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哥哥在上、廖未决关小凡傅绍沉李青小说

哥哥在上

廖未决关小凡傅绍沉李青小说

主角:廖未决,关小凡,傅绍沉,李青 标签:耽美

很多事情总是背离期望的,就像关小凡。。。。

来笑一个 状态:完结

廖未决关小凡傅绍沉李青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别走

    很多事情总是背离期望的,就像关小凡。

      其实他只是想划去脸上那可恨的胎记。

      疼痛在那一刻过后没有知觉。

      他能闻到一股浓烈的铁锈血腥味。那黏稠的液体顺着他的脸颊、嘴唇滴在地板上。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将刀片伸向自己的手腕。

      关小凡死了,躺在浴室里,右脸处一块血肉模糊,血液沿着下巴染红了白衣衫,手垂在地上,留下一大片刺眼的红。脸上仍然带着笑,那是他解脱的笑,却是狰狞的可怕。

      而他不知道,在同一时刻跟他一样灵魂脱离肉体的人,变成了自己灵魂的容器。

      躺在病床上的廖未决睁眼见到的是白花花的墙,迟钝一下才明白这构造和味道只有医院的病房里才有,然而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我…”听到自己干哑的声音而吓了一跳,感觉到干渴又难受。

      “小廖,你怎么样,还晕还难受吗?”

      说话的是个中年人,身上穿着灰扑扑的,憨厚老实的脸上看着倒是顺眼。

      阿辉的手急忙伸向廖未决的额头,感觉到他的温度已经不像昨晚那么烫了。

      廖未决望了这人一眼,只觉对这人没一点印象。

      “水…”廖未决难耐地发出一个音。阿辉立马倒了一杯水给他。

      饮过水后感觉喉咙好多了,廖未决抬头看着阿辉。

      “我是谁?”

      啊辉一愣,“你是小廖啊。你这是怎么了?难道烧到脑子了?你…认得我吗?”

      看着阿辉,廖未决慢慢的摇了摇头。

      “我是阿辉呀,我上个星期在巷子里救下你,你还说你是城里的少爷来着。小廖你也先别担心,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

      见廖未决点了点头,阿辉走出了病房。

      这是一家小医院,廖未决的病床旁挨着四五个病床,几乎是些中老年,躺在病床上和家属或拉着家常或痛苦的哼哼叨叨着。

      只有廖未决安静的看着点滴,空白的脑子里搜索不到什么。

      过了一会儿,阿辉带着医生到他的病床前,医生询问他哪儿不舒服,廖未决默默摇了摇头。

      “医生阿,小廖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失忆了。”啊辉有些着急地问着医生。

      那中年医生推了推眼睛,拿着笔在病历上一边划拉的写着,一边回答着阿辉的话。

      “发烧有点严重,昨晚送来的晚,反正现在醒了估计也没什么大事。嗯…这个情况就算是失忆吧。没什么大碍,就看他什么时候想起来吧。明天再做个检查,我给他开了些药。还有待会记得结账啊。”医生也没再看病人一眼,跟阿辉说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便掉头走出病房。

      第二天检查完医生的话还是那几句,阿辉只能忍痛买了一堆的中医药。廖未决每次看到那十几粒的药丸总会皱着秀眉,只能无可奈何的吞了下去。

      自从发烧后失忆了,廖未决整个人比前几天安静多了,更不爱说话了。一点都不像前几天还在阿辉家里发着少爷脾气,尽是挑着吃的用的。

      现在的他冷淡得让人不敢靠近,却又透露着忧伤,就像小妹妹讲的童话里天生忧郁的王子,隔着世界一尘不染。

      他会看着窗外出神,那里有时聚集一群小孩子在玩捉迷藏。本冷淡清澈的眼底罩上一层温暖和自己都不知道的渴望。

      他总给人一种忽远又忽近的距离感。

      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廖未决转过头,看着啊辉站在门口愣愣地望着自己。

      廖未决难得的冲着阿辉笑了笑,颜色极淡的唇张合着。

      “你来了,今天带的什么吃的?”

      啊辉慢半拍的吞了吞咽,踏着缓慢的步伐走了进来。耳根子却莫名的红了好几分,本来就觉得世上怎么会有长得怎么好看的人,现在连一笑都给迷住了。

      “我…我,那个我给你带了…八宝粥…隔壁老婶做的,很很好吃。你尝尝。”

      “好。”

      入口的味道果然很好,甜而不腻。有种以前就很经常吃的感觉

      余光却见坐在椅子上垂着头的阿辉。廖未决放下了勺子。有些疑惑地问着阿辉。

      “你早上没吃吗?”

      “啊?吃…吃过了。”昨晚剩下的饭菜。

      廖未决顿了顿,“你想说什么?”

      啊辉不敢对上廖未决的眼,怕自己心跳又加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紧张什么。

      “没有,就是…那个,小廖,医生说你这几天可以出院了。然后,这几天我得回二叔的店里帮忙了。”

      “我知道,今天出院吧。我不应该一直那么麻烦你。”廖未决的声音很轻柔,让人听着很舒服。

      阿辉下意识的摇头。“没有,没有多麻烦的。其实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阿辉也讲不出来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廖未决离开。

      廖未决脸上有些黯然。“我不爱和人说话。我很感谢你,又照顾我又帮助我这么多。我连家都不记得了,没办法还你人情。”

      “没关系的,不用还什么人情。你也别着急,这恢复记忆也得慢慢来。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跟我去工作,你愿意吗?”

      廖未决沉思了几秒,点了点头。“好,在我恢复记忆前我会尽我能力做好这份工作的。”

      闻言,阿辉乐呵呵笑得灿烂。

      出院后的廖未决先是住在阿辉的小房屋里,而阿辉则去他二叔的饭店里帮忙炒菜和打扫卫生。廖未决也开始学习炒些家常便饭,隔壁老婶经常教他做些家乡菜肴。他自己也学得也快。老婶的几个孙子爱闹腾,喜欢缠着廖未决不放。

      阿辉看到了便拉开几个孩子,他们就会起哄。说阿辉是廖哥哥的老公,阿辉要娶廖哥哥。廖未决只是笑了笑。而阿辉却是耳根子红到了脖子,有些气急了。“才…才不是……我们都是男的。我…怎么能娶…小廖。”

      “咦哟,辉大叔脸红了,奶奶说只有女孩子才会脸红的。”二蛋蹦蹦跳跳的围着啊辉玩的不亦乐乎。

      这样开心又难忘的时刻总是容易让人沉溺。对于阿辉来说,一夜之间变得安静又显得温柔的廖未决更让他喜欢。

      他甚至不希望廖未决会恢复记忆。

      当时阿辉走在工作完回家的巷子里看到倒在地上的廖未决。清秀的脸上沾着灰尘和污垢,被撕扯破裂而露出的皮肤上大大小小的伤痕。

      救醒他后只字不提怎么受伤,只是声称自己是富家子弟。会莫名其妙对阿辉发脾气,嫌弃乡下人的居住生活。廖未决每次洗澡都很洗很久,半夜会抽泣喃喃自语。所以阿辉就算再迟钝也知道这位城市来的少爷很伤心,可怜。

      不要记起来,就不会那么伤心也不会受伤了。阿辉想。

      在阿辉家边休养边跟着老婶学些菜色。过了几天,廖未决跟着阿辉到他二叔的饭店里帮忙。

      他一来店里生意更火了。不过来了两天,乡里的女学生们甚至中老年都为着看城市来的帅气小伙子而来。

      因为在这有些偏僻的乡里能见着这么帅气好看又温柔优雅的男生实在难得。以至于廖未决不止一次被小姑娘们堵着还差点被喝醉的小伙子调戏了。

      大部分时间廖未决都是在后厨帮忙洗菜炒菜。

      阿辉看着一边默默洗菜的廖未决。

      “小廖,要不然就不在二叔的店里工作了,我们去…去别的地方,要不去市里,我有个舅舅他开了个小酒店。”其实阿辉每次看着那些小姑娘来找小廖,心里都堵得慌。

      “不用了,我没事,在这里挺好的。”廖未决只觉得没必要因为自己又麻烦阿辉,还打扰到他二叔的生意。

      外面好像又热闹了起来,吵杂声中突兀传出一声枪响。又突然安静了下来。

      “我好像听到了枪声,小廖,你先待在这里,我去外面看看。”

      “嗯,小心点。”

      “好。”说完阿辉便关掉火,解开围裙向外走去。

      廖未决专心的切着萝卜丝,突然听见阿辉一声惨叫。他的手一抖,差点切到了手指。

      只觉不对劲,放下菜刀,正要转身向外走去时。腰间被一股莫名的力禁锢着,向后倒去。

      那是一个宽阔的胸膛。廖未决有些惊慌想要拉开那双手。

      “谁,放开我。”廖未决带着些怒气想要转身看着作恶的人。

      身后的人却突然凑近他的耳边,温热的气息扑过来让廖未决有些发颤。他刚想开口说话,那人狠狠的咬上自己的耳朵。痛的他呻吟。

      “看来廖少爷日子过得还不错。”磁性的男声响起,那人的牙齿终于离开了,看着耳朵那红的欲滴血,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唔…放手。”廖未决用力的拉扯着腰间那双大手,耳边的羞辱让他气愤又难堪。

      那人突然一放手,廖未决险些向前跌去。转过身看那人。

      拔高健壮的身姿,俊挺立体的轮廓,刀削雕刻的五官,眉目之间也犹似雕像般只有冷淡。融合成一种非常自我的强烈气质。

      他嘴角还嚼着笑,却是不达内心的笑意,眼里锁定着廖未决,像是猛兽对着自己的猎物。

      这个男人给他一种危险和不安,下意识的想逃离,逃离他的视线。

      眼里还是一片平静,“你是谁?”

      男人没有惊讶的表现,依旧在拉近之间的距离,语气中显然的嘲讽。

      “廖少爷可真幼稚。”

      身子逼近退到墙上的廖未决,捏住他平滑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里终于有一丝隐忍的怒气,原本清秀干净的脸上动人了几分。

      “你认错人了,请你让开。”清脆的声音不卑不亢。

      没有少爷脾气,没有特意的讨好,这幅模样倒是看着顺眼多了。

      “我可是亲自来找你了呢,廖少爷这架子可真大。”

      温热吹在耳边,一手搂着廖未决的腰,一手带着温度抚上廖未决的衣内。

      “请你…自重,放手。”气息有些不稳,这突然的触碰难以再让他保持平静了,用力的想要推开面前高大男人的胸膛,却被对方一把抓住自己的双手往后,一手在后背制住自己的双手。

      廖未决慌了,突然冒出的男人,对自己做出暧昧的举动,而自己轻易就被压住动弹不得。

      触碰及的皮肤细腻光滑,炙热的大手所经过处引起一片燥热,撩起他的上衣,拇指按在那颗小凸上摩擦。

      “别…别碰…”微微喘息着,这陌生难耐的快感还有变调的声音不禁让他脸红几分。

      落在男人眼里是诱惑的美色,想起那一次和眼前人欢愉的场景,下身躁动起来了。这家伙果然天生骨子里就那么贱那么骚。

      突然不安分的大手离开了,抓住自己的手也放开了,廖未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只见男人眼神又恢复到平淡,看了看手表,再看着廖未决。

      “现在跟我回去。”

      廖未决微喘着气,琢磨着眼前人以及他的话。

      这个人应该是认识自己的,并且有着某种关系。但是,就刚刚这男人对自己所做的事。廖未决就对他没有半点好感。

      甚至怀疑自己,怎么会和这样的男人有来往呢。心里很是抗拒眼前人。

      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廖未决抬眼看着男人。“我失忆了,虽然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但我希望是我的家人来接我回去。”

      “嗯?你这是在赌气,是怪廖晏卖了你还是怪我上了你?”男人只觉得好笑。

      “少把自己当回事,要不是廖家那笔货,你觉得我会浪费时间在你身上?”

      见着廖未决还是冷淡安静的杵着,觉得被忽视的男人冷笑着,一手抓住他的手腕。

      “别耍你的少爷脾气,我可以让这里的所有人都死在这里。”

      男人恶毒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如今却用人命威胁着自己,廖未决真是感到气愤又无奈。

      以为这人不识好歹,不相信自己能力的男人微恼。

      “怎么,不相信我的话是吗?未免也小看了我的实力了吧。”

      来不及说着什么,廖未决在下一秒被男人拽着走出后厨。走到饭厅后他是真的相信这个男人刚刚威胁自己的话。

      规模不大的饭厅里是十几个黑装高大的男人。他们分别站在不同位置,手里拿着手枪,指着蹲着地上发抖的顾客。

      阿辉也蹲在地上,倒也没有表现得多害怕,见着廖未决出来,还被黑社会老大拽着手。马上站起来对着廖未决吼道:“小廖你不能跟他们走,他们不是好人,他们是故意针对你来的。”

      身旁的黑装男用脚踢向啊辉,迫使阿辉跪了下来。

      廖未决看着阿辉的眼里带着担忧。不得不转向一旁高傲自在的男人。

      “放过他们,我跟你走。”

      男人挑眉,眼里笑里是嘲讽。“看来廖少爷还有这么善良的时候啊。行,老实点跟我走我就放了他们。”

      廖未决点头,走到阿辉的面前。

      “辉哥,他们是带我回家,你不用担心我,谢谢这些天来你的照顾,有再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廖未决真诚道。

      慢半拍的阿辉反应过来他的话,用力握住廖未决的手,奋力地想阻止廖未决。

      “小廖,你不要为了我们跟着他们走,他们会伤害你的。”

      廖未决没有回答,只是带着感激的目光看着他。身后的男人冷哼一声,拉过廖未决走出店门口。

      将廖未决塞进车里,待傅绍沉坐上车后便飞驶而去。

      随后那些穿着黑装的保镖开着另一俩车离去,没有了束缚后,阿辉马上跑出来。他的脸上愤怒又沮丧。徒劳地跑上去想要追上去。

      小廖,别走。

  • 第二章思考

    窗外的景物飞快的变化着。

      该来的还是逃不开,自己只想安静平淡的生活,似乎是遥不可及啊。

      他平静的看着窗外,微长的睫毛下是双好看的凤眼,挺直的鼻翼和那淡淡的双唇。这样看起来安静淡雅的人儿在床上又是另一番风情,真是个尤物。

      傅绍沉余光扫了他一眼,没做搭理。

      “直接去廖家。”

      以廖家的势力找不到一个少爷是不可能的,只要适当封锁消息,然后让自己顺水推舟,拉近和廖家的关系,

      廖家的名气在A市上数一数二,世家四代是军官,家大财大。即使是现在,廖家在黑道白道上还是有很大发言权的。

      单看廖家的房子就能想象廖家的富有和地位。

      没有一点激动甚至一点熟悉感都没有,廖未决安静的坐在车里。

      “啊是傅少爷呀,快请进来,我说大少爷怎么道今天有贵客来呢,原来是傅少爷来了。”出来一个女管家笑眯眯的,看到随之下车的廖未决,语气变得冷淡了。“哦,小少爷也回来了,老爷子老记挂着你呢。”

      “行了,廖老爷子该等急了。”冷冷打断她的话。

      “是是,老爷子在书房呢。”女管家笑着走向书房。

      而这廖家的小少爷没有流露出该有的兴奋,更别说回家的激动了。衣服还是乡下那廉价的T恤衫和牛仔裤,步伐稳稳的走在傅绍沉后面,显得格格不入。

      殊不知,落在男人眼里却是一个拙劣表演的小丑。一个装着失忆好博取廖老爷子的同情和宠爱,借着失忆装成成熟懂事的少爷。

      书房门打开,正上坐着的有些白发的年长者手执拐杖,苍老又不失威严,看到来人后露出轻松的笑。

      一边坐在椅子上饮茶的中年人是廖家排行老三,廖书仲。行事虽然果断睿智却太过贪图财势又容易急躁,形象上沉稳不失英俊。

      给他倒茶的是大少爷廖晏,在长辈眼里他即聪明懂事,深得长辈喜爱。开朗又潇洒不羁。虽然只比廖未决大两个月,却足足高了一个头。一米八二的身高,笔直健硕的身材,风度翩翩又潇洒不羁,让他的异性缘一向很好。

      “廖爷爷,廖二叔。”傅绍沉冷冷的声线中带上敬意。

      “嗯,有劳小绍了。决儿,快过来让爷爷看看。”廖老爷子手招着廖未决。

      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失踪了半个月的小少爷身上,一反平常的安静。身上穿着不合身份的衣裳,原本白皙的皮肤因在乡下晒着而露出健康的肤色。比之前也长肉了,气质也沉稳冷静了许多。

      这半个月,竟活生生换了个人似的。

      他移步向廖老爷子走去,虽然这些血缘亲人自己没有一点印象。但老者给自己的感觉有种乡下的老婶的亲切感。

      “爷爷。”

      廖老爷子摸着他的手,感觉出这孩子对自己的陌生和不对劲,看着他的眼神里带着些审视。

      “决儿,怎么离开家半个多月了,还有,你这衣服怎么回事。”也就他老爷子整天担心着,他老了可受不起再失去一个了。

      廖未决眉毛微皱,他该说什么,说他失忆?他们会不会像那个男人一样以为自己在装。

      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在说,不会,他们不是你的亲人吗。

      看着他垂眸一语不发,廖老爷子想着是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才变成这样,不由得把视线放在傅绍沉身上。

      “小绍,你可知道这决儿受什么欺负了?”语气中竟有一丝警告的意思。

      真是这戏码,看来这小子倒是把自己也给算计进去了,廖未决,还真不能小看你。

      “爷爷,绍沉是在艋湖乡找到的小少爷,听那家照顾小少爷的人说是在纷北港口水上救下的少爷,并且还在受伤昏迷后失忆了。”傅绍沉挑起唇边一抹淡笑。至于纷北港,廖未决,你也算帮我了个忙。

      廖晏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好一个借刀杀人。失忆?居然跟着外人来算计起自家人来了。倒是看你怎么装下去。

      “刘四那小子最近吃黑上头了,居然主意都打到廖家来了。书仲,这事你和小绍看着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廖老爷子话出便是命令,威望依旧不改。

      “放心吧父亲。”廖书仲抬手推了推眼镜道,心

    里却暗笑。

      “嗯,你们都出去吧,我和决儿说些话。”

      廖未决一直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对于那个叫绍沉说出来的话也分不清几分真假。对于这个现在对他来说陌生的家庭,他感觉得出那些眼神里,这个偌大的房子里,真心看得起自己对自己好的恐怕只有这个慈祥却看似不简单的爷爷了。

      “决儿,你受苦了,不记得爷爷了是吧?哪里不舒服哪里受伤跟爷爷说说。”

      廖未决微微牵起嘴角,“我挺好的,没事。”语气还是淡淡的。

      让廖老爷子叹了叹口气。

      “你是我们廖家的少爷,没人敢欺负你,就是有,老爷子我也不会放过他。决儿啊……这样也好,安安静静的,什么都不用争,忘了也好,也好。”

      “决儿,听爷爷的,不要争,书念完就去美国留学,娶个妻子好好过一辈子。”

      被岁月的沧桑刻上的一生光辉事迹的老者,带着真实,血浓于水的疼爱。

      廖未决没由来的眼眶发热,点了点头,伸手抱住了廖老爷子。

      我是廖家大少爷,我不会和他们争。

      我会安安静静的念书出国娶妻生子。

      这本就是自己所希望的平淡生活,和爷爷所希望的生活。

      廖未决在女佣的带领下回到他的房间,无视女佣眼里的鄙夷。

      拿着备好的高档衣服,到浴室洗澡。

      廖未决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着精致细腻的五官,凤眼大而明亮,眼角微挑,平添了些魅惑。挺直的鼻翼下两片淡粉的唇,配上白皙皮肤和清晰轮廓,真是优雅的贵公子。

      第一次,廖未决认真的看着自己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不真实。

      传来几下敲门声,廖未决回过神。整理好衣服前去开门。

      来人插着裤兜笑吟吟。廖未决没有什么表情。心里想着这人好像有出现在爷爷的书房里,而且他穿着和气质根本也不像会是下人身份。

      廖晏走近他,见他眼里对自己的陌生,不禁笑了笑。

      “真是失忆了呢,连哥哥都忘了。”

      廖晏那原本帅气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右耳上的铆钉耀眼地晃着。

      “哥…”沉静了一会,只听廖未决轻声叫道,垂着星眸。

      听在廖晏心里舒服多了,他认识的任性骄横的小少爷在离家半个多月后倒是变得乖多了。

      “决,要和哥哥站在这里聊吗?”

      廖未决只得侧了侧身,让廖晏进来。

      见廖晏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廖未决更不会主动说话。任由他静静地打量着自己,廖未决拿着毛巾搓干头发。

      直到手中的白色毛巾被人夺去,廖未决有些不解地看着廖晏。

      “你这样要擦多久,让哥哥帮你。”没等廖未决说些什么,廖晏就已经站在床前拿着毛巾擦起廖未决柔顺的头发。

      自己擦和别人擦有什么区别吗?廖未决心中无奈,虽然不喜欢被人触碰,但眼前的人是他的哥哥。任由他的手轻抚着自己的头发。

      “决,你的头发真柔。嗯…摸着很好。”

      廖晏不在乎廖未决沉默的反应,他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廖未决会这么安分会让自己触碰,让他不禁想相信眼前人是真的失忆了。

      终于擦完了头,廖晏手指还在勾着廖未决的头发。廖未决微侧过头躲过他的手。

      廖晏轻轻地笑出了声。

      “你可以走了。”

      廖晏站着没动,就像没听他的话似的。双手插着裤兜。

      “决,看来你真的失忆了呢。还是这样好,多惹人喜欢。”

      廖未决没有做声。爷爷也是这么说,到底是他和以前的性格变化太大了,还是因为以前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情?

      “失忆了也好。但是,你最好离傅绍沉远一些。万一他看上你了可怎么办呢,要是再强迫你跟他睡呢。”

      “你在说什么,男人和男人…”廖未决猛地想起在饭店里傅绍沉对自己做的事。廖未决的脸色变得苍白了几分。

      廖晏察觉出廖未决的反应,变本加厉地继续说。

      “想起来了吗?男人和男人也是可以发生关系的。或许是基因遗传的缘故吧,你才这么招同性喜欢。”

      基因遗传?他在说什么。廖未决只觉得他说的话很离谱让自己很不舒服。

      “你的父亲也是个同性恋呢。你都忘了。”廖晏眼里闪过笑意。

      廖晏拍着廖未决的肩头,若无其事地笑着。

      “决,你生气了吗?我只是想让你至少知道一些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事情。哥哥是真心希望你过得开心。以后离傅绍沉远些,他很危险。”

      廖未决很脸上还是很淡然,没有说些什么。

      廖晏也没觉得什么,走出房门时不忘提醒廖未决。

      “过几天回学校吧,我陪你一起去。”

      随后门关上了,留下廖未决还坐在床沿静静地思考着什么。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