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相逢不过三两顾、林南星顾景羽苏钧晔小说

相逢不过三两顾

林南星顾景羽苏钧晔小说

主角:林南星,顾景羽,苏钧晔, 标签:独家首发

经纪人:林南星向来吃软不吃硬,现在是你发挥自己小奶狗特质的时候了!顾景羽:我不想当小奶狗。经纪人:那也可以是小狼狗。顾景羽:请问我就不能当个人吗!顾景羽:姐姐,我是不是要扎十三针就能好啊?林南星:那是治死人的,你用不上。顾景羽:……小顾:我滑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然后向姐姐说我喜欢你了。然后,他刚一迈步,突然摔倒了……中医传人小姐姐遇上天才花滑运动员,相逢不过三两顾,心动已逾十万林。

阳钊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相逢不过三两顾

林南星顾景羽苏钧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心弦几弹只为谁

    林南星坐在酒店房间的商务桌前,认真的写着什么,突然她笔尖一顿,把刚才写的几句话划掉,还觉得不满意,索性撕掉这张便签扔进垃圾桶,重新来过。

    窗外是一片纯白的世界,在素有“日本屋脊”之称的长野县,2月的雪仿佛巨大的白色棉被,厚厚地把整个城市包裹起来。金色阳光毫无保留的直接洒下来,刺得人眼睛睁不开,却意外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跟着博导徐国勋教授,来参加泛亚洲地区中医研讨会的林南星,本来应该尽情享受这会后的闲暇时光,然而此时的她已经顾不上从酒店高层的落地大玻璃窗欣赏窗外的美景了。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林南星作为徐教授的得意门生,去年协同徐教授在世界SCI级的医学期刊上,发表过关于当代临床中医针灸学的研究论文。本来就被誉为中医研究院一姐的她,更是被徐教授宠成“掌上明珠”。当然,如果每天被一个喋喋不休的老头撩拨你的神经,试探你的底线,直到那条名为“理智”的神经时常处于绷断边缘也叫宠爱的话,林南星只能承认自己和广大医学研究院学子们对宠爱的定义理解有偏差。

    所以新年假期的这几天,没了一个人在耳边念叨,林南星幸福的甚至有点不习惯。

    大年初五,小姨带着表弟来拜年,正是人烦狗厌十一岁年纪的表弟齐彰,无时无刻都在制造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噪音,让林南星在某个瞬间突然想到那个精神矍铄的小老头,但她迅速的把这个老头从自己脑海中赶走,告诉自己好好享受假期短暂的安宁。然而下一秒,看见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提醒,林南星简直有抚额长叹的冲动,果然墨菲定律诚不欺我!你越不想来什么,偏偏来什么。林南星先喝了一口水润润喉,才不疾不徐的把电话接起来。徐老那富有活力的声音顺着听筒传过来。

    “小林啊,假期愉快吗?”

    林南星站起身,走到窗边,换了一只手接听。

    “劳您费心,愉快的很,要是您今天不给我电话的话就更愉快了。”

    “你这样说我可要伤心了……”那边徐教授开始絮絮叨叨。

    正说着,齐彰鬼鬼祟祟凑过来,林南星头也不回,精准而迅速的抬起一只手,抵住表弟的头,不让他偷听。

    表弟齐彰一边扭着那颗硕大的头,想要从林南星的魔掌底下逃离,一边做着口型:“男朋友?是不是男朋友?”

    林南星佯装拍了他脑袋一下:“胡说什么呢?!”

    对面的徐老:“嗯?”

    林南星赶快解释:“别误会,不是说您老,是我表弟在旁边捣乱呢。”

    表弟却乘机逃脱,一溜烟跑开了。

    手机里徐老还在继续:“你表弟比你活泼多了。

    “您今天要是来讨论我活不活泼的论题的话,我挂了。”

    “哎哎哎,别挂别挂,这孩子性子怎么这么急呢?”

    林南星对这个评价不置一词,等着徐教授的下文。其他人要是听见林南星这么和徐老说话,可能要惊掉下巴。林南星自己也想不明白,明明自己高冷中带着一丝温和,温和中挟着一点矜持的人设一直深入广大研究院学子的人心,在他这儿就是行不通,总能把自己逼得跳脚。林南星从最初的冷漠应对,到后来的各种互怼,已经摸索出一条和徐魔头相处的法则。

    “是这样的,小林呀,我年前和你提过一句的那个中医研讨会你还记得吗?”

    林南星在脑海里搜索一阵,印象中自己在做解剖实验的时候,有个不停找自己聊天的老头,在无数的废话中提过一嘴。

    “泛亚洲地区中医研讨会?”这次大会林南星知道,亚太地区中医最高水平交流会,向来是业内最新病例,最前沿中医理论和临床技术以及中西医结合等技术的交流之地,与会大佬云集,不乏国际医学大奖获得者。

    “对,对,”徐教授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你和我一起去吧,我好不容易给你争取的名额呢!”语气中满满透出“快夸我,快夸我呀”的潜在表达。

    “我记得之前就给您回复了,您老自己去吧。”让她和这个唐僧去异国他乡一周,还不如现在就给自己两针,自封翳风穴,把听觉封锁住好了。

    年前,徐老先是提了几句这个事情,得知林南星并不太想去之后,就在实验室的各种位置对林南星进行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洗脑:

    什么“你忍心看我一个糟老头子一个人远渡重洋,飘零海外吗?”

    林南星一边摆弄手里的小白鼠,眼也不抬的回他:“您老是去开会的,说的好像去卖身似的。”

    什么“大家都在欢度佳节,阖家团圆,就我孤身一人去小岛,还啥也听不懂”

    “那您就拉上我?也让我不好好过年?”

    还有“好歹你也是二作啊,难道不应该去和中医从业者们沟通沟通啊?”

    林南星索性不理他,手下一使劲,可怜的小白鼠发出一声惨叫,惹得旁边的徐老瑟缩一抖,这女学生忒可怕了。

    这边厢,徐教授恨不得顺着电话线爬过来摇醒自己这个女学生,他用陡然拔高的声调扯回了林南星的思绪。

    “哎,你这丫头,不知道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承蒙您厚爱,要不给别人这个机会?”

    “哼!我就你这么一个关门弟子,给谁啊,肥水不流外人田!”

    林南星止不住低笑出声,却又故作严肃起来。

    “徐老,您这可不行啊,医学发展是需要人类具有共享和博爱精神的。”

    “行了,你还给我上起思想政治课了,这次长野研讨会,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林南星陡然一怔,一个熟悉的字眼的突然出现,让她的心弦颤了那么一下:“您说这次在哪儿开?”

    “长野,日本长野县!”徐老中气十足的回答道。

    哦,长野啊,好像曾经有人在耳边说过这个地名:“长野可美了,厚厚的雪堆在山上,松松软软的,和棉花糖一样,简直就是棉花山,星星,你想不想去啊?……”棉花糖一样的雪还有棉花山是什么样的呢?林南星想,却想不出个所以然。

    “喂,喂?”徐教授急躁了。

    “在呢……”林南星下颌紧绷,就像她此刻紧绷的内心,长长的沉默之后,仿佛从喉底挤出的两个字“我去。”

  • 第2章 大梦初醒人彷徨

    大学城附近的老小区,青湾家园,这是徐教授和妻子生活三十年的家。

    徐教授的妻子叫李芸蕴,发丝中隐约可见的斑驳,是最近忙的来不及染色的白发。但是却收拾的整整齐齐,一股别样的气质让她近在60岁的年级,看起来格外优雅。额间一颗菩萨痣,显的她更加慈眉善目,她是有名的妇产科医生,几十年来经她接生的孩子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她一边端菜上桌一边扭头喊:“吃饭了,国勋,别愣神儿了。”

    坐在沙发上,被突然挂断的电话弄愣住的徐教授,不知道自己的爱徒这次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了。

    “哎,来了。”徐教授说完站起身,去厨房给自己和妻子各盛了一碗饭。

    坐下吃饭的徐师母关切的问:“怎么样,她去不去?”

    徐教授吞下自己最爱吃的四喜丸子,疑惑道:“本来怎么也不松口,后面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徐师母好奇,“按她那性子,怎么又突然答应了呢?”

    徐教授也弄不明白,“她那性格,简直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认死理。这次却突然改了主意,师出反常必有妖。”说完还自己确认般的点点头。

    徐师母好笑的看了徐教授一眼,“骂的凶的是你,宠着的也是你,明明年纪最小,硬是被你宠的,人家给她取个诨号叫研究院一姐你知道不,说你什么都先紧着她呢!”

    徐教授眉头一皱,“尽胡来!什么一姐二姐的。”

    徐母更笑开了:“你知不知道你倔了一辈子,现在有个更倔的治你,简直大快人心,你面对你这学生的时候,幼稚得不行。”

    徐教授听到此,慢慢收起了自己轻松的面孔:“哎,这孩子,刚来的时候顶着天才的名头进来的,又是我的关门弟子,不说骄傲的话,至少应该有点自得吧。结果她呢,不爱说话,独来独往,我本以为她是内向,其实是把自己封闭起来了。你说,做医生怎么能这样呢?这两年我和她插科打诨,她才慢慢好点……”

    夜渐渐深了,小区里的路灯发出温柔的晕黄的光,南方湿气重重的夜,连光都带着那么点湿漉漉。微风吹动,说不上名儿来的树在微光下影影绰绰,不知藏身何处的野猫在寒冷的冬夜里发出凄厉的叫。

    接完电话回到沙发上,林南星继续看电视。刚才还看的津津有味的明星整蛊综艺节目怎么突然索然无味起来,让人丑态百出就是搞笑吗?无聊。

    林南星止不住的神游天外,刚才那通电话,自己究竟是怎么答应的呢?

    已经做过的决定再去更改,已经是很久都没有过的事了。

    和那个人有关的片段已经多久没有出现过了?

    他那时候说了什么?

    你想不想去啊,想不想去,想不想……

    要是能像用中医里针封大穴来封住出血一般,将自己脑海中长久以来剔除不掉的部分封住就好了。

    大脑的思绪不受自己控制,一直纷杂上浮的念头让林南星头痛。直到晚间吃饭时,林南星都没找回自己的精气神。却还得应付小姨的旁敲侧击。原来齐彰见林南星不让他听电话,便以为她在和男友通话,十几岁的孩子,总是对男女朋友格外敏感和兴奋,也怀着几丝恶作剧的心理,冲进厨房告诉母亲和小姨自己有了男朋友。但他殊不知男朋友对这个家多么敏感,几乎是一年来从不在这个空间出现的字眼。

    跨过年已经在吃27岁的饭的林南星,在这个18线小县城里,已经算的上是老姑娘了。更何况还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女博士。

    去年林妈妈已经在相亲市场上搜罗一圈,可是林南星的毫不配合,甚至软硬不吃更是让林妈妈越发不满,以至于最后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

    吵累的两人之后有默契的双双不再提这个话题,今天却被齐彰再一次掀开。

    林南星实在没有力气演戏,只淡淡道:“没有男朋友,是导师,今天打过来有点事儿。”

    小姨一巴掌打在齐彰背上,“叫你造谣,吃完快滚回去写作业……”

    “哎,疼!!”

    吃过饭,齐彰和小姨都回家了,热闹了一天的家里安静下来。电视里放着春节七天乐,但是在座的两个人都没心思看,权只当了个背景音。

    林妈妈摊开巨大的花开富贵十字绣,一针一针,似乎总也没个头,偶尔抬头看看电视里说些什么。林爸爸正在洗澡,隐约从厕所里传来水流声。林南星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查看着历届研讨会的资料。

    林妈妈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林南星的阅读。

    “星儿,今天一提那事儿你脸就挂着,你不小了啊。” 

    “妈,你不用提醒我又老了一岁。”

    林妈妈放下手中的针,“不是提醒你老了一岁,是让你……”

    恰在此时,林爸爸出来了,“星星,我洗好了,你去”

    林南星站起来,“打住,妈,我去洗澡了。”说着去卧室收拾洗澡的内衣。

    “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人呢?”林妈妈在背后发问。

    林南星背影一顿,心里泛起绵绵密密的麻感,但是她却笑开了:“谁?他都那年的事儿了?”之后径直进了卧室。再出来的时候,林南星手里抱着内衣和睡衣,用一个可爱的小黄鸭的发带把头发高高的束起。

    路过客厅,她停顿了下,对又开始十字绣的林妈妈说:“对了妈,今天徐教授不是打电话来嘛,让我陪他去日本参加一个研讨会,我可能要提前几天走。”

    “哎,你这孩子,怎么才说,去几天啥时候走……”

    晚上躺在床上的林南星却睡得极其不安稳。

    她耳边不停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雪可美了,你想不想去?想不想……”

    似乎她不回答就会一直问下去。

    她知道自己是极想的,却怎么也回答不出。

    她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想要使劲透过白茫茫的光去看他的五官,却毫无所得。

    这个声音一遍遍回荡,仿佛有无数回音,她被诱惑着,将手递给他。

    下一瞬间,却突然到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山上,枯零的树已经没有了叶子,树干立在深深的雪中,在澄澈的蓝天下显得清逸又沧桑。

    林南星低下身去,想要捧起一团雪,看看究竟有没有棉花糖的味道。

    就在她要尝到雪的味道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惊恐的叫喊:“星星”!!

    她回过头去,却看见雪失了控般,汹涌而至,扑头盖面淹没自己。

    她一下子惊醒了。

    林南星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重重的喘气。在厚厚的被子中几乎出了一身的薄汗,自己的手指还无意识的抓着床单。

    意识渐渐恢复,她却感觉嗓子眼冒火。她胡乱的抓过床边的那杯凉水,咕嘟不停地灌了下去。然而刚刚那个梦,醒来前一秒还清晰无比的梦,似乎随着意识的恢复成反比般的褪色。仿佛落水的石子再也看不见踪迹,只有一圈圈的波纹,却也渐渐消散,直至消失。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相逢不过三两顾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