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缠情绵爱、楚千千霍司承沈昊林希傅海青小说

缠情绵爱

楚千千霍司承沈昊林希傅海青小说

主角:楚千千,霍司承,沈昊,林希,傅海青 标签:虐恋;总裁;契约

“我们霍家不是你这种货色的女人可以进门的。”五年前,霍司承的妈妈在学校里,指着她的鼻子说下这句话时,楚千千以为,她和霍司承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交际。可,当老公出轨,家人双双住院,他再次出现,将她从最绝望的深渊拉回。只是这一次他说,“楚千千,你别忘了,我们只是金钱的交易。”楚千千以为,他们这次的关系,始于金钱,止于时间。却不知道,在她七年前第一次提着沉重的行李箱踏入大学校门,男孩的自行车不小心撞过来时,他们的就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苏千羽 状态:连载中

楚千千霍司承沈昊林希傅海青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明天早上9点民政局门口

    我曾以为,霍司承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我的男人;可,后来我才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男人爱我入骨,那个人肯定是霍司承。——楚千千

    在我看见楚千千第一眼开始,就中了一种蛊,药石无用,唯情可解。——霍司承。

    “老婆,这阵子辛苦你了,等妈身体好点,你就搬回来住吧。”

    楚千千收到老公沈昊这条短信时,已经在自家小区的楼下了。

    最近婆婆身体不好,沈昊让她住去婆婆家,照顾老人家的饮食起居,平日里一周也就回来一次。

    今天婆婆肠胃不舒服,一下午,就吐在楚千千身上三次,无奈,她只好回家来拿换洗的衣服。

    楚千千刚进门,就被门口的鞋子绊了一下。

    她回头,不大的玄关,摆放着两双鞋,一双男人的黑色皮鞋,还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楚千千已经很多年没有穿过高跟鞋,那双鞋,不属于她。

    “啊……”

    女人娇媚的声音从虚掩的卧室门内传出来。

    楚千千的心“咯噔”一下。

    她轻手轻脚的走向卧室方向。

    男人的声音响起,楚千千本来想去打开房门的手,僵在原处的指节有些发白,大脑一片空白。

    透过门缝,楚千千清楚的看见,卧室的大床上,此时的沈昊正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上驰骋。

    身下的女人被沈昊的身体挡着,楚千千能看见的,只有女人波浪的卷发,顺着枕头的方向,蔓延到床边。

    她在大学时,当过宿舍长,那会室友都喜欢称呼她为千姐,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唯一留在A市的,只有一个人。

    楚千千刚才就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为何这么耳熟。

    现在看着那栗色的卷曲长发,她几乎可以肯定,现在在自己老公身下承欢的,就是自己的好闺蜜——贺雅。

    “那你说说,你是爱我,还是爱千姐?”贺雅的胳膊,如水蛇一般缠上男人的脖子。

    只是,她在说话时,那双化了浓重眼妆的眸子似有似无的瞥向门口,红艳的唇角勾起。

    露出一个挑衅的笑。

    “当然是爱你,你这么骚。”

    沈昊全然不知两个女人四目相撞,全部身心都在贺雅的身上。

    楚千千站在门口,本来空白的大脑,一片爆炸。

    门,猛的一下被推开。

    沈昊抬起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楚千千,脸上一片错愕,“老婆。”

    “千姐。”躺在床上的贺雅的享受被中断,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满,“你不是喜欢看?怎么不多看会儿?”

    “你怎么解释?”

    楚千千清亮的眼眸满是润泽,这个男人骑在别的女人身上,还叫她老婆?

    “亲爱的,你快给千姐解释解释。”贺雅坐起来,双手环住沈昊的腰,身前的傲人紧紧贴在男人的身上,撒娇,“解释不好,我可就走了呦。”

    一听贺雅这么说,沈昊马上直起腰板,声音也硬气起来,“还解释什么?你不都看见了?”

    “是要离婚吗?”楚千千哀伤的看着身边这一对狗男女,“你确定好了,我们明天就去办手续。”

    贺雅没说话,但手指在男人腰间掐了一下。

    沈昊马上点头,“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你看看你,结婚才三年你都成什么样了,不修边幅,你这身上是什么味?臭死了!”

    她身上,是她婆婆,也就是沈昊妈妈吐的东西,因为没有衣服换了,她才穿着脏衣服回家。

    不等楚千千回答,沈昊接着说,“你说你不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至少在夫妻生活上有点表现吧,跟雅雅一比,你真是连女人都不算!”

    这句话,刺的楚千千心脏疼。

    沈昊,贺雅,还有她,三个人是大学同学。

    那时候,楚千千是出了名的系花,多少条件优秀的男同学追她,她都没同意,最后选了出身平平,但每天会给她带早饭,例假会帮她冲红糖水的沈昊。

    还记得那会,宿舍同学都替她不值时,她还说,平淡是福。

    现在想想,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好,我知道了,明天早上9点,民政局门口。”

    说完,楚千千强忍着眼泪,转身离开。

    楚千千离开家,就去最近的商场买了一件新衣服,把身上的旧衣服扔进垃圾桶里。

    她和沈昊刚结婚的时候,由于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她很久都不舍得买一件新衣服,刚才扔掉的那件衣服,还是她大学时候买的。

    沈昊那会经常对她说,等以后他工资高了,就给楚千千买好多漂亮衣服。

    可,这转眼都要离婚了,沈昊都没有给她买过一件衣服。

    楚千千在外面吃了个饭,联系了几家房屋中介,约好明天看房。

    到晚上9点多,才回婆婆家。

    回到家里,婆婆李淑梅坐在沙发上指责,“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想饿死我啊?”

    楚千千站在门口,愣了愣,“沈昊没给您说吗?”

    李淑梅不满,“我儿子那么忙,他跟我说什么?赶紧做饭吧,我饿着呢。”

    楚千千没说话,放下包,转身进了厨房,熟练地淘米,洗菜,切菜。

    可是心里难免有些苦涩。

    她大学毕业后,她为了完成沈昊说的照顾好婆婆的一日三餐这个任务,放弃了大公司的邀请,找了个工资只有2000块,但是离婆婆家和自己家都近的工作。

    她每天下班第一时间来给李淑梅做饭,再回自己家做饭,一做就是三年。

    她本以为,李淑梅多少还是喜欢自己的。

    可自己第一次这么晚回来,婆婆却不问,只关心自己饿着了这件事情。

    “啊!”

    楚千千切着菜,一走神,切到了手。

    赶紧用水将血冲去,才出去找创可贴。

    她出门,看见客厅里没有人,也没有多想,就去电视柜下面拿创可贴。

    刚贴手上,看见李淑梅在凉台上打电话。

  • 第2章 用四年时光来爱一个渣男

    正是夏天,婆婆家又是老房子,窗台没有封,屋里开着空调没什么感觉,外面可是十分闷热的。

    她想去叫婆婆进来,刚开门,就听见李淑梅说,“哎呀,你这不孝子,再找,能找到楚千千这样的吗?”

    婆婆,这是在为她说话?

    楚千千鼻子一酸,想着刚才自己误会婆婆,有点懊恼,正想开口,李淑梅又开口,“这样带工资的保姆,伺候我吃,伺候我穿,还这么任劳任怨的,哪有这么好找?”

    听着李淑梅说话,楚千千愣愣的站在门口。

    原来,自己在李淑梅眼里,不过是个带工资的保姆。

    亏自己这三年对她那么好,每天变换着口味给她做饭。

    她还没离开,李淑梅又说,“反正楚千千这么傻,你回来买束花,编两句情话,随便骗骗她不就好了?”

    傻?

    楚千千听着李淑梅给沈昊出的主意,凄凉的扯了扯嘴角。

    是啊,自己是傻,她和沈昊以前不是没吵过架,沈昊之前跟公司前台的女大学生扯不清关系,也被她发现过。

    当时她也闹脾气,却被沈昊几束花就哄好了。

    “妈,外面热,打电话进来打吧。”

    楚千千开口。

    李淑梅回头,看见楚千千站在阳台门口,不由有些惊讶,连忙把电话挂了进屋。

    楚千千炒好菜,端到餐桌上,李淑梅坐在那里,看着楚千千“随口”问,“千千,我刚才打电话说的话,你听见了多少?”

    “没听见呢。”

    楚千千微微一笑,满心凄凉。

    “哦,没听见啊。”李淑梅点了点头,好言相劝,“我儿子给我说了,你也别怪他,男人嘛,偷腥是难免的。”

    “嗯我知道了,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了。”

    楚千千开口。

    李淑梅赶紧装出慈母的样子,“唉,你这孩子,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和昊昊可是千年修的缘分,别说气话。”

    如果楚千千刚才没有听见李淑梅的话,恐怕会觉得李淑梅真的是为了她好,可现在,她只觉得,李淑梅是为了留住她这个带工资的保姆。

    “他都不珍惜这千年的缘分,我又何必呢。”

    楚千千低头吃饭,和这个自己伺候三年的人,真是多一句话也不想说。

    李淑梅不干,“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他不过是跟别的女人睡一下,古代的皇帝还有三宫六院呢,他这算什么啊?”

    一听这个,楚千千真是要被气笑了。

    “你家这是皇室吗?是有皇位需要继承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大学生吗?我家昊昊现在可是项目经理,不跟你离婚就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楚千千放下筷子,清亮的眸子静静看着李淑梅的脸,“既然您这么认为,我就更没有必要跟您儿子继续过下去了。”

    说完,拿着提包出门。

    关门前,还传来李淑梅生气的声音,“离婚是吧?你可别后悔!你以为你这样的黄脸婆离了昊昊还有人会要你?做梦!”

    黄脸婆?

    她明明才25岁。

    离开李淑梅家,楚千千找了离车站很近的小旅店住下。

    窗外声声蝉鸣,她圈在旅店单薄的单人床上,泪眼婆娑。

    夜里,楚千千做了梦,梦见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的她,长发长裙,无论在校园里的任何地方,都能吸引异性的目光。

    大学相恋一年,毕业后三年,四年的时光,她用来爱一个渣男。

    更可笑的是,今天以前,她还以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翌日一早,楚千千穿上昨天买的新裙子,长发散下,镜子中的人,肌肤瓷白,漂亮的杏眼,睫毛蜜长,仿佛还是七年前那个校园里的少女。

    今天是8月6日。

    当楚千千来到民政局门口时,来领结婚证的男女已经排成了长队。

    “老……千千你来了。”

    沈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明显,他还没有适应对楚千千的新称呼。

    楚千千转身,看见沈昊旁边站着的是贺雅。

    今天的她打扮得格外张扬性感,栗色的波浪卷发散落在肩头,一条很省布料的吊带连衣裙,脚上踩着红色的鱼嘴恨天高。

    正红的唇彩,夸张的假睫毛,十足的夜店小姐装束。

    她看见楚千千一身素色连衣裙,长发垂下,明明没有擦粉,皮肤也是粉白粉白的,扬起声线,质问,“千姐,你这是做什么?想让沈昊回想起大学时光吗?”

    不可置否,此时,沈昊的眼睛盯着楚千千,一时有些不可自拔,今天的她恍若是从七年前走出来的一般。

    楚千千淡淡一笑,“怎么可能,之前有点眼疾,昨天看了那么辣眼睛的一幕,一不小心给治好了。”

    贺雅拽了拽沈昊,“听见没有,还等什么,赶紧进去吧。”

    虽然结婚的人多,离婚的人却寥寥无几。

    “千千,我先给你说,房子的钱,我是不会退给你的。”

    进去的路上,沈昊率先开口。

    他们的房子是沈昊单位分的福利房,首付三十万,楚千千家出了十万,沈昊家出了二十万,后面的贷款,楚千千也只是出了自己的公积金,她本身也没打算要。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在即将离婚的时候,沈昊跟她说的话居然是这个。

    “我知道了。”

    楚千千点头。

    “还有,虽然是我出轨,但是你也有责任,也不要指望我的赔偿。”

    沈昊继续说。

    “我知道了。”

    楚千千继续点头,尽量把自己那一点点卑微的难过藏起来。

    沈昊说的没错,自己是有责任的,自己错就错在为沈昊他家付出的太多,以至于忽略了自己。

    “千姐,沈哥这种器大活好的男人,你放着不用,我就替你用了你也别怪我。”贺雅如水蛇般的胳膊挽住沈昊的腰。

    楚千千看着贺雅,她从来没想过,贺雅是这样的人。

    贺雅以前跟她出来时,穿的虽然夸张,但是绝不放荡,今天的她似乎是在刻意炫耀,但有点用力过猛。

    “赶紧把离婚证领了吧,你好用的光明正大。”

    楚千千有些不耐烦,想想见面之前的那一点点不舍,真是可笑到不行。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