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千王教师、云纵郑有容朱亮小说

千王教师

云纵郑有容朱亮小说

主角:云纵,郑有容,朱亮 标签:骗子、暧昧、教师、小白文

云纵是个骗子,专骗骗子,他是千门公子,千王之王。面对美若天仙的未婚妻,他逃婚跑路,然后混进一所中学当教师。他能教仁义道德,也能教坑蒙拐骗,他让你随时都能赚到钱。他有一个原则——不骗好人,美女例外

剑刃舞者 状态:连载中

云纵郑有容朱亮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里,总是有几条上了些年头的长街柳巷。在高楼大厦和霓虹灯光的包围中,犹如牛皮癣一般坚挺地存在着,默默见证着千百年的兴衰更替和一段段江湖传奇。

    这就是所谓城市的根。

    容城火车站向西五百米,就有这么一条长兴街,房屋低矮,铺面老旧,满街地摊,但偏偏就是熙熙攘攘,人流如织。

    街东的老茶馆,更是门庭若市,尤其是最近两天,越来越多的人上门,要一盏五块钱的盖碗茶,听新来的说书先生吹牛逼。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这是李白的人生江湖,令人神往。所有人都听说过江湖,但绝大多数人压根不了解江湖。

    现在,我这个二十年的老江湖决定拿出压箱底的干货,好好讲讲江湖的密辛,在座的算是有福了。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说书先生看起来二十来岁,身着一袭白色长衫,面容英俊,风度翩翩,眼神灵动,看起来颇有几分偶像范儿,唯独发型有些骚包。

    说到这里,他特意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等待唰唰唰数钞票的声音,可惜连捧人场的掌声都没有。他干咳一声,喝了口茶掩饰尴尬,然后顺手整理了一下发型。

    “说起江湖,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武侠小说的各大门派,收一大堆徒弟,整天游手好闲,泡泡妞杀杀人,没事再争一下武林盟主啥的,这就是所谓的快意江湖。这是纯粹的YY小说。在现实生活中,门派是在某一行当具备巨大影响力,甚至垄断该行业的组织。没有那么多儿女情长,只有一个目的——赚钱。”

    “那么,现在的江湖上还有哪些门派呢?大家一定听说过五花八门这个词,五花八门就是传承千百年,延续至今的江湖行当。五花有金菊花,木棉花,水仙花,火棘花,土牛花,是指五种江湖谋生的职业,而八门“经皮李瓜风火除妖”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江湖门派。

    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些门派的存在,只有在某行当中混到了很高地位的极少数翘楚,才清楚这股隐形势力的分量。这里就不往深里说了,免得你们吸收不了。”

    茶馆里一片嘘声,夹杂着几声哄笑。也有不少年轻人被唬的云山雾绕,开口就问:“现实中真有这八大门派存在么?那最厉害的门派是哪个?”

    说书先生微笑不语,随手拿起小镜子,自顾自整理骚包的发型。

    “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给你赏钱,十块,不用找了!”

    “重要的不是钱,是诚意。”

    “那找我五块。”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人群中一阵起哄声,最终在众筹二十块巨款之后,说书先生终于开始继续吹牛:

    “现实中有这八大门派,但不止这八门,实际上现在江湖中最牛逼的门派并不是八门之一,而是——千门!”

    “千门是干什么的?”

    “千门里都是老千,所以平均智商高的令人发指,江湖第一牛逼。”

    茶馆里的一些年轻人激动起来了:“老千?就是传说中的赌王?在赌场大杀四方,有赢不完的钱,泡不尽的妞,卧槽,这个牛逼啊。”

    “那是没格调的老千才做的事,真正有理想有追求的老千不屑赌钱,更喜欢谋人谋事,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说人话!”

    “呃,通俗的说,就是骗子。”

    “切,江湖骗子而已,耍一时小聪明,骗几个老实人,成得了什么气候?”

    “你懂个屁,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说书先生激动地拍了下桌子:“千门牛逼到什么程度,我举个小小的例子,前阵子,八门之一的风门,死乞白赖地想把风门最出类拔萃的千金嫁给千门的七公子,奈何七公子看不上。风门千金死缠烂打的,就差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了,七公子不厌其烦,结果就逃婚,离家出走了。”

    “扯淡呢,那么牛逼的八大门派,还能干出这样跌份的事?你这个故事编的不讲科学啊。”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在下就是千门七公子,云纵!”说书先生自信满满地抱拳,笑道:“大家不要盲目崇拜,我也只是个普通人。”

    茶馆里大笑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少人都捂着肚子直不起腰。

    “这个龟儿子,吹牛不打草稿。不是来说书,是说相声的嘛。”

    “说啥子相声哦,搞不好就是个精神病。”

    “赶紧给五医院打个电话,问下是不是昨天晚上下暴雨,院墙倒了,有人翻出来了?”

    啪的一声,云纵从腰间取出一块玉佩拍在桌子上:“这是千门云家的祖传信物,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你说信物就信物啊,唬谁呢?”

    “随便拿块烂石头都可以说是祖传的,鬼知道啊?”

    在一片哄笑中,坐在前排的一个老先生却是凑上前去,拿出放大镜,将玉佩仔细地查看了一番,说道:“老坑冰种,汉八刀雕纹,现在的市面行情能值一万五上下。我个人比较喜好这一款,给你两万如何?”

    “这是祖传的信物,怎么可能卖呢?”云纵一个劲地摇头。

    “哎,君子不夺人所好。”老先生遗憾地叹了口气,然后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云纵,道:“如果小兄弟有出手的意愿,请第一时间联系我。”

    云纵将名片放进钱包里,然后郑重其事地将玉佩收了起来,继续讲他的“二十年的江湖经验”......客人们一边喝茶一边逗笑,倒也乐在其中。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茶馆老板送走了客人,笑容可掬地拍了拍云纵的肩膀,递了一个红包过去,说道:“小伙子不错,咱们签个长约吧。以后你就安心在我这里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掌柜的盛情我心领了,但今天我是在这里说书的最后一天了。我觉得我应该把我的聪明才智献给阳光下最神圣的事业。”

  • 第三章

    吴小云大吃一惊,嘴中的香烟啪嗒掉落在地上。

    “不是吧,这个小白脸当真报警了?咦,不对啊,他分明戴着手铐。”

    吴小云惊惶不定地目睹着云纵双手被拷着,被一个高大魁梧的警察架着,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当经过自己身旁时,还投过来一个忧伤的眼色。

    这是什么意思?

    “老实点,别耍花样。”魁梧的警察低喝了一声,押着云纵继续往前走。

    英姿飒爽的女警察停了下来,一双丹凤眼细细地打量着吴小云,看得吴小云心里发毛。

    “好一出精彩的移花接木,就这么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把赃物转移了出去,实在精彩。”

    移花接木?赃物?啥……啥玩意?

    吴小云只觉得脑子有点蒙。

    “警察妹妹,不,姐姐,不……同志,我不知道你说的啥意思啊。”

    “这个省内最猖獗的文物走私团伙,我们已经盯了很久了。这个叫云七的马仔滑不留手的,这次终于落网了。”女警冷冷地说道:“把你们手上的赃物交出来吧。”

    去尼玛的,难不成那玉佩是赃物?难怪,我说这穷酸小白脸的身上怎么会有值钱玩意……这次羊肉没吃到,倒惹了一身骚。

    “不是,警察妹妹,不,姐姐,不不不,同志,你听我解释,我根本不认识啥走私团伙啊,我只是被那个挨千刀的走私犯骚扰了,然后我男朋友帮我出气……”吴小云忙不迭地解释。

    “行了,别扯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两人的案底么,你们的仙人跳玩得还少了?只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还跟文物走私团伙搭上了,业务越做越大啊。”女警不屑地说道:“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别啊!”吴小云方寸大乱,一个劲地坦白:“我承认我是个坏人,经常设局讹人的钱,我不是个东西。但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参与走私啊。那块玉佩,我真的只是见财起意,想单纯的骗到手赚点钱,绝对不是转移下家。要是我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女警掏出手铐,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吴小云。

    看着明晃晃的手铐,吴小云只觉得头晕目眩。她不是没进过警察局,但那只是街头小骗,顶多拘留罚款;现在跟文物走私扯上关系,这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搞不好真的要把牢底坐穿……

    “别拷我,我无条件协助办案……我赶紧让大熊把玉佩拿回来。对对对,这是赃物,必须马上上缴……”吴小云慌慌张张地从包里掏出电话,给大熊拨了过去。

    “宝贝儿,这么心急火燎的啊……哈哈哈,我已经拿到钱了。你洗干净等着我吧,今晚让你爽翻天……”

    “爽你麻壁啊,快点给老娘把玉佩拿回来!”

    “虾米,拿回来?宝贝儿,你不是脑壳进水了吧。”

    “你特么再磨蹭,脑壳里进的就不是水,是花生米了!”吴小云一阵破骂,将事情大致讲了一通。

    “卧槽,好不容易宰只肥羊,居然惹了一身骚。”大熊挂掉电话,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不得已又拨通了贡老先生的电话:“贡先生,我表弟的玉佩不卖了,我现在就把钱退给你。”

    “我们的交易已经生效了,现在玉佩归我了,我不想卖。”

    “别啊,这块玉佩对我们家真的很重要。这样,两万一,我多出一千块钱收回来怎么样?”

    “这不是钱的事,我就好这一口,你出多少钱都一样。”

    “我给你两万五!”

    “既然你非要说钱,我就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是压了价收购的,这块玉佩市值不止一万五,至少翻倍。”

    大熊头晕目眩,咬了咬牙:“三万!”

    “我只是说市值三万,但个人所好不能仅仅用市值来衡量。”

    “别说了,老子豁出去了,给你三万五!”

    “你怎么就跟钱较劲,转不过这个弯呢,真的跟钱没有关系。”

    “玛德,四万,再多一分我都拿不出来了。”

    “哎,看来你也是个执着之人,我都快被你的精神感动了。但没有办法,我实在是喜欢这块玉佩,对不住了。”

    “老子所有的家当都给你,五万!”

    “成交!”

    大熊狠狠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

    夜深了,贡老先生慢慢悠悠走进了四方宾馆302房间,打开随身的箱子,将五万块钱的钞票扔向了半躺在床上看电视的云纵:“七少爷,开门红。”

    “牛刀小试而已。”云纵坐起身子,看了看表:“小山和洛洛差不多该回来了。”

    话音刚落,两个警察装扮的人就进了房间。

    魁梧的小山手里拿着玉佩,眉飞色舞:“少爷啊,你是没看见那两个骗子的怂样,尿都快吓出来了,送回玉佩后还一个劲地认罪,争取宽大处理,哈哈哈……少爷神机妙算,把他们耍得找不到北!”

    “他们想教我点套路,我就顺手把他们套路了,都是套路啊。”云纵叹道:“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去哪了,真希望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这样我就可以单纯的靠长相吃饭,而不用靠才华了。”

    小山闻言,笑得前仰后合,魁梧的身躯摇动地跟北极熊似的;贡先生也不禁莞尔。

    “有什么好笑的,马屁精。”酷酷的洛洛冷哼一声,从小山手里将玉佩收回,轻手放进首饰盒里收好,又将散在床上的钞票仔细整理,分成了五份。

    “老规矩,每人一份,剩下的一份作为少爷的基金,由我代为保管。”

    小山似乎有些忌惮洛洛,撇了撇嘴,不敢说什么,心里却是在腹诽:你这个管家婆,小财迷。

    “你在心里骂我,这份钱别拿了。”洛洛扫了小山一眼,将属于他的那一份钱充公了。

    “我的姑奶奶,我错了。”

    “知错就改,今晚不许吃夜宵。你的那份给少爷。”

    云纵满意地点点头,心里还有些许小温暖:不愧是跟在少爷身边十多年的贴心小棉袄,知道疼少爷。

    紧接着,洛洛回身看向云纵,嫣然一笑:“少爷你最近长胖了半斤,为了健康,宵夜还是别吃了吧。”

    你的眼睛是电子秤啊,胖半斤都特么能看出来!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