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老婆求你别改嫁、靳景川苏南音冯雪仪小说

老婆求你别改嫁

靳景川苏南音冯雪仪小说

主角:靳景川,苏南音,冯雪仪 标签:虐恋、唯美、宝宝、

某天,一个陌生女人找上门,要她离婚?她淡淡一笑,说:“不好意思,是我老公抱着我的大腿,求我不要离婚的。”又某天,那个传言中冷面狠辣,不苟言笑,非常不好相处的老公回来了,然后……被她一脚踢下床。“听说,你在外面有女人了?”某传说中很有魄力的老公哭道:“是误会!老婆,我这辈子只爱你!”

夏沐雨 状态:连载中

靳景川苏南音冯雪仪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我怀了他的孩子!

    “靳太太,我已经怀了靳总的孩子,两个半月了。”

    靳家客厅,女人神色倨傲,仰着下巴,拿鼻孔看着对面容貌俏丽的苏南音,傲慢的开口。

    苏南音端着一杯咖啡,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闻言,也只是表情平淡的轻哦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女人微微一愣,没想到苏南音反应这么冷淡,她抱起手臂,气焰嚣张:“苏南音,你跟靳景川结婚三年,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你还占着靳景川老婆的身份,真是不害臊吗?”

    苏南音掀起眼皮看着她:“跟你这个小三比起来,我觉得我还是挺要脸的。”

    她说完,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站起身,“顾思甜,我不管你是怀孕了,还是生出儿子了,你想要我跟靳景川离婚,你就自己去跟他说。”

    顿了一下,她转头看着表情难看的顾思甜,勾唇一笑,眸光璀璨动人:“毕竟,死活不肯离婚的人,可不是我。”

    顾思甜脸色一下子黑沉得扭曲,狠狠瞪着苏南音,满眸恨意。

    苏南音却看也不多看她一眼,径直抬脚上楼。

    直到进了卧室,关上的门,她脸上的淡定的表情,才瞬间碎裂,抬手用力的捂着小肚子,脸色苍白。

    怀孕……

    真是巧啊,她也怀孕了。

    可这个孩子,她却不能让靳景川知道。

    外人说她跟靳景川三年,孩子也怀不上一个,是因为不孕,但他们却不知道,她其实早在三年前,两人刚结婚那会,就已经怀过一次孩子了。

    只是那个孩子才在她肚子里三个月的时候,就被靳景川亲手杀死了。

    苏南音深深的感到一股无力的绝望。

    她不能让靳景川知道自己怀孕,可若是以后肚子大了,她又怎么瞒得住?

    楼下,本来是要砸场子,却反而被将了一军打了脸的顾思甜心里压着一大股怒火,不甘心抓起手包要走。

    怀孕的事情,其实假的,只是用来诈一诈靳景川的这个不受宠的妻子,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沉得住气,一点反应也没有!

    她跟了靳景川三个月,那男人连她的手没有摸一下,只是让她挂着一个名义上的女友身份,整天陪着他出席各种场合,就像是走形式的专用演员一样。

    可她好不容易才靠上靳景川这么一棵大树,如果不能成功上位,那不就是跟靳景川的前几任一样,三个月之后就铁定下岗!

    她怎么甘心?

    顾思甜愤愤的扯开大门,一抬眼睛,刚好看见门口站了一道挺拔高大的男人身影。

    深色的手工西装,内敛禁欲,五官精致俊美,好似天神雕塑,尤其是那双邪肆的眉眼,漆黑眸子好似深沉大海一样,看似波澜不惊,实则酝酿着足以翻天覆地的凶悍戾气。

    看一眼,就叫人心里发悚。

    顾思甜后背微寒,被撞了个正着,登时心虚,傻在原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靳景川皱眉,嗓音低哑醇厚:“你来干什么?”

    顾思甜连忙回过神,眸子一转,嘟起红唇,红着眼圈,委屈万分的模样:“是苏南音叫我来的,她警告我离你远点,不然就要毁我的容……太吓人了!”

    她说着,还刻意抬手捂着唇,一副被吓得不轻的可怜模样。

    顾思甜是模特出身,身材好,脸蛋好,这样娇弱委屈的模样,漂亮又勾人,可惜面前的男人纹丝不动,连眸色都没有改变丝毫,只淡淡的扔下四个字:“那你滚吧。”

    顾思甜猛然愣住,不可置信:“景川,你说什么?”

    靳景川越过她,径直进屋,反手关上的门的同时,语气不带丝毫的起伏的又扔了一个字:“滚。”

    啪嗒,门彻底的关上了。

    留下脸色惊愕又难堪的顾思甜,一人在门口瞪门。

    靳景川进了屋,目光在屋子里一扫,看见了茶几那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眉头微拧。

    苏南音那个女人有神经衰弱,晚上睡眠很浅,要是睡前喝一口咖啡,都会导致大半夜都睡不着觉。

    今天她还喝了半杯,难道今晚都不想睡了吗?

    皱着眉头顿了一会,靳景川忽然勾起冷笑,既然她有这个打算,那就好好利用今晚的时间,陪她一起做点比睡觉更有意义的事情。

    抬脚上楼,靳景川直接推开了卧室门。

    屋里只开着一盏昏黄的小夜灯,苏南音披着头发,蜷缩在落地窗后的沙发上,侧头盯着窗外的夜景,怔楞出神。

    侧脸干净而恬淡,明明没多大的表情,可在靳景川的眼里,就是莫名的心动。

    他抬手扯开领带,几步走到苏南音的身前,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她,低沉的嗓音微微发哑:“苏南音,过来。”

    简练的用词,公事公办一般的命令语气。

    苏南音身体不明显的微微一僵,咬紧的唇,用力的蜷缩起身体,假装没有听见靳景川的话。

    靳景川只垂眸看了一眼她抗拒的模样,心里瞬间涌出一股烦闷。

    结婚三年,这女人对他,永远这么冷淡和抗拒。

    明明他是她丈夫,可她却对他,没有一丁点对丈夫该有亲昵和热情,从来的都是冷脸和冰冷。

    是不是只有对那个男人,她才会笑,才会收起这一层不变的冷漠壳子,露出最温柔的模样?

    靳景川越想,就越是压不住怒火。

    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毫不怜香惜玉的用力抬起她的脸,迫使苏南音仰头看着他。

    “苏南音,我在跟你说话。”

    苏南音表情平静的看着他,只有那纤长的睫毛,在细不可察的轻轻颤抖。

    “我不想跟你做。”她开口,直接拒绝了靳景川。

    结婚三年,这个女人就从来没有过主动或者顺从的时候。

    她的温柔,似乎全都留给了那个出国离开的男人了。

    靳景川捏着她下巴的指头狠狠收紧,力道巨大,疼得苏南音眉头皱起,眸子里迅速蒙上一层生理泪水。

    “苏南音,你有跟我说不的权利吗?”

    他一句话,狠狠的将苏南音的尊严和骄傲,踩在脚底板下。

    “你难道忘了,你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妻子。不,说是妻子是抬举你了,你就是我身边的一个下贱附属品,说白了,就是个陪床的东西,而已。”

  • 第4章 我要离开他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苏南音下车往里走,刘向就跟在她后面,寸步不离。

    直到苏南音进了心理医生的办公室,刘向这才停下脚步,守在门口,看了一眼手表,默默计时。

    靳景川有交代,他必须要每隔半个小时就敲一次门,确定苏南音真的一直在医生的办公室。

    关上病房的门,苏南音转头看向办公室里,里面站着的并不是以前给苏南音做治疗的中年医生,而是出国三年,了无音讯的靳墨临。

    苏南音静静的看着他,眸色异常的平静。

    是她拜托的心理医生,联系了远在国外的靳墨临,也幸好,靳墨临还留着当初的号码,让她幸运的成功联系上她了。

    靳墨临神色复杂,往前走两步,又有些拘谨的停下,保持了一定距离,温柔叹息:“小音,你瘦了……”

    苏南音抬起明澈干净的眸子,看着靳墨临的眼睛,轻声开口:“你当初的承若,还算数吗?”

    靳墨临微微一愣,随即坚定稳声说:“当然算。”

    苏南音点了点头,顿了一会,缓缓说道:“那你帮我,离开靳景川。”

    靳墨临猛的僵住了,一时没有说话。

    苏南音看了一眼他,表情波澜不惊,语气平淡:“你要是做不到,那就算了。”

    这句话像是刀子,一下子戳在靳墨临的心口。

    三年前,苏家出事,苏南音求助于他,他原本答应了要帮忙,苏南音当时很是感激,还同意了要嫁给他,跟他一起远走高飞。

    可是……

    靳墨临心脏涩痛,他最后却放弃了她,眼睁睁的看着苏南音,被迫嫁给了靳景川。

    以前是他无能为力,在靳氏公司站不稳脚跟,在靳景川面前,也不能挺直背脊说话,看着她深陷困境,自己却毫无出手相助的能力。

    但现在不一样了,这三年在国外,他每天都拼命的工作和学习,三年的奋斗,足够让他稳稳地站在靳氏集团的高层里,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毫无地位的私生子大少爷了。

    如果现在再面对靳景川,他已经不会像当初那样无能为力了。

    “我当然做得到!”靳墨临连忙开口,往前走了几步,伸手想要抓苏南音纤细的手指,被苏南音面无表情的侧身避开,他表情顿时黯然,唇边溢出一丝苦笑。

    苏南音往后退了一步,表情依旧淡淡的:“那就麻烦你帮我制定一个逃跑计划,越快越好。”

    她怕再过一段时间,她就会开始孕吐了,到时候要是被靳景川察觉,那就惨了。

    靳墨临立即答应下来,说道:“三天之后,我们还是在这里见面,我会给你制一个最完美的逃跑计划。小音,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还有……你离开靳景川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他眼睛里不由带上期翼,当初丢下苏南音,他一直很自责,这三年在国外,他没有一天忘记过她。

    这么拼命努力的在靳氏集团里站稳脚跟,也都是为了她,为了让自己有能力,好好守护她。

    现在他有能力了,当然也希望,她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苏南音转开视线,看着一旁的窗外,蓝天白云,一望无垠。

    “好好的生活。”

    手指轻轻搭在小腹上,苏南音眸子里,满是向往。

    靳墨临很想再说点什么,可看着她对自己彻底冷漠的态度,他满腹的深情软话硬是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最后只能默默告诉自己不要着急,慢慢来,苏南音总会感觉到他对她的好的。

    就像是小时候那样,他只要比靳景川更加温柔体贴的待她,她就会被自己吸引的。

    毕竟跟靳景川那个阴沉黑暗,不好相处的性格比起来,他可阳光太多了。

    与靳墨临说好,苏南音还刻意在办公室里多待了一会,等到跟平时差不多的时间离开。

    门外的刘向丝毫没有起疑心,毕竟这两年多来,苏南音一直都乖乖巧巧的从未出过任何状况。

    刘向跟在苏南音身后,恭敬小心的送苏南音上车坐好了之后,这才绕到前面去开车。

    车子才刚启动,他的手机一震,竟然是靳景川的电话。

    刘向吓了一跳,连忙接起:“老板?”

    这个称呼瞬间让后座的苏南音心脏一跳,后背当场就冒出了一层冷汗。

    平时几乎不会联系的靳景川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她前脚才刚刚从医院里出来,他就来了电话,难道……知道了她在医院里见了靳墨临?

    这个可能让苏南音脑子发黑,心虚又恐惧。

    她完全不敢想象,如果被靳景川知道了自己在预谋逃跑,他会怎么发火和惩罚她?

    会不会又让她流产?

    苏南音捂着小腹,害怕不已,还未镇定下来,就见刘向将手机递到了自己面前,说道:“老板要您听电话……”

    他难道真的知道了吗?

    苏南音指头有些发抖,咬唇拿过手机,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喂了一声。

    “你在做什么?”电话那边,是男人冷硬的声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