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痞子张大炮、张大炮葛丁丁朱嫣然小说

痞子张大炮

张大炮葛丁丁朱嫣然小说

主角:张大炮,葛丁丁,朱嫣然, 标签:独家首发

十岁那年,一个算命先生说张大炮有20岁肯定是黄袍加身结果二十岁的时候,县城看守所的褂子的确是黄色的。于是,一个十足的混蛋青年就诞生了……

太子饭 状态:完结

张大炮葛丁丁朱嫣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前言

    张大炮原名张大炮,之所以取这样一个名字,那是因为张大炮的父亲觉得有气势,够威风。

    大炮出身不到一岁,他爹跟个寡妇幽会,误打误撞就进了一个军演的禁区,两人刚刚脱干净,还没成事,大炮就打了过来,当时就被炸碎了,只找到了一条花裤头。

    十岁那年,村里来了个算命的,一眼就相中了冒着鼻涕泡的大炮,指着大炮笃定地说道:“这小子,以后一定黄袍加身,啥活不用干,顿顿有人送给他吃。”

    果然,二十岁那一年,算命的言中了,县城劳教所的劳改服正好就是黄色的,啥活也不用干,顿顿送到面前。

    这是大炮第一次走出狗拐子。

    哦,忘了说一句,狗拐子是大炮所在的村子,一个四面环山的村落。

    长这么大,大炮是第二次出村子,第一次是大炮父亲被大炮炸死的时候,依稀记得……记得毛线,睡着去睡着回来,好歹也是出过村子的人了。

    第二次出村就有点无奈了,村长家后院有一口温泉,唯一出过远门的村长葛大轱辘将温泉改成了澡堂子,大冬天的,谁要是去大轱辘家洗澡,那就要给五根玉米棒子,大炮心疼那五根玉米棒子,所以半夜的时候偷偷摸摸翻进了大轱辘家的围墙,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温泉里面,出来的时候一对白花花的胸脯就在眼前跳动着,这才发现,大轱辘家傻女儿小翠也在里面。

    要是换做别人的话,大炮也不会客气,小翠不行啊,这小翠从小很大炮一起长大的,虽然是个傻子,但是她就喜欢大炮,大炮到哪她就到哪,搞得大炮有了个外号,叫村长女婿。

    按理说能做村长女婿倒也不错,可是这个大轱辘没有当村长之前家里穷,跟自己的表妹结婚了,然后就生下来了小翠,相貌倒也不差,就是脑子不好,大炮虽然是狗拐子最大的困难户,可是大炮对后代还是有要求的,总不能以后生个崽子也是个傻子吧。

    吓得赶紧从温泉里面爬了起来,抱着衣服就跑,大轱辘听到了动静,提了根扁担追了大炮二里地,要不是大炮聪明,钻进了牛棚里,搞不好这回真要被大轱辘抓回去当女婿。

    虚惊一场,澡是白洗了,浑身一股牛屎味。

    大炮刚刚到家门口,就听得自己家里传来一个男人呼哧呼哧的声音,顿时就来气了,敲了敲门,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然后屋子后面的窗户打开了,扑通一声,大炮赶过去一看,村东头的张雄在粪坑里面挣扎呢。

    “雄哥,咋了,家里没吃饱,到我们家来吃饭来了?”

    张雄哪里还能说话啊,大炮家后门的粪坑就是平时解手用的,这张雄也是慌不择路,直接就掉进了冰窟窿里面。

    挣扎了两下,张雄这货居然沉了下去,这个时候大炮的母亲胡乱披着衣服跑了出来,一看这个情况就让大炮赶紧跑,晚了就来不及了。

    大炮也是,以为自己杀人了,连夜就翻山越岭跑了出去,这冬天的狗拐子山,还真不是这么好爬的,大炮整整走了一天一夜,才出了村,跌跌撞撞迷迷糊糊走到了县城里面。

    谁曾想,大炮刚到县城就惹事了,这县城马路上的雪啊,哪里跟村子里一样,到处都是白的,饥渴难耐,大炮就想着捞口雪水吃,就看到旁边的院子里雪挺白的,就走了进去,刚进去吃了几口,被主人发现了,非说是来偷东西的,就这样,大炮还没这么滴呢,就黄袍加身了,无业游民,没有身份证,加上偷东西,劳动教养半年。

    今天,就是张大炮出狱的日子。

    从劳教所里出来,呼吸着外面自由的空气,警官拍了拍张大炮的肩膀,说道:“以后要记得好好做人。”

    这是劳教半年以来张大炮听到的最温馨的话了,想了想,回头问道:“官差大人,我以后飞黄腾达了,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警官也是无奈地笑了笑,从警也十余年了,这还真是第一次碰到出门说还要回来的。

    就这样,张大炮翻山越岭,再次回到了狗拐子。

    趁着天黑,大炮偷偷翻进了自己家的院子,一打开门,顿时愣住了,这个张雄,居然已经成了他的后爸。

    尼玛,大炮一下子没稳住……倒在了地上……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第2章 废物青年

    我们的张大炮是一个好青年,正儿八经的颓废好青年,出去了一趟,回来变成了一个游手好闲的好青年,其实也没啥,因为就出门了半年,老天爷就送了一个爹给他,这样的好事,可不是谁都能遇到的。

    现在的日子,是整天吃了睡,睡了吃,条件不咋地,日子挺滋润,反正冻不死饿不着,偶尔还能在刘家寡妇那里找找刺激,这种日子,可比看守所的日子逍遥太多了。

    于是,张大炮成了狗拐子村的反面教材,反正教育小孩子就是那句话,如果你不好好读书,长大以后你就是张大炮现在的样子,啥本事没有,烂泥一坨,那段时间,狗拐子小学的学生平均成绩都上去了,唯一的老师都搞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其实就是出在张大炮的身上,因为哪个孩子都不希望自己长大以后成了张大炮。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张大炮小时候还订了一门娃娃亲,这也二十多了,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村里的男娃,一般到了二十岁就抱小孩了,张大炮也到了这个年纪,基本上不会有人看得上他,当然,葛小翠是例外,这妮子本来精神也有点不正常,葛大咕噜也介绍了几门亲事,一看小翠长得还行,就是脑子不好,也就没人敢搭理她了,谁也不想娶个脑子有问题的不是。

    订娃娃亲的是同村的田慧,可惜田慧一家早就搬出狗拐子了,所以这门亲事,也算拉了下来,小的时候,张大炮在狗拐子那可是算有威望的孩子,围着他的小屁孩那是一堆,可是张大炮最看不上的就是田慧。

    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就是田慧,人家穿着妮子大衣,叫上穿着工装靴,紧身的牛仔裤,还有就是那条红色的围巾,简直就亮瞎了张大炮的狗眼。

    这还是田慧嘛,简直就是仙女嘛,朱唇黛目,皮肤白皙,大腿笔直,那长款的妮子大衣,也没能挡住田慧的胸前的汹涌澎湃,这身材,让张大炮暗暗咽了一口口水,在脑子里,早就把田慧给脱光了,翻滚在那小树林,那滋味,别提多好了。

    “大炮他娘,也不是我们不守那娃娃亲,你看我们家田慧现在考上大学了,她还是学业重要,读完大学还要读硕士,然后还要读博士,等到能结婚的年纪,估计也都30岁了,我们等得起,大炮等不起啊,所以我们想了想,为了不拖累大炮这孩子,我们这门娃娃亲还是算了吧。”

    大炮家的堂屋里,田慧的父亲田东南跟大炮的母亲说着,大炮站在母亲的后面,田慧站在她父亲的后面,两人都没说话,这趟他们特意从城里回来,就是回来结束这个婚约的。

    “既然这样……”

    大炮的母亲还没说完,大炮接着说道:“既然这样,我等得起,等小慧博士什么的毕业了,我们再结婚。”

    这哈一说,田东南的脸上尴尬了,大炮他娘脸上也尴尬了,这家伙可真是有点虎,对方都这么说话了,显然是要推了这门亲事了,还等,等个毛线啊。

    小慧一听,急了,跺着脚,说道:“张大炮,你是不是傻,这个意思就是不要你了,你听不懂啊?”

    大炮楞了一下,盯着田慧的胸部,说道:“为什么不要我?咱这亲事是娃娃亲。”

    小慧也算是服气了,指着大炮,也不客气了,说道:“你看看你这傻吊样,二十多岁了一事无成,整天混吃等死,房子没有,工作没有,连种地都不会,谁嫁给你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你还指望我嫁给你,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

    “哦!”

    大炮走到了堂屋外面,果然解开裤腰带,在地上撒了一泡尿,对着那泡尿照了一下,回过头来对小慧说道:“我照了啊,还行,也不丑啊。”

    小慧算是给大炮气疯了,也不管田东南了,直接就出了大炮家的门,走到大炮家的门口,正好有一些爱看热闹的村民围着,田慧指着大炮说道:“张大炮,想娶我,你做梦吧,你就是废物一个,你这辈子能娶到老婆,我跪下来给你磕头,穷鬼,傻子,废物……”

    田慧这是把这辈子能说的脏话都说完了,羞辱完大炮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田东南看到女儿这样,也叹了一口气,对着大炮他娘说道:“炮他娘,小时候我也挺喜欢大炮这孩子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你也知道,我们家小慧在城里读书,早就已经眼高手低了,所以,这两孩子的事情……”

    大炮他娘也算理解,点了点头,就这样,一门从小定下来的娃娃亲算是嗝屁了。

    大炮他娘看着门口发愣的大炮,也是有些担心,可是大炮跟个没事人一样,转身就出了门,上后山去了,好像啥事也没有,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他娘,大炮这孩子,是不是傻掉了?”

    张雄将桌子上的一个鸡腿放进嘴里,咪了一口小酒,说道。

    大炮他娘甩手就是一个耳掴子,怒道:“要不是当年他以为你死了,能吓成这样吗?”

    张雄油汪汪的嘴说道:“怪我?怪我?要不是你实在憋不住,我能到你家来跟你滚炕,你舒服了现在怪我?”

    这话一说,大炮他娘也无话可说了,貌似当年,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话说大炮上了后山,熟门熟路就越过了一道杠,翻过了丛林,到了半山坡上,这里有一眼温泉,这眼温泉不大,从来也没人来过,因为要到这眼温泉来,那可不容易,要过一段峭壁,搞不好就要掉下去。

    大炮在温泉边上坐了一会,后面传来了嘻嘻索索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小翠走了过来,一看到大炮,眼睛都绿了,一边走一边把身上的衣服开始往下扯。

    大炮也不闲着,小翠都脱了,他也开始脱,没两下,就抱着小翠跳进了温泉里面。

    “死鬼,慢点,急什么,你还怕吃不饱?”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