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你我若是初见、叶纤纤严绍锐文少小说

你我若是初见

叶纤纤严绍锐文少小说

主角:叶纤纤,严绍锐,文少 标签:红尘、夜店、小姐、虐爱

从大学领了毕业证之后,我先去白凝墓前放了一束白菊,然后就用剩下的钱买了一张去江城的火车票。  在江城,有我的一个无论如何也要报复的仇人,他有钱有势,从正面我没有一丝与他抗争的实力,所以我不惜舍弃一切尊严,一切前程,只要能他伏罪认错!

洛樱 状态:连载中

叶纤纤严绍锐文少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夜场应聘

    从大学领了毕业证之后,我先去白凝墓前放了一束白菊,然后就用剩下的钱买了一张去江城的火车票。

    在江城,有我的一个无论如何也要报复的仇人,他有钱有势,从正面我没有一丝与他抗争的实力,所以我不惜舍弃一切尊严,一切前程,只要能他伏罪认错!

    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我爬上了火车站外的过街天桥,在这个并不算高的地方俯视着这个陌生的地方——一半的城市陷入了沉睡之中,另一半的城市还在狂欢,而我朝着灯火最为通明的地方走了过去。

    一个多小时,我才走到地方,这是一家KTV,五层高的建筑上和别的KTV一样镶满了彩虹一般的镭射灯,整体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曾经的贵妇在家道中落之后,把钻戒金表什么都都换成了亚克力的,但也要坚持的带在身上手上。

    但和别处不同的是,这里不叫什么柜或者什么迪,也没有任何的拟声词,反而有个在我看来文艺又诱惑的名字:夜色缭绕。

    这里就是我那仇人经常出没的场所。

    走到门口的时候,两个帅气的小哥给我拉开了门,里面两个穿着黑色小西服的美女对我鞠躬,“欢迎光临,请问几个人?”

    我看着她们精致的眼线和红唇觉得自己居然是素颜这件事情有点过分,但还是开口,“我是来应聘的。”

    那两个美女互相看了一眼,一个开口:“我们这里不需要人了。”

    另一个也帮腔,“就算应聘,也应该白天人事在的时候来呀。”

    我对着她们眨眨眼,“需要的,我应聘晚上上班的那种工作,不需要白天的人事的。”

    那两个妹子又互相看了一眼,“对不起,我们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我没理她们继续朝着里面走,因为我必须在这里工作,我又必须要找的人,必须要做的事情,为了这个,我不惜一切代价!

    到了吧台那里的时候,把自己的毕业证摆在监控下面,“查一查,我这么高学历来应聘夜场,很难得的哦。”

    片刻之后,保安冲了过来,但吧台的电话也响了起来,很快就有人过来要带我上楼。

    我知道事情差不多成了,很是松了口气。

    上的是五楼,但电梯在三楼开了,一个穿着白体恤和破洞牛仔裤的帅哥进了电梯,带我上楼的门迎立刻恭敬的打招呼,“文少。”

    我看着这个男人,庆幸于自己的好运,居然能在第一天就见到这个我为之处心积虑谋划许久才想到接近办法的人。

    我的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努力的抑制着自己,告诉自己不要冲动,因为现在的我毫无胜算,但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文少没搭理他,看了一眼电梯上的数字之后,又看了看我,然后对着我露出一个带着几分暧昧的笑容,“这是新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朝我凑近,身上的烟草味和朦胧的酒味瞬间就侵袭了我的空间。

    我心里百味陈杂,且,还有一种被他耳朵上的一只钻石耳钉给晃花了眼睛,想要流泪的感觉,但最终我露出了一个略带羞涩的笑容。

    我知道,这笑容让他很满意。

  • 第二章:先让她伺候我

    我脸上的表情是不知所措的,文少看起来似乎更加满意了。

    我知道他喜欢这样的调调,因此虽然心里在冷笑,表情却更加羞涩了。

    于是他把手放在了我脸侧的电梯轿厢上,给了我一个不算纯正的壁咚,就在他想用另一只手摸向我脸颊的时候,电梯发出了“叮”的一声。

    五楼到了,电梯门开了。

    但文少维持着壁咚的姿势丝毫未动,导致我靠在轿厢壁上也动不了,而那个门迎一脸为难,很显然是不知道自己该出去还是该留在这里。

    又过了几秒钟,我轻咳了一声,尽量沉稳的开口,“您腰痛么?要我扶您一下么?”

    文少听了我的话先是露出吃惊的表情,随后哈哈大笑着直起身来走出电梯,朝着一间办公室走过去,推开门的时候还发出大笑的声音,“这妹子有意思,真留下的话先让她来伺候我。”

    我听了他的话,看着他的背影,再一次的在心中冷笑。

    我既然来了,事情就会越来越有意思。

    随后,我跟着他走进了那间办公室。

    办公室的地板上铺着白色的长毛地毯——其实这里一路上都有地毯,而且都非常的干净。

    我又看了一眼门迎,他脚上是一双锃亮的黑皮鞋,鞋底也非常的干净,再看看自己脚下……

    于是我脱下高跟鞋拎在手里,而门迎看我这样露出了一个吃惊的表情,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觉得有点囧,但还是赤脚走进了办公室,脚下的地毯很软,毛毛搔的我脚心脚背脚踝都发痒,而刚刚的文少正坐在这个硕大的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上,看到我拎着鞋进来,又爆发了一阵大笑。

    我没搭理他,看向了办公桌,那后面坐着一个穿着板正的西装,带着无框眼镜的男人,我看了一眼之后觉得有些疑惑,因为这人看外貌好像只有三十岁左右,可看他的眼神,却觉得他已经饱经沧桑一般。

    他也看了我一眼,视线从上滑到下,我尽量平静的与他对视,因为我知道他才是这里最可怕的人。

    最后他的目光从我的脚踝划过,之后开口,“坐下吧。”

    我知道他是看到了我脚踝上被高跟鞋磨坏的地方,毕竟我没钱打车,走了足足一个来小时呢。

    我也没有客气的坐在了文少的旁边,任由办工桌后面的人打量了我半天,最后忍耐不了这压抑气氛的居然是文少,“严绍锐,你别总是故作深沉行不行,我很中意她,先带走了啊!”

    说完他就站起来拉我的手,我看向他口中的严绍锐,没有跟着他走。

    毕竟,太听话的宠物,这位可不大喜欢。

    文少见状在我脸色亲了一口,“怎么?觉得我养不起你?”

    我想了一下,“毕竟他才是我老板。”

    文少又笑起来,“我真是服了你了。”

    这时严绍锐也开了口,“我给她定个价格,一小时一千,只陪聊,不出场,怎么样?”

    文少回头,斜眼看人,“不是我出不起钱,但是,凭什么啊?”

    严绍锐用下巴点了我一下,“毕竟她可是用四年时间就读完了七年本硕连读的人。”

    我暗暗皱眉,看来这么短的时间,我就被调查了个底掉了……不过总有一些事情,是隐藏在黑暗中的罂粟,虽然阴暗有毒,却让人无法察觉。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