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有一只哆啦A梦、赵思乐威震天蓝染喵喵小说

我有一只哆啦A梦

赵思乐威震天蓝染喵喵小说

主角:赵思乐,威震天,蓝染,喵喵 标签:

“新人类,血继限界。”大蛇丸嘶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炽热的疯狂。  “这个世界属于我主。”威震天高高将火种源抛向云层的上空。  “全人类基因计划?”蓝染虚伪的面容下,双眼闪过一丝诡秘的光芒。  “一切都在我的神域之中。”无尽的电芒在艾尼路身后的太鼓上流转。 。。。。。。 “反派?呵呵,不。”赵思乐义正言辞道:“我可是正义的代言人啊。” 好吧,实际上就是一只自称为哆啦A梦一族的骄傲喵喵将世界越带越远的故事。。。。

果玉蛮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我有一只哆啦A梦

赵思乐威震天蓝染喵喵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有一只哆啦A梦

    天宇中学,凤城首屈一指的私立高中,能够在此校就读的学生家里都是非富即贵,此刻高二三班一名脸上挂着两个硕大黑眼圈的学生,正被一只粗大的手掌摁住脑袋,死死地钉在书桌上,脸色涨的通红一片,也不知道是呼吸不畅还是心中万分的羞辱。

    铁箍一般的力道来自于一个身材挺拔,长相英俊的少年,少年名叫吴磊,脸上挂着淡淡的讥笑,他看了看四周投射过来的目光,其中有一名清秀至极的女孩儿,穿着得体的校服,微微解开上衣的两个扣子,露出天鹅般的脖颈还有性感的锁骨,漆黑色的眸子里映射着吴磊挺拔的身姿,浅浅地一笑便收回目光。

    一抹笑容好像天使一般愈加助涨了吴磊得意,他瞳孔深处闪过一丝不符合年龄的冷酷与残忍,松开手掌,等到手底下一直奋力如蚂蚁般挣扎的少年猝然抬起头的一瞬间,吴磊的拳头狠狠地捶向少年的后脑勺。

    “嘭。”有若金戈相撞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班级,吴磊揉了揉拳头,俯下身子,贴着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少年,嘴里阴测测的说道:“赵大少爷,我劝你还是退学吧。”

    旁边有个胖胖的戴眼镜的男孩子,看着桌子上渗出的鲜血,心里面一慌,想要上前却被吴磊身后两个跟班一瞪,悄悄地站在原地,脸上泛起一丝挣扎但最后还是悄悄地坐在桌上不敢吭声。

    滴答,滴答,机械钟表转动的声音被教室里嘈杂的声音所掩盖,没有人注意到少年的背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或者说就算有人注意到也不会在意的,除了小胖子袖子里的手心上满是焦急的汗水,赵大少的死活没有吸引到任何一丝多余的目光。

    曾近的赵大少爷是万众瞩目高高在上,今日的赵思乐却只是一条永远无法翻身的死鱼,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富人家的孩子早权谋,一条没了水的死鱼和现在如日中天的天辉集团的大少爷吴磊,对于班里的同学来说这正如一道简单的单选题,不需多想就已经有了答案。

    “叮铃铃,叮铃铃。”迟迟不来的铃声,洒着欢快的步子响彻在楼道中,唤来了一个身着白色衬衣,手上拿着一本教案的中年女教师,高跟鞋当当当的声响迈进高二三班的教室,她将教案轻轻放在讲台,抬起头扫视了一眼下方,忽然眼神一顿,提着教鞭的右手一紧,快步走到赵思乐跟前,看着桌子上的鲜血,她的眉头又是一紧,伸出指头探了探对方的鼻息,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她叫王素,天宇中学高二三班的班主任,今年32岁,在这所私立高中已经执教7年,她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事,显然这种事情她已经司空见惯,她不是初来乍到正义感旺盛的愣头小姑娘,相比于这些学生的背景她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只要不让学生死在学校里就万事大吉。

    “马小义你背赵思乐去医务室看下。”早就屏住呼吸的小胖子立马以一种远超于他这个体型的速度将赵思乐背在身上,冲出教室。

    “好了,下面我们继续上课,上一节课我们讲到第二次基因革命,这节课我们接着…”

    “赵少,赵少,你醒醒啊。”小胖焦急一边冲着医务室跑去,一边嘴上焦急地喊道。

    “恩。”一声轻微的**传入马小义的耳朵,赵思乐的双眼睁开一条缝隙,后脑勺火辣辣的痛楚,他伸手摸了摸脑袋,鼓了个大大的包,稍微一碰就疼的厉害,不过好在伤口已经结痂,没有再血流不止。

    “小义放我下来吧。”赵思乐甩了甩有点昏沉的脑袋,看着满头大汗的马小义,心里面有点感动,从高高在上的赵大少落到今天这个田地,除了眼前这个自己曾经有点瞧不起的懦弱的小胖子外,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关心自己的死活了,他莫名的鼻子一酸,心里有点感动。

    人情冷暖啊,可惜这份情谊,却是没有机会报答了,赵思乐心中苦涩,拍了拍马小义的肩膀,轻轻的叹了口气。

    “赵少。”小胖子声音中饱含着惊喜,他将赵思乐缓缓放下,大口喘了几口气,背着一个人跑了接近200米实在不是他一个胖子所擅长的,“赵少,你没事了?”

    看着眼前一脸惊喜的圆嘟嘟的白嫩脸庞,忽然觉得很后悔,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这个小胖子的纯真和善良呢,他张开嘴巴,又合上,最后还是没有将心中所想的说出口来,他是想说马小义以后我们俩就是兄弟了,可惜这句话现在他已经没有资格说了,说出来只会给对方带去麻烦罢了。

    他脸色一白,约莫是失血过多的原因,站在地上的脚步有点不稳,他推开马小义上来搀扶的动作,语气忽然冷了下来,“哪里还有什么赵少,小胖子,以后不要多管闲事,我赵思乐不需要别人的怜悯。”

    “可是。。”

    看着马小义结结巴巴有点慌张,脸上闪过的不解和难过,赵思乐的心中只觉得万分的酸楚,他转过身,然后又转过来制止住马小义追来的步子,强硬的说道,“别再跟来了。”

    这一次他再转过身,马小义果然停在原地没有追上来,他就是个胆小而又单纯的胖子,赵思乐不让他跟他果然没敢跟上去,他看着渐渐走远出了校门的赵思乐的背影,忽然觉得好孤单,好可怜。

    马小义并不知道,转过身的赵思乐双眼泛红,两行无声的泪水淌过脸庞,是对马小义的愧疚,对过去的悔恨,对未来的绝望,对现在的迷茫,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赵思乐背对着天宇高中,看着眼前的这座繁华的城市,只觉得到处都是无尽的萧索与悲凉,竟然有一种天大地大无处容身的感觉。

    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泪痕干涸在脸庞上,头发上凝固的鲜血,背后染红的校服让他成为路人眼中注视的焦点,他恍若未觉,一步步走着,一直到天黑,肚子咕咕作响,他买了碗泡面,活死人一般的朝家里走去。

    马小义是个胆小的胖子,他又何尝不是个懦夫呢,吴磊的欺压他无力反抗,甚至不敢反抗,明明已经觉得生不如死,但是肚子饿了,他还是会吃东西,他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行尸走肉般的还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赵思乐心中这般问着自己,手上方便面的被捏的咔咔作响,最后也还是会塞进肚子里。

    眼前是一栋还算新的高层,最顶楼的一间130平米连带整个顶层阳台的房子是他母亲死前最后留给他的一点东西,当然也是他那位冷酷的父亲唯一没有剥夺去的东西,该说是虎毒不食子么?

    赵思乐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进锁孔,向右一拧,推开,房间里当然没有人,他随手关上门,将校服脱下,露出一身瘦弱的躯体,他准备先去将身上的鲜血洗干净,忽然他脚步一顿,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卧室,灯光是亮着的,是自己走的时候忘记关灯了么?

    屋子里有一点轻微的动静,似乎电脑也是打开的,细细去听好像是“哒哒哒”的枪声,好像是他以前常玩的一款名为CS的游戏的声音,赵思乐心中感觉无比的诡异,心脏都似乎跳到嗓子眼儿的部位。

    他确信房间里除了自己还有别人,是小偷么,但是小偷怎么会在玩游戏,他先是从衣架上取出一个一家子,然后又觉得不够有杀伤力,放下衣架,悄悄地跑到厨房提起一把菜刀攥在手里,才蹑手蹑脚的靠近了自己的卧室。

    屋子里果然有动静,这回听清楚了,键盘的敲击声,鼠标点击的声音,无一不提醒着赵思乐里面的家伙真把这当成自己家了,气焰着实是嚣张。

    他猛地推开门,然后看到了让他无比惊讶的一幕,一只黑色的猫咪正戴着耳机,像一个人类一般端坐在电脑前,两只爪子一只按在键盘上,一只敲击着鼠标,此刻正转过头来,看着赵思乐。

    赵思乐看着电脑屏幕上CS的画面,然后再看看猫咪,忽然一笑,将举起的菜刀放下,左手摸了摸后脑勺,看来是出现幻觉了。

    “欢迎回来。”

    “哐当。”赵思乐手中的菜刀掉到地上,他颤颤巍巍的张着嘴看着眼前这只突然说了话的猫咪,猫咪突然摘掉耳机,跳到地上,直立着像一个人类一般的行走过来,赵思乐这回看清了,猫咪的肚皮上似乎有一个白色的口袋。

    尼玛,你以为你是哆啦A梦啊,赵思乐觉得自己明天看来是真的得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了,不只是出现了幻觉,还出现了妄想症,虽然他心中的确从小就喜欢那个哆啦A梦的动画片,希望自己真的能够有一只那么神奇的狸猫,但是他也知道现实中是不可能真的出现一只哆啦A梦的。

    幻觉加妄想症,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赵思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瞪大眼睛看去,耳机里传来的游戏的声音又无比响亮的提醒他电脑的确是开着的。

    “你以为这是幻觉?”猫咪脸上露出了一个充满人性化的表情,向前迈了一步,从肚子上的口袋里神奇的掏出来一把黑色的手枪,对准赵思乐的痛死,嘴上不屑的说道:“战斗没有开始就将兵器丢到地上,不及格。”

    赵思乐看着脚下的菜刀,再看着眼前指着自己的手枪,脸色忽然一白,因为他听到了一声枪响,绝对不是游戏中的枪声,而是现实中那只猫咪手中对着自己的手枪的扳机被毫不犹豫的扳动了。

    这不是幻觉,这真的是一只哆啦A梦,就是这只似乎不太友善。

  • 第二章 挣扎在CS世界中

    “go,go,go。”首先传入赵思乐意识的是耳朵中的英文,然后他才来得及目瞪口呆的盯着眼前的一辆警用车,身边是三个身穿黑色防弹制服,手上拿着各式机枪,站在原地正在检查枪械的警察。

    赵思乐感觉今天的思维不够用了,他看着眼前一个警察钱一秒手上还是一把黑色手枪,下一秒就变成了一把小型冲锋枪,赵思乐敢百分百确定他刚才在这个警察身上绝对没有看到这把冲锋枪,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呆头鹅一样站在原地目送着三个警察嘴里面高喊着“followme!”,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前方的拐角。

    真是诡异啊,赵思乐脑子里闪烁着无数的问号,眼前的画面他很眼熟,正是因为熟悉,他才觉得不可思议,他曾近无数次在这里找到过欢乐,不过那都是他对着电脑操纵着键盘和鼠标,真身进入这倒是第一次。

    CS中文名称半条命,他现在就在这个游戏的经典地图之一的仓库里,“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赵思乐自言自语道,他看着自己赤裸的上身,乱糟糟的头发上还沾着凝固的血液,脚下是一双拖鞋,校裤还没有脱下来,他这副尊荣和这里绝对是格格不入的,耳边忽然一阵枪声传来,赵思乐浑身一个激灵,左右瞅了瞅,然后钻进了警用车,抱着身子,蜷缩在一脚,心里面惊慌的很。

    绝对跟那只该死的猫有关系,赵思乐终于知道刚才在卧室里发生的不是自己的幻觉,可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想要想明白,但是他的大脑一片慌乱,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好好去思考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耳边激烈的枪战声,从刚才开始就响彻在耳际,回荡在整个世界,对着电脑戴着耳机的时候,赵思乐觉得游戏音乐听起来很让人热血沸腾,但是现在赵思乐心中只有无边的恐惧,每一根神经都被摧残的梨花带雨,光听声音,赵思乐就知道枪声是真实的,更何况刚才赵思乐还近距离看到过几个警察手上的家伙,那种泛着冰冷气息的铁家伙,绝对不是游戏中看着很酷而已,那是真正的杀人利器,会死人的。

    赵思乐17年的人生经历相对于普通高中生来说绝对不普通,但是那带给他的只是惨痛的回忆,还有一些心智上的成长,但是这其中绝对不包括如何应付眼前的情况。

    慌乱,害怕,恐惧,思维一片的混乱,全身止不住的颤抖,他空白的大脑中此刻只是重复的回荡着几句简单的短语:“会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来救救我啊。”

    “没有人能救你,这个世界上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像一道雷声,豁然将赵思乐惊醒,他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你是谁,救救我,救救我。”

    “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那段冷漠的声音又再次回荡在赵思乐的心底,他好像抓住一条救命稻草一般,根本听不进去对方说什么,也根本不在意这段声音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心底,他只是一遍遍的呼喊着:“求求你,救救我,让我离开这里。”

    “我不能救你,你唯一应该求的人只有你自己。”

    “不对,就是你,是你把我放到这里的,是你对不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让我出去啊。”赵思乐恼羞成怒,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早上被吴磊欺压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愤怒过,这种愤怒的感觉只有那一天,母亲死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有过。

    “你如此愤怒,为什么不反抗呢?”又是这个声音,仿若有魔力一般,总是能够恰到好处的将赵思乐快崩溃的心神吸引过去。

    “反抗,我怎么反抗,我拿什么反抗,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离开了赵家,我什么都没有,我要怎么去反抗,反抗赵家么?反抗吴磊么?我做不到啊。”赵思乐蹲在车厢的一角,双眼无神,泪水像开了闸一般倾泻而出,他的脑海中又想起母亲死在眼前,父亲冷酷的眼神,原本亲朋厌恶的眼神,同学欺负嘲笑的声音,一幕幕叠加在一起足以将他最后一丝的神经压垮。

    “你还有你自己,还有一条命,有什么不可能。”声音开始带有一点波动,带着一点蛊惑,似乎想要勾起赵思乐心底的不甘心。

    “怎么可能,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如何反抗的了。”赵思乐无神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恨,痛恨赵家,吴家,也痛恨自己的无能,他的心中怎么可能甘心,然而没有力量,他眼中的不甘只能化作颓然。

    “想要力量么,我可以给你。”一道惊雷在赵思乐心底炸起,心中无比的震撼,嘴角抽动了两下,有点不可置信的反问道:“你说什么?”

    “杀死剩下的两名匪徒,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力量。”声音说完后消失无踪,任凭赵思乐怎么呼喊,都在没有回应。

    三名警察干死了两名盗匪后英勇就义,此刻还剩下两名盗匪存活,以及赵思乐。赵思乐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这个世界的枪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安静的只剩下了他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这份难得的安静似乎给了他紧绷的神经一丝喘息的机会,让他的大脑渐渐恢复了一点清明。

    一分钟,两分钟之后,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身体还有一点哆嗦,但已经不像刚才那样颤抖的厉害,他的心中照旧恐惧,但是那道已经消失的声音却似乎给了他一丝莫名的勇气,让他的身体有了一丝从警车出去到外面世界的勇气。

    “我能行么?”他呐呐自语道,眼睛瞄向警车的监控器,剩下的两个匪徒一个在仓库二楼,一个在仓库正门,似乎没有出来的意思,赵思乐又看了看剩下的几个监控器,忽然一咬牙,擦干净脸上的泪水,从警车里冲了出去。

    卧室中一只黑色的猫咪手上放下一个红色的喇叭,全神贯注的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一张黑色的猫脸上很难看出此刻是什么表情,屏幕上是一个赤裸着上身,穿着拖鞋的大男孩儿,笨拙的从警用车里跳出来,四下抽了凑,然后将拖鞋甩到地上,光着脚,撒开腿,喘着粗气,朝前方奔去的身影。

    他没有警用制服,没有防弹衣,甚至连一把刀都没有,想要跟两个全副武装的歹徒拼命他首先得有一把武器,赵思乐迅速的朝吊桥上跑去,监控器中这是唯一一个死在仓库外的警察,也是唯一一个他能够安全捡到武器的地方。

    周围的楼既真实又虚假,说它真实是因为摸上去触感非常真实,是一座大楼,说它虚假是因为这座楼没有任何出入口,从窗户往里面望也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更不要妄想将窗户打碎,这就是CS的世界,只是为了一场场警匪之间的战斗而存在的虚拟世界,但是此刻对于赵思乐来说确是无比的真实。

    他看着脚下被一枪爆头,脑浆和鲜血溅了一地的尸体,闻着空气中浓浓的令人作呕的味道,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心跳再一次止不住的剧烈跳动起来,只剩下半边脸的尸体在赵思乐眼中无比的恐怖,他不是第一回见到尸体,但是眼前的尸体却才是真正让赵思乐近在咫尺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似乎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都在感受着一种令人恐惧的真实。

    赵思乐大脑一片当机,从监控器上看过,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正见到,他依旧感觉到无比的恐惧,他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想象出等下自己死亡的画面,他啊的大叫一声,张嘴就朝地上吐去,不过他一天都没怎么吃饭,能吐出来的只有酸水。

    不停地吐啊吐的,身体上难受的劲儿似乎略微驱散了一点他心中的恐惧,万幸仓库里的匪徒似乎并不想主动出来,赵思乐可以用一段时间调整自己的心态,这个时间略微有点漫长,就在盯着屏幕看的猫咪正准备抓起喇叭的时候,赵思乐终于再次行动起来,他强忍着恶心和恐惧,光脚踩在地上的血液和脑浆的混合物上,将紧攥在尸体上的冲锋枪取走,当然这过程中少不得要将尸体已经僵硬的指头掰开。

    赵思乐将枪握在手中,似乎心里也感觉到微微有点心安,他竟然又有了勇气将尸体身上剩余的弹夹取下,又将对方身上的防弹衣费了好一阵力气才脱下来,也不嫌弃恶心的套在自己身上。

    这一串动作显然消耗了他不少体力,他微微喘口气,又冲回警用车,再次从监控器上确定了剩余两个匪徒的位置之后,才朝着仓库的后门跑去。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我有一只哆啦A梦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