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柳蔓芸陆辞尧姜浅小说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

柳蔓芸陆辞尧姜浅小说

主角:柳蔓芸,陆辞尧,姜浅, 标签:萌宝、日久生情、甜宠

殷城众人皆知,黄金单身汉陆辞尧有一对来历不明的双生子,双宝生母是他不可提及的禁区……——十八岁的姜浅走投无路,生下一对双胞胎。四年后,天降萌宝。“妈咪,你儿子掉了!”冷酷哥哥软萌弟弟紧紧抱着她大腿,一哭二闹三上吊。望着呆若木鸡的女孩,陆辞尧迈步而来:“我国刑法规定,遗弃罪,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这笔账,你想怎么算?”姜浅傻眼:“……”“不想坐牢?”陆辞尧微笑,笑容危险:“可以,偷生我的宝宝,你必须对我负责!”从此,她被一大两小缠上。

糯米粽 状态:连载中

柳蔓芸陆辞尧姜浅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阴差阳错

    盛夏,迷离的夜色中,殷城顶级私立医院,妇产科。

    “用力,再用力一点,马上就要生了……”助产医生,穿着一袭白大褂,尽量用温和的声音让产妇镇定。

    “疼……”姜浅从没想到生孩子会这般疼。

    豆粒大小的汗珠从额头滴落,滑入发梢迅速消失不见,头顶的白炽灯晃来晃去,她双手揪着床单,精致的五官拧成一团。

    “放轻松,别怕,跟着我的节奏来呼吸,呼、吸,对就是这样……”助产医生握着她的手,给她鼓励。

    “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

    “啊——”姜浅拼尽最后的力气,死死咬着牙,疯狂地用力,终于她的眼前一片虚空,浑身被汗溼,眼皮沉重地往下耷拉。

    “呜……”婴儿响亮的啼哭,响彻妇产科。

    姜浅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指了指孩子,却无力地闭上了眼,恍惚中,像是听到了医生的密语——

    “快看,是两个可爱的男孩!”

    “赶紧把孩子抱走,孙小姐都等急了……”

    ……

    恍惚中,姜浅像是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嚎啕的,响亮的,越来越远……

    几个小时后。

    再醒来,姜浅躺在病床上,腹部平坦如初。

    “我的孩子!”她猛地从牀上坐起来。

    伤口被牵动,疼得她脸色煞白。

    “姜小姐你醒了?”护士在一旁,忙道:“你别乱动,你的伤口还没恢复……”

    “孩子,我的孩子呢?”姜浅如救命稻草那般紧紧抓着护士的手,顾不得被撕裂的伤口:“让我看看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了,我就看一眼好不好?”

    “你的孩子被家人抱走了,别担心……”护士正安抚着,突然感觉姜浅身体高热,惊恐地说:“天啦,姜小姐,你发烧了!我去叫医生过来……哎,你怎么下床了?你现在很虚弱,不能乱跑……”

    护士的话音未落,姜浅已经冲出了医院。

    她的孩子,她甚至还没有看一眼……

    孙莹莹要把他带去哪里?

    她会怎么对他?

    八月的天气,炎热异常。

    柏油马路被烤的像变了形。

    姜浅刚走到斑马线边,一道刺耳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声音传来。

    砰——

    豪车从侧面路口疾驰而来。

    姜浅闪躲不及,瘦削枯槁的身子被狠狠撞飞,如抛物线坠落。

    后脑磕到景观树下的石子,鲜血滴答滴答砸在地上,迷离的视线里,看到从黑色世爵车内下来一道颀长的身影。

    男人一袭手工西装,被熨烫得不起一丝褶皱。

    锃亮的皮鞋,映入眼帘。

    “救……救我的……孩子……”姜浅青紫的唇艰难地吐字,指尖触碰到男人的鞋尖,光可照人。

    轮廓深邃的英俊男人居高临下,眉峰微蹙了下,转瞬略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身侧的郭特助望着男人的动作,暗暗吃惊。

    陆总平常不近女色,今天竟然抱了这个突然横冲出来的女孩?

    “陆总,华盛医院刚传来消息,孙小姐生了一对双胞胎。”郭特助一边提醒着,一边打算伸手去接抱姜浅:“这个女孩交给我来处理就好。”

    男人侧身避开郭特助的动作,声线性鱤:“不必,我来。”

    姜浅被送进医院。

    空气闷得发慌,她靠在男人结实炙熱的胸膛,很想看清男人的长相,可眼皮沉重地往下坠,最终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一天后。

    疲惫虚弱地睁开眼帘。

    “你醒了?”一道男声从病房中央传来。

    顺着声源看去,病床对面坐着一名挺拔的身影,薄唇微抿,气度非凡,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王者魅力。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姜浅捂着快要炸裂的脑袋,秀眉拧成一团,发现自己浑身是伤。

    腹部缠着厚厚的纱布,稍稍动一下,那身体就像要被撕裂,疼得她冷汗涔涔。

    头也好痛……

    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之前发生了什么?

    男人直视着姜浅,看不出她在演戏:“刚才在医院门外的分岔路口,你忽然冲出来,我的车撞了你。”

    “车祸?”

    姜浅拼命回忆,始终记不起来有关刚才的一切。

    “嗯。”男人起身,原本还算宽敞的病房顿显逼仄,他凝视姜浅的眸色加深,浸染着咄咄逼人的气势:“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姜浅抬眸望进男人深邃的黑眸中。

    男人气质卓绝,五官冷硬英俊,雕刻般完美,鼻梁高挺眼线狭长,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压迫。

    姜浅不由自主怔了一下。

    “你是肇事者,我是受害者,我不觉得我们在这次车祸之前还见过。”换言之,别想装作搭几句讪,就能减免责任。

    男人冷冽的眸子闪过一抹厌恶,取出一张名片和支票一起递给姜浅,手指骨节分明:“有需要可以再联系我。”

    “我会的。”害她成这样,他休想撇清干系!

    男人不耐地离开病房。

    病房门口,郭特助正在打电话。

    “陆总。”见男人出来,他捂着听筒,焦急地示意道:“孙家和老爷子分别打来好几个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去医院?家里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就差你一个。”

    男人从西裤兜里拿出干净的溼巾,仔仔细细地擦拭修长的手指。

    仿佛要擦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十几秒后,溼巾被扔进垃圾桶。

    犹如男人对姜浅的认知,被彻底遗忘。

    男人薄唇微掀,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马上到。”

    姜浅在男人走后,脑袋越来越重,似有无数噪音嗡嗡作响,疼得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打滚。

    “疼……头好疼……”

    医生立刻送姜浅去拍了脑部ct,得出结论,因为车祸她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刚好是最近大半年。

    十个月的记忆,瞬间蒸发。

    【作者题外话】:初来乍到,小仙女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木马……

  • 第2章 四年后,惊心动魄

    四年后。

    碧空如洗,一望无际。

    飞机在云层中穿梭,从白色的小窗口往外远眺,云层重叠起伏。

    头等舱,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宝宝偷看了眼洗手间方向,立刻做贼似的叉起一块苹果送进嘴里,嘴角弯成得逞的弧度。

    哼。

    霸道爹地,不许他吃,他还不能偷吃么?

    “嘟嘟,你要来洗手间么?”哥哥的询问声突然响起。

    男宝宝乌溜溜的眼珠咕噜一转,打算将偷吃的证据湮灭,却没料到苹果块太大,瞬间哽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

    “唔……”

    哥哥救命。

    得不到回应,周周洗完手,从洗手间出来,结果却看到软软嫩嫩的弟弟双手捂着脖子,小脸涨得通红,唇瓣逐渐变成幽青色。

    而果盘里的苹果,对应着少了好几块。

    “笨蛋嘟嘟,被卡住了啦!”周周气急败坏的上前,给嘟嘟顺气,又忙冲洗手间大喊道:“爹地,你快出来,嘟嘟出事了……”

    “怎么回事?”陆辞尧一袭白衬衫黑西裤,袖口挽起至手肘,五官轮廓深邃,听到周周惊慌失措的喊声,脸色微沉。

    周周指了下果盘,陆辞尧明白事情经过,脸色更冷了。

    他摁了内铃。

    空姐到来,心脏砰砰地跳动很快。

    今天包下头等舱的人可是殷城第一豪门世家的掌权人,陆辞尧!

    传言,他二十二岁从世界top1名校双博士毕业,回国接管家族集团,六年内便将陆氏集团打造成跨国大企业,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商业王国。

    最最最惹人八卦的是,他四年前身边忽然多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但他向来洁身自好,也没有结婚啊!

    媒体纷纷揣测,究竟谁才是双胞胎的生母。

    但四年过去,陆家二少奶奶的位置也始终空悬,今天有幸能见到传说中最厉害的帝王般的人物,她都快要激动死了……

    “陆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帮助?”空姐询问着,露出自以为最完美的笑容。

    “我需要一名医生。”陆辞尧单手抱着嘟嘟,机舱内氛围凝重:“幼子吃苹果被卡住了,目前有窒息的症状。”

    嘟嘟想吐却吐不出来。

    急切地去拽哥哥和爹地的衣摆,眼眶里藏着一层水雾,额头也伸出细密的薄汗,看上去痛苦极了。

    他再也不要偷吃苹果了!

    好难受……

    “嘟嘟别怕,我们会救你的!”周周安抚着胆小的弟弟。

    陆辞尧见空姐愣神,削薄的唇一抿,周身散发王者气压:“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去找医生!”

    “……是,我马上去。”

    陆辞尧,在殷城可谓跺跺脚,便会金融海啸的存在!

    如果他的小儿子在飞机上出事……

    空姐不敢再想下去,哆嗦着赶紧离开。

    经济舱内。

    “请问在座的乘客有人是医生么?”空姐望着一脸漠然的乘客,焦急地喊道。

    没人应答,空姐急得都快哭了,又说明情况:“头等舱有一名小朋友喉咙被异物卡住,急需医生的帮助……”

    “……”

    依旧没有人回应,空姐急得一颗心七上八下之际,突然,后排靠窗的位置,一道清丽的女声响起——

    “等下,我是医生。”

    姜浅站了起来。

    “你?”空姐望着年轻的女孩,大概二十出头,穿着单薄的外套,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头,看上去气质很好,最漂亮是那双眼睛,澄澈、明亮,如点漆般,清清纯纯的样子,好像还没毕业的大学生。

    这……真的能救命么?

    “是的。”

    情况危急,空姐也顾不得质疑了,忙道:“麻烦您跟我来一下。”

    头等舱,空旷且豪华,摆设简单却精致。

    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年轻的男人一袭黑色西装,背对着她,怀里抱着一个软白小萌娃,正轻拍他的后背,试图让他将异物吐出来。

    “用哈姆立克急救法!”医生的本能让姜浅神经高度紧绷。

    陆辞尧听到女孩的声音,闻声回头。

    女孩唇红齿白,秀发柔顺笔直,视线一瞬不瞬凝在他怀中的嘟嘟身上。

    陆辞尧狭长的眼眸微眯,此刻,姜浅已经走了过来,从他怀中接过嘟嘟,单手压在他胸膛和肋骨中间的位置。

    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然用力。

    来回往复几下。

    “呕——“

    嘟嘟小脸苍白,趴在姜浅怀里,一块被塞得变形的苹果从喉咙里吐出。

    憋红的小脸,渐渐恢复白嫩。

    “终于脱险了……”

    姜浅松了口气,盯着摔在地上的大块苹果,又气又恼,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丢给他这么大块苹果?

    万一抢救不及时怎么办?

    这里可是飞机,不是医院!

    嘟嘟脱离危险,靠在姜浅怀里,瘪着小嘴,呼吸依旧很急促,双肩一抽一搐。

    明显紧张、焦虑。

    姜浅不太习惯照顾孩子,放软了声音轻柔道:“别怕,你已经安全了,放轻松,把眼睛闭起来,想想自己进入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吸气、吐气,你只能听到我的声音……”

    这是她习惯在催眠心理病人时用到的手法,没想到今天用来安抚焦虑的孩子了。

    但效果不错,短短几分钟,嘟嘟靠在她怀里……睡着了。

    “先生。”

    姜浅将熟睡的嘟嘟递回给陆辞尧,却惊觉,男人的视线正紧锁着她——

    一汪幽暗如寒潭般的深眸,一寸寸打量着她,极具侵略性,但汹涌的眸光下,却又藏着一丝讶然。

    嘟嘟和周周,在睡眠方面有严重的强迫症。

    今天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姜浅后背发凉。

    她救了他的儿子,他干嘛这么看着自己?

    “你是孩子的父亲吧?小朋友年纪还小,请勿一口吞食大于食道的硬物……”硬着头皮,在男人强大的气场中,姜浅又补了一句:“身为家长,一点小小的疏忽可能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陆辞尧收回视线,将嘟嘟隔间放在柔软的沙发上,盖上毛毯,然后走出来,眸光重新探向姜浅。

    “你想要什么?”男人上下唇瓣一张一合,性感极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