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男人的江湖、梁惠凯刘若雁刘翠花小说

男人的江湖

梁惠凯刘若雁刘翠花小说

主角:梁惠凯,刘若雁,刘翠花 标签:社会、成长、暧昧

一部穷小子的励志史,有险恶,有正义,有美女……

东郭老农 状态:完结

梁惠凯刘若雁刘翠花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一语成谶

    梁惠凯新婚后没多久就出来在城里的一家建筑公司打工,一眨眼就半年了。年轻人精力旺盛,连做梦都想媳妇了,便给班长请了假,准备回家。晚上,班组的几个哥们儿凑到一起来给他送行。

    工地旁边有一个四川饭店,是他们经常聚会的地点。这个饭店的老板娘三十多岁,长得白白净净,肉肉乎乎。

    都说一白遮百丑,老板娘虽然说不上多漂亮,但是看着顺眼,关键是爱和大家开玩笑,爱讲个荤段子,总之就是让男人喜欢接近的那种。所以这帮精力过剩的年轻人都爱来这儿吃饭,顺便和老板娘逗逗嘴,虽说吃不着摸不着,嘴上占点儿便宜也行啊。

    老板娘听说梁惠凯要回老家,便开玩笑说道:“小梁啊,出来半年了,是不是想媳妇了?”梁惠凯嘿嘿一乐说道:“天天累的和孙子似的,哪有功夫想媳妇啊?”

    老板娘咯咯娇笑:“说的好,男人出门最不想的就是媳妇,外边的女人那么多,想她干啥?不过话说回来,男人在外面闲不住,女人在家里能闲得住吗?这个问题很严肃。”工友们哈哈直乐,个个露出一副猥琐的笑容,好像只有梁惠凯的媳妇在独守空房,他们的媳妇永远不会红杏出墙一般。

    梁惠凯跟着一笑,心里却想到:我和媳妇的感情你们哪能知道?谁能变心,我媳妇也不会变心。她可是我们村里最漂亮的女人,当初几个人同时追着她,包括村长的儿子,公社中心校长的儿子,他们都比我条件好,可是我媳妇义无反顾地跟了我,这样的女人能变心,打死我也不信。

    班长开玩笑说道:“老板娘,我们小梁可是实在人,你教他一招该怎么做。”老板娘问:“小梁要回家,给媳妇写信了吗?”梁惠凯说:“没有,我临时起的意。这不是天凉了嘛,我打算回家拿点衣服,过两天就回来。”

    老板娘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好,我教你一招!你别急着回家,趁半夜回去,看看你媳妇在干什么。当然你要是有耐心,可以在外边多呆两天,每天晚上回家看看。连续三天,若是你媳妇没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说明你媳妇外边没人,用广东说讲,这叫‘捉黄脚鸡’。”说完了,自己忍不住嘿嘿直乐。

    班长说:“我看这主意不错!”梁惠凯哈哈一笑说道:“还是老板娘经验丰富啊,你是不是被老板捉奸在床过?”老板娘嗓门突然高了起来:“刚才谁说的小梁老实呀?我看比你们还坏。”大家又是一乐。

    班长笑道:“再好的男人经过老板娘的调教,也变成了坏男人,不足为奇。何况小梁那么聪明,还不一学就会?”老板娘也不生气,说道:“这么说来你们都该感激我了?我也算是你们的启蒙者,引路人了。小梁啊,这次回家给媳妇买什么了?”梁惠凯说:“买啥?什么也没买,回去给钱就行了。”

    老板娘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道:“你看,这就不对了!女人是喜欢钱,但是更喜欢礼物,小礼物往往更能打动她的心。钱是钱,礼物是礼物,所以嘛,该买还得买,这个你要听我的,绝对不骗你。”

    老板娘的这句话,梁惠凯听到心里去了,决定明天早上早点走,到城里给媳妇买上礼物再回家。

    班长笑道:“老板娘,以后我们过来吃饭不给你钱了,给你送点礼物行不?”老板娘说:“老娘我什么没见过啊?你那点礼物哪能入我的法眼?收起你的鬼心思,乖乖的拿钱来。”

    班长取笑道:“拉倒吧你!我还不知道你?我要有小梁长得那么帅,你还不倒贴上来?”老板娘说道:“不错,有自知之明,说得也有道理。小梁啊,以后来我这吃饭就不用给钱了。”大家哈哈大笑,把梁惠凯却弄了个大红脸,这老娘们,荤素不忌!

    转天梁惠凯到城里,花了二十块钱买了一条毛线围巾,五十块钱买了一件花棉袄,兴冲冲的坐上了车。想着媳妇穿上棉袄,系上围脖那开心的样子,梁惠凯笑到了心里。

    长途车又老又破,晃晃悠悠的出发了。梁惠凯出来打工的时候,还是满眼碧绿,现在往回走已是满眼灰色,一片萧条。看着窗外的景色,梁惠凯忽然想到,没给妈妈买点东西礼物,顿时不好意思起来,真应了那句话:娶了媳妇忘了娘。转念一想,这次就算了,给老妈点钱,以后一定记得给老妈买礼物。

    走着走着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雪。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梁惠凯半年回一次老家,没想到就赶上了。

    梁惠凯的家在号称纵横四百里的武当山里的丹霞村。都说武当仙境,神秘空灵,高险幽深,飞云荡雾,磅礴处势若飞龙走天际;灵秀处美似玉女下凡来,被誉为“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但是梁惠凯却从没这么觉得,在他的印象里老家只是闭塞,总想着逃离这个地方。幸好老家有漂亮的媳妇在等着自己,不然一年不回家他也不想。

    越往山里走,雪越下越大,这时再看山里的景色,也越来越美:冰峰雪树,银装素裹,远处薄雾缭绕,恍若仙境,这时才感到武当山美景的神秘空灵来。

    车里散发着难闻的柴油味儿,但是天太冷了,只能关着窗户,时间长了让人感到恶心,梁惠凯隐隐有晕车的前兆。好在到了他们的镇上后,司机把车停了下来,准备再等几个客人,大家也终于可以下车透口气儿了。

    梁惠凯看着车站旁边的小卖铺,心里一动,跑过去给爸爸买了两条四七烟,心里舒了口气,终于不用担心老妈骂自己白眼狼了。

    回到车上,却没想车子发动不起来了,吭哧半天也不动。司机说道:“车坏了,今天走不了了。”大家顿时吵闹起来:“大雪天的,你让大家去哪儿住啊?”司机说:“我也没办法呀!我只是负责开车的,车是公家的,你让我怎么办?要不你们回头上公司告去。”

    大家一看,也没办法呀,离家近的纷纷走了。然而梁惠凯的家还有三十里路,就这么走回最少也要到后半夜了。不过梁惠凯归心似箭,想着媳妇柔软的身子,早已急不可耐想钻进媳妇温暖的被窝,于是去小饭店里买了一斤油条,一份鸡蛋汤,匆匆吃完接着上路。

    雪不紧不慢地下着,地上白茫茫的一片,有时候连路基都看不清楚。幸好这条路梁惠凯上高中时走了三年,比较熟悉,不然这黑咕隆咚的都有可能走错路,甚至掉下山崖。

    大山里静悄悄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自己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的声音。从不到六点一直走,经过的村庄里灯火越来越少,逐渐的没了灯光,万籁俱寂。梁惠凯感到这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真想躺在雪地里睡一觉。

    终于到了村里,这时已经后半夜了。村里的人都睡了,没有一处灯光,只有偶尔传来几声狗叫,才让人感到一丝生机。想想马上能见到媳妇,梁惠凯又来了精神头,脚步也轻快了不少,很快到了自己的院里。

    梁惠凯虽然自己家里条件一般,但是他有两个姐姐过的还可以。结婚的时候,两个姐姐没少出力,帮他盖了五间新房,独门独院在村里也算好的了。梁惠凯想去敲门,把媳妇叫醒,但是这深更半夜的,担心动静太大,吵醒了邻居,所以径直走到床边的窗户,想敲敲窗户把媳妇叫醒。

    他刚举起手来,却听到里边传来微弱的喘息声!这声音太熟悉了,是他媳妇忘情时的叫声。

  • 第2章 千里之外

    梁惠凯顿时想起了老板娘说的那句让她回家捉奸的话来,当初以为是一句玩笑,却没想到一语成谶!梁惠凯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到现在还不相信自己的脑袋上会被扣上绿油油的帽子。

    强忍着内心的愤怒,想在仔细听听。谁知越听越污秽不堪,直觉得血往上涌,手不禁哆嗦起来,想去把门踹开,却感到自己的腿竟然无法动弹,像是被定住了一般。里边又说道:“我比你老公怎么样?”女人颤颤巍巍地说:“你比他棒多了”

    梁惠凯怒不可遏,终于爆发了,“啊”的一声大叫,一拳把玻璃砸的粉碎。拳头被玻璃划破了,疼痛让梁惠凯更加愤怒,扔掉背包,往前跑了两步,飞起一脚把门踹开。进到屋里,梁惠凯顺手拉开开关,就见他媳妇和那奸夫吓得缩在床头,呆若木鸡——那奸夫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发小张春!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男儿立足于世,奇耻大辱莫过于此!梁惠凯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着,眼睛像要蹦出火来,怒喝道:“我打死你们这对不要脸的东西!”说完跳上床,对着张春拳打脚踢。

    梁惠凯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失去了理智,一拳比一拳重,一脚比一脚狠。开始张春还想着躲闪,没几下就被打的满脸是血,奄奄一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儿。

    媳妇被吓得不知所措,但是见张春快被打死了,赶紧哀求道:“惠凯,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梁惠凯更生气了,还为他求情?怒骂道:“你竟敢骗背叛我,和他去阴间做夫妻去吧!”说完揪住媳妇的头发一下一下往墙上撞了起来,媳妇惨叫不断,不一会儿没了声音,眼睛一翻昏死过去。

    梁惠凯松开手来,媳妇咕咚一下,躺在那儿不动了。梁惠凯抬起脚正准备再踢几下,看着一动不动的两人,突然清醒过来,这是杀人了?打死人可是要偿命的!看着自己的双拳满是鲜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他们的,梁惠凯害怕了:我该怎么办?

    正在梁惠凯茫然时,从那破损的窗户看到邻居家的灯亮了。梁惠凯慌了,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命,要活着!梁惠凯如丧家之犬,夺门而逃。

    这次大路也不敢走了,开始翻山越岭走小路,跌跌撞撞翻上山头才敢回头看看。见没人追来,梁惠凯松了口气,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走的路是通往师傅的小庙去。过去来多了,这次是不由自主地跑来了。

    梁惠凯没有上大学差不多算是毁在他这个半吊子师傅手上。他师傅姓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只知道师傅是附近几个村里有点小名气的老道,白事都是他张罗。

    上小学、初中时,梁惠凯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是自从认识了这个师傅就完了,说梁惠凯有慧根,可以接他的衣钵,想收他为徒。张老道虽然受尊敬,但是不是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道士的,何况,他们老梁家就这一个小子,家里人更不同意了。张老道不死心,但是以后也不提收徒的事儿,没事就教梁惠凯点儿三脚毛的功夫,说是形意拳,还有那蹩脚的中医。

    武功一共只有几个套路,劈、钻、崩、横等,有多厉害梁惠凯不知道,但是练了几年,单打独斗还没有遇到对手;蹩脚的中医也没给别人治过病,不过“梁老道”这个外号就在同学们中间喊开了。开始梁惠凯很反感“梁老道”这个称呼,时间长了,反而洋洋自得,以“老道”自居。

    还有一个变化,他的身体长得更快了,上初一时还在第一排,到初三时就变成了最后一排。小伙子长得人高马大,又帅气,在学校隐隐是孩子王的存在,赢得了不少女生的青睐。

    当然,他媳妇刘翠花在三里五村的同学里也最漂亮的,两人眉来眼去就好上了,成绩也就随着一落千丈,由刚上高中时的前几名,最后慢慢下滑到了后几名。

    老师虽然反对早恋,但是家长对这事不关心,尤其是男孩子的家长,能找上媳妇比什么都好啊。所以高中毕业后,梁惠凯匆匆的结了婚。可是两人还不到法定年龄,结婚证都没领就开始了无证驾驶,准备等着到了法定的年龄再去领证。

    结婚后,媳妇花钱大手大脚,两人很快就感到生活的拮据。一个女人都养不活,还算什么男人?梁惠凯一狠心,告别了新婚的媳妇,踏上了打工之路。

    可笑的是,认为会和自己白头到老的妻子,新婚不到半年就红杏出墙。是可忍孰不可忍,梁惠凯盛怒之下,把两人打的半死不活,自己却要亡命天涯。

    一路小跑着到了师傅的小道观,这时天已微微发亮。看到师傅正在院里练功,梁惠凯心里忽然安定下来。张老道回过头来,见梁惠凯衣冠不整,身上还有点点血迹,摇摇头说道:“自己去把伤口处理一下。”

    梁惠凯进到屋里,用温水把手洗洗,用纱布包好,来到院里。张老道正迎着日出的方向冥思,听着梁惠凯来到身旁,说道:

    “世间凡事何难定,千山万水也迟疑,于今莫作此当时,虎落平阳被犬欺。欲去长江水阔茫,前途未遂运未通,功名事业本由天,不须挂念意悬悬。一向前途通大道,风云际会在眼前,日出便见风云散,光明清淨照世间。一切都是缘注定!你一路向北,到千里之外去吧。”

    梁惠凯鼻子一酸,扑通跪了下来,说道:“师傅!这么多年没叫过您一次师傅,今天叫您一声师傅,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您了。”张老道摆摆手说道:“走吧!”

    梁惠凯又磕了三个头,告别师傅,惆怅满腹地离开了。绕过一道山梁,到了另一个山川,这次运气好,刚上到公路上,一辆公交车晃晃悠悠得来了。山里的公交车就有这好处,随招随停。

    售票员问道:“小伙子去哪儿了?”梁惠凯匆匆忙忙地上了车,竟然没注意车要去哪儿,只要能逃离这个地方就好,说道:“终点。”五块钱买了一张车票,梁惠凯开始亡命天涯。

    到了汽车站后,梁惠凯买了一张地图。师傅让他一路往北,跑到千里之外,算了一下,到西安,或者到郑州,都到了千里之外。但是去哪儿了?心里茫然,掏出一颗硬币,心里念叨着:菊花去西安,国徽去郑州。把硬币往空中一扔,伸手接住一看,菊花,那就去西安吧。

    就这样他就一路不停,只要有车就走,如果没车,就在车站窝上一宿,坐了两天车,终于到了西安。两天下来,梁惠凯走路都感到摇晃,在车站的候车厅坐了半天,才缓过劲儿,却感到饥肠辘辘。

    走到车站外的小摊上,一口气吃了5份肉夹馍。吃完饭梁惠凯傻眼了,去哪儿了?忽然有种自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无依无靠,举目无亲,不由得悲从心来。

    这时过来一位中年妇女,问道:“小伙子住店吗?”梁惠凯这时才意识到,需要先住下来再说,问道:“多少钱?”那女人说:“便宜,一晚上二十。”梁惠凯打了半年工,挣了三千来块钱,二十块钱还能住得起的,就想过去看看,便跟着这个女人走了。

    中年女人带着他七拐八拐走进了一个小巷里。梁惠凯问道:“还远吗?远了我就不去了。”中年女人说:“不远,前面那个小楼就是。”从外面看,是个破旧的小楼,梁惠凯想,怎么也比工地上住的舒服吧?便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

    这个女人直接把梁惠凯领上二楼。楼梯口放着一张桌子,算是吧台吧,一个光头坐正在桌子后边儿吞云吐雾,见两人上来抬了一下眼皮,又低下了头。跟着中年女人,进了一个窄小昏暗的房间,谁知里边还坐着一个胖胖的女人。

    梁惠凯忽然想起一部电影里有个叫“两吨半”的女人来,眼前这个女人五大三粗和她有一比,疑惑的问道:“我就在这儿睡?”那女人说:“对呀!她伺候你睡。”梁惠凯提醒道:“我是来住宿的。”那女人说:“我知道,你和她睡完觉,可以在这住一晚上。”

    梁惠凯这才明白,这儿不是正经的地方!心里一慌,说道:“那我不住,我走了。”女人堵在门口说:“不住也行,拿二百块钱你走。”梁惠凯心惊胆战的走了一路,好容易到了千里之外,刚刚放下心来,没想到遇到讹钱的了!憋了两天,愤怒的情绪又被点燃了,气愤的说道:“不可能!让开!”

    那女人靠在门槛上,嘴里磕着瓜子,翻着眼皮说道:“小伙子,到了这儿,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乖乖的拿出二百块钱来,还能玩一玩女人,要不然你就别想走出去。而且不用你报警我们就会报警,让警察来抓你,说你图谋不轨!”

    梁惠凯现在就怕听到警察二字,心想:我要在这住一晚上,没准三千块钱都得让他们套走,那以后自己还不要饭去?既然已经跑出来了,大不了我再跑。想到这儿,也不搭话,伸手就想把那女人推到一边,夺门而出。

    谁知身后的胖女人行动非常迅速,上去就抱住了梁惠凯的腰,喊道:“快来人呀!快来人呀!”梁惠凯吓坏了,强烈的逃生欲望支配着他的行动,甩了一下楞没甩开,那女人太胖了!梁惠凯大惊!胳膊肘一轮,撞到那胖女人的脑袋上,一下把她撞的摔倒地上。

    门口的女人吃了一惊,没想到他敢打人!喊道:“快来人,抓住他!”梁惠凯伸手揪住她的衣服,没想到慌里慌张地一把抓在胸前。那女人吃疼,张牙舞爪地朝他脸上挠来,但是梁惠凯胳膊长,她的双手便挠在空气上。

    现在梁惠凯也顾不上抓在哪儿了,手上用力一把就把她拽进来,反手一推,中年女人就和那胖女人叠在一起。梁惠凯刚窜了出来,就见那光头提着一根棍子横在楼道里,堵住了去路,恶狠狠的说道:“王八羔子,敢来这撒野,不知天高地厚!今天你不拿出一千块钱来,别想走出这地方!”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