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魔君大人要从良、凤凌绝沈凌沈卿尘花流月小说

魔君大人要从良

凤凌绝沈凌沈卿尘花流月小说

主角:凤凌绝,沈凌,沈卿尘,花流月 标签:纯爱、耽美、前世今生

凤凌绝乃魔教的魔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传奇,可偏偏遇上了昆仑山清高孤傲的沈卿尘,从此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这一段孽缘,该断则断。本文小虐,大圆满结局,介意慎入

叶冬 状态:完结

凤凌绝沈凌沈卿尘花流月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魔君下凡

    楔子

    “落掌灯。”

    “那妖花圣君到底去哪里了?”

    案桌前,一身青衣的落青灯并未抬头,只是淡淡的道,“他祸害别人去了。”

    “祸害谁?”

    “昆仑山上大弟子——沈卿尘。”

    ………

    第一章

    “本座觉得此事不妥。”

    沉寂的夜,屋下的人是哭的令人心烦不已,屋顶之上,两抹身影悬空而立,一红一白,分外显眼。

    “有何不妥?”

    那一袭白衣,气质翩翩如仙的男子开口了。

    “全教上下等着本座主持大局呢。”

    红衣男子拧了拧眉,道,明显,眉眼间有几丝不愿。

    “你都不在几万年了,青灯还不是照样把魔教管理的服服帖帖的?用得着你回去主持什么大局?”

    白衣男子揶揄一笑。

    闻言,红衣男子就不服气了,昂头,刚欲说些什么,白衣男子修长的手伸出,便是轻轻点在他的肩上,堪堪用了五分力,不重不浅,红衣男子便是身子一歪,极速的往下面屋子里掠去。

    “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救命之恩。”

    风呼呼在耳边吹过,那笑声轻飘飘的在他耳边响起,最后消失在黑夜中。

    ……

    屋子里哭倒了一群人,跪的跪,站的站,统却都哭的是眼睛红肿,床头站在一个华衣妇人,那妇人鹅蛋脸柳眉,生的很好看,此时,她那一双杏眼早已哭的跟个枣一样大小,捏着手帕,抽抽搭搭的哭着,她身旁,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扶着她,痛心疾首的瞥过那床上脸色惨白的少年。

    “我的儿啊!你怎么舍得丢下娘亲一个人去了啊!”

    华衣妇人哭哭啼啼着。

    她这么一哭,满屋子的奴才也是哭的更伤心了。

    “夫人,凌儿已经去了,你伤心也是无用。”

    中年男子眼睛泛着泪光,撇过头去,语重心长的道。

    “沈玄,你再说这种话,我跟你没完!”

    华衣妇人气势汹汹的指着中年男子就哭骂着。

    “若不是…”

    中年男子脸色一青,要说些什么,又是叹了一口气,“唉,凌儿为什么会自寻短见,夫人你又不是不明白!”

    “你还是不是凌儿的爹啊!”

    闻言,华衣妇人一怒,举手便要与中年男子打起来。

    那聒噪的声音不停在耳边响起,凤凌绝觉得他脑袋嗡嗡的疼。

    紧接着,他蓦然是睁开眼来,当看着那空荡荡的帐顶,肩上隐隐作痛,他脑袋里立刻蹦出一句话来,花流月,本座和你没完!

    这厢,床头还有人好似要在打架,只见一个华衣妇人一边哭,一边抬手就要打一个中年男子,凤凌绝连眼都不眨的看着,呦呵,没想到,一附身便是看见这么一场精彩的大戏,花流月的那一指他倒还真是没白受。

    他刚想是继续看下去,不知是谁,忽然便是吞吞吐吐的喊了一声,“老爷,夫人,别打了…少…少爷好似已经醒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道滚雷,狠狠的落在众人耳中。

    所有人的目光唰唰往床上看去,包括那要打架的华衣妇人和中年男子。

    这么一看,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床榻上,半个时辰之前已经断了气的少年此时正睁着眼,慵懒散漫的撑着额头瞧着他们。

    全场寂静。

    妇人和男子低头,与少年对视上视线。

    他们愣了愣,紧接着,猛地反应过来,连打架这一茬都是忘了,他们是满屋子的跑,激动的眼泪哗哗直掉,“快点去把张大夫请来啊!”

    “快点!”

    看着满屋子折腾的人,凤凌绝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他在寒冰洞数万年,每日除了落青灯在他耳边说些话,就没有再听到过这么多人的声音了,一时之间,他还有些不太适应,揉着太阳穴直发愁。

    若他记得不错,之前那一男一女便是他附身的这个少年的爹娘,这个少年叫沈凌,名字倒是与他有一个相同,出生在将军世家。

    这个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就是他未来的爹,沈玄,护国大将军,听起来是霸气十足的。

    这个美妇人便是沈凌的娘——沈夫人了。

    除了这些,花流月没有给他过多解释,凤凌绝现在有种想掐死花流月那厮的冲动。

    过了一会,他们口上喊着的张大夫来了。

    张大夫一瞧见凤凌绝,也是惊了惊,旋即是立刻替凤凌绝把脉,之后是啧啧称奇,“实乃奇闻,沈公子刚才分明已是断了气,现在脉象平稳,看起来,已无大碍啊!”

    凤凌绝是白眼一翻,这自然是奇闻啊,死而复生这种事寻常人怎么可能做到?也就是这沈凌正好碰上了紧急情况,他这才被拉来当免费劳工的。

    “大夫,你的意思是,我凌儿没事了?”

    沈夫人激动的看着床榻上的凤凌绝。

    张大夫捋了捋胡子,笑了笑,“沈夫人放心,沈公子如今生龙活虎的很啊!”

    闻言,沈夫人又是多谢大夫,又是叫人拿赏钱的,凤凌绝看的是眼角直抽搐,再怎么感谢也是得感谢纡尊降贵的他吧?沈凌的三魂五魄已不知哪里去了,现在这具肉体里就一魄尚存,若他抽身而去,那么沈凌算是正式完了。

    之后,沈夫人和沈玄抱着凤凌绝苦苦笑笑好半天,直至下半夜,沈玄这才拖着沈夫人回房休息了。

    终于是安静了下来,凤凌绝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从床上站起来,推开房门,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夜空中的月亮,忽尔有些失神,就在此时,那月下一抹白色飘逸的身影缓缓踏空而来,身后铺了一路的花。

    真不愧是佛祖池中凝出的仙,走起路来步下生风不止,还生了花。

    凤凌绝摸了摸下巴,感慨道。

    “如何?”

    花流月笑了笑。

    “托你的福,我倒是许久未曾看到过凡间的月亮了。”

    凤凌绝负手而立,夜风徐徐袭来,他走到一个水缸前,低着头,看着倒影中那张清秀稚嫩的脸,他突然觉得自己嫩了不少,无比欢愉。

    “哈哈哈,就与你说这个忙你帮的不亏!”

    花流月走了过来,大笑着拍了拍凤凌绝的肩膀。

    凤凌绝顿时就是黑了脸,哪里不亏?他堂堂一代魔教的魔君偏偏要憋屈在这具肉体凡胎中,怎么说也是亏大了。

    就在他刚刚出关之时,这厮花流月提着几壶酒亲自来找他。

    凤凌绝还以为花流月是良心发现,没想到,酒过三巡,这厮猛地一拍桌子,便是悲愤的道,“实不相瞒,此番我前来乃有要事相求。”

    凤凌绝道,“何事?”

    他就知道这花流月不怀好意。

    “我一仙友无意在司命簿上添了一笔,让凡间一人枉死了。”

    花流月清了清嗓子,难得的一本正经。

    “关我屁事。”

    想都不用想,凤凌绝直接道。

    花流月打击颇大,捂着心口直骂凤凌绝没良心。

    “行行行,别骂了,不就枉死了一人了么?给他找个好人家再转世不就得了?”

    凤凌绝提起酒杯,抿了一口,觉得耳朵被吵的生疼。

    花流月沉默良久,然后幽幽的道,“这个人死不得。”

    “为何?”

    “因为那个枉死的人是凡间未来君主。”

    “噗嗤。”

    凤凌绝一口酒猛地喷出,然后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那你那位仙友还真是大手笔啊,一笔就把凡间的皇帝弄死了。”

    花流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凤凌绝不笑了,干咳一声,“说吧,要本座如何帮忙?”

    他乃魔教的人,本来说这天庭凡间的事他就掺不了手,他也是很疑惑为什么这花流月会找他帮忙。

    更何况,他也是欠花流月一个人情。

    “那人名唤沈凌,三魂六魄都离体了,仅余一魄在体,不过也算是断气了,三魂六魄如今不知所踪,所以……”

    花流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凤凌绝便明白了,抬了抬手,“行了行了,意思就是要本座附那小子的身,让他活到你们找到他三魂六魄为止?”

    “魔君果然聪明。”

    他狠狠地一拍手上不知何时变出来的扇子,大笑。

    “本座乃堂堂魔君,区区一具肉体凡胎怕是承不下吧?还有,你为何不找天庭的人,偏偏寻我?”

    凤凌绝撇了撇嘴,道。

    “唉,若是仙人从中插手,迟早会被天庭发觉的,不过你就不同了,乃魔教的,天庭的人管也管不到你身上啊!更何况,你不是刚刚自寒冰洞出来么?如今魔气也尽失,肉体凡胎也是能承下的,反正你也要好些日子才能恢复,不如就当还我当年救你的人情,可好?”

    花流月这席话是说的合情合理,再加上当时喝了一点酒,凤凌绝当场就被花流月拽了去,如今被花流月那一指轻轻一推,他附身到这个名唤沈凌的小子身上,这酒算是醒的七七八八了。

    不远处有灯火亮起,花流月那一双摄人心魂的眸子微微一撇,旋即冲凤凌绝拱了拱手,阴阳怪气的笑了笑,“那这些天就委屈魔君你了。”

    这句话听的凤凌绝恼怒,刚欲回嘴,一个提着灯笼的小厮别是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少爷,你不好好休息,跑院子里来干什么?夜里风大,若是受凉了,怎么办?”

    凤凌绝再看去,花流月那厮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灯笼的火光映的那个小厮满脸通红,凤凌绝干咳一声,然后指了指夜空,干涩的道,“看月亮。”

  • 第二章 小公子是断袖?

    “看……看月亮?”

    小厮眨了眨眼,心想少爷何时有这个雅兴了?

    “少爷,这月亮夜夜都有的看,你刚刚才……那个,康复,还是先回房间休息吧。”小厮说着,又忽然想起来什么,有些吞吐的道。

    “我……是出什么事了吗?”

    花流月什么都没有告诉他,包括这个沈凌是怎么死的。

    看到他们的反应,凤凌绝倒有些好奇。

    “少爷忘了么?”

    小厮颇为惊奇,眼睛瞪的大大的。

    “嗯,有些记不清了。”

    凤凌绝道。

    “那少爷还记得华安么?”

    小厮指了指自己。

    “记得,华安嘛……”

    原来他叫华安。

    “那莫非是少爷掉下水的时候不小心撞坏脑子了?”

    华安疑惑的挠了挠头,嘟囔着。

    “掉下水?”

    凤凌绝嘴角抽搐,莫不成这个沈凌是溺死的?

    想到这里,凤凌绝更有想杀死那个花流月的冲动了,偏偏挑他附在这具溺死的尸体里。

    想他堂堂一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魔君竟然落魄到如斯境地?

    凤凌绝是唏嘘不已。

    在沈府的日子倒算的是安稳舒适。

    沈夫人日日给他熬补汤,喝的凤凌绝是满肚子都是汤汤水水,走起路来,水声咚咚响。

    不过,有些奇怪,沈夫人和沈玄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奇怪,而且府里的下人明明正围在一起议论着什么,一看到凤凌绝,又是立马散开了,好像就有什么瞒着他一样。

    花流月偶尔会半夜过来,扰了凤凌绝清梦,拎他起来一同到屋顶上喝酒。

    瞧着屋顶上那抹恣意白影,凤凌绝几步掠上屋顶,到花流月旁边坐下。

    虽然如今他屈尊于这一具肉体凡胎中,但法术依旧是使的上来的,不过因为他刚刚出关苏醒不久,又有肉体的限制,那使出来的法力不足以前的十分之一。

    “找到了没有?”

    凤凌绝开门见山,接过花流月递来的酒。

    “在找了,在找了。”

    花流月道,“这世间飘荡着这么多魂魄,要找到谈何容易。”

    凤凌绝有种被花流月骗了的感觉。

    骗,的确是被骗了,这件事是在几天之后凤凌绝才发现的。

    凤凌绝已经康复了,用大夫的一句话说,生龙活虎。

    于是乎,沈玄便和沈夫人商议着要让沈凌重回私塾。

    凤凌绝无意路过大厅里的时候,听见沈玄和沈夫人正在争吵。

    “不行,要是凌儿又想不开怎么办?”

    沈夫人的声音很大,听起来很生气。

    凤凌绝指了指自己,眨了眨眼。

    “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凌儿若被私塾那些人欺负那该如何是好?现在还是让凌儿在将军府好生呆着吧,要是凌儿再出什么事,我就陪他一同去死!”

    沈夫人捏着手帕擦了擦眼角,哭的快让沈玄心都碎了,“那问一问凌儿,他愿意去就去吧。”

    “我去。”

    门忽被打开,紧接着,凤凌绝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沈夫人和沈玄一愣。

    “凌儿,你果真要去?”

    沈夫人一脸惊愕的看着凤凌绝。

    凤凌绝点了点头,因为沈府着实是无聊了些,与其在沈府呆着,还不如出去走一走,更何况关于这个沈凌的事,将军府上下都一问三不知,就好像约好了一般,就是不告诉她,花流月对此也是笑笑不说话。

    既然如此,那他就自己调查呗,他就不信,他堂堂一个魔君还找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最后,凤凌绝在沈玄感动的目光中离开将军府,往那私塾走去。

    华安要跟来,凤凌绝拒绝了,他自个一个人在街上溜达着,慢吞吞的往私塾走去。

    “那不是将军府的小公子么?”

    “是啊,听见前几天他……”

    “啧啧,世风日下啊!”

    不过,凤凌绝却发现了许多不是很友善的目光,尽管他们压低了声音,但耳力好的凤凌绝怎么可能听不到?

    闻言,他便是蹭蹭几步走上前,对着其中一个议论着的卖菜小贩,阴恻恻的一笑,“前几天,本公子怎么了?”

    那张脸逼近,清秀却是如同厉鬼一般恐怖阴森。

    小贩们身子一软,然后掉头拔腿就跑。

    他本来只是想打听事情的,没想到,那些小贩直接弃摊跑了。

    “怎么几万年没来,这凡间的人都变得如此胆小了?本座可没有要吃他们。”

    凤凌绝冷哼一声,伸出手枕在后脑勺上,歪歪斜斜的走到了私塾。

    彼时,私塾还没有上课,凤凌绝走了进去,想着华安临走之前告诉他的临窗位置,妖孽的眼眸微微一瞧,便是锁定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坐下。

    坐下来了,凤凌绝这才发现,在他进来的那一刻开始,整个学堂就顿时安静了下来,而且他一坐下,所有附近的人都以一个圆心角退的老远,就仿佛他身上有什么病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凤凌绝眨了眨眼。

    “哟,这不是将军府的小公子吗?听说前几天你跳护城河了?怎么这样都没有死呢?”

    就在此时,一个穿着华服,腰间佩着一块玉的少年前呼后拥的走了过来,身旁跟了许多学员,脸上明摆着他爹官不小这几个字。

    说是私塾,不过此处多数都是朝廷官员之子,身份一个个金贵的很。

    要是换了平时,有人敢在她面前趾高气扬,凤凌绝早就一脚把他踹飞了,不过,这个少年的话倒让凤凌绝觉得颇有意思。

    敢情这个沈凌作死到了跳护城河啊!

    上吊、服毒、割腕这么多种死法不玩,偏偏要玩跳河,这个臭小子是怎么回事?

    见凤凌绝不说话,少年更加来了兴趣,咧了咧嘴,抄起双手,居高临下,趾高气扬的看着凤凌绝,“没想到,沈凌你口味挺特别啊!”

    听到这里,凤凌绝还有些不太明白,眨了眨眼。

    不过,接下来的话,凤凌绝便是明白了。

    少年看了看四周的学员,然后和他们一同哄笑着,“你们啊,千万不能靠他太近了,免得被他看上,那可就糟了。”

    这句话,带着刺,这么难听,凤凌绝要是再不明白那可就是傻子了。

    原来这个沈凌是断袖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