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极品宗师、徐等闲朱志文孙听雨小说

极品宗师

徐等闲朱志文孙听雨小说

主角:徐等闲,朱志文,孙听雨, 标签:独家首发

一身本领的徐等闲在家里被当成了窝囊废,长辈看不起,爱人给冷眼,现在,他要让世界看到他的力量······

张龙虎 状态:连载中

徐等闲朱志文孙听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哗众取宠

    “蛊?呵呵,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还从没听说过这种东西。老佛爷这就是最近没休息好,所以精力不足,你这是天方夜谭。”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正摇头否定着徐等闲刚刚的话。

    孙家一干人等也都以一种鄙视而且轻蔑的眼神打量着徐等闲这个上门女婿,只觉得这家伙就是在家族里太没有存在感,所以才会说出这种无知而且幼稚的话来,是想引起大家的注意力。

    孙听雨气得面色通红,她也没有想到徐等闲会在这样的场合里说出这样一句哗众取宠的话来。

    徐等闲却是面色平静,说道:“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让我试试。”

    “放屁,你有行医资格证吗?你上过医学院吗?老佛爷是我们孙家的栋梁,让你乱来,老佛爷有个三长两短,你这个废物赔得起吗?”孙家长房一脉的孙云东冷笑着呵斥道,脸上神色阴鸷。

    然后,孙家的人也都跟着附和了起来,指责起徐等闲来。

    “徐等闲,我知道你跟听雨结婚之后在家族里没多少存在感,但也不能用这种方法来刷存在感吧?”

    “蛊术这种东西只是传说而已,再说了,老佛爷的一日三餐都由我们照看着,谁有机会给她下蛊!我看你就是不懂装懂,哗众取宠。”

    “孙听雨,还不带着你的老公滚出去!是嫌我们孙家不够乱,是怕老佛爷不被气死吗?”

    徐等闲还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已经被孙听雨一把拽住,直接扯出了房间去。

    孙听雨指着徐等闲的鼻子,眼圈通红,怒道:“够了!我今天带你来看奶奶,不是让你做这种哗众取宠的事情的。”

    徐等闲张了张嘴,然后苦笑道:“奶奶真的是被人下了蛊,你信我……”

    “信你?我信你就有鬼了!我知道你这两年在孙家过得憋屈,但这就是你胡言乱语,刷存在感的理由?你真是让我越来越失望了!三年时间也快到了,到时候我们就离婚,从此各走各的路。”孙听雨怒吼着说道。

    跟徐等闲结婚,她已经承受了足够多的流言蜚语和嘲笑白眼,但她都忍了下来。今天徐等闲这等哗众取宠的表现,让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徐等闲看着眼前这个相处了两年的妻子,看着她的楚楚容颜,以及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终于还是把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两人的婚约源自于孙家的老爷子,孙老爷子当初不顾一切,力排众议把徐等闲给引入了孙家,并且与孙听雨结婚,在那之后不久,老爷子撒手人寰。而孙听雨,也不得不遵循爷爷的遗愿,与徐等闲以夫妻之名过日子,完成这个让人觉得很滑稽的三年之约。

    三年,两人结婚必须满三年。三年之后,他们想分开还是想继续这样下去,都随他们的意愿。

    只不过,强扭的瓜不甜,更何况,徐等闲这两年的表现,实在是难入孙听雨的法眼。他在孙家没有什么地位,身上也没什么工作,无有一技之长,可以说是游手好闲度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让孙听雨乃至孙家的一众人等满意?

    看着愤怒得如同母狮一般的孙听雨,徐等闲有些微微的心疼,他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今天的事,是我错了。”

    孙听雨听了这话之后,情绪才稍微平复了一些,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道:“知错就好,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无论如何,我们把这最后的一年平静过完,可以吗?”

    徐等闲点了点头,心中诸多无奈也没地方可说,他对孙听雨有极深的好感,只是,孙听雨并不喜欢他,甚至还厌恶他。

    做生意?

    从政?

    公司入职?

    这些徐等闲都有想过,不过最后他还是否决了自己的这类想法。师父告诉他,修行要顺心意,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也同样是顺心意。他无法违背自己的本心,不可能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孙听雨怕徐等闲再来一次这样的事情,就放平了自己的情绪劝道:“我知道你想改变大家对你的看法,但你不能用这种不切实际,而且哗众取宠的手段来博取大家的眼球。你这样做,只会让大家更加的厌恶你……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希望你也为我考虑考虑,虽然我们之间有名无实,但毕竟你是我的丈夫,你这么做,我也是很丢脸的。”

    “我知道。”徐等闲闷声答应着,“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孙听雨目送着他离开,然后又转身回到了别墅当中,她现在很关心老佛爷的身体状况。

    孙云东正好从老佛爷的房间里出来,看到孙听雨之后,顿时露出一脸的冷笑来,说道:“听雨,以后管好你那废物老公,别让他在这种场合乱说话,不然丢脸的可是我们孙家!刚才那位医生可是咱们南天省的权威专家,你觉得你的废物老公能跟他比吗?”

    孙听雨张了张嘴,脸色微微发红,徐等闲刚才做的事情,的确是很丢脸……

    “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的,不用你管!”孙听雨轻哼了一声,说道,她与孙云东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

    孙云东轻蔑道:“我这是为了我们孙家的声誉着想,那家伙不管怎么样可是入赘到我们孙家来了,他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我们孙家的名声!你要是不管好他的话,我不介意帮你教育教育他。”

    孙听雨直接一把将他推开,从他身边大步走了过去,显然是不想再与他有过多的纠缠。

    孙云东盯着孙听雨的背影看了半晌,面色不善,最后还是把火气给压下去了,冷笑道:“你现在嚣张,等过一阵子我看你怎么嚣张得下去!就算你跟你那废物老公有名无实,到时候离了,也是二婚,不值钱的破鞋。”

    孙云东看到徐等闲也回来了,不由一愣,道:“你回来干什么?!”

    “刚刚是我做错了,我想回来再看看奶奶的情况。”徐等闲平静道,直接进了房间里去。

    孙云东也没拦着他,这样最好,他进去要是再犯傻搞出点哗众取宠的事情来,大家又有乐子了,孙听雨也更丢脸。

    孙听雨见徐等闲回来,不由一怔,低声问道:“你回来干什么?”

    “我想了想,奶奶的事情还没有个结果,我就这么走了,不是很好。”徐等闲轻声道。

    孙听雨点了点头,觉得这家伙多少还算是懂一点人情世故,没那么愚蠢。

    医生正用一根银针轻轻刺着老佛爷的人中穴,躺在床上的老佛爷却没有半点动静,只是眉头会时不时轻蹙,时不时舒展,但并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哟,说老佛爷中蛊的医学大师回来了啊,还是准备给老佛爷看病?”旁边,孙云东的老婆嘲讽了一句。

    孙听雨和徐等闲都没有搭理她。

    徐等闲的眼睛很亮,当中有一些奇异的光芒在流转着,他心中想着师父逼着自己背下来的《本草纲目》,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

    他很明确,老佛爷就是被人下蛊了,只不过,这种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太过匪夷所思了一点。而且,蛊术这种神秘的东西到了现代,多多少少有些失传,虽然还有传说存在着,但大家也都只不过是觉得那是一些野史传说而已,没人会当真。

    这个时候,徐等闲的手指悄悄掐了个法诀……

  • 第2章 打抱不平

    灵气这种东西是着实存在的,只不过普通人无法察觉。

    不然的话,为什么达官贵人都喜欢找风水大师寻龙点穴,居住在风水好的地方?

    风水好的地方即有灵气,灵气可养人,可改变人的气运。

    此刻,徐等闲的右手食指的指尖就有一道外人无法看见的白气缓缓探出,而后落到了医生手中的银针上去。

    那银针轻轻颤动了一下,老佛爷居然在这个时候缓缓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赵医生果然不愧医学大师,竟然将老佛爷给唤醒了!”

    “赵医生无愧为医学大家,真是太感谢你了。”

    老佛爷这一醒来,孙家的人都激动了,七嘴八舌夸起了赵医生来。而赵医生则是微微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解释着他只不过是刺激起老佛爷体内的生机而已,并嘱咐孙家人最近要让老佛爷注意休息,饮食也要搭配好,不能一味清淡,也要服用一些营养价值高的肉类食物。

    孙听雨这个时候又不满地瞪了徐等闲一眼,既然老佛爷被赵医生给弄醒了,那显然就不是像徐等闲说的中蛊了。

    徐等闲收回了灵气,只是苦笑,没有说话。

    老佛爷醒来之后感谢了赵医生两句,然后赵医生就戏谑地说道:“老夫人,刚才还有人说你是中蛊了呢。”

    老佛爷听后,脸色立刻变得不愉快起来,当知道这话是徐等闲说出来的之后,老佛爷直接冷着脸呵斥道:“给我滚出去!”

    她也不喜欢徐等闲,若非是老伴在弥留之际一直执着着让孙听雨嫁给徐等闲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直到现在,她都不明白,精明了一辈子的老伴怎么会给孙听雨找这么无用窝囊的一个丈夫。

    徐等闲看了老佛爷一眼,没有说话,然后又看了孙听雨一眼,见她也是面色尴尬,不由叹了口气,默默转身离开。

    孙家的人都是满脸戏谑,看着这一幕,觉得很是滑稽,他们很乐意看到孙听雨的丑事,谁让她是最得老佛爷和老爷子疼爱的人呢?

    孙听雨将徐等闲落寞的背影全部看在眼里,在这一刻,竟然有些心酸。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两人已经结婚两年,虽然关系从未改善过,但在这个时候看到一家人都在针对徐等闲一个人,还是让她感觉到有些不好受。

    把徐等闲这个大家眼中的外人赶走之后,孙家人就七嘴八舌问候起了老佛爷来,一个个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老人家看一样。

    茫然走在大街上的徐等闲的心头如他的步伐一般,也是茫然的。

    三年时间就要到了,如果跟孙听雨的姻缘最后还是以失败收场,那自己又该怎么办呢?是回到燕京的家里去,还是回到那深山老林中的小小道观去?或者是改变一下生活,在这茫茫尘世当中找一个安定的工作,尝试尝试普通人的酸甜苦辣?

    在徐等闲走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听到一阵剧烈的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一辆红色的敞篷奔驰轿跑忽然一个急刹,在一个年轻男子身前停住了。

    这个男子吓得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脸色发白,他差一点就被撞死了!

    “你他妈的没长眼啊?!”坐在驾驶座里的是个年轻人,他直接破口大骂,看着地上那人的眼神非常不善。

    “这是个想碰瓷的傻b吧?刚才直接撞死他拉倒!”坐在副驾驶的是一个穿着打扮都是名牌的漂亮女人,只不过脸上的妆比较重。

    徐等闲看了两人一眼,皱了皱眉,然后往前走来。

    地上那人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经历了刚刚这惊魂一幕,而且眼前这人又开的是豪车,他不敢招惹。

    “嘿,老子跟你说话,你居然敢不搭理!”那年轻人怒了,直接推开车门就下来了,正好拦在了徐等闲的面前。

    徐等闲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地看了这个开车的年轻人一眼,冷冷道:“滚开!”

    坐在副驾驶的妞显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而且也喜欢自己的男朋友这么耍威风的模样,不由叫了起来,道:“天哥,这个家伙好嚣张啊!应该是个碰瓷团伙吧?”

    黄天立刻转过身上下打量起徐等闲来,只觉得这家伙一身的大路货,没什么特别的,而且看上去软趴趴的,很好欺负的样子,再被自己女朋友这话一激,胆气一下就冲到脑门上来了。

    “你他妈的今天是要多管闲事了?!杂种!”黄天冷声道着。

    “你有病吧?差点撞到人,不道歉还这么嚣张?”徐等闲的脸色越来越冷了,他现在正烦躁着呢,再被人这样挑衅,一股火气让他平素四平八稳的心境竟然有些动摇了。

    他很想直接一下就把这个家伙给拍死,但他还是忍了,师父告诉过他,术高莫用,有些时候,还是要将剑锋藏于鞘中的。

    黄天破口大骂了起来,口水星子都要飞到徐等闲的脸上来了。

    徐等闲一把将黄天推开,然后走到轿跑的前边来,猛然将右腿一抬,而后狠狠下劈,砰的一声就劈在了引擎盖上!

    “轰!”

    一声巨响,整个引擎盖都被他这一脚给劈得破裂开来,出现了一个大洞,里面的发动机竟然也被这一脚震得七零八落,上面的一些连线和零件四散开来。

    坐在车里的女人立刻感觉到整辆车几乎都从地面上跳起来了一样,吓得她面色煞白。

    徐等闲收回了自己的腿来,转头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黄天,冷笑一声,拉起坐在地上的人,转身就走。

    他刚才是真想一巴掌就呼到这个家伙的脸上去,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不过今天的火气实在是太大,这一脚下去,算是把这股邪火全部给发泄出来了。

    直到徐等闲走远了,黄天才回过神来,然后痛苦道:“我的车啊!!!”

    车里的女人也是心惊肉跳了好一阵,想想刚才那让这辆车都报废的一脚,如果踢在人的身上,那会是什么样的状况?

    这辆奔驰花了他两百多万,但现在,却被徐等闲一脚整得报废了,他不心疼才怪了。

    “小子,我记住你了,你死定了!别让我找着你,不然我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黄天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也不是没脑子的蠢货,刚才徐等闲那一脚已经展现出了他的实力来,他身上虽然有点腱子肉,但这个时候上去找徐等闲单挑,那肯定是个被打得连老妈都认不出来的结局。所以,黄天这个时候也只能忍了,等回头纠集了人手,再找这个愣头青来报仇。

    徐等闲一脚报废了人家一辆车之后,整个人的心情就舒畅多了。

    “破坏,果然是人类的本性。”徐等闲发现自己的心态变化之后,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啊,大哥,我叫李煜,谢谢你帮我。”这个被徐等闲拉着走了好远的年轻男子这会儿才回魂过来,心有余悸地说道。

    “没事,这种打抱不平的事情,人人有责。”徐等闲龇牙一笑,拍了拍李煜的肩膀,转身走开了。

    李煜想追上去要恩人的电话号码,但才刚刚转了个街角,人就不见了,这让他不由一呆,这人怎么来无影去无踪的?神仙啊?

    他觉得自己这样冲动似乎做得很不对,但是,这样做却让他心里很舒服。

    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他也懒得去想。

    徐等闲没有回家,他就在外面闲逛,这也是他的一种修行方式。

    他没事就喜欢到处散步,也不坐车,整个南港市,几乎都遍布了他的脚印。这两年来,偌大一个南港,几乎被他逛了个干净。

    时间已经渐晚了,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孙听雨打来的,孙听雨让他到酒吧里来接她回家。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