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暗黑女王:墨少的残妻、柳梓颜墨夜擎墨华庭小说

暗黑女王:墨少的残妻

柳梓颜墨夜擎墨华庭小说

主角:柳梓颜,墨夜擎,墨华庭, 标签:暗黑女王、墨少、残妻

柳梓颜守着薄凉的亲情走进婚姻,爱上优秀的墨夜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当幸福变成幻影,夫妻变为对立,那份欢喜也开始沉寂。为了营救妹妹只身赴险,左手被废在海上沉浮,腹中遗失的骨血染红整个海面,也染红她的双眼。五年后,她带着女儿依依归来,地狱之魂挣开了枷锁,暗黑女王睁开了双眸。

惜辰 状态:连载中

柳梓颜墨夜擎墨华庭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云卷云舒

    初夏,天气微凉,喧闹的校园随着铃声响起,带着青春朝气的学生们陆续往校门口走去。

    “梓颜,梓颜,你等等我......”

    校门口一个穿着淡蓝色运动服的少女,她身材高挑,容貌出众,微带着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很是健康,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正是莫瑶想要追上的柳梓颜,听到有人叫她,回过头,看到来人,杏眸微弯,漾开笑容轻声道:“瑶瑶!”

    莫瑶小跑到她面前站定,因为奔跑而带着喘息声:“你怎么走的那么快呀,今日是周末,子钰他们几个说要去山庄玩两天,怎么样?你也与我们一起去吧!”

    柳梓颜淡笑的摇头,轻启朱唇:“我周末还有家教的工作,不与你们一起了,你们玩的开心点!”

    莫瑶长长的一叹,撇撇嘴无奈道:“梓颜,你现在是个大学生,青春美少女,怎么把自己忙成了陀螺,还刚上大学就打了三份工,你爸爸那么有钱,他还真能短了你的生活费不成?”

    柳梓颜笑容僵住,“他如何与我无关。”

    莫瑶看着她嘴角的苦涩,有些后悔,自己这个好友有多不愿提及自己的父亲,她是知道的,看着梓颜纤瘦的背影,心中闪过一丝心疼,不由暗骂自己触及她的伤心事。

    带着歉意开口:“梓颜,对不起,我......”

    柳梓颜面容已恢复平淡,“没关系,我知道你是好意。”

    两人一同往校外走,莫瑶拉着她的手,认真的开口,“梓颜,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尽管跟我说,别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

    柳梓颜嘴角带着笑意,她知道莫瑶是真心待她,心中动容,开口道:“我知道。”

    “凌菲也忙成陀螺,整天拉她那把破琴,话说,我们三个有多久没一起出去玩了?”

    柳梓颜无奈的摇头轻笑:“她那把琴宝贝的跟什么似得,可别让她听到你说是把破琴。再过几个月就会有考核,她当然没时间与我们一起了。”

    莫瑶耸耸肩,不在意道:“我当她面也这样说,整天对着我一个五音不全的人练琴,真的是场折磨好吗?”

    柳梓颜轻敲莫瑶的头,嗔道:“我看你真的毫无音律感,她的琴音,我觉得娴熟而空灵,纵然我不是专业的,也听得出好与坏,你所说的折磨实在太夸张!”

    莫瑶撇撇嘴,她打小就五音不全,她那个优雅的妈妈想把她培养成安静的淑女,她却随了父亲天生是个粗线条,各种琴棋书画的培养让她崩溃,见她实在不是那块料,她妈妈只好无奈的放弃。

    “我这热情似火的性子,遇到你们两个也着实悲催,一个闷葫芦整天只知道拉琴,一个忙到飞起,啧啧,大好青春就这样被你们耗费了。”

    柳梓颜无奈的摇头,她们三个人住在一个宿舍,凌菲与柳梓颜的性子喜静,面对莫瑶的热情着实让她俩吃不消,慢慢的,就变成了凌菲拉琴,她看书,而莫瑶在一旁打游戏,三个人各做各的,倒也相安无事。

    两人住的地方不同路,于是便挥手话别,柳子颜用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静静的抬头看着天上云卷云舒,心中划过一丝羡慕。

    回去的路上特意绕道菜市场买了菜,租住的小区很是偏僻,打开门,家里异常安静,一般这个时间,她的妈妈林美都是在她的那些牌友家打牌,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没有过多的情绪,关上冰箱,弯身把买来的菜拿出来开始做两个人的晚餐。

    林美爱吃竹笋,但是柳梓颜却不爱吃,两人的口味完全不同,但是为了照顾林美的口味,她买的都是林美爱吃的菜。

    饭菜做好之际,门口传来转动钥匙的声音,梓颜知道自己母亲,抬起头,嘴角带笑,“妈,您回来了!”

    林美四十多岁,但她注重穿衣打扮,身材也依旧匀称,虽没有华丽的服饰,却很会穿衣。容貌姣好,只是细看之下,眼角的皱纹和脸颊露出些许枯黄透露着她不再年轻,暗淡的双眸微带一丝忧郁,能想象年轻时是何等华姿。看到柳梓颜却是一楞,仿佛看到柳梓颜在家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只是这一瞬,梓颜便觉得心中一伤,那抹欣喜便悄然沉寂了下去。

    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她深爱着自己的妈妈。可是,她的妈妈,却好像没有那么爱她!

    林美瞬间面容便恢复正常,语气却带着淡漠,“回来啦!”

  • 第三章 我等你

    电话那头松了口气,继而带笑的声音传来,“我竟不知你接电话该是高兴还是失落,若没有接,我便能很快见到你,现在你接了,我......方便过来吗?”

    其实他知道,不方便,他只是想她,很想。

    柳梓颜垂下眼眸,“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严寒听出她语气的疏离,平日她话不多,却不会这般急着挂他的电话,眉头轻蹙,“梓颜,发生什么事了?”

    柳梓颜沉默,电话那头的严寒听着她浅浅的呼吸,心中的不安持续扩大,却仍是耐心的等待着,半晌,传来她的声音,“我们不合适,趁严家和柳家还不知道,就这样吧。”

    柳家,自是指她父亲那边。

    严寒的心瞬间掉入深渊,柳家和严家不知道,是因为她有顾虑,她说不公开,他便听她的,等着她鼓起勇气的那一天,可现在,他等到的是什么?

    “就这样吧?是什么意思?”声音带着不可置信的责问,声音便冷了几分。

    柳梓颜握紧手机,眼眶微涩,即使隔着电话,也能感觉到他的震怒,心口一软,正要开口,听到门口轻微的走动,心瞬间冰凉。

    “就是你想到的那个意思。”

    “我过来找你!”

    “严寒,我......”

    “难道分手也要在电话里说?我们就这么见不得光吗?”严寒吼道。

    柳梓颜心头一痛,半晌,开口道:“你过来吧,我等你。”

    你过来吧,我等你。

    多幸福的几个字,两人却知道,与幸福无关。

    电话挂断,车子即刻驶离出去,严寒知道柳梓颜的性子,看似柔弱,实则倔强,她既开口说分手,便没有回旋的可能。

    从一开始,他便知道这条路不好走,柳家、严家甚至墨家,都不会支持他们在一起,而世俗和伦理,他们也无法不顾,可他仍然憧憬,希望事情会有转机,他们会有相守的可能。

    可是,他怎么甘心啊,这是他爱了多年的女子,他多少次憧憬,能娶她进门,与她长相厮守,哪怕知道两人要走在一起并不容易,他也从未退缩,眼前的磨难算什么,他是她的骑士,她是他的公主,一定能保护她,不受伤害。

    现在的努力是为了什么?没日没夜的研究、工作,只为了强大自己,能保护她,父母给他介绍名门淑媛,他见都不见就拒绝,他的心里只有她,可她,却要离开......

    柳梓颜起身,拉开门,果然看到林美站在门口,明了的看着她,“他要过来?”

    声音仍然冷漠,柳梓颜一时心里发苦,她突然就想起那次和柳家人吃饭,柳如梦欢快的奔到她妈妈严灵筠跟前,告诉她自己恋爱了,身后的柳如欢紧接的道出是柳如梦同学,严灵筠闻之惊喜,宠溺的点了点柳如梦的额头,笑说女儿长大了,知道动心了。

    后来柳如梦分手,严灵筠心疼女儿,带着她四处购物,而她的父亲柳奕初不问青红皂白,为了给柳如梦出气处处打压那个男孩家里的生意,哪怕明知是刘如梦刁蛮才导致的分手。

    柳梓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些,她与严寒恋爱是偷偷摸摸的,但是林美翻看了她的手机,逼她道出了实情,然后便要求她分手,她知道自己与严寒没有可能,便拖延着,直到现在。

    可是,为什么同样是女儿,她的妈妈,不因她的喜而喜,她的忧而忧,为何只有冷漠?

    “嗯。”

    “见面说清楚也好,去吧,早点回来。”林美说完便转身。

    “妈,我真的很喜欢他。”柳梓颜双手握紧,做最后的挣扎。

    林美顿住回头,皱眉,带着恼怒开口:“你现在分得清什么是喜欢吗?世间男子那么多,为何偏偏与他一起?”

    “世间男子那么多,妈妈为何一生都在等待,明知他的心不在你这里。”

    “啪......”

    柳梓颜捂着脸,眼中带着不可置信,转过头,看到林美眼中明显的恨,“我养你这么多年,你竟这般跟我说话,你怎知你爸爸的心不在我这里?”

    柳梓颜的心闪过尖锐的疼痛,垂下眼眸,放下手,声音带着哽咽,“对不起,妈。”

    林美看着她红肿的左脸,仍是气愤难平,“你以后会明白,我阻止是为了你好,如果你非要不听,我也不拦着你,日后不要后悔。”说罢离开进入房间。

    客厅安静下来,柳梓颜感觉眼眶有些湿润,心中仿若成了一个洞。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