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司令大人,求放过、穆念亭左傲席慕华小说

司令大人,求放过

穆念亭左傲席慕华小说

主角:穆念亭,左傲,席慕华 标签:穿越架空、男强女强、腹黑溺宠

穆念亭咬唇,左爷,您可有一个温婉如玉的未婚妻呢!他不以为然,退了就是。殊不知,未婚妻就是她。自此,名声在外轰动江陵城的左爷走上一条视妻如命的道路,秀起恩爱虐死人啊!!!

千朵朵 状态:连载中

穆念亭左傲席慕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再叫,一枪崩了你

    嗡嗡嗡——,穆念亭终于受不了不断传来的嘈杂声,一边睁开眼睛一边难受地要翻身,可刚有动作,刹——,她没控制住,整个人砰,撞在坚硬的东西上。

    熟悉的刹声在提醒她,她在车的后备箱里!

    她努力地镇定心绪,抬手狠命地掐自己,痛意来袭,她嘶了一声。

    不是在做梦,她的确在后备箱里,庆功宴上喝多休息一会而已,怎么醒来在后备箱了?

    就在这时,哒哒哒——,她听到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近了近了……

    哐当,后备箱慢慢打开,丝丝月光照入车内,穆念亭身体自然反应眯眼全身绷紧,前身微拱。

    皎洁的月光照在男人身上,他穿着黑色大风氅,深色西装马甲,黑色劲靴包裹一双修长有致的腿,轮廓分明如天然雕刻,微扬剑眉下是一双如墨般的眼睛,眼里的光亮溢满森冷,让人不寒而栗。

    穆念亭见多识广,可看到男人这般模样,心仍然咯噔一跳。

    在她微愣的时候,衣领被男人哗地揪住,一张英挺的俊脸瞬间放大,两人鼻息相闻,距离近的只要她微微动唇就能触到他的……

    穆念亭眼皮连跳,从未和男人这么近,她下意识地抬手推他,“放开!”

    话音刚落,砰——,她被男人毫不客气地狠狠甩在地上,痛得她差点叫出来,感觉骨头都要碎了。

    她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一上来又揪衣领又摔她!

    穆念亭一边揉着手腕一边抬头,斥责男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就被周围景物惊呆了……

    她彻底愣住,这是哪里?

    高楼大厦不见了,两边全是古朴的低矮房子。沥青路消失,变成眼前的青泥石路。更奇怪的是,店铺匾额是繁体字,装饰风格像极了民国时期……。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素色旗袍,这压根不是她的衣服!

    穆念亭深呼吸极力稳定情绪,片刻后她抬头迎上男人幽冷的双眸,“我怎么会在你的后备箱……”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她的额头就抵上冰冷的枪口,肃穆气氛中透着森森危险,直达四肢百骸。

    这是一把货真价实的手枪,精致小巧,杀伤力不容小觑。

    “这世上,没人不知道我的规矩。”声音极其低沉,富有磁性,带着肃杀气。

    穆念亭微微拧眉,从男人掏枪的动作看出,此人身手太强,她不是他的对手。

    她尽量平稳呼吸,轻声说道,“即便要杀我,也要让我死个明白,你是谁?”

    刚说完,她就看到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哗——,她突然被他像小鸡一样地拎起来,宽大的手掌揪住她的上衣,猛地用力,竟在她身上探摸起来。

    穆念亭再冷静,可这般遭遇,她眼睛一瞪,一条无人的街道,他居然想做那个事,疯掉了,先.奸后杀是他的规矩?

    她心一横咬牙道,“触犯法律,你想过后果么?”

    “不许出声,不然一枪崩了你。”森冷的声音,透出无尽危险。与此同时,冰冷的枪口对准她的腰。

    穆念亭敛神,他不是一定要她的命。月光下,她近距离地看着男人,他的脸色有些异样,带着丝丝……,很显然,他被下.药了。想到这里,她的心狠狠一沉,他会不会兽性大发,在街上把她强了?

    想法一晃而过,她的上衣被猛地扯住,撕拉——,布料碎裂声极其清脆。

    就在这时,街道口响起一阵脚步声,更有手电筒打过来。

    穆念亭的头被男人一下子按住,他温热的左手掌在她柔软的身上游移,右手掌在她屁.股上狠狠揪住。

    痛意汹涌袭来,穆念亭没忍住,大叫出声,“啊……!”

    “长官,只有一对苟.且的男女,没有发现左爷。”

    穿着一身军装的男人往街道内看去,左傲出来的时候没带女伴,这个男人不是。

    于是,他摆手吩咐,“走。”

    “是,长官!”

    穆念亭放在男人肩上的双手募地一紧,她的心狠狠震荡着,头被压下的那刻,她朝手电筒方向扫视过去。那些人身上的军服,是旧式军服。

    结合之前看到的,她确定根本不是男人带她来,是穿越……

    就在她极力镇定情绪的时候,一双大手抵在她的腹部,将她一把推开。用力太猛,穆念亭脚步不稳连连后退,差点摔个狗吃屎。

    稳住身形后,穆念亭抬头恰巧和男人四目相对,他的眼神冷地如寒冬腊月,能将湖水冰冻。

    这一刻,穆念亭更加感受到男人的危险性,她再靠近他,真会一枪毙了。但是……,她的衣服被撕了,衣不蔽体。

    哒哒哒——,沉稳的脚步声响起,眼看他要走,穆念亭不管他多危险,卯足力气跑上去揪住他,“我刚才救了你,你就这样走了?好歹给我……”

    衣服两个字还没溢出唇瓣,她的手就被他一把挥落。等她回神的时候,只看到他黑色大风氅的衣摆。

    听着汽车引擎启动的声音,穆念亭马上跑到车窗边,奋力地敲着,“你把我衣服撕了,给我一件衣服啊!”

    轰——,车如一道旋风极速开走,穆念亭离车太近,身体被带过去。砰——,面朝下地摔在地上,她的脸恰巧碰在青泥上,不是特别疼,但啃了一嘴泥。

    穆念亭呸了一声吐出青泥,双手撑地站了起来,环顾四周,近处是透着古典韵味的低矮房子,青瓦屋檐向上翘起。眺望远处,处处房屋鳞次栉比,白色灰泥墙,浅红屋瓦,挑高大面窗。

    穆念亭倒退几步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笑,仿佛真的在做一个匪夷所思的梦。然而,晚秋凉风打在她姣好的面颊上,一阵阵地催她现实点。

    长长地叹了口气就要睁开眼睛,就在这时,哗,仿佛有风吹过,她的头被一件衣服罩住。

    穆念亭身体微僵,立即拿下衣服,环顾四周,只看到一缕汽车尾气。

    车尾很熟悉,是刚才那个男人的。所以,他不是走了,而是给她拿衣服。拧眉看着远处,手紧紧地攥着衣服,这个厉害的男人,到底是谁?她穿越进的这具身体,又是谁?

    一阵冷风吹来,穆念亭身体一颤,低头看向手中的素色旗袍,随即走到一条寂静的死胡同。从没在外面换过衣服,就算知道现在没外人,她也别扭。

    加快速度,利落地换好后,她长长地舒了口气。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由小变大,就往她这个方向来。

    “刚才抓男人的那批军人,又来了?”穆念亭低声呢喃,四处查看,她必须找个地方藏起来。若是那些人认为她是男人的同伙,就不好了。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躲,闪亮的手电筒照来,实打实地照在她的脸上,刺地她睁不开眼睛。

    被发现了……

    “福叔,大小姐在这里。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打手电的伙计一边看着穆念亭一边朝街道口叫。

  • 第2章 臭男人是未婚夫

    听到那声大小姐后,穆念亭在心里咦了一声,不是军队,而是这具身体的家人。

    原是大小姐,如此一来,她倒免去了颠沛流离。

    穆念亭立即跑到胡同口,循着伙计的目光朝前看去,黑压压一群人,有的打手电有的拿火把。为首的白胡子老爷爷,就是福叔吧?

    “真是大小姐,怎么满脸青泥?遭罪了!”福叔拿着手电筒照在穆念亭的脸上,灯光刺地她晃眼。

    她立即抬手挡住,“福叔,别对着我,刺眼的。”

    “大小姐,快回穆公馆洗漱一番,去老祖宗那报平安。你刚来江陵城没多久,突然不见了,我们做下人的,不好交代。”

    穆念亭了然,这里是江陵城,身体主人也姓穆。只是,她的家既然在此,又怎么会刚来江陵城呢?

    “大小姐,快随我回去吧。”话落,福叔朝着几个伙计吩咐,“你们几个,前后护着大小姐。”

    说罢,几名小厮立即围在她左右和后方,穆念亭略略看去,没有车,没有轿子,黄包车也没。

    所以,她要走着回去,这不是大小姐的待遇吧?

    “大小姐,怎么不走了?”

    穆念亭装作无辜的样子问道,“福叔,我走着回去,连个黄包车都没有吗?”

    寂静的夜里,声音格外清脆,所有人都听到了。有几个小厮直接嗤笑出声,带着浓浓的讽刺,“乡野丫头,还想坐黄包车呢,穆公馆派人来寻你就不错了。”

    “就是,母亲不守妇道偷汉子,被老爷休掉赶出家门。现在把她接回府养着,已是仁慈。”

    “真当自己是大小姐,呸!”

    喋喋不休的小厮十分气愤,越说越多,直到被福叔瞪了一眼才闭嘴。

    穆念亭面上没有丝毫变化,心彻底沉了下来,怪不得刚来江陵城。原来是个落魄小姐,宅门深闺,当中的苦只怕比颠沛流离来地更深。

    这么多小厮敢当众拆台,如此看来,穆公馆好多人看她不顺眼。那个老祖宗,不知道是真心实意接她回来,还是因为她是穆家的种。

    “大小姐,老爷做事一切从简,不喜欢铺张浪费,你就……”

    不等福叔说完,穆念亭当即笑着打断,“乡野生活惯了,走个路小意思。”

    话落,她迅速朝前走,福叔立即跟上领路。身后的几个小厮低声呢喃,“真是乡野丫头,走路如此蛮横,和其他小姐没法比。”

    穆念亭耳力极好,纵然他们小声议论,她还是听到了。她面上毫无表情,唯独晶亮的双眼,含着丝意味深长。

    她不是残忍恶毒的人,但也不是好欺负的主。

    穆念亭跟着福叔一路走,走了好久才看到前面一栋圆顶米白色建筑,门匾上飘着几根彩带,三个大字横飞在竖排匾额上,两尊石狮子挺立在大门前。

    吱嘎——,紧闭的大门开了,出来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卫。

    “老太太在正堂等着,大小姐,见了老太太仔细点,乡野那套规矩扔掉,别撒野。”

    穆念亭明显地察觉出警卫眼里的不屑,整个穆公馆,上上下下都看不起她。身体原主没有任何依仗,红颜薄命。

    如今,她成了穆大小姐,昔日夺性命的人,看她不起欺辱她的,都将一一“回报”。

    穆公馆两扇铜门,只开了一扇,穆念亭抬脚走了进去。一条绿荫长廊直通正堂,樟树郁郁葱葱,飘散清香。

    穆念亭一边走一边看,动作落入身后的小厮眼里,内心又是一阵嘲笑。东张西望,没有见识的野丫头!

    到正堂大门的时候,福叔屏退小厮,手往前一伸,“往常这个时辰,老太太已经睡了,你进去的时候注意些,更别在老太太面前提你死去的母亲。”

    穆念亭轻嗯,“我明白。”话落,她走入正堂。

    绕过一个厅门,进入一个更大的厅堂,半只脚刚踏入,她就听到一阵笑声。

    “奶奶,等那丫头做什么,死在外面更好呀。二姐美若天仙,又曾被左爷夸过。左夫人的头衔,定是二姐的,轮不到那野丫头。”

    穆念亭听到这里,呼吸一窒,刚跨进去的那只脚立即退了出去,隐在门后静静听着。哪个左爷?今晚上的男人也是左爷。

    没多久,厅内传出慈祥却又严厉的声音,“官越大越讲究面子,左老爷讲死理,别说左爷夸过,即便和晚玉你侬我侬,在左老爷那,也只认当初的娃娃亲。”

    “一定要野丫头亲自退了?”

    “对。”

    “怪不得奶奶要等她回来,二姐是穆公馆的宝,全家指望她寻觅一个好人家呢!”

    就在这时,一阵响动传来,穆念亭进入厅堂,故意装出柔弱的样子,轻唤出声,“奶奶。”

    随着老太太抬头,穆念亭看清了她的模样。灰白头发上插着银簪,皱纹层层叠叠,一双眼睛深陷眼窝,但极其光亮,透着算计人的意味。脖子上挂着金链子,手腕上也是。

    看到老太太的模样,穆念亭想到四个字,珠光宝气,同时也觉地俗。金链子戴满一身,生怕别人说她没钱么?

    “念亭,到奶奶身边来。失踪许久,在外面遭罪了。”老太太挥手让她上前。

    穆念亭心里在嘀咕,身体原主也叫念亭,和她同名同姓。几步上前后,视线微移落在旁边的女子身上,她穿着粉色旗袍,面容清秀,一柄木簪插在发髻上,脖颈和手腕戴着银链。

    女子两眼微眯,笑道,“大姐,你怎么脸上都是青泥?难道在外面饿了,饥不择食,啃泥吃?”

    穆念亭并未理会,一双手被老太太紧紧握住,看过去的时候,她发现老太太表情十分严肃,出口的声音带着斥责。

    “你是穆家大小姐,穆家在江陵城算不得什么,但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你别将乡野习惯带到这,十八岁的人吃泥巴,丢人!”

    穆念亭波澜不惊,面上露出乡野丫头那般的傻笑,“奶奶,您想多了,我怎会吃泥巴呢?妹妹不懂事说的话,您竟信了。或者……”

    说到这里她停下,状似无意地看着胡说八道的女子,“妹妹,你就在公馆里,我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你还能预测?还是说,这件事你知道地很清楚?”

    穆念亭随便说说而已,但她看到女子闪烁的眼神,仿似在躲避她。

    这一刻,她瞬间明白,她突然在左爷的后备箱里,这位穆小姐很清楚呢!

    “行了,别和你三妹妹斗嘴,女子该谨言慎行。”老太太不耐地皱眉,随后从旁边檀木盒里拿出一张纸递给穆念亭。

    “你和左家这桩亲事,不能要。左家是江陵城第一大户,你在乡野呆惯了,满身痞气,即便嫁过去,按着左爷的性子,也会休了你。你回房后把纸上写的背下来,等阴雨时节过了,去左公馆退婚。”

    穆念亭脑海里瞬间浮现穿着黑衣大风氅的冷峻男人,那些军人叫他左爷。按照他的霸道样,整个江陵城,还有谁敢叫左爷……

    真应了冤家路窄四个字,将她摔在地上撕她衣服的男人是她的未婚夫,还是从小定的娃娃亲。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