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最好的时光遇见你、叶澜清陆博言方圆小说

最好的时光遇见你

叶澜清陆博言方圆小说

主角:叶澜清,陆博言,方圆 标签:总裁豪门、契约情人、婚恋

叶澜清这辈子做的最傻也是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在错的时间爱上陆博言,还偷偷生了他孩子。  再相逢,她醉酒之下和他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  事后,陆博言开支票打发她。  叶澜清很没骨气的想着,这笔钱当是给儿子的留学费用,于是她收下,还去兑现这笔巨款。  自此,被陆博言盯上她,还说:“叶澜清,嫁给我,我帮你夺回你的一切。”

天蓝的蓝 状态:连载中

叶澜清陆博言方圆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把她当成那种女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S市有名的苏荷会所里,女洗手间内,叶澜清有些无力的拧开水龙头,双手掬水往脸上泼,洗脸,也漱口。

    她刚刚吐完,胃酸胀难受,嘴里充斥着苦涩的味道,就像此刻的心,晦涩难当。

    抬头看着镜子里一脸狼狈的自己,叶澜清有些恍惚,脑海中回想着上午主编对她说的话,不由苦笑。

    “你这次的采访任务就是他,盛世集团总裁,陆博言,我们这几期的主题是财经专题,听说这个陆博言在华尔街是出了名的金融才子,从他开始做专访,相信会有个好的效果,你去准备一下,这几期都由你负责!”

    呵,采访陆博言么?

    她怎么可能敢再出现在他面前?

    步履踉跄的往门外走去,澜清觉得眼前的景象在不断旋转着,看的她头晕眼花。

    路过转角,步履踉跄的澜清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她脚下一崴,险些站不住,双手本能的抓住了男人的衣服,与此同时,抬起头来……

    视线里的男人,身材高大,一身黑色的西装衬得他英挺不凡,冷峻的脸庞上,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眸正沉沉的盯着她看。

    这张脸……好像。

    “你好面熟。”

    好像陆博言……

    话落之时,澜清仿佛是被脑海中某个念头给惊到了,脚下一软,差点跌倒下去,抓着男人衣服的手不自觉的抓紧。

    男人眉头微蹙,薄唇轻启,冷漠的声音轻巧的砸在地上。“放手!”

    想攀上他,爬上他床的女人多的是,用这种方式半路杀出来的倒是第一个。

    “好难受……”澜清轻轻的喊了一声,声音很低,酒精的作用越来越强烈,她捂着自己的头显得极为痛苦。

    但是陆博言也没心思去深究她说什么,他冷着脸,毫不犹豫的掰开她的手,将她推开。

    谁曾想到,澜清却紧紧拽着他的西服衣领,怎么都不肯撒手,感觉到他在掰自己手指头,她竟然泫然欲泣的哀求起来。

    “不要推开我……我不要回去,他们要灌我酒,我不要回去……我难受,你救救我好不好?”

    闻言,陆博言似是来的兴致,唇角勾勒出一抹冷酷的弧度,“为什么要救你?”

    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鹰眸里略显犀利的目光落在澜清的脸上,那眼神仿佛要将她看穿似的。

    澜清双眼微闭,长而卷的睫毛好似两把小扇子,遮住了她水光潋滟的眼眸,白皙的脸上因为酒劲上扬染上了几分红霞,眉梢之间有意无意的流露出一丝风情,妖而不媚,艳而不俗。

    樱桃小嘴,透着几分粉嫩光泽,这般任君采撷的模样,看着还真让人心猿意马。

    陆博言眯了眯眼,竟有些情不自禁的靠近。

    恰巧这时候澜清睁开眼来,水光潋滟的眸子带着几分哀求的看着陆博言。

    “谁派你来的!”陆博言沉下脸来,就连说话声音都冷冽来几分。

    澜清好像被他摄人的气势吓到了,身子微微颤了颤,但却不受控制的将脸凑近他,“我难受,你帮我好不好?”

    说完,澜清便闭了眼,好似耍赖一样的把脸埋进陆博言的怀里,小手还紧紧拽着胸口的衣领,小脸不自觉的往他的颈窝上蹭。

    见状,陆博言唇角的笑意更浓,眼里迸射出的眸光,却越发冷冽。

    女人,你自找的!

    ……

    翌日,丽金酒店

    还未睁眼,便感觉到脑袋钝痛无比,紧接着是腰身和腿心处传来的酸软,这感觉……

    啊!澜清猛的坐起身来,万分惊恐的看着自己所处的环境,心中惊起惊涛骇浪。

    这是……酒店!

    再看被子下的自己,光溜溜的,身上还满是嫣红吻痕!

    这光景,分明就是……

    天呐!

    澜清无法接受,捂着脑袋,一脸惊恐,难以接受事实。

    叶澜清,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都当妈的人了,竟然私生活还这么不检点!竟然跟人发生了一、夜、情!

    怔愣中听到有哗哗水声传来,扭头一看,投过磨砂的玻璃,隐约可见在里面淋雨的男人,那高大的身影若隐若现。

    想来应该是昨晚那个男人!

    要命的是,澜清都想不起来昨晚遇见了谁,她以为是自己做梦呢,梦见了陆博言,在梦里她还第一次主动去吻他……

    可是……那是陆博言吗?!

    慌乱之中,澜清赶紧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迅速穿上,准备逃离现场。

    可她刚穿好衣服,转身要走的那一刹,洗手间的门却咔嚓一声开了。

    紧接着,便见到男人高大的身影缓缓而来。

    澜清僵硬的站在那儿,视线从地面缓缓移到那个男人的脚上,往上便是白色浴巾,狭窄精壮的腰,健壮的胸膛,再往上是男人倨傲的下巴,最后是脸。

    看清那张脸,澜清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她低呼一声,脚上一软,跌在了地上。

    “陆博言……”

    昨晚的男人竟然是……陆博言!

    听到她那一声极其惊讶的惊呼,陆博言眯起眼睛,果然是别有动机!

    他冷着脸,居高临下的腻着澜清,见澜清一幅见了鬼的表情,冷笑,“醒了就想走?”

    “你……”澜清结结巴巴了半天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昨晚……是你?”

    陆博言冷冷一笑,不动声色的靠近澜清,“不然你以为是谁?”

    澜清:“……”

    完了!叶澜清,你完了!

    澜清心中哀呼,呆呆看着陆博言,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怎么会呢,怎么会碰到陆博言?

    她努力回忆着昨晚的零星片段,却只记得自己被同事灌了很多酒,跑到洗手间吐完之后,再出来时,好像是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像陆博言的人……

    可是面前半蹲着看着自己的人分明就是陆博言!尽管过了几年没见他,她也依旧认得出来!

    是他!

    就在澜清内心兵荒马乱的时候,陆博言抛出了一个让她更为慌乱的问题。

    “说吧,谁派你来的?!”

    谁派你来的?

    这个问题,澜清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什么意思?以为自己是谁派来勾一引他的女人?

    他……把她当成那种女人了?

  • 第2章 昨晚是不是干坏事了

    见她不言语,陆博言没了耐心,忽然伸手将澜清拉了起来,迅速将她抵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声音冷冽的说出一个字,“说!”

    “我……”澜清惊呼一声,想要挣扎,但却挣脱不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本来见到昨晚那个人是陆博言,澜清整个人就慌了神,被他这么冷酷的质问,更是不明就里。

    “装!继续装!”陆博言神色冷漠,如同他冷冽如寒风的声音,透着漠然。

    澜清被他这样的眼神刺痛,心中慌乱的同时,却隐约明白了一点。

    陆博言,他,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光有防备,还有陌生,全然的陌生。

    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了……

    他竟然不记得自己了。

    “你不记得……”她失神的正要反问,但话刚出口却又惊觉不该这么问,忙改口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昨晚是个意外!”

    “是吗?!”陆博言不冷不热的,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盯着澜清,仿佛是在辨别澜清有没有说谎。

    被他这么看着,澜清越发心虚,连嘴唇都在发抖,她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努力寻找着合适的借口。

    “我……昨晚我……喝醉酒了,对不起,谢谢你救了我。”

    “名字?”陆博言忽然岔开话题。

    “啊?”澜清一愣,抬头看他,见他目光沉沉,心思一转,吐出两个字,“叶青。”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青色的青。”

    陆博言冷笑,语气忽然变得暧昧,看着澜清的目光却越发犀利,“是挺青涩的。”

    “……”澜清眨巴着眼,不明就里。

    陆博言说的是她昨晚的举动,刚开始看她主动吻上来,还以为她是个老手,可没想到后面却那么青涩,敏一感的一碰就软成水。

    “你……看什么?”被陆博言这么虎视眈眈的盯着,澜清是如临大敌,头皮发麻。

    偏偏还要费心掩盖某些事实,比如自己的名字,比如工作单位。

    她不敢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

    怎么敢?!如果让他知道她……后果不堪设想。

    “我最讨厌别人对我说谎。”陆博言言简意赅的警告道。

    “我说的实话!”澜清硬着头皮强调。

    “那就最好!”话落,陆博言松开了澜清,转身走到对面的书桌上。

    他一转身,澜清就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虚脱一样的从桌子上滑下来,而他那些讽刺的话,她权当没听见。

    可对于昨晚的事情,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就会遇见陆博言的!

    正当她垂眸不语时,陆博言忽然递过来一张支票。

    澜清一怔,抬头的瞬间听到陆博言在说:“昨晚的事情,出了门就忘掉!”

    所以……这张支票是封口费?

    澜清下意识的咬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博言。

    这是他第二次给自己递支票了。

    看着澜清那神色,陆博言皱眉,“嫌少?”说着,他准备再开一张金额更大的。

    “没有,”澜清摇头,有些苦涩的说:“我不要你的钱。”

    “那你想要什么?”陆博言微微挑眉,目光里噙着讥讽,“做我情人?”

    “不是!”澜清急忙否认,却被陆博言的眼神深深刺伤了,“你不用这样,昨晚是个意外,我没想着要做文章!”

    “于我而言,这张支票是断绝你做文章最有用的工具。”

    “……”闻言,澜清鼻尖一酸,眼眶里忽然涌上泪水。

    她微微抬头看着陆博言,见到他神情淡漠,眉宇间透着一丝不耐烦。

    “我知道了!”再看他手里那张支票,澜清咬了咬牙,伸手拿了过来。

    低头看着上面的金额数字,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下。

    这一刻,多年来……自以为是的爱,卑微到了尘埃里。

    指尖一轻,支票脱离了自己的手,陆博言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恰好见到一滴晶莹的泪珠砸在那张支票上。

    她哭了。

    陆博言微微蹙眉,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澜清却已经快步冲向门口,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听着那哐当的一声关门声,陆博言眉心蹙的更紧。

    一瞥眼见到地面散落的纸巾团,陆博言的心里忽然有些烦躁,已经很久没有像昨晚那么放纵了。

    刚刚那个女人,竟然有种让他情不自禁的魔力。

    而且,还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五年前车祸留下的后遗症,导致陆博言忘记了一些事情,刚刚那个女人的出现让他怀疑,和她是不是以前见过。

    沉思了一会儿,陆博言拿着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查一下这个人,叶青,青出于蓝的青。”

    ……

    冲出房间的那一刹那,泪水已然决堤,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哭过了,澜清也说不出为什么,或许是觉得委屈,或许是因为心酸。

    可一切,不都是她自己找的吗?

    慌乱之下,澜清搭上了一部出租车,刚要报上家里的地址,却发现自己的包包还有手机都落在了昨晚的包厢里。

    无奈,她只能先到闺蜜方圆工作的地方。

    到了之后,澜清厚脸皮的跟出租车司机借手机,打电话给方圆,让方圆来付车费。

    过了一会,方圆下来,搭救了澜清,也给了她家里的钥匙。

    同时,澜清也用方圆的手机给同事打电话,得知自己的包被同时带回家,现在就在杂志社,澜清心中稍安。

    挂了电话之后,澜清把电话还给方圆,准备回家。

    方圆却一把将她拉住。

    “澜清!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不是说给你们主编庆生么?竟然一-夜未归,一大早还哭鼻子!被谁欺负了?!”

    方圆不光是澜清的闺蜜,两个人还是住在一起的好舍友,也是她儿子的干妈。

    面对好友质问,澜清只能摇摇头,“没什么。”

    方圆不依不饶,拉着澜清左看右看,“你看你脖子上满是吻痕,分明就是干坏事儿了!说,跟谁?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澜清头疼的说:“方圆,晚上回家在说吧,我得回家整理一下赶回杂志社,要不然主编要骂人了,晚上回家我再和你说!”

    说完,澜清拿着大门钥匙就想走,却又想起来什么,回头看着方圆,“对了,我没带钱,你先给我点车费钱。”

    “死丫头,真想把你这闷葫芦打碎!”方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吼着,可还是从包里拿出几张钞票递给澜清。

    ……

    迟到一小时,自然少不了责骂,但是,澜清却像对主编的话免疫了,一直在神游。

    后面主编想着澜清昨晚喝醉酒才会迟到,情有可原,便放了澜清一马,但也不忘提醒一点。

    “澜清,记得啊,你不去采访盛世集团老总,那就负责经典专题,记得早点去采访哪位陆老先生。”

    澜清讷讷点头,“好的,我这就回去准备。”

    ……

    下了班,澜清像往常一样坐公车回家,到达目的地后,便到了家附近的幼儿园。

    见到等候在那儿的小人儿,澜清失神的脸庞上终于绽开笑容。

    “熙熙……”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