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上瘾、韩阳宋阳晖严铮小说

上瘾

韩阳宋阳晖严铮小说

主角:韩阳,宋阳晖,严铮 标签:红尘 爱恋 言情

有些人生来悲惨,比如我。可人生是会改变的。我在等,等一日应了红颜祸水这个名头。

千秋岁 状态:连载中

韩阳宋阳晖严铮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那个男人是谁?

    “啪”

    “你个贱人,自从老子娶了你,生意没有蒸蒸日上反而一落千丈。都说旺夫女,你倒好。活脱脱一个败家娘们,丧门星!老子当时怎么脑袋被门夹了娶了你呢?”

    怒急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接着又道:“你个臭婊子,你在这个家没有任何一点贡献,我每天供你吃供你喝,你现在竟然还敢给我带绿帽子?说!那个男人是谁?”

    我跪坐在红木楼梯扶手旁,单手捂着脸颊,眼睛红肿低着头不说话。

    心中不断冷笑,面前的男人是这个家的家主,同样的,也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我叫昭雪,今年刚满十八,却从未与人发生过性事,严铮口中的贡献,无疑是在指自己没有给他生过一男半女,可是这也不能怪我,自从自己跟了他,他从来都没有碰过自己,自己爱的那么卑微,他却视如粪土。

    严铮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垂头不语,心中的怒气更胜,伸手把我从地板上拉起来,怒视着我:“你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我红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以为是挚爱的男人,现今却如此对待自己,心中充满了绝望。既然你根本不相信我,那么......

    缓缓勾起唇瓣,红唇轻起:“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他叫宋阳晖!”

    我怎么可能会出轨?在这个偌大的城市,我谁也不认识,16岁时,差点被我爸强暴。我妈说我是个天生的狐狸精,趁着我爸不注意,就被她卖个人贩子,又几经波折,送到了严铮的手里,我以为我就此能拜托命运的安排,谁知道,一切都是已经安排好的定局。

    严铮听到这个名字,瞬间瞪大了眼睛,一副怒不可揭的样子,抬手对着我又是一巴掌:“你这个贱人!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凭你能勾搭上的人么?”

    宋阳晖是A市商业顶端的人物,就算没有听说过那个明星,也都听说过他,自己一个无依无靠,孑身一人,怎么可能会认识他?自己不过只是在电视上看过他的报道而已,现在用这个陌生男人的名字就把严铮气的半死,我心里反而有一种肆虐的快感。

    我依旧勾着嘴角,没有一丝惧怕的眼神,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严铮,声音平静的说道:“我知道,现在我说了,你有胆子去找他麻烦嘛?”

    “你知道?你知道个屁,宋阳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低贱的女人!”

    说着抬手又给了我一个耳光。

    “贱人!你说你是不是天生来祸害我的?”

    后面男人在骂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连续几个耳光,早就让我的耳朵,产生了短暂性的耳鸣。

    严铮看见我又低下头,眼底的狠意更是明显。

    “好!既然你这么喜欢外面,那我就好好让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说罢,严铮疾步走到我面前,一把扯起我,拽着我的头发离开了严家。

    我知道我自己早该心冷了,不应该在对眼前这个男人,抱有任何一丝希望。

    嫁给他的时候,我才十六,因为年龄不够,没有扯证,现在看来,没扯证也是件好事。两年,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手搭理的,每天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等他回来,却都是奢望。

    今天正式我十八岁的生日,原本以为会有所不同,结果,还特么是一样。

    从我认识严铮开始,我也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发泄对象罢了,只不过,不是欲望的发泄,他从来都不屑于碰我,要么是一顿毒打,要么就是把我关起来。

    车子猛地停了一下,我回过神,看着车外霓虹闪烁,严铮走下车,一把拽住我,把我拖进了一间叫‘霓裳’的夜店。

    我被他拽的一个踉跄,刚走进大门,就和迎面走过来的男人撞到了一起。

    我还没回过神,严铮一把提起我的头发,大手朝我脸上扇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喊道“:贱人,走路不长眼啊!”

    脸上的痛楚迟迟没有传来,我吓得眯上的眼睛又再度睁开,只看见严铮的手正被另一双白皙有力的手死死钳住,上下不得。

    他不就是我刚才撞到的男人吗?这时我才发现他是这样好看的人儿,挺拔的鼻梁,深邃的眼窝,墨色双瞳泛着寒光与严铮对峙着。

    还不待我细看,他戏谑的开口道“:臭小子胆子不小啊,在我面前还敢肆意妄为?”

    严铮使劲摆脱钳制,收回右手,打量了一眼眼前多管闲事之人正满脸坏笑,一时弄不清对方虚实。

    瞧着周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想到自己今天来可是做买卖的,况且这地方也不是他敢随便闹事的,色厉内荏道“:我管教自家老婆,关你屁事,小子别没事找事。”

    说完一把扯住在一旁发愣的我,拖着我往里走去。

    我回头看着这个救我的男人,心里多期盼他能救下我,可我的心一点一点沉入谷底,他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满脸不屑与玩味。我绝望了,人家刚才已出手帮过我了,我又怎么能奢望人家能助我摆脱严铮......

    “贱人!看你给我惹的事!刚出来就勾搭男人!立刻我就让你好好伺候男人!”

    严铮满脸阴沉,我感觉自己的胳膊都快让他捏断了,他丝毫不容我辩解,将我推进一个包间。

    刚走进去,严铮就按着我跪了下去。

    我挣扎了一下,可是严铮死死地按住了我的肩膀。

    严铮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人,讨好的笑了笑:“程总,您看,这是我新给您找的,还是个处!”

    那个被称为程总的人,喝了一口酒,看着我,邪笑着:“抬起头让我看看。”

    我冷哼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

    程总顿时呸了一声,叼着烟走到了我身边,伸手掐住了我的下巴。

    “小野猫,到我这来,要学着什么叫安分!”

    我看着程总,勾起嘴角媚笑了一声:“程总,你看我像是安分的人么?”

    “哈哈,好!我喜欢,留下了!燕子,带她去收拾收拾,讲讲规矩!”

    程总身旁一个穿着暴露的女的站了起来,看着我轻蔑地笑了笑:“走吧!”

    我抬头看向了严铮,严铮正跟在那个叫程总的身边,俯首称臣,脸上虚荣的笑容,更是让我觉得恶心。

  • 第二章 公子哥

    我站起来,跟着那个叫燕子的走了出去。

    燕子走在前面,不屑的冷哼一声:“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你最好放老实一点!”

    燕子把我领进了一间换衣间。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这里上班,都要穿固定的服装,我们这里,每一周,都有主题,这个是这周的主题,你赶紧把衣服换好,然后跟我出去。”

    我看着手里的布料,心地有些发怵,这哪里能叫衣服?

    这根本该遮的地方遮不住,我有些扭捏的换好衣服。

    从换衣间扭捏的走了出来,简单的布料,胸口大敞着女人特有的事业线,低头一片白花花。因为我很少出门,皮肤很少见阳光所以很白。

    近乎透明的布料,映衬着我的肤色竟然透出淡粉的晕。更让人羞愧的是里面还不让人穿内衣,我小心翼翼的,生怕身上这仅有的遮羞布从胸前滑落。

    下身则像是COS一样的底裤,将臀部的形状紧紧的勾勒出来。奇葩的是竟然还有尾巴,不由得让人想入非非,进行一番凌虐。

    燕子上下扫了我一眼,顿时有些不快地道:“没想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有些料。”

    因为燕子的视线,让我微微红了脸。

    她见我这模样,立刻嗤笑一声:“在这里要学会什么叫不要脸!”

    说罢,燕子转身带着我走进了大堂。

    “巧竹,这个新人你带着吧。”说完,燕子趴在那个叫巧竹的人耳旁,说了些什么。

    巧竹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忍着心底的别扭,抬起头,对面坐着一排花枝招展的女人,每个人身上的衣服,跟我的都差不了多少。

    “你今后就跟着巧竹就可以了。”燕子冲着我说完话,转身就离开了大堂。

    巧竹看着我如此拘谨,沉默着脸,只是对我点了点头。

    我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眼前的状况。

    巧竹淡定的坐在吧台前,扫了我一眼,平淡的开口:“多大了?”

    我朝着巧竹走了两步:“十八。”

    周围的几个人,听到我的声音,都朝着我这边看过来,我低着头,不敢直视巧竹的眼睛。

    巧竹反倒像是习以为常一样,轻笑了一声:“你今后就跟着我了,既然入了这行,就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点了点头,虽然不太清楚巧竹口中所说的心理准备是什么,但也模糊知道一点东西。现在虽然脱离了严铮的魔掌,可又进了火坑,我心底泛起一丝苦涩。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忽然店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声,坐在一旁的几个小姐,都像是坐不住了一样,想要出去看个所以然。

    巧竹扫了一眼门口的方向,勾起嘴角:“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还没明白巧竹话里的意思,就见巧竹站起身,脱掉身上的外套,晃着腰肢朝门口走了过去。

    我跟着巧竹,走出了大门口,就看到夜店门口,停了一排豪车。

    巧竹晃着身子走到了其中一辆蓝色跑车面前,弯下腰,看着里面的人,轻笑着:“何少,今天怎么这么有雅兴出来玩啊?”

    蓝色跑车下来一个男人,看样子也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一把抱住巧竹,就亲了上去,过了一会,才放开她:“还不都是因为我老子,憋死我了,今天可以好好玩玩。”

    我站在巧竹后面,刚才的那一幕,看得我满脸通红。

    自己也才18岁,在严铮家的这两年,虽说严铮酒后也会这样,可毕竟在自家家里。但等酒醒了就对我非打即骂,完全不懂怜惜。现在这大庭广众,竟如此肆意亲热,真的也太羞人了点。我见巧竹与她口中的何少如此熟络,又想到今天见到的身边的女人都对男人投怀送抱,自己也要像她们这样嘛?我心底发怵,楞在原地,不知如何动作。

    公子哥又跟巧竹亲热了一会,这才搂着她准备上车。

    刚要上车,巧竹就扫了我一眼,趴在公子哥身旁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人都看向我。

    我不想别人看出我的尴尬,只能硬着头皮,扯起嘴角:“何少。”

    何少轻蔑的扫了我一眼,两个人又不知道说了什么。

    “喂,就你,随便找个人,实在不行就回去吧。”

    何少声音很大,话音还没落,就好些人看向我。

    我脸色一红,四处扫了扫,这里我根本谁都不认识,何少这话是什么意思?

    四周的车灯,全部打在了我身上,我抬手挡住眼前的光线。

    何少轻蔑的嘲笑声,响在我的耳边。

    “长得倒是还有几分姿色。”

    何少的话音刚落,旁边几个人就吹起了口哨,

    我站在那里不知道所措,看了看巧竹,她靠在何少的身上,嘴角一抹微笑,

    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忽然一辆耀紫色的跑车停在了我的身边,我想看清车上的人是谁,却只看见一个头盔。

    “上车。”

    随后一阵嗡鸣而过,几辆跑车从我身边掠过。

    我缓缓退后了两步,不明白他们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车!”

    这次我才听清车上人的声音,

    就在这是,旁边的何少忽然搂着巧竹轻笑着:“怎么?莫不会是怕了?”

    巧竹站在旁边,一身无骨地靠在何少身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脸色有些泛白,不知道是该进还是该退。

    巧竹轻笑:“没事的,跟着我们来吧。”

    像是应征了巧竹的话,我面前的跑车侧门从里面打开了。

    我透过头盔,仿佛看到了对方深邃的眼神,一瞬间,神使鬼差的竟然上了跑车。

    何少见到我的动作,立刻勾起嘴角,搂着巧竹上了车。

    耳边的轰鸣声不断的扩大,好像是默契一样,几辆并排的跑车一瞬间发动,争先恐后的蹿了出去。

    不知不觉我发现已经远离了市区,跟着车速越来越快,我有些慌张的握紧头上的把手,开口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

    “到了。”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理我的时候,他忽然出声,车子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我下了车,发现巧竹和何少也站在不远处。

    我回过神发现周围停着好多重型机车,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我看向身旁的人,发现这是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生,一张娃娃脸看不出来他有多大。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