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逆天皇后、杜芷然安均以宋元贾怡然小说

逆天皇后

杜芷然安均以宋元贾怡然小说

主角:杜芷然,安均以,宋元,贾怡然 标签:轻松、皇后、宫廷、穿越、快穿、

前一世,她低如尘埃,竟落得个跟狗抢吃食的下场。被凌虐致死后!再一世,她竟穿越重生!皇宴上,她一画夺魁,名动天下,就此拧转自己悲惨的命运!前尘往事如何梦能梦过无痕,蚀骨的伤痛只能用鲜血来灌溉,这一世,她化身修罗,携带复仇的使命逆袭归来!

浮生绘 状态:连载中

杜芷然安均以宋元贾怡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狼狗

    “姐姐今日可真是狼狈的狠了呢。”一身盛装的杜子茜得意的立在一旁,笑的开怀。

    杜芷然双唇紧闭,趴在地上艰难的往前面爬去。

    亲妹妹杜子茜将她关在这里万般凌虐,她已经七天没有进食,只是喝了水。

    虽然饭菜散发着酸臭的味道,在她眼中却宛若美味佳肴,她直直地盯着碗中的那块肥肉,泛红的双眼在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窝中空洞得诡异。

    “汪......汪......”

    杜芷然猛地侧头,离她一米之遥的地方,一条面目凶狠的狼狗冲她发出嚎叫,那碗饭食是它的。

    杜芷然心中一惊,她猛地一扑,朝着那碗饭抓过去。

    与此同时,一声凶恶的嚎叫在她耳边响起,那条狗早就把她当做敌人,趁着她动身的刹那,袭向她的大腿,上下颚用力咬合。

    只听一阵牙酸骨碎的声音,杜芷然抓住了那碗饭,她的双唇紧紧咬合在一处,痛苦的闷哼在喉咙中打转。

    那狗竟是生生的咬碎了她的骨头。疼!刺骨的疼!

    她猛地扒了口饭菜,双眼燃气希望,她的身上似乎又有了力量,左腿猛地蹬向那条狗。

    “呜......”狼狗吃痛发出呜咽,双眸却是紧紧的盯住了杜芷然,作蓄势待发状,它彻底的怒了。

    鲜血顺着洞开的窟窿汩汩的流出来,杜芷然摸了摸满腿血自,五脏六腑疯狂相互压榨的饥饿感令她顾不上痛叫,只是用双手不停的将饭菜塞进嘴中。

    “小狼,上啊。”杜子茜拍拍手,面带笑意,“咬死她!咬死她今晚我给你加餐。”

    狼狗似是听懂了,再次发出低沉的吼叫,一道亮光划过,它已经凌空扑向杜芷然,这一次,它的牙齿对准了杜芷然的喉咙。

    杜芷然猛地侧身一闪,脚下一软滚在地上。狼狗趁机又扑了上来,猛地一口狠狠咬在了她的小腹上!

    鲜血肆意,她痛的一阵窒息,感觉骨头在一寸寸裂开。

    杜芷然的眼中发了狠,她猛地敲破饭碗,尖锐的瓷片在狼狗的脖颈划出一道血痕。

    狼狗嗷呜一声,杜芷然趁机将碎片死死地朝它脖颈里按去,狼狗双爪上的倒钩深深刺入她的身体,她闷哼出声。

    终于那条狗倒在血泊中,杜芷然手下一松,全身的力气仿佛在瞬间被抽去。她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感觉生命在一点一点流失。

    杜子茜挑了挑眉走到杜芷然面前,猛地一脚踩在了杜芷然的脸上狠狠践踏:“姐姐可当真是厉害,这样都死不了?倒是难住妹妹了呢。”

    说完,不待杜芷然开口,她从头顶摘下一根发簪,锋利的顶端抵在杜芷然的脸颊。

    “茜儿,你又胡闹了。”贾怡然走了出来,神情颇为宠溺,她又快速地瞥了眼杜芷然,仿若看到一件肮脏的秽物。

    杜子茜撇了撇嘴,用簪子在她脸上可深深刻下一道道血痕:“姐姐,以后你就叫狼狗吧,这个名字刻在脸上,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我养的狗。”

    “哟,狼狗,这个名字好。来,狼狗,叫唤一声我听听。”贾怡然面露嘲讽,伸出一指弯曲逗她过来,见她恍若未闻,眉头一挑,掏出皮鞭狠狠抽在她身上:“不听话的狗。”

    一道道血痕在杜芷然身上绽开,她疼的撕心裂肺,却紧咬嘴唇一声不吭。

    杜子茜也觉得有些无趣,她最恨的这张面孔终于变得丑陋,可是拥有她的人却毫无反应,似乎被调教的过于麻木。

    “来,姐姐,把手洗干净后替我梳头。”

    闻言,杜芷然眼中精光一闪,从地上颤颤巍巍的爬起来接过梳子。

    “替我插上去。”杜子茜将簪子递给她。

    杜芷然接过簪子,空洞的眼神中闪过一道暗光,她缓慢地将簪子往头顶戴去,下一秒却用尽全身力气往杜子茜地脖颈扎去,她的眼中此时充满了滔天的恨意。

    簪子一寸寸逼近,锋利的尖端刺破肌肤,血珠已经冒了出来。杜芷然的眼神终于有了光,仿若淤积的火山终于爆发时喷发的力量,这个女人,她终于可以杀了这个女人!

    “啊!”

    一声惨叫划破虚空,杜芷然的右手诡异的弯折,她犹如千万只蚂蚁在身上啃噬一般疼痛不已,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也不能消解丝毫的疼痛。

    可是她不后悔,自从一个月前她的一生就已经被这个女人给毁了,和狼狗抢食,不停地被刺破血肉毁容,毫无尊严地伺候这个毁了她的女人,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也要报仇,反正她已经生不如死,再惨还能惨到哪里去。

    “狗东西!”杜子茜狠狠地接过黑衣人递过来的帕子,抹了抹脖子,血迹浸透帕子,她恨恨地用脚踢了踢杜芷然。

    “我就知道你还在玩心眼。别以为你能逃出去,外面的人早就以为你死了,尚书府的大小姐葬身火海尸骨无存,你现在不过是我的一条狗而已。”杜子茜越越愤恨,她掏出皮鞭打在杜芷然身上,倒刺的皮鞭一下子便带出死死血沫,杜芷然发出凄厉的嚎叫。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庶女而已,就算我死了,皇室也不会娶一个庶女做皇后,你生为庶女,到死也改不了,哪怕你是暗夜山庄庄主的外孙女又怎样?”杜芷然冷笑盯着她,斜扯地嘴角带着最肆虐地嘲讽。

    “庶女又如何,你不过是个从小被农妇养大的妓女而已,要不是父亲去接你,你早就被卖给老头子当妾了。”杜子茜反唇相讥,凭什么一个自小被农夫当做妓女养大的下贱胚子可以成为皇后,她在尚书府锦衣玉食多年却连成为皇后人选的资格也没有。

    “别与她废话,免得玷污自己的身份,不过一条狗而已。”贾怡然冷笑连连,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玉瓶:“这是刚练出来的剜心蛊,正好在你身上试一试。”

    闻言,杜子茜嘴角勾起一抹阴测测的笑意。

    贾怡然掀开瓶塞,对着杜芷然冷冷一笑,将瓶子往杜芷然身上一抖,一条一指左右的东西股快速地涌进杜芷然的皮肤。

    血液中多了一道东西在吸吮,不过片刻便飞速鼓掌,将血管堵塞,血液开始倒回,筋脉互相纠缠。

    杜芷然的脸部逐渐发青,筋脉扭曲的抖动着。

    她紧紧咬住嘴唇,感觉生命在一点一点流失。

    杜子茜!贾怡然!她纵使来世也不放过她们!化成厉鬼也要将她们拖入地狱!

    她阴鸷的眼神看得贾怡然有些恼怒,她又吹了几声口哨,杜芷然血液里翻滚的东西游动地更加畅快,一根根筋脉被扯断,她再也忍不住,凄厉的嘶吼着。

    “求我,我就饶了你。”杜子茜斜扬着头俯视她。

    “别想!”杜芷然嘶叫着。

    “啊!”

    鲜血渗透皮肤,杜芷然的脸上充满细小的血丝,她急促的呼吸着,对着杜子茜用尽全身力气一字一句道:“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不得好死,万剑穿心!”

  • 第2章 打扮

    “啪”地一声,火辣辣的灼烧感在脸上蔓延,将杜芷然拉回了现实。

    她有些错愕地望着李春花,宛如见到了鬼。

    她不是死了么?难道是......重生了?

    却见李春花将两条秀帕甩在杜芷然脸上,又冷哼道:“我告诉你,别想着出什么幺蛾子,刘老爷明天就派人来迎亲了,你要是耍什么花招......”

    杜芷然直直地盯着她,嘴角忽然绽开一抹阴沉的邪笑。

    是的,她回来了,回到了十一年前,所有一切痛苦的起点。

    倘若不是这个女人意图将她卖给年迈好色的乡下财主,她也不会初回尚书府便被京城名门嗤笑轻视,也不会被杜子茜和贾怡然二人诬陷失了贞洁。

    李春花被她笑得心里发凉,她抖了抖眉,仰头道:“笑什么笑,还不快点好生打扮,王麻子待会就要过来了。”

    这个女人不仅将她十两银子卖给一只脚踏进棺材的老木头,更在结亲前夕为了一百文钱将她的初夜卖给村里的流氓地痞。

    杜芷然心中冷笑连连,郁气在她脸上森然弥漫,她低声阴笑:“装扮,好啊......”

    不待说完,她双手弯钩成爪紧紧扣住李春花的脖颈,这个老鸨瞬间涨红了脸面,脸上的褶皱一层层张开。

    李春花一时不放被她扣住,窒息的感觉拉回她的心神,她手下使出十成十的力气方才将杜芷然推开,她带着一抹恐惧地盯着杜芷然,面上仍旧强硬:“反了天了,小蹄子,想杀我?”

    她像一只臃肿的老虎扑了过去,杜芷然侧身一闪,紧接着转身一推,李春花哐当一声撞在门板上。

    李春花头晕脑胀的回过头,视线触及杜芷然的刹那又猛然惊醒,她慌忙后退数步,惊疑不定地打量着杜芷然,一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不对劲,眼前这人满身仇怨放佛来自九泉之下万股深渊,凝结千年似乎也不能化解,这不是那个软骨头。

    她满身的她颤抖着满身肥肉小声道:“你是谁!”

    “我是谁?”杜芷然轻笑一声,黑沉的目光牢牢锁住她:“我是杜芷然啊,那个被你卖给老木头和流氓的杜芷然啊。”

    “鬼,你是鬼!”刘春华连连摇头,她情不自禁地往后退去,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杜芷然!她眼中的幽深和诡异的恨意岂是常人会有的?这是冤魂,这是索命的冤魂!

    鬼?杜芷然冷笑,重活一世,她可不是鬼么?这些一手将她害成厉鬼的人反倒怕了起来?

    她一把拿过桌边的剪刀,锋利的寒芒在油灯的映照下迫人心神,刘春华三魂六魄逃离天外,她扯着嗓子撕心裂肺叫唤一声,企图有人能够听见,她不要死,她不要被厉鬼索命。

    可惜,她本来便住在村外山边,鲜少有人经过,如今夜深,更是无人听闻。

    她慌不择路的回头逃跑,刚一推开门,头发却被杜芷然揪住。

    她回头想要抓回自己的头发,手指却被剪刀戳开深可见骨的血洞。

    “啊!”她惨叫着收回手指,触及到满手鲜血,整个人眼前一黑,差点没有跌倒。

    杜芷然阴鸷的望着她,冷笑一声仿若来自九泉之下的嘲讽,脚下一用力将她放到在地上,手中的发丝发出细细揪碎声仿若千万只蚂蚁吸吮她的头皮。

    “啊!”刘春华一声痛叫,她想要爬起来,却被杜芷然哐当一声踢到在床边,她的头磕在木头上瞬间撞出一个血窟窿。

    她头晕目眩地趴在地上,模糊的眼神中一个幽暗的影子满满戾气的朝她走来。

    “饶了我,饶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她一面求饶,一面止不住惧意的往床头的角落靠去。

    饶了你?

    杜芷然瞧了眼锋利的刀芒,她那被狼狗咬伤的腿隐隐作痛,可曾有谁饶过她!

    她一脚踩在刘春华胸口,微微弯腰,剪刀岔开抵在刘春华地脖颈。

    “饶命!”

    鼻中似乎嗅到异味,杜芷然低头一看,却是刘春华身下隐隐躺着水泽。

    “这么害怕?”杜芷然轻笑道。

    刘春华平明点头,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不停滴滚落。

    “要我饶了你?”杜芷然再次轻笑。

    刘春华的眼中闪过希冀。

    “可是你们谁曾放过我!”

    下一秒,阴鸷地双眼闪过寒芒,鲜血喷薄而出,贱满她整张脸。

    杜芷然站起身来,她静静观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血液仍旧温热,双眼恐惧地大睁,喉咙出破了个窟窿冒着血水,她死的时候比这个女人痛苦百倍千倍,蛊虫一点一点啃噬心脏,一点一点吸吮血液,头骨疼痛地炸开却至最后一刻方能死去,她的痛苦谁来偿还,她小心翼翼与人为好,有谁又真正善待过她!

    黑夜忽地闪过一道雷电,惊雷劈落在山顶,苍穹刹那间亮如白昼。杜芷然的目光猛地遥望北方,京城,杜子茜,贾怡然!你们——

    且等着!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