,这是地址,我就不进去了,门卫已经替你搞定,接下来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江枫目光里带着一丝狐疑。

    “哦,是这样,江先生,老板临时找我有事,我就只能把你送到这里了。”男人神色平静,目光里闪过一丝狠厉,他很清楚,别墅内住的那位大小姐,最讨厌的就是脏兮兮,现在,突然有个像乞丐一样的人要入住别墅,想到这里,他会心一笑,觉得刚刚的气已经消了,又补充了一句,“江先生,你要是需要什么,直接我给电话,我的电话也在这张纸条上。”

    江枫初生牛犊不怕虎,心里无鬼坦荡荡,门卫没有阻拦,只是目光很奇怪,这么一个乞丐,怎么就能进这豪宅,不过,他在想想经理的吩咐就觉得一阵发憷,“有个乞丐,要进西边58号别墅,别阻拦,阻拦了,我可保不了你。”

    少年进去的时候,门卫还朝着他笑了。

    他这时候举得师父说得对,这帝都的人还是很‘和善’的,不禁也对着门卫露出一嘴乏黄的牙齿,表示他在笑。

    江枫看着纸条上:

    “西苑,58号。”

    江枫站在门外,迟疑片刻,手上的箱包也放好,整理自己已经破旧不堪的衣服。

    他摁了门铃。

    不久,走出一个大腹便便的老者,第一眼憨厚,第二眼警惕,第三眼憨厚警惕眼神里带着疑惑,憋了很久,才吐出一句,“你是谁?”老者不是问‘你找谁’而是‘你是谁’这是多么机智却又富含深意的一句话,也渲染出了憨厚之外的冷漠。

    江枫听不出这话里的冷,两只手一阵摩挲,憨厚的笑道,“我找冯子莹。”

    老者迟疑片刻,好像是没听清楚,他啊了一声,江枫见此,面带憨笑,重复一次道:“请问冯子莹是住这里吗?”师父说过,待人要礼貌,或许是之前的话有些生硬,这一次就显得很轻,非常有礼貌。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