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致命头牌、司鸿博时慕云季雪莹周宏小说

致命头牌

司鸿博时慕云季雪莹周宏小说

主角:司鸿博,时慕云,季雪莹,周宏 标签:都市

致命头牌

萍儿 状态:完结

司鸿博时慕云季雪莹周宏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回国

    偌大的首都国际机场,一架穿越千山万水从异国历经近十个小时而来的飞机正在徐徐降落。

    广播里空姐甜美的声音先是用中文播报了一次到达目的地的通知后又用英文播报了一遍。时慕云睁开双眼,解开环在腰间的安全带。迅速从靠椅上起立,从位置上方拉下一个木绿色大包重新坐回位置上等待下飞机。

    时隔九年,再次回到这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时慕云不知道,当空姐用摄人心魂的嗓音说出自己曾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的地名她有种梦幻的感觉,多种无以名状的情绪混在一块让她有点手足无措。

    脚踩在光滑得可以倒影出人影的地板上,时慕云抬头张望四周,木绿大包跨在肩上,这是她此行的全部行李,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炼简洁。

    许久没有像这样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少女融入在大众里面了,她怕自己应付不过来。

    周围的人群要么是来接机要么是成群结队准备去旅行或者刚旅行回来,形单影只着装略显得突兀的时慕云散发出的冰冷决绝的气场与周遭显得格格不入,综合考虑后她钻进了洗手间。

    白色简单的宽松T恤,同样宽松的浅蓝色破洞牛仔裤,高束起得马尾看上去颇有几分少女气息。

    对着镜子满意的点点头时慕云拿出导航仪确认了一下目的地,当下便离开了机场大厅向着出租车聚集的地方走去。

    随便挑选了一辆出租车时慕云上车后便报出了地点,“师傅去金华城。”

    闻言司机刻意转过头看了一眼时慕云,那眼神表露出的深刻含义并未被正在把包放下的时慕云所察觉。

    车窗外高楼大厦以及道路两旁深绿色的树木逐一一闪而过,时慕云已不太记得这座城市原来的模样,唯一感到熟悉的便是踏在这片土地上那种亲近感,怎么也抹不掉。

    “司鸿博。”时慕云在心里默念。多年来,即便肉体接受着无休止的残酷训练她也未曾忘记过那件事,可以说那是她活着的唯一动力。

    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漫长的等待和潜伏不是白白付出。早已如石沉大海的真相泛起了一丝细微的涟漪。隔着几千里的距离她唯一知道的便是父母的死,跟那个叫司鸿博的男人有关。

    为此她付出巨大的代价,却只得出消息是从司鸿博掌管的一家叫浪潮KTV的夜总会性质的店传出的,而这个司鸿博则是消息来源的关键人物。

    “美女到金华城有什么事呢?”金华城,那可是男人的极乐世界。

    “办点事。”时慕云望着窗外,语气的温度瞬间让司机没了再问下去的兴致,没趣的把思绪转回开车上面来。

    “师傅,前面岔路口停一下。”导航仪上显示的地名如此熟悉,不经意间她有种想去看一眼的冲动。

    司机皱皱眉,“美女要在前面下车吗?”若真是那样那他就亏大了,距金华城还不到一半的距离,这个点回去又正好碰上下班高峰期,敢情他这一趟白跑了?

    “等等,还是算了吧,继续往前开。”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寞,这么多年了想必院长他们已经不认得她了吧,或许已经不在福利院了。若是当年的事就那样了了的话阿玲肯定已经离开福利院有自己的工作了吧。

    司机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黄绿相间的车在繁华的都市穿梭着,没多久功夫司机把车停靠在一旁,道了声:“到了”

    活动活动坐得有些僵硬了的双脚,眼前近乎奢靡的楼层,在入夜时分七彩霓虹灯妖艳的展示着自身魅力,使尽浑身解数迷惑朝这里张望的每一个人。

    金华城,记忆中父母还在世时有一段时间曾多次提起过这个名字,消息想必是可靠的了。

    导航仪可精确到店。时慕云穿梭在林林总总的大楼之间,没多大一会功夫便来到目的地。

    浪潮KTV,醒目的字眼立在楼顶,红绿多彩的光芒让人不容忽视它的存在。

    确认无疑后时慕云转身离开。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在这个今后将要“驻扎”的地方附近找个安身之所。长久入住目前是不太可能找到了,唯有找个酒店亦或宾馆先安置一晚上,剩下的事往后可慢慢考虑。

    拿出手机凭着多次出任务攒下的经验三两下便锁定了目标住处,时慕云规划了一下路线迈着矫健的步伐便朝目的地出发。

    路上来往的行人多以男性为主,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散发着阔绰的气息。自身猎艳已久的惯性促使他们将目光在时慕云身上停留了一遍又一遍。

    “小姐,大晚上的在这转悠什么呢?既然都来了,陪爷进去喝两杯如何啊?”一个高挺着啤酒肚一脸色相的大叔挡在了时慕云的面前,以暧昧的口吻说。

    时慕云皱了皱眉,头也没抬绕到一边以中年大叔追不上的速度快速走掉,眼下人生地不熟,一切还是小心为好。

    中年大叔身材臃肿,车子又停在了外头,行动起来哪里比得上健步如飞的时慕云。只得骂了几句朝自己此行目的地走去。

    离目的地还有几分钟的路程,依照地图显示,她选择了最近的路段。

    这是一副巷子的模样,远处华丽的灯光延伸到这里只散发出微弱模糊的光芒,不过看得见路完全没问题。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饶了你?想得美,动了老子的女人你还抱着活命的打算太他妈天真了点吧!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惹谁不好偏偏惹上老子……”

    “是、是我有眼无珠,我该死,我该死……”

    拐角处传来愤怒的骂声和男子带着哭腔的求饶声。

    “兄弟们给我上,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该如何做人。”

    之后便传来钢管碰撞的声音,呼救声和哭喊声一并传入时慕云的耳朵 。时慕云皱着眉头,本来这些事以她的性格无论如何也不会多管,可问题是那条路碰巧就是她要走的路,碰到这种事绕道行走可不是她一贯的作风。

    听那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想必那人已经受到应有的教训了,索性顺道帮他一把让他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什么人?没看到爷在办事情吗?还敢往这里走!”

    “放开那男的吧,该受的教训已经受了。”声音不带任何温度,却比起男人粗狂浑厚的嗓音倒显得清新柔和了不少。

    听到是一个女声为首的男人这才抬起头,饶有兴味的看向时慕云的方向。

    待借着光线看清时慕云的脸后,嘴角上扬露出一抹邪恶的笑。身后被暴打的男人叫声震天,围着他的一群人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两人隔着几米远的距离,男人缓缓走向时慕云,中途伸出手示意打得正起劲的一群人。

    被揍的男人停止了鬼哭狼嚎般的叫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血与泪混合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

    “要我放了他?可以啊,这人在我这可是犯了死罪,你拿什么来抵他这条狗命呢?”

    “什么也不拿,我说放你就放。”

    “哟小妞,口气倒是不小啊,这样吧,看你长得还蛮正,你从了我我就放了他怎么样?”为首的男人靠近时慕云,轻浮的表情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紧接着伸出粗狂的手意欲抚摸时慕云的下巴。

    时慕云一把抓住那只伸过来的脏手,一个过肩摔将男人 摔倒在地。紧接着在男人生气的怒吼下手下一群人便蜂拥而至。

    “还不快走。”时慕云一边应付用蛮力攻过来的一群人一边冲傻愣在原地留着血的男人叫喊。

    满脸是血的男人这才反应过来,连滚带爬哆哆嗦嗦跑开了。

    在时慕云分心提醒被揍的男人之时,被摔倒在地的男人早就爬了起来,“给我把她抓起来。”

    应付这些小咯罗,就是有点浪费时间而已。

    时慕云在人群中辗转着身子,其间有不少人被打倒在地。往日像这种水平的人根本用不着几招便解决,怎么今天是怎么了?越大越没劲?

    糟了!时慕云心头一惊,已经明白这是这么一回事了。只觉双手越来越无力,双腿发虚,随时都有可能摔倒。

    要拿解药已经来不及了,若不是体内有抗性,她怎么可能坚持到这种时候,可是现在,对方人多势众,要逃也逃不了。

    怎么会如此大意,时慕云按住发晕的太阳穴,眼里出现的是那个被摔倒的男人奸计得逞的笑容。

    再也支撑不住了,意识就快被完全夺走。

    “放开她!”一个浑厚有劲的男声在意识尚在的最后一秒传入时慕云的耳朵,还没来得及看那人一眼便一头栽倒在地。

    来人声音不大,却透着不容拒绝的狠劲。

    为首的男人听到这个声音一脸不悦,“妈的今晚怎么诸事不顺,又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这条路通往浪潮KTV更为清净便捷,每次到店巡查司鸿博都会选择这条路,偏是偏僻了点,但是抢劫若是盯上只有自认倒霉的份。

  • 第二章失算

    “敢在我的地盘撒野,活腻了吗?”司鸿博稍微走近昏倒的时慕云,身后跟着两位气度不凡的黑衣保镖。

    为首的男人满肚子火刚想发作,却在看见司鸿博身后保镖胸前醒目的标志后硬生生将怒容转换成笑脸。

    “不敢不敢,我不知道这是先生的地盘,斗胆冒犯您了,这样吧,这个俊美小妞先生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当献给先生赔罪了,那现在既然知道这是先生的地盘就不再做逗留了。”说完朝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一行人心有不甘的快速退去。

    司鸿博站在原地也不动声色,“司总,要下手吗?”黑衣保镖上前在司鸿博耳边低声说。

    “不了,这种人不值得动手。把这姑娘带上车你们先去店里吧,剩下的就不用管了。”

    黑衣人应允将昏迷在地的时慕云带上车之后退了下去。

    数小时后时慕云醒了过来,脑袋昏昏沉沉身体也很沉重。惯性的查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凭直觉此刻大概已经是深夜了。屋内大灯没有开,床头灯发出幽暗暧昧的橘色光芒。

    时慕云警惕的坐了起来,幽深的黑眸在黑暗中巡视一番。窗户旁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双手插兜一动不动看着窗外。

    “你是谁?”说话的同时立即摆出一副防守的姿势?

    一直在窗户眺望夜景的司鸿博闻声转过身,顺手打开了灯,“醒来了!以后别一个人出没在那种偏僻地带,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罢转身朝门外走去。

    “等等,是你救了我?”依旧没有任何放松警惕的意思。

    司鸿博顿住脚步点点头算作回答。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救我?”曾几何时,她的世界里每件事都牵涉到利益,每个帮助他人的举动都出于某种目的。

    司鸿博皱眉,缓缓转过身,见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她跟别的女孩不一样,就现在,她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看自己有没有被强暴而是警惕的查看四周的情况,在知道是他救了她之后她没有任何感谢的意思,也没有表露出大小姐般的理所当然。

    “这里是宾馆,至于为什么救你不过是刚好碰上出于好心罢了。”

    见司鸿博说的话不像是假的时慕云也没过分在意,警惕状态不减分号,抓过床头的包以干净利落的动作掏出一叠现金,扔在离司鸿博最近距离的桌上,“给你,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司鸿博望向那沓钱,理也不理径直朝门外走去。这点钱数目不算少,他边走边在估摸时慕云的身份。

    司鸿博不拿钱干脆的离开令时慕云感到一丝惊讶,但也不作他想,翻身快速将宾馆的门反锁。随后返回床边开始检查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面的东西,万幸!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以后这种事可决不能再像今晚这般大意了。时慕云松了一口气。

    傍晚,浪潮KTV门前。依旧是人来人往,KTV闪烁的霓虹灯彰显了这栋楼的实质。欲知事情的真相唯有潜入其内部打探才更容易知道消息。就此行的目的来看,这里将会是一个绝佳的办事场所。

    退去昨晚出来时的休闲服饰,此时时慕云身着淡粉色下摆不规则吊带连衣裙,长久训练之后凹凸有致的身材得意很好的衬托。精致的脸庞画着浅显的淡妆,乌黑的秀发稍作装饰披在雪白肩膀的两侧。一双十寸高跟鞋更加衬托出她不凡的气质。就这样在KTV门前驻足,霎时间引来路人频频回首。

    为了不暴露身份司鸿博走后时慕云当即换了一家宾馆,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后这才以这副模样出现在这里。

    黑眸里闪烁着坚定,不理会路人的目光时慕云从容的一步一步走近KTV。白天她已经打探好,KTV的营业时间以及工作基本要求。

    “这位小姐有约了吗?需要我为您请示一下吗?”被这倾城容貌所吸引,服务员热情的迎了上来。

    “那个我想在这里工作,可以麻烦你帮我请示一下吗?”一改先前那副坚定高冷面容,时慕云换上一副懵懂清纯又楚楚可怜的模样,眼里星光般闪烁神情使得服务员无论如何也拒绝不得,不过,他也不敢拒绝。

    “小姐,你真的打算在这里工作吗?这里可不是你想象中的KTV,可能会有你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发生哦!”被她的清纯模样所蛊惑,服务员以为她是因为不了解内幕所以才会傻傻的说要在这里工作。此外,出于心中自私的想法,他想这样一位美女若是在这种地方工作简直就是对她的一种亵渎。他敢打赌,店里所有的小姐都不及这位小姐美丽。

    “是的我确定在这里工作,还麻烦你帮我请示一下上级。”时慕云笑容单纯,眼神认真及渴望。不了解她过去的人真的相信了这会是她本来的面目。

    曾经在执行任务时,她的上司也曾夸过她在这方面的扮演能力过人,所以眼下要骗过这个年轻的服务员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服务员皱了皱眉,虽然不情愿但既然对方如此执着他也没有其他办法,再说了这是他在这里的本职,若是被别人发现了他有刻意拒绝新加入成员的嫌疑那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这边休息一下,我跟上面说一声。”说着先行走在前面带路。

    时慕云紧跟其后,穿越附有暧昧七彩灯光的走廊,来到一间看似接待处的房间。服务员转身为时慕云到了一杯柠檬水,“小姐从前对这一行有所了解吗?”他依旧没有 放弃想要说服时慕云不要选择在这里工作的心。

    “有一些经验,真是麻烦你了。”时慕云接过水道了谢。

    之后服务员旁敲侧击的暗示均被时慕云委婉拒绝,无奈之下他一边感叹着这年头年轻美貌的姑娘都不懂得洁身自好边上楼请示招聘主管。

    “小姐你好,我是这里的招聘主管。想好要在这里工作了是吧?”身着西装长着一双小眼睛的男人拿着一张类似简历表的纸张在时慕云对面坐下。

    “是的,你好。我叫季雪莹。”时慕云抬头看来人,露出和善的笑容。这是她在组织一直在用的名字,组织有义务保护成员的真实身份,长久以来她也对这个名字产生了感情,现在用来没有丝毫不习惯。

    男人瞬间被时慕云倾城的容颜震惊了一下,这张脸在这里一定能吸引不少顾客吧!他想。

    “叫我熙哥就好了,这里的成员都这么叫我,亲切些。”

    “那么,请在这里签下你的名字。”熙哥指着纸张空白签字处。

    按照指示时慕云在指定处写下了季雪莹三个字,名字依旧,新的任务即将开始。

    闲聊了几句之后熙哥用手中的对讲机叫了一个人。没多久从走廊的一头走来一个身穿黑纱裙的美女。美女皮肤很白,瓜子脸,脸上妆画得很浓,身上的黑纱套裙开口很大,光洁的额头,脖子上戴了一条细细的项链。

    隐约可以看出她的年龄在自己之上,却依旧很年轻。

    “这位是芳芳姐,今后你有什么不懂得问她即可。”熙哥介绍的同时语气里还透露着对这个叫芳芳姐的尊重。

    “芳芳姐你好,我叫季雪莹,今后就拜托你啦!”季雪莹露出调皮的笑容顺便伸出右手。

    美女定定看了她两秒,随后才伸出手笑着回应了一下。

    “那就先这样了,芳芳姐雪莹就拜托你了,我还有别的事就先一步告退了。”熙哥看了看手腕上的石英手表后说道。

    芳芳姐点了点头,“你去吧,交给我就好。”

    “为什么想要来这里工作呢?”虽然真实年龄比季雪莹大不了多少,但是话语举止间流露出来的却是超乎同龄人的成熟。

    尤其是她那双眼睛,有种洞察一切的魔力。但是奇怪的是季雪莹从她眼里并没有被看穿的危险感,反而是一种大姐般的包容。

    是因为职业使她养成这种看待别人的眼神吗?季雪莹边回答边想。“因为被逼无奈。”

    为应付这类似的追问季雪莹一早就想好了应对的理由,本以为芳芳姐还回继续追问下去,哪知听完后她叹了一口气便结束了话题。

    “我先带你熟悉一下环境,今天你就暂时不用上班学习店里的规矩就好。”芳芳一边说着一边带她穿梭与各个灯红酒绿的暧昧走廊,介绍它们的用处以及通常会预订的人。

    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向芳芳问好,芳芳均一一点头回应,但眼里流露出的光芒却是和看她时不一样,客套居多一点。是因为她要给我讲解的原因吗?季雪莹想,同时也明白了这个叫芳芳的女人在KTV 的地位没那么简单。

    季雪莹以超强的记忆力将芳芳说的东西装进脑袋,为了以后行事方便熟悉店内的一切情况再必要不过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