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多年深情终是你、苏筱沫季言溪商筱沫小说

多年深情终是你

苏筱沫季言溪商筱沫小说

主角:苏筱沫,季言溪,商筱沫 标签:宠文、豪门、别后重逢、宝宝、

她被迫做了这么多,只为讨好他,不成想他大发雷霆。“丢出去。”去不成想在转身的一瞬间,她身前的印记应证了她的身份……

五香瓜子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多年深情终是你

苏筱沫季言溪商筱沫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意外相遇

    五年后。

    A市体育世界大会堂。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苏筱沫困难的穿梭在锦衣华服之间。

    不远处,一个带着眼镜的老男人抬手看了看手腕,不耐烦的拔高了声音。

    “苏筱沫在干什么?这都几点了她怎么还没到!”

    “马上到,马上到!主任您别着急……”苏筱沫的搭档急出了一脑袋汗。

    “我来啦!!”苏筱沫好容易突破重围,踉踉跄跄跑到了老男人跟前。

    “抱歉主任,让您久等了。”

    老男人一脸嫌弃瞪了她一眼,把手里的本子甩进了她怀里。

    “好好看看这些题目,待会儿季言溪出现你就算脑袋挤破了都要到他跟前,把这些问题,挨个给我问一个遍,明白吗?”

    “明白!”苏筱沫大声回应他。

    不过,为什么这个名字让她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主任冷哼一声,扔下一句“这次做不到,你就收拾收拾滚蛋!”扭头离开。

    扛着摄像机的搭档同情的扫了一眼苏筱沫。

    “筱沫,好好采访,别太大压力。真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针对你。”

    苏筱沫苦笑。

    因为他某天晚上给她发短信,叫她去一个酒店给他送文件,她拒绝掉了。傻子都知道去了要做什么。

    “没事,我没放在心上,待会儿你可要跟紧了,这次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苏筱沫扫视一圈周围。

    “这么空前的场面,我看哪个一线明星来了都没这个阵仗。”

    边上一个妆容艳丽的女人嗤笑一声。

    “独立开办设计公司,只是近两年就豪掷几亿元,为慈善事业做出巨大贡献,还和政界关系密切,哪个明星比得了季言溪?”

    话里的仰慕让人难以忽视,苏筱沫撇撇嘴没接话。

    说话间,门口忽然一阵骚动,本来三三两两站着说话的记者们一窝蜂全涌向门口。

    苏筱沫拔腿跑向门口。

    季言溪甫一进门就被簇拥围堵住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他浓眉深拧。

    他微微偏头。

    站在他身后的柯谨会意,抬手比了个手势。黑衣人鱼贯而入,硬生生分开了一条过道。所有人都被隔绝在了三米开外,根本就没人能近季言溪的身。

    苏筱沫离的更远,急的她直跺脚,恨不能长翅膀飞过去才好。

    不行!再这样下去这次真的什么都采访不到,说不定真的会被赶走的,她不能被赶走……

    苏筱沫咬牙,拼命挤到了最前边,举高话筒递出去大喊起来:“季言溪!据知情人爆料,你和某张姓女富豪关系匪浅,你现在的公司也是她一手拉扯起来的,请问你如何回应?!”

    声音落地,会馆进入了漫长的寂静。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向苏筱沫。她是不是疯了?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上一个这么问季言溪的人,已经在记者圈子里混不下去了。

    娇俏的声音和脑海最深处里那个娇媚的声音贴到了一起,季言溪恍惚片刻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真的是她!

    巴掌大的小脸,清秀立体的五官,正是五年前那个躺在自己床上的女人——苏筱沫。

    “先生,是我的疏忽,我马上处理。”柯谨皱了皱眉,附在他耳边说道。

    季言溪抬手,认认真真扣上身上所有的扣子,迈开步子朝着苏筱沫走了过去。

    所有人都自发的远离了苏筱沫。而苏筱沫看清楚季言溪的长相后,呼吸都窒住了。

    她没想到神秘的季言溪长的会这么好看!

    “那位某张姓女富豪,是我公司的副总裁。”季言溪居高临下盯着苏筱沫,声音淡淡的解释着。

    “她之所以是女富豪,是拿了我给的工资。”

    顿了顿,季言溪淡声问道,“还有要问的吗?”

    众人惊异的发现,他对苏筱沫的态度出奇的温和,丝毫没有动怒的迹象。

    他好高!

    意识到这一点的苏筱沫,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口水,“有……还有!”

    结果,整场下来,季言溪就只回答了苏筱沫的问题,全程很有耐心,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耗时两个小时,苏筱沫心满意足的把采访稿放到了主编的办公桌上。主编几乎不敢相信,翻来覆去看了三遍。

    “季言溪真的回答了你所有的问题?”

    苏筱沫点了点头。

    “对,交代的问题全部都问了,他一一回答了。”

    季言溪一向不接受采访,迄今为止没有回答过任何一个记者的问题,这是第一次,而且这么完满……主编若有所思的看向苏筱沫。

    肯定是和这个女人有关系!想到这里,主编干咳几声,整理好采访稿后推了推眼镜。

    “筱沫你做的很好。基于你工作的努力和成果,部门决定给你一次提干的机会。不过,你要独立做一篇关于季言溪的独家采访。”

    如果没有最后一句,苏筱沫一定欢欣雀跃。

    因为,季言溪从不接受专访!

    在基本信息只有他住址的情况下,苏筱沫愁的坐不住,偷偷跑到季言溪小区门口踩点。

    想要成功约到专访,前提就是要能和他碰上面。

    “小区治安这么严,我要怎么进去啊。”苏筱沫在门口探头探脑,寻找能进去的门路。

    值班室里的保安盯着监控器看了一会儿,抓起帽子带到头上,推开门朝着苏筱沫藏身的地方走去。

    “喂,你!对,就是你,你在我们小区门口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呢?”保安用手里的电棍隔空点了点苏筱沫。

    “我看你行迹很可疑啊!”

    “我?”苏筱沫看了看周围,似乎只有她一个人。于是,连连摆手解释。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记者,来这儿是等人约专访的。”

    “约专访?”保安上下打量了一下苏筱沫。

    “这儿住的非富即贵,我看你是有别的企图吧?年纪轻轻学什么不好,偏偏干这个。”

    干这个?苏筱沫心里憋火,却不想得罪他。

    “你说话能不能放尊重点?我真的是记者,来约专访的,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记者证。”

    两人都没注意到,一辆黑色加长房车驶了过来。

    季言溪看到了苏筱沫,眼底一亮。

    她怎么在这里?

    “停车,打开车窗。”

    司机照做,副驾驶上的柯谨顺着他的目光投向窗外。

  • 第1章 怀孕

    A市,丽贝卡国际酒店。

    季言溪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躺到床上,紧绷了一天的身体,现在终于放松下来。

    “唔…我不能再喝了。”

    他身边团簇的被子里忽然蹦出一声软言呢喃,接着就是一条莹白的胳膊从被子里探出,在空中扑棱了几下准备抓他。

    季言溪快速的从枕头下摸出一把手枪,从容不迫的把黑黝黝的枪口对准被子。

    “出来。”

    眸底的森寒给他俊秀的五官平添了一丝凌厉。然而,被枪口指着的被子只是蠕动了几下就归于寂静,似乎是对他无声的挑衅。

    季言溪眉毛深拧,用枪挑起被子一角。一个女人就这么出现在他眼睛里,莹白的身体一丝不挂。

    迷醉中的苏筱沫只觉一阵凉意袭来。她哆嗦着抽了一口气,本能的朝着热源靠近,胳膊一伸径直抱住了季言溪。

    两人裸露的肌肤贴在一起,只一刹那就激起苏筱沫所有的感官。

    她嘤咛一声更近的贴向季言溪,胳膊像藤蔓一样攀附住他,躁动的细胞让她浑身发热发烫,迫使她想要得到纾解。

    季言溪冷眼看着苏筱沫抱住自己的腰,只一眼就看出这个女人被下了药。在这个充满危险和激情放纵的圈子混迹十几年,这样的事屡见不鲜,也不是第一次有人把女人送到他床上,被下了个药的却是第一次。

    他挣开苏筱沫的手站到地上,抓起床头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片刻后,一个精壮的汉子进了房间。

    “先生,是我……”壮汉在看到在被子里躁动不安的苏筱沫后,额头冷汗直下。

    季言溪抬手,制止他未出口的话。

    “丢出去。”

    在无关紧要的事上,他向来吝啬自己的时间和言语。

    壮汉颔首,快速扫视一圈屋子,果然看到角落里放着一个不起眼的箱子,他抓起箱子送到季言溪跟前打开,“先生,这里有钱。”

    “分给你的人。”季言溪冷冷地扫视了壮汉一眼,“如果今天是要我命的人藏在屋子里,你们得到的就不是这些钱了。”

    壮汉后脖颈一紧,抿唇到床边打算把苏筱沫‘扔’出去。

    季言溪不经意的转头,却看到翻身的苏筱沫胸口一抹鲜红,他胸腔“突”的一跳。

    “钱留下,滚出去!”

    壮汉条件反射般收回手,以最快的速度出了房间。

    苏筱沫身上泛起潮红,在床上扭来扭去,迷蒙着的小脸儿写满了渴望。

    季言溪抿唇,眼睛直勾勾盯着她胸口,许久,眼神转到了她脸上。

    是她吗?

    “唔…好热…好难受…”苏筱沫感觉身体要炸开了,身体每一个部位都痒的难受,尤其是心里,暖流一股接着一股,她感觉自己要被淹没了。

    迷蒙着眼睛的苏筱沫迷迷糊糊看到床前站着个人,她挣扎着起身,扑过去抱住了季言溪。她身体紧紧贴着季言溪,炙热的体温传到了他身上。

    “我要…给我…”苏筱沫无意识的呢喃,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要些什么。

    “你是谁?”季言溪喉头翻滚。

    他捏住苏筱沫的下巴,从她的脸上一寸寸看过去,“说,你到底是谁?”

    苏筱沫不满的哼了一声,下意识回答:“苏…苏筱沫。”

    “苏筱沫。”季言溪呢喃,俯身吻到她胸前盛开的一朵血红梅花上,“记住,我叫季言溪。”

    他欺身而上,扣住苏筱沫扭动的腰肢紧紧揽在怀里,用炙热的吻封住了她嘴里所有的声音。而苏筱沫,只能被动的承受他的索求。季言溪……季言溪……季言溪。

    苏筱沫做了一个冗长又让她羞耻的梦,在梦里她和一个陌生男人疯狂又炙热的滚了一夜的床单,她像一个饥渴许久的母老虎一样求他给她更多。

    在自己房间醒来的苏筱沫捧住脸,暗叹:苏筱沫,你一定是太寂寞了。

    她没有怀疑那个真实的梦是真是假,把身体的不适也归到在酒吧兼职打工太久,尤其是头一天晚上被买酒的顾客灌了太多的情况下。

    而在城市的另一边,季言溪坐上了自己的私人专机。

    “处理好了吗。”他语气冰冷,听不出情绪。

    精壮汉子颔首:“处理好了,基金会的人会以匿名赞助人的方式把钱交给苏筱沫。”

    季言溪没有说话,精壮汉子接着说道:“已经查清楚,苏筱沫在酒吧打工,被那里的老板看中下药后送到您的房间,他想购买军火。”

    季言溪闭上眼睛,动了动食指。汉子会意悄声离开。

    几个月后。

    苏筱沫拿着B超单出现在林雪晴家里。她眼眸因为惊恐扩散,浑身发抖。

    “雪晴,我…怀孕了,我在酒吧打工的时候被…。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林雪晴心里咯噔一下,腿软的揽住她,半拖半抱的拉进了屋。

    “到底怎么回事,你别吓我,慢慢说!”

    苏筱沫就这么哆嗦着,把整件事讲给了林雪晴。

    “你这个傻姑娘,你……”林雪晴白着脸想骂几句,却被苏筱沫惊恐的摸样堵住了所有的话。她心疼的把苏筱沫揽到了怀里。

    苏筱沫是从偏远小渔村出来的,她父母根本负担不起她上大学的费用,去酒吧打工也是为了凑足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

    “现在什么都别说了,先去医院做手术把肚子里的…拿掉,然后我陪着你去报警。”林雪晴站起身,“虽然时间过去太久了,可……你怎么了?”

    “真的要这么做吗?”苏筱沫攥紧双手,惊慌的眼底蔓出一丝挣扎。

    “要不然呢?!”林雪晴拔高了声音,抓住苏筱沫的肩膀晃了晃。

    “苏筱沫,都这个时候了,你清醒点!现在你还在上学,你甚至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

    可他是无辜的……

    苏筱沫抬头,手无意识的按到了肚子上,“我在医院,听到了他的心跳声,噗通噗通的……雪晴,我也是被爸妈遗弃的,虽然他们没有给我爱,可他们给了我生的权利,他是活生生的人啊!”

    林雪晴张大了嘴巴,想说点什么打消苏筱沫脑子里疯狂的想法,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多年深情终是你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