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骤富人生、李贵孟秋盈潘艳美小说

骤富人生

李贵孟秋盈潘艳美小说

主角:李贵,孟秋盈,潘艳美 标签:独家首发

李贵不贵,孤老头捡的孤儿,自信自评一级搬砖工。他骄傲,职场数年从未失过业。就算失家借住工地。李贵仍奉行生活不易,且行且努力。可意外的暴富,让他脑子有点乱,最难的是他想找一个嫁给爱情的女人,而不是找一个嫁给房子、车子和票子的没魂女人,他能实现吗?

火夫 状态:完结

李贵孟秋盈潘艳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灵前对拜

    夏季的章贝市骄阳似火,高贵芳苑三期工地正忙得热火朝天。

    “李贵,我这边砖没了,快点弄一车过来。”三顺在脚手架上喊道。

    “好嘞,马上就好。”李贵正往独轮小推车上拼命地装砖。

    “李贵,我日你媳妇的,我这边砂浆没有了,还不给我弄一车过来。”二蛋也在那边急吼吼地催道。

    都是按面积算钱的,多劳多得,二蛋刚结婚,为了彩礼欠了高利贷,心急着呢。

    “催你大爷啊,我哪停啦。我没有媳妇,我日你新媳妇还差不多。”李贵也急了,从早上到现在,水都还没有来得及喝一口,就为了多挣俩钱,给爷爷买点好吃的。

    “他那媳妇可不是新媳妇,二手的。别人帮着开过了磨合期的。”三顺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有道是做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可三顺和二蛋有矛盾。

    “是二手的怎么啦,现在光棍那么多,有本事你倒给我整一个啊。”二蛋骄傲地说道。

    “有道是好男不娶活汉妻,以后有得你苦受的。 ”三顺泛酸地说道。

    三顺也确实是娶不起老婆,现在结婚都要“三金、一动不动、万紫千红一点绿、三斤三两”。他家有个药罐子,还娶个毛线啊。

    “你俩再打嘴炮,我就两个都不送了。”李贵怕他俩狗日的打起来。

    三顺和二蛋听到他说这句话,乐了,一起冲着他说道:“你吓唬谁啊?谁不知道,你也缺钱。”

    这招不灵,李贵完败。他是个孤儿,和爷爷肖北山也没有血缘关系,是肖北山从菜市场大樟树下捡来的。

    李贵急吼吼地将一车砖推到了三顺面前,又急吼吼地去掺了砂浆给二蛋送去,忙得象砣螺一样地转。

    “李贵、李贵,你孟叔找你。”包工头冯士祥在远处喊道。

    听说是孟叔找,李贵一扔铁皮独轮车,跑了过去。

    “你个混蛋,干嘛手机都不接。快回家,你爷爷不舒服。”孟家旺没说实话,其实是肖北山不行了。

    “我干活,没带手机。早上爷爷不还是好好的吗?”李贵嘀咕了一句赶快向自己的三手电驴奔去。

    孟家旺一声叹息没啃声,这傻小子哪知道老人那是回光返照啊。

    “冯叔,我先回去了,三顺和二蛋你盯着点,两人别打起来了。”李贵发动电瓶车说道。

    “要你操心,快回去。”冯士祥脸一板地说道。

    “肖老爷子真的捱不过去啦?”冯士祥看李贵走远了,再一次向孟家旺确认。他和孟家旺是以前的街坊。

    “是不行了,就看这小子造化,看能不能送到终。我也走了,看样子是得帮忙。”孟家旺又是一声叹息,他是真的心疼李贵。

    看着孟家旺走了,冯士祥也赶紧去开了车,不管怎么样,这些年李贵在工地上干活最实诚,现在家里有事了,得搭把手。

    一声惊雷炸响,天上乌云密布,几个破天般的闪电噼呖叭啦过后,一场瓢泼大雨倾贫而下。

    肖北山老人面带微笑对李贵说了一句:“要开开心心,过日子。”便闭目而去。

    “爷爷,爷爷......。”李贵的嘶喊再也唤不醒乐观一世的肖北山老人。

    “你爷爷走了,老人的寿衣在哪里,趁身子还没有硬,给老人洗干净换衣服。”孟家旺说完去打水了。

    冯士祥赶紧去叫肖氏族人,一起商量后事。

    李贵满脸鼻涕眼泪地拿出老人早准备好的寿衣。给老人擦身子换衣服。

    这时突然进来三个道士,主动地帮起忙来。肖家老宅里响起的唢呐,是那么的凄婉哀伤。

    在孟家旺和冯士祥的帮助下,叫来了火葬场的灵车,即送即化,因为孟家旺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火葬场归民政局管,这点方便还是能提供的。

    李贵带回骨灰盒后,放在供桌上,肖老太爷走了,寿终正寝,所有爱恨情仇都装在了这个小小的盒子里。

    安好灵牌后,道士们开始做香火。这时,冯士祥接了一个电话,顿时脸色煞白,匆匆离去。

    “一上飨,跪。”身穿道袍的道士一声吆喝,拂尘一扫。

    李贵就得跪下去。

    “起”。道长颂唱几句道家经文。

    李贵就得起来。

    如此起了跪,跪了起。反复了一天一夜,直跪到第二天早上,李贵的两个膝头都跪烂了。

    天也亮了,香火也做完了。李贵坐在老宅的门坎上,发愣,只等道长说的,巳时一到就送爷爷出殡。

    这时,一辆红色丰田家轿缓缓驶进巷子,停在了门口。车上还扎着黑纱贴着白花。仙去的肖北山享寿九十有三,算是喜丧。

    驾驶室下来一个姑娘,只见那姑娘身材修长,得体,气质高雅。一身的黑色职业装,佩戴着一副墨镜,让她的美丽显得有点神秘。

    没想到肖北山一个又瘸又穷的糟老头子,会有这么亮丽体面的年轻女孩来送行。旁边的几个婶子大妈说,会不会是李贵的女朋友。

    二婶不屑地哼出一声:“切,就那小杂种,在工地搬砖,能搬得出媳妇来,没饿死就是他的造化了。爷爷都埋不起,要靠我们来凑份子,也就是我们肖家人菩萨心肠。”

    按规矩,来吊唁的人,都得有人跪接,一般都是儿子、侄子、孙子辈。可是肖老头子是个孤老头,那些堂兄弟的儿孙辈自然就离他远了,所以这个苦差使没人干,还得靠李贵自己。

    昨天肖家人能凑点钱来办这个丧事,还是打的老房子拆迁的主意。

    此时肖家老屋的这些长辈们,正坐在八仙桌旁热火朝天的议事。这肖家老宅马上就要拆迁了,肖北山的两间房屋属于祖产,所以应该肖姓子孙平分。

    直到那漂亮姑娘从车后备箱里拿出纸烛,李贵还没反应过来。这时二婶吼道:“没眼力劲的小杂种,还不快跪接客人。”

    听到二婶的吆喝,李贵本能地吓了一跳。跪了一天一夜,只是皮肉之痛。但当他听到肖家长辈要将房子收回,那才是心如刀割的痛。他这会都痛得麻木了。

    那人带着一股清香,已经来到了李贵的身边。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李贵仰视如山。就算是她戴着墨镜,李贵也知道她是谁,赶紧忍着膝盖的疼痛跪了下去。

    那姑娘有点惊慌失措,她从来没有参加过别人的丧事不懂规矩。

    按规矩是李贵下跪,她将李贵挽起来就是了。

    可当她看到李贵那副惨相,心尖一痛,鼻子一酸,竟稀里糊涂也跪了下来。

    一众大婶愣住了。这两人居然在灵堂门口搞了个夫妻对拜,这也太奇葩了!

  • 第3章 秋盈做主

    李贵僵在那里绝望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孟秋盈咬了咬牙问道:“不就把爷爷送到墓地吗?还有什么程序?”

    “送葬车辆是叔伯们安排的,放置骨灰盒的八仙也是他们安排的,还有什么程序我不知道也不懂啊。”这时李贵已是涕泪交加,不知所措。

    “你们再去找辆车,没有八仙我来安置老爷子。其它程序没有了,只是烧点纸钱,杀只公鸡。”玄元道长也很生气了,他自然明白孟秋盈的意思,不要再依赖这些肖家不肖子孙。

    这时贩鸡的张大叔说,鸡我家有现成的,我打个电话叫儿子送到坟地去就行。卖花圈的范大娘说,纸钱灵屋我那有,我马上叫儿子送到坟地去。

    卖豆腐的郭老板说,那我现在去找送葬的车。

    “车不用找了,我开车来的。”孟秋盈看到那么多人呼应,很是感动。

    “送葬的车,是要找专门的车的,怕有影响。”郭老板赶紧说道。其实他是想说怕晦气的。但想到这样说,对肖老爷子有不尊重的意思,就改了口。

    “就用我的车,肖爷爷最疼我了,他在天之灵只会保佑我的。”孟秋盈硬气地说道。

    玄元道长点点头说道:“没事的,回来的时候车里洒点白酒就行了。”

    “走吧。”孟秋盈挽着失去主张的李贵,捧着肖北山的骨灰盒就往外走。

    “且慢。”一众肖家叔伯挡在了李贵的前面。

    “钱是我们出的,怎么安排是我们的事情。你们想安排?把我们出的钱付了。”这是要用死人来拿捏活人,逼李贵先签了字。他们知道老爷子穷,全靠李贵一人,家里根本就没钱。

    “多少钱?”孟秋盈气愤地说道。

    一个负责记帐的肖家大伯正要开口。

    “一万五千块。”肖家二叔来了个抢答。记帐大伯一脸的尴尬,肖老二往一万二的真实数字上添了三千块。

    “爹,你这是干啥,一切发了丧再说。”这时二叔二婶的儿子肖凡达,带着几个同辈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看到梦中情人和老爸杠上了,赶紧出来劝和。

    “滚一边去。”肖老二吼道。他哪知道儿子的鬼心思?

    孟秋盈鄙视地看了他们父子俩一眼,从包里拿出两刀钱,数了一万五往地上一扔,喊了一声,走了。

    一群送葬的人看得目瞪口呆,这姑娘究竟和李贵是什么关系,犯得着往死里得罪肖家吗?

    肖家有些孙辈要跟着出门送葬,被肖家叔伯们拦住了。

    只有大樟树菜市场的这些三教九流,骑电瓶车的骑电瓶车,开小三轮的开小三轮。组成了一支小规模杂牌军,向荒山野岭前进。

    到了事先做好的生基,道长接过李贵手中的骨灰盒,猛喝一声:“孝孙低头不准看。”

    李贵赶紧跪好勾头。心神已伤,他都不知道孟秋盈也跟着跪在了一旁。

    等道士们封好墓门,玄元道长高呼一声:“肖老太爷修德圆满,成仙来雨,成鬼来风。”

    刹时间,天空中飘过一朵淡淡的乌云,洒下了几滴甘露,一点也不吓人。玄元一干道人却是欣喜若狂,大呼,师叔成仙了,这就是道德的力量。

    送葬完毕,虽然淋了几滴雨,但是听说北山老人因德成仙,众人还是很感动的,都说好人有好报。

    这时轮到李贵感谢众人了。他忍着膝盖的疼痛,俯身长跪,沙哑着嗓子哭喊道:“叔伯大婶阿姨们,大兄弟大姐姐们,我李贵只要活着,感激你们一辈子。你们的大恩大德容我日后再报。”

    一群人唏嘘离去,都说哪里要他报什么恩呀,他要是能活好,也不枉了大家和北山老人的半世交情。大樟树边的菜市场也要拆迁了,大家可不能跟这孩子断了联系。

    玄元道长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李贵,就此别过,如有过不去的坎,到龙宫山紫云观来找我。”说罢带着两个道士,衣袖飘飘沿山而去。

    “走吧。”孟秋盈扶起精疲力竭的李贵。

    李贵一步三回头地看着这新坟。从此再没有了相依为命,从此再没有人等他回来吃青菜豆腐饭。苍天啊,你怎么就一定要我孤苦无依。

    孟秋盈扶着李贵上了车。李贵一上车就瘫倒了。孟秋盈发动车子,她有点不明白,现在对小流氓怎么会有心疼的感觉?是触景生情,还是怜悯心在作怪?

    孟秋盈将李贵送回了他那马上就要消失的家。之所以叫马上消失的家,是因为墙上那个带红圈的,大大的“拆”字。

    拆迁办早就通知了,三天内必须全部搬离。

    肖北山能够在老宅里离世,无论如何,都算是一种难得的福气。

    此时李贵就象被抽空了一样倒在了床上,微眯着眼睛说:“秋盈同学,谢谢你了,我要歇一会儿。你请回吧。”

    孟秋盈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去接了一盆清水帮他擦脸和手。然后又换了一盆水说:“把外面的裤子脱下来,膝盖上要敷药。”

    “秋盈同学,我动不了啦,你走吧。”李贵气若游丝地说道。

    孟秋盈知道,他这两天因为爷爷要上山,一直硬扛着。现在事情办完了,他的精神世界也彻底的坍塌了。

    可是如果现在不敷药,创口粘着脏裤子很容易发炎化脓的。

    就在孟秋盈左右为难之际,李贵头一歪,呼噜打的山响,他太累了。

    孟秋盈咬了咬牙,将他的外裤扒了下来,无意中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赶紧红着脸转了过去。用毯子盖住那敏感地带。

    脱了裤子,她吃惊地发现李贵的膝盖肿得象两个小冬瓜,真亏他怎么还跪得下去。

    孟秋盈帮他用清水洗好膝盖,然后在他家坛坛罐罐中找出敷外伤的草药,帮他涂上去。这是小时候同学们在他家经常干的事情。

    这一神操作让她有一种回到了小时候的感觉。少年时期正是打打闹闹的时候,小伙伴们在哪里摔了跌了,就到李贵家敷点草药,或者用药酒擦一擦。肖老爷子不但不管,有时还指点一番。

    敷好药,孟秋盈便出去了。一是得向老爸复命,另外得去给李贵买点吃的补充能量。

    李贵睡得很沉,但大脑皮层却一直处于活跃的状态,一会儿是重生,一会儿是玄幻,最后竟然来了个穿越,结果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墙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