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的妙手青春、陈静雪周小东黄桂芳小说

我的妙手青春

陈静雪周小东黄桂芳小说

主角:陈静雪,周小东,黄桂芳 标签:独家首发

在工厂邂逅了比我大七年的静姐,我不顾家人的反对,跟她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恋爱,她让我走上从医救人的道路,凭着绝世医术,我救下一个又一个危重病人。我的青春,是妙手救人的青春。

道天地将法 状态:连载中

陈静雪周小东黄桂芳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邂逅

    因为家境困难,当年我靠着堂哥的关系,进了一个大型机床厂。

    刚开始,我觉得挺幸运的,终于可以当工人,不用再像我的老爸那样,赤脚背朝天,当一辈子的农民。毕竟那个时候,能当工人已经不错。

    然而当我真正投入到工作,才知道这里的工作环境不是一般的严酷,工作强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我熬了几天,虽然累,可也习惯了,没想过要辞工。 

    或许是因为高强度的劳动,以及孤独内向的性格,让涉世未深的我,对情感方面有着强烈的好奇,每当看到别人谈恋爱,心里总是很羡慕。

    可是,我家里穷,想找个对象真的不容易,也没有哪个邻居愿意给我介绍,生怕别人家大姑娘看到我家房子,就立马转身跑。 

    厂里有一个小山丘,每当下班的时候,就有些青工偷偷爬上山,或者打鸟,或者采集些山货,从而帮补一下生计。

    也有些男女工人,会到这山丘去亲热一下,曾有一对男女工被抓住,厂领导立马开员工大会,狠狠批评教育了一番。

    我这天在上班的时候,由于工件还没送来,因此没活干,闲得发慌,想着走上山去,说不定能遇到个野免子什么的,那今晚就可以给同宿舍的男工们加菜了。

    当我上山不久,我却看到不远处的草丛中,隐约出现一个美丽的女人背影。

    或许是因为我平时太小机会接触女性了,我只想躲起来,认真地欣赏一下这个女人。

    由于她正正的背对着我,让我看不到她的脸,因此我没能认出她是谁。然而从她的装束来看,我估计,她是厂里的某个女领导。 

    这时正是入夏时分,她穿着短袖厂服,把她那白如雪的粉臂暴露在外,在阳光下,她的皮肤显得细腻而光洁,有着让我看过后就深深被吸引住的魔力。

    她正半弯着腰,把她那窈窕的身段展现无遗。跟一般女工不同的是,她没有穿宽大的裤子,却是穿着紧紧的黑色牛仔裤,整个身体的曲线,呈现出大花瓶般的优美。

    就在我暗暗偷看着的时候,我却发现,她竟然要转过身来了,我即时把头低下,生怕被她发现,可我却舍不得离开,想着我正好可以看到她是长什么样子的。

    不过我心里却想着,她有着这样的魔鬼身段,哪怕长得不怎么样,也足可以让厂里的男青工排着队追她了。 

    我在草丛中的一块石头处躲藏着,心想没这么容易被发现的,于是暗暗抬起头来,当我认真地看到这个女人的容貌时,我张开了口,暗暗发出哇的一声。

    可当我认真看清楚,却认出来了,这是厂技术部的副部长陈静雪。

    陈静雪已经二十九岁,长得天姿国色,可以说是整个厂最漂亮的女性了,她刚来厂里不久,就当上技术部副部长,成了男工们只能仰视却不敢追求的对象。可是,却没听别人说她有老公,也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更没有人看见她跟某个男性谈恋爱。 

    算起来,陈静雪比我大七年,可她却是我心里暗恋的对象,我总是幻想着,如果跟陈静雪搭上两句话,然后约她出来,那就够我兴奋好几天的了。因为陈静雪总是一副冰冷的模样,没有哪个男工敢接近她。 

    眼看着我很快就要被陈静雪发现,我不敢再在这草丛中偷看她,于是静悄悄地移动着双腿,最终走到山丘的另一边去。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后,我想再次走到刚才陈静雪驻足的地方,看她是否还在那里。然而当我走近的时候,却发现刚才那个位置已经没有任何人影,可是,我却听到一阵痛苦难受的声音从草丛后传来。我仔细一听,发现这竟然是一把女性的声音。

    我心想,是陈静雪的声音?

    为什么她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我即时想到的是,难道陈静雪受伤了,从而发出这样的声音来,可她却并没有求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草丛上的草长得很高,让我可以很好的隐蔽起来,因此陈静雪是不可能看到我的,而她是厂里的管理人员,我是个普通工人,如果我在这里突然出现在她眼前,或许她会很生气,说不定,第二天我会接到厂里要开除我的通知。

    因此,我并不想让她发现草丛中的我,并且陈静雪对于我来说,是那种可望而不可攀的存在,我实在充满着羞涩,生怕我的突然出现,会惊动她,并且让她感到尴尬。

    只不过,我听到她这样的痛苦声音,又不忍就这样离去。

    最终我露出面来,这一露面,就把陈静雪吓了一跳。

    她立刻对着我望过来,并且叫喊着:“谁?”

    我只好整个人站起身,望着陈静雪。

    风在轻轻吹着,山丘里一片静悄悄,只有虫子不时发出让人颤栗的声音。在林间传来的一阵阵青草气息,让人闻过后,很想再使劲地深呼吸一下。

    陈静雪果然是受了伤,她抱着腿,正坐在一块大石头旁边,虽然她没有流血,可我看到,她正用双手抱着大腿的某个位置,表情痛苦,并且她的衣裤有些脏乱,估计是刚才不小心摔倒了。 

    我对着陈静雪呆呆地说:“陈部长,你是不是受伤了?”

    陈静雪那美丽的大眼睛望着我,她终于认出我来,对我说:“是你啊,周小东,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刚才是你偷看我?”

    我心想,原来陈静雪早就发现了我,我只好害羞地点了点头,接着对陈静雪问:“陈部长,你的腿到底怎么样了?伤得很严重吗?”

    一边说着,我一边往着她走去,走到了她跟前。

    陈静雪这刻点了点头,她对我说:“嗯,是受伤了。刚才踩到一块石头,扭了一下。”

    我看到她走都走不动,估计是伤得不轻,于是对她说:“要不,我走下山去,把厂医叫上来给你看一看。”

    说完后,我就想转身,然而陈静雪却叫住了我:“别,别找厂医。我不想让厂领导知道我私自上山...”

  • 第2章 疗伤

    我看到陈静雪的身边有一个篮子,而这篮子里面竟然是一些青草苗,心想她采集这些青草苗是要干吗?为什么她不想让厂领导知道她偷偷上山来?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陈静雪却已经努力地站起来,企图就这样走下山去,然而她没走出一步,就再次蹲下来,显然她的腿伤并不简单。 

    我爷爷是老中医,他在我小时一直教我中医的知识以及治疗方法,只是我还没有成年的时候,他已经过世,因此我不能继承他的衣钵,在村里当乡医。然而,我现在虽然是工人,却懂得神奇的中医术,在某些时候就会显露出来,让厂里很多人都震惊不已。 

    我蹲在陈静雪的前面,对她说起我爷爷的过去,并且对她说,我可以帮她看看,她的腿伤怎么样,然后找到合适的中药给她止痛,绝对能帮她治好。 

    “真的?你真懂这个?”陈静雪有些惊喜地望着我,可她的眼中又有些怀疑,她接着又对我说:“你不会是拿这样的借口,吃我豆腐吧?”

    我连忙摇着头,这刻我真的为陈静雪的伤势而担忧,只想看清楚她有腿伤有多严重。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哪里痛?可以把你的裤子卷起来,让我看一看吗?”我对陈静雪小声地发出声音,很是尴尬,脸上也感到发烫。

    陈静雪却真把我当成医生一样,她指了指她小腿上最靠近大腿的位置,对我说:“是这里,我刚才踩到一个小石子的时候,碰到旁边的一个大石头,结果腿就弄伤了。”

    一边说着,陈静雪一边把她那牛仔裤的裤脚卷起来,露出粉如莲藕般的小腿,而她所指的那个受伤疼痛位置,正是在她的小腿肚附近。 

    无论陈静雪如何把牛仔裤的裤脚往上掀,由于这牛仔裤太厚,没能掀到小腿的最上部位置。我心里为此而焦急,想着如果我不能看到她那受伤部位,也不能判断她是软组织瘀肿或是骨受伤了。

    “没能看到伤口,没办法啊。”我对陈静雪无奈地说。 

    或许是陈静雪看得出,我真的是诚心要给她诊治,她想了想,突然脸红起来,小声地对我说,她可以把牛仔裤解开,从而让我看她的伤口。

    我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嗯了一声,并且对陈静雪表示,我绝不会对厂里的任何人说。 

    最终,我看到了她小腿肚上,果然有一小片淤青红肿。

    我对陈静雪说,表面并没有出血,但这是内伤,需要对受伤位置按捏,从而散淤。庆幸的是,她的骨头并没有受伤,因此按捏伤患处,再敷些草药,就会没事。 

    陈静雪听到我说得这么专业,她点了点头,对我说:“嗯,如果真的要按,那你就按吧,我相信你,知道你不会借这样的机会,吃我豆腐...”

    这个推拿按摩的治疗方法,是我爷爷教的,我只是直接对陈静雪说出来,心里只是暗暗想着,陈静雪可以感受到,我是真心实意的为她治疗。

    我一边给陈静雪治疗这伤患,也一边可以有这种前所未有的美妙体验,估计厂里所有的青工知道后,都会嫉妒我,毕竟我竟然可以跟陈静雪近在咫尺。

    我给陈静雪的小腿做按摩的时候,尽可以让力度不大不小。这个过程,陈静雪的眉睫微戚,既显得有点痛苦,又似乎很舒服,这让我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后,心里产生着阵阵的刺激,可我却始终保持着平静的神色,生怕她知道我心里有什么不雅的想法。

    完成按摩散淤的这个过程后,我就在这山上面找了一些活血化淤的草药,弄碎后给她敷上,这才帮她把牛仔裤穿好,她的痛楚显然舒缓了很多,毕竟我这技术可是中医爷爷传给我的,一点也没有骗她。 

    陈静雪终于可以站起来了,她对我说:“小东,谢谢你,我现在好多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谢。”我回答着说。此刻,我心里乐滋滋的,禁不住笑起来。看到她的腿伤被我治好,没事了,我有着说不出的成就感,虽然这种小事对一般人来说,也不算什么。

    陈静雪接着说:”真没想到,你还懂得这绝活,你不当医生,真的浪费了你。”

    听到陈静雪这样的说话,我的笑,变成了苦笑。

    我心中一阵怅然。其实我爷爷当年的名气,是相当响的,几乎附近好几条村,甚至镇上甚至县里的老百姓,都会跑到乡下来,找我爷爷治病。而爷爷治愈了不少人的疑难杂症,也让那些人感恩戴德,经常来看望爷爷,并且馈赠他不少的礼物。

    而我到了十六岁的时候,也准备像爷爷那样,当一个救世为怀的好中医,可现实却让我感到无奈,因为村里有卫生站,而我如果想从医,那就得办诊所,还得取得经营许可证,而这些都是我这种家境不可能投入的。

    因此我父母最终让我走上另一条路,跟着我堂哥来到了这家工厂,毕竟,除了这条路之外,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虽然,我知道爷爷当年为了培养我,下了不少苦功,还经常带我上山采药,哪怕是到乡间给人看病,也会带着年少的我。 

    我在爷爷的教导之下,对中医了解得很透彻,并且也在村里经常给人看病,当然这种看病是免费的,毕竟我不是正式的医生,而且我也觉得没必要收取村里人的钱,只要能把他们的病治好,我内心就有着说不出的满足感。

    现在,我给陈静雪治好了她的脚伤,其实我心里也挺快乐的。我也不需要她多感激我,只希望她不要再跑到这山上来,毕竟这山丘中其实挺危险的。想到这里,我就把自己内心想说的一切都说出来。而陈静雪只是掩住嘴,笑了一下。

    我心想,难道她因为我这样说而感到害羞?又或者,她觉得我太关心她,是对她有意思吗?其实,我根本没敢有这样的想法,毕竟我只是一名普通工人,连关心她的资格都没有。她有没有老公,又或者已经有对象,我完全不知道,因此我说这些话,其实是感到难为情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