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陛下请用茶、木姝裴奕安燕尹小说

陛下请用茶

木姝裴奕安燕尹小说

主角:木姝,裴奕安,燕尹 标签:轻松、王子、麻雀变凤凰、宫廷、

江湖小混混木姝无意中救了一个美男。结果逼婚不成,反倒让人给跑了。后来木姝发现这白眼狼居然是太子,她二话不说想要撇清关系,可却怎么都撇不清了。不管她救人,相亲,打抱不平还是杀人放火,白眼狼都要来横插一脚。“你特么到底想做什么?”木姝握着手中的刀,不信她斩不断这孽缘。“想让你做朕的皇后,和朕一起并肩看这天下。”江湖小混混当皇后?木姝求放过!可这天下都是他的,还能往哪儿逃?

阿苏筱 状态:连载中

木姝裴奕安燕尹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你确定能行?”房里传来木姝的声音,透着一股不相信。

    “你把老夫喊过来,现在又怀疑老夫不行,老夫不治了,你自己来治!”说话的人不满的把药碗丢在桌子上,嘟着嘴坐到门槛上。

    木姝不理会生气的老人,拧干帕子给床上躺着的人擦身体。手指拂过男人袒露的胸膛,不禁咂吧嘴,手下的身体白如瓷器,结实有力。木姝知道这人不仅身材好,那张脸也是让人自愧不如的。

    “经脉俱断,内力尽失,身中数毒,老头你到底救不救!”木姝把帕子丢进水盆,回头冲坐在门槛上的老头喊着。

    老头还有几分不情愿,嘟了半天嘴,还是起身走进了房间。“老夫先说好,老夫负责解毒,经脉你搞定,内力咱们俩想办法。”

    “好嘞,你先解毒。”木姝退后一步,给人让出位置。

    老头这才来了精神,摸了一把银针扎起穴道。木姝抬起男人的手腕,一柄柳叶刀来回滑动。这人没成这副鬼样子之前绝对是个极品,颇有些可惜啊!

    一个时辰以后……

    “老头,你特么能行不!”

    “你能别嚷嚷嘛,烦的很啊,你行你来。”

    “你倒是让开啊,老子来。”

    “来你大爷,这是老夫的病人!”

    ……

    裴奕安是被一声声咆哮吵醒的,睁开眼时,有片刻失神,陌生的床帘,陌生的味道,陌生的声音,陌生的地方。身上每一寸都叫嚣着疼痛,仿佛被凌迟过一般。

    “木头,他醒了。”老头扎针的手抖了一下,激动的冲外边洗帕子的人喊。

    木姝丢了手里的东西,快步赶到床前。男人已经睁开眼,眼底满是寒意与戒备,墨发凌乱的散落在床上。

    他想动动胳膊,木姝眼疾手快的压住他,语气安抚。“我的祖宗诶,不要动,老子好不容易接好的。”

    裴奕安低头,手腕上缠着厚厚的布条,身上还扎着数十根银针。

    原来他还活着啊!

    “这是几?”木姝举着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悠,担心他脑子会不会出问题。

    裴奕安闭了眼,没有理会她。尽管男人没有回答她,但是木姝觉得他脑子没毛病。毕竟哪个智障会用不屑的眼神看你……

    老头把木姝推开,准备收针。“木头,他的诊费怎么办?”

    “我没钱!”木姝穷。

    老头停了手上的动作,不满的瞪着木姝,床上这人一副随时随地快死的样子,他也不能找对方要钱吧。他就知道,今天晚上木姝火急火燎的把他从家里喊过来没好事情!“老夫的诊费!”

    木姝点点头,示意老头继续拔针,自己则搬来一个板凳坐在床前。“老头,自古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老子救了他的命,你觉得他不会给我钱吗?”

    “你看他这样像出门带钱的人吗?”男人穿的衣物虽然布满鲜血,但是料子极好,非一般人家穿的起。

    木姝摸了摸下巴,“那他以身相许呗。”反正她还没成亲。

    老头掰过木姝的脑袋,指着床上男人的那张脸“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你愿意自己媳妇儿长的比自己丑。”

    听了这话木姝不高兴了,推开老头的手,起身抓住老头的衣领子。然后开门,把人丢了出去。“砰!”

    “多谢顾大夫救命之恩,回家路上小心。”

    老头拍了拍身上的灰,特别想冲进去打人,现在他算是看透屋里那人了,“木姝,你这个人渣。”

    “慢走不送!”随即老头的包袱也被丢了出来。

    木姝回头,就见床上的男人直愣愣的盯着自己,气不打一出来。“看什么看,给老子睡觉去。”

    拿过梳妆台上的镜子对着自己的脸,巴掌大的小脸红扑扑的,柳眉凤眼,眼睑下一颗美人痣,妩媚又不失清纯。所以她到底哪里丑了!!

    刚才的对话裴奕安听的一清二楚,至于救命之恩,他一直以来都是自救,纵然他聪明无比,也没料到会有人在官道上救下他。

    虚弱的身子抵不过困意来袭,还没来得及想太多,裴奕安便睡了过去。

    睡了没一会儿,耳畔又传来女人中气十足的咆哮,裴奕安面露不喜,睁开眼,面上有些烦躁。他想起身,身子骨软弱无力,丹田处隐隐作痛,俊颜浮上一抹讽刺的笑容。

    那些人该有多怕他,才会毁了他的丹田,散尽他的内力。

    “醒了?喝药。”木姝推门进屋,手里端着一碗汤药。

    单手扶起男人,让人靠在自个肩头,药碗抵在了唇边。

    裴奕安对她存有戒备,他身份特殊,自小就不信任他人,他看不出这个人救自己图的什么。

    像是看出男人在犹豫什么,木姝只觉热血洒西江,没好气道“你特么先喝药,伤好了爱咋都行,要死也别死老子家里。”

    说着,药碗抵进了一分,裴奕安松了牙关。一碗汤药下肚,冰冷的身体才有了几分温度。

    木姝收了碗,轻柔的把人放下,触及到男人冰冷刺骨的眼眸时,心里不爽,伸手蒙住男人的眼睛。“你别看老子,又不是老子把你搞成这样的。”

    手下的眼眸眨了几下,睫毛顺着手心滑动,木姝心里痒痒,手底下的男人明眸皓齿,丹凤眼,脸白的像宣纸。

    裴奕安心里酝酿着怎么样弄死木姝,他不喜他人触碰,半晌开口,“放开。”

    大概是许久没有说话,男人的嗓音沙哑,低沉动听。木姝鬼使神差的放了手,双目相对,木姝赶紧跑了出去。

    一时间屋里屋外寂静无比,裴奕安不知道木姝去了哪里,在床上躺了大约半个时辰,他觉得有些无聊,在裴奕安快睡着的时候,木姝回来了……

    “你个小兔崽子,又偷老子家梅子,信不信老子剪了你小鸡鸡!”

    那一瞬间裴奕安决定等他好了以后,一定要把木姝这张嘴给缝上。

    “老子回来了!”木姝声音很大,开门的动作很粗暴。

    裴奕安合上双眸,假装自己睡着了。

    木姝内力精湛,男人睡没睡她进屋就察觉出来了。“晚上想吃啥?”木姝耐着性子问。

    ……死一般的寂静,又没人回答她。

    木姝喜欢热闹,才会去官道上开茶摊,她不喜欢待在家里,因为家里冷冷清清的。她把男人带回来最大的原因就是希望家里热闹一点,如今看来还不如去摆摊。

    坐在门槛上叹了口气,木姝想喝酒,郁闷啊!

    “随便……”

    男人的声音很小,冷冷清清的。木姝回头笑了笑,蹦蹦跳跳的进了屋,男人还是闭着眼睛,木姝笑着推了他一把,“你没睡对不对,睁眼,咱们俩聊聊。”

    裴奕安不理她,木姝就一直推他,“咔”,骨头错位的声音,木姝吓白了脸,裴奕安疼白了脸,眉头紧锁,睁眼,眼底狂风暴雨。

    “老子给你接上……”木姝说话语气小了一些。

    一番忙活以后,木姝十分不安的离开了房间,裴奕安有史以来第一次希望自己死在马车上……

    晚上木姝炖了个鸡汤给裴奕安道歉,鸡是找村头大娘买的,鸡汤里的人参是找顾老头坑的。

    木姝架了个桌子在床上,一勺一勺的给人喂鸡汤,裴奕安胳膊还不能使劲,虽然不愿意被人喂,但是他饿了,也顾不得自己喜不喜欢。

    “你叫啥名?”

    裴奕安挑眉,略显邪气,眼里透着玩味。木姝注视着男人,男人一言不发,木姝忍住想丢碗的冲动,没好气的又给人喂了一勺鸡汤。

    “老子明天出去摆摊!”

    听到这话男人抬头看她,语气有些不满“我吃什么?”

    木姝学着他挑眉,脸上笑意满满。“跟老子有半毛钱关系,老子不想伺候你了。”

    裴奕安很少和女人接触,记忆中母亲耍小脾气的时候也是这样对父亲,想了想自己现在还得靠女人照顾,犹豫片刻道“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所以你明天不准去摆摊。”

    此话一出,木姝吓得差点丢了碗,低头看男人,男人眸里透着一股执拗,配上那张绝美的脸,显得可怜巴巴的,木姝心软了。“明天吃啥?”

    裴奕安摇摇头,“随便吧……我叫奕安”

    说完心里不住地讽刺,他刚刚算是骗了这个小姑娘吧,以身相许,他这身子金贵的很啊!

    殊不知木姝已经把他划进自己人的范围内,以身相许啊,听着真特么开心,木姝不傻,行走江湖多年,她看得出来男人在骗自己,不过还是感觉像天上掉馅饼。

    奕安,奕安,怀木易安,这名字和她绝配啊!可惜,都是假的。

    木姝这人虽然脾气不好,但是脑子在关键时刻还是很好用的,顾老头曾经笑她,长的一副傻白甜的样子,心思比狐狸还狡猾。

    家里多了一个人,需要的东西也多了起来,一大清早,给人换了药喂了吃的以后木姝就骑着马出了门,她要进县城买点东西。

    “老板娘,你们家茶摊这两日怎么不开了?”

    木姝挑选着新鲜的肉类,切肉的汉子正在和她唠嗑。木姝笑眯眯的接过肉,“老子要成亲了,还开啥茶摊。”

    话一出,卖肉的震惊了,旁边卖菜卖水果的都震惊了……

    “哪家的公子啊?”

    “模样如何啊?”

    ……

    木姝回答不过来啊,提了菜篮子拔腿就跑,她成亲这件事情八字还没一撇,但是大家伙问她,她脱口就出要成亲。裴奕安那句以身相许她可没当真,成亲这种事情嘛,大不了过些日子随便找个人把自己嫁了。

    木姝回家时,顺路去茶摊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已经被顾老头收拾干净,桌椅板凳摆放的整整齐齐,四处透着一股诡异的感觉。

    木姝调转马头回家,行了半道,拉了马绳,因为身后有人跟踪她,人还挺多的。

    果不其然,树林里窜出一行人,装备精良。为首的人对着木姝笑了笑,“小姑娘最近有没有见过什么可疑的人?”

  • 第1章 开茶摊的老板娘

    “老板娘,俺们这桌还要一壶凉茶。”说话的汉子拍了拍桌子,大嗓门直嚷嚷。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拎着一壶茶快步走了出来,小娘子长的好看,面上挂着微笑,说话却不是那么好听。“喊就喊,拍什么桌子,没看到老子家桌子缺胳膊少腿啊!”

    “砰!”小娘子把茶水重重的放到桌子上,转身就走,一个眼神都没给这帮人。

    大汉擦了擦手,拉住小娘子的裙摆,面上带着羞愧,嗓门倒是小了几分,“老板娘,俺们都是粗人,您这桌子要是坏了俺给您修好不好。”

    小娘子甩了甩衣袖,听到这话脸上笑意浓了几分。“行了,行了,老子这里的桌子还没那么不经折腾。”

    待小娘子走后,大汉叹一口气。摸了摸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心有余悸的看向其他两个同伴。

    “大山,你那么熊的一个汉子,干哈要怕她一个小娘皮。”说话的人生的白净,对大山这个行为很是不解。

    被唤作的大山的汉子赶紧捂住此人的嘴,敲了敲他的脑袋,“什么小娘皮,你嘴巴放干净点,这老板娘厉害着呢。”

    说着,大山回头看了眼屋里,见屋里没动静才放开了手。

    此人有些不服气,还想顶上几句,还没开口,就被大山用眼神瞪的把话憋回去了。

    常年走西山官道的人都知道,在第一个岔路口有个茶摊,茶摊的老板娘叫木姝,生的漂亮,性子古怪,心情好的时候茶水全免,心情不好时闭门不开店。

    前几年的时候经常有人调戏木姝,因为木姝长的好看,又孤身一人,茶摊上来来往往的都是江湖人,没那么多都规矩的,一个个的总想对木姝动手动脚,木姝虽然长的娇小可爱,但是刀法练得出神入化,凡是摸她调戏的人,最后都跟她的桌椅板凳一样,缺胳膊少腿。

    有人曾分析过,木姝以前肯定是个武林高手,现在被情所伤,隐居此地。可是江湖上唯一一个刀法牛逼的大佬目前正在朝堂蹦哒。

    对此,木姝嗤之以鼻,骂那个人没脑子,表示她若是武林高手,隐居这个破地方,不怕仇家找上门啊!

    大家伙觉得有道理,纷纷问木姝真实身份,不过每次问都得到不一样的答案,什么大家闺秀,将军遗孤,村头寡妇……

    听着外边吵吵闹闹的交谈声,那个很彪的老板娘坐在灶台前剁肉。

    “老板娘,钱放桌上啦,俺们走了哈。”

    “好嘞!”

    送走最后一波客人,木姝烧了一锅热水洗着锅碗瓢盆。天已经慢慢黑下来,官道上的行人也寥寥无几。

    哼着几句不成调的戏曲,木姝结束了一天的忙碌,擦了擦手准备收摊回家。

    “老板,还有吃的吗?”

    身后传来一个混浊的声音,木姝锁门的手微顿,转身笑眯眯的回道“还有酒水和牛肉,客官可要?”

    眼前这人生的高大,胡子拉碴不修边幅。木姝一边打量他,一边在心里琢磨这人赶了多久的路。

    “要,麻烦老板了。”说话间,这人坐在了一旁的桌子边。

    木姝转身进了里屋,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她不过是客套的说上几句,这会儿天都要黑了,谁想生火做饭,她也赶着回家啊。

    开店的总不能赶人吧。

    取出一块今早腌制的酱牛肉,从刀鞘里抽出一把细窄的刀,手腕轻动,牛肉快速被片开,薄厚均匀的落在盘里。抓了一把葱花洒在其上,又淋了一层秘制酱料,拎了一盒热酒给人送出去。

    “客官您的菜来嘞,吃好喝好啊。”木姝走近桌子,给人放下酒菜。

    这人抓起筷子就狼吞虎咽,木姝视线瞟过男人带过来的马车,估计里边有东西,但是与她何干,这样想着,木姝慢悠悠回了里屋。

    在屋里寻找一番,再出来时拿了一盏灯笼,搬了个板凳把灯笼挂在门檐,屋前顿时明亮许多。

    木姝半眯着眼在屋里坐着,她在等那人吃完饭收摊,不过她等了快半个时辰了……

    压下心里想出去掀桌子的想法,木姝抬头看屋顶。不一会儿屋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木姝准备推开门查看。

    “嗖!”一支利箭射进屋内。

    木姝手疾眼快的抓住利箭,心里一个卧槽,开店这么久,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搬了桌子把门抵住,木姝不打算出去了,卧在屋里听动静。

    “砰!”桌子估计断了腿。

    “哐当!”酒壶碎了。

    “咚!”桌椅板凳……

    木姝心里在滴血,开店五年,桌椅板凳用了五年了。踢开桌子,出门。外边的人打的不可开交。“老子的桌椅板凳啊!你们都特么住手!”

    话音刚落,交手的人停了下来,冷冷的看着木姝,剑锋直指,气氛微变。见状木姝忙赔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关门,进屋,挑了一柄顺手的菜刀。

    再度出门,一柄刀便架在她的脖子上,木姝身子微侧,手里的菜刀几个转动放到一人。倚在门口,笑着看向刀剑相交的众人,“赔钱还是赔命?”

    众人立马反应过来,准备先解决这个碍事的人,提着刀就冲木姝砍过去,先前来吃饭的那人得了空子,企图逃跑。木姝看出他的意图,身影几动,瞬间出现在男人面前,单手扣住男人的脖颈,菜刀抵在在男人腰间,笑得轻狂。“客官,您还没给钱呢?”

    男人变了脸色,企图挣扎,吃个饭碰到刺杀,老板娘还是个练家子。几番挣扎下,木姝没了耐心,动动手腕。

    刀尖插进对方的身体,手感和切肉差不多。男人睁大眼睛,不甘心的看着木姝,木姝笑得云淡风轻,男人在面前慢慢倒下去,木姝踢开他,转头看向剩下的人,“单挑还是群架?”

    单挑她一个打全部,群架他们被她打。

    没人理会她,提了刀就奔木姝而来,木姝收了菜刀,捡起地上不知道是谁的佩刀,冲人就砍,至于为什么不用菜刀,毕竟菜刀明天还要切菜。

    “累啊!”解决完这些人,木姝揉揉胳膊。不爽的踢着脚下的尸体,考虑要怎么处理这么多尸体,如果不处理好,她明天估计又会被县太爷喊去“谈心”。

    茶摊被砸的稀巴烂,木姝蹲下身翻看这些人身上的东西,企图找点值钱货抵债。翻了半天就找了一块刻着“燕”令牌,木姝气的把尸体多踹了几脚。

    目光瞟到停在一边的马车,木姝上前掀开车帘,一股子香味直冲脑门,木姝嗅了几口,借着月光,看到了马车里躺着一个人。

    “活的死的?”木姝问。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四周也是静悄悄的,周边好像除了她好像没有活物一般。

    木姝放下帘子,准备收摊回家。还没走出一步,车里传来咳嗽声。

    停下步伐,木姝立马飞奔到屋里,抱了刀具,锅碗瓢盆,一股脑的塞进车里。然后跳上了马车,拿了马鞭驾马回家。

    车帘随着马车晃动,锅碗瓢盆四处乱动,把车内人砸的晕乎乎,漆黑的双眸缓慢睁开,眼神如猎豹一般锐利,片刻无力合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