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南冥战魂、墨菲特李青赵小雷刘维安小说

南冥战魂

墨菲特李青赵小雷刘维安小说

主角:墨菲特,李青,赵小雷,刘维安 标签:奇幻、战争

全世界合力击败妖皇墨菲特一千年以后,许多科技在战乱中流失,人类不断从远古文献中寻找技术。武道技艺也因人类过于执着追求科技,而大不如前。墨菲特被封印以后,率领残部在东悬安洲北部群山中盘踞下来,暗暗发展千年,企图复活墨菲特,重新将世界布满战火……

唯有杜康 状态:完结

墨菲特李青赵小雷刘维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倒霉

    北方的群山,自古便是妖族盘踞之地。纵使如今人类统治大陆已经千余年,仍无法完全征服这块寒冷的土地。

    “一二三!用力!”

    “嘿!”

    “一二三!用力!”

    “嘿!”

    “一二三……”

    李青吆喝着他们佣兵团的数人,努力将陷在雪中的轴重车推出来。他心里暗道一声倒霉。他们是半个月前接受护送这支商队的任务,商队从南方的人类国度西青国来,从这极北的苦寒之地将这里的人参和兽皮运出去。

    商队在北方的茫茫大山中穿行了十天,终于置办了足够多的货物,商队老板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但就在商队返航的第五天,天气骤变,大雪封山。

    李青知道,此时若是不放弃这些轴重物资,别说这些没有在北地生活过的商队无法走出去,就是他们这些成天在群山中谋生的佣兵也都会留在这里。

    “继续推!不要停!”他对那些正在使劲推着被大雪淹没了半个车轮的轴重车的兵丁和民夫命令道。

    他看了看身侧用兽皮包裹严实的乔木马车,从用明油糊上的车窗上还能看到车里点着的用来取暖的炭木所发出的微弱火光。

    里面一定很暖活吧!他心里想到。他艰难地从雪地中将靴子拔出来,整个人几乎是在冰雪里面挪动。那辆乔木马车离李青只有十米,但他却足足走了两分钟。

    掀开马车厚厚的兽皮帘子,冰冷如刀的山风,夹杂着被冻得坚硬的雪花吹进马车里,落在马车的地板上化成晶莹的水滴。

    “李青快把帘子盖上,你知道这风有多冷吗?”李青的突然来访明显让马车的主人非常不悦,他语气有些不好,但终究没有将李青赶出去。

    李青当然知道风有多冷,他将帘子盖上,直接在马车的地板上坐下,搓了搓被冻得有些发青的手掌,说:“老板,天气太差了,这些货物是保不住了,我们必须把它们丢掉,否则我们一个人也走不出这大山。”

    李青看着眼前有些发福的中年人,他不明白这样一个养尊处优的商人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他们这些民夫和猎人一起进山。这无疑是自寻死路。李青起初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任务,但眼前这个男人手里的金币打动了他。

    三块金币啊!这几乎是李青一年的收入,李青想只要天气不要太差,以他的本事,大山中其实也不是那么危险。但大山里的天气又岂是人所能预料到的?

    “放弃货物?”商队老板掐着嗓子说,就像是被厄住喉咙的母鸡,“你知道这些货物值多少钱吗?扔掉它们的话,你还是直接把我的命拿走吧!”

    李青叹了一口气,走下乔木马车。

    “所有人原地休息!赵小雷,你带几个人去找找看附近有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我们今天只怕是要在这里过夜了。等天气好些我们再走。”

    “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从队伍中走出来,回应李青道。

    赵小雷是两年前参加佣兵队,如果他是生在西青国或者是有穷国,按他这个年纪应该还在中学堂学习读书写字。毕竟如今大陆文风盛行,真正的学武之人少之又少。

    但他却生在了与北地群山交界的离疆,这里的民风就像他们国家的经济一样淳朴,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又穷又傻。赵小雷的父亲和赵小雷一样也是一名佣兵,但他却在两年前的一次北地之行中没了音讯。

    赵小雷父亲的同伴都说,他是被群山里的妖怪杀死了,但赵小雷不信。赵小雷见过妖族的人,他们并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凶残,赵小雷甚至觉得他们比这些脸上笑嘻嘻,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人类要好多了。

    赵小雷的父亲失踪以后,他的母亲很快就改嫁了。这在也是很平常的事情,赵小雷的母亲本就是改嫁给他的父亲的,如今再次改嫁他也没有理由对母亲有什么怨恨。但这样一来他就必须要自己想办法填饱肚子了。毕竟母亲的夫家是不可能出力去养育他这样的一个拖油瓶。

  • 第二章 没兴趣

    李青收留了他,李青是他父亲生前的朋友,他在离疆这样一个贫瘠的国家里也算是个讲义气的人了。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的,要在离疆这样的国家里找到一个像李青这样子做事讲信义的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

    赵小雷很感激李青,所以对李青李青的话都是言听计从。

    “这鬼天气,格老子的,哪里能有块地方遮住头顶也是好的啊!”王从唤用手掌使劲将被雪花冻住的眉毛搓开,对赵小雷说。

    “你就别搓了,再搓下去脸会烂掉的,你还记得老张头那张脸吗?听说就是在大山里被雪给冻没的!”赵小雷说。

    王从唤想起老张头那张没有五官的脸面打了个寒颤,又说:“小雷,你这次回了村子想去哪玩?听李青说这次的大老板出手很大方,我们每个人都能分到至少五块银币!”

    “五块银币?”

    “对啊!五块银币。我早就想好了,村口的王寡妇你认识吧?”

    “恩。”

    “哼哼,等我拿到这五块银币,我晚上就摸到她家里去,嘿嘿!”

    王从唤比赵小雷其实大不了多少,青春期的男孩子总难免会有些荷尔蒙过剩。女人吗?赵小雷摇摇头,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比起花这钱去享受,他更愿意把钱攒起来。他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去南方最好的大学城里念书。

    但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这个事情,因为他知道这是可耻的。李青曾经和他说过,这个世界上最无耻的就是读书人,如果没有他们东悬安洲的局势不会乱成这样,他们离疆人也不会生活得如此辛苦。

    但为什么东悬安洲上强大的国家都乐于招揽读书人呢?赵小雷没有问过李青,也没有问过任何人,因为这不是赵小雷的问题。而是别人向赵小雷提出的疑问。

    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嘿,小雷,你想什么呢?”王从唤见小雷半天都不出声,问道。

    “啊?没有……你要摸到王寡妇家里去干嘛?”赵小雷从自己的思维里被王从唤惊醒,显得有些无措,问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蠢的问题。

    “干吗?当然是干了!哈哈哈!”王从唤哈哈大笑道。

    他又接着说:“小雷,到时候要不要一起去?我不介意和你分享哦!”

    赵小雷连连摇头,说:“不要,不要。”

    王寡妇是村里出了名的不规矩,说不规矩还是说得好听,说难听点再从她老公死后,她就是出来卖的。赵小雷拒绝王从唤的提议倒不是因为看不上王寡妇这样的人,而是他对那种事的确没有什么兴趣,另外他也还要攒钱去南方的大学城。

    去南方的大学城要很多钱吧?五个银币肯定是不够的,说不定要五个金币。

    “为什么不要?别告诉我你对那事没兴趣。”王从唤说。

    赵小雷心想我确实对那事没什么兴趣,但话到嘴边又成了:“我心里有人了。”

    赵小雷说完自己都惊讶了,自己怎么会说这话?心里有人,那人是谁?赵小雷脑海中浮现出一张精致的侧脸——那张侧脸的脸色洁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可爱的睫毛微微颤抖,琼鼻的幅度和下巴的线条都几近完美,但就是这样一张绝美的侧脸的额头却生长这一支人类所没有的触角。

    “哦,我知道了。”王从唤一只手勾搭上赵小雷的肩膀,做了一个我懂得的表情,接着说,“早就看出来你和小安眉来眼去的,说,是不是把她弄上床去了?”

    小安和赵小雷是一起长大的,和赵小雷的关系自然不错。小安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靠帮村里人干农活做家务赚点饭吃。这几年赵小雷在李青的照顾下,跟着佣兵队做了几单生意,手里有了些积蓄。他见小安的生活很不容易,经常把佣兵队分到自己手上的一些兽皮药材什么的送给小安。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