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难伺候、傅暖林思柔容与陈茵茵小说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难伺候

傅暖林思柔容与陈茵茵小说

主角:傅暖,林思柔,容与,陈茵茵 标签:当代、轻松、宠文、总裁、高干、老师、春风一度

与渣男领证当天被绿,傅暖转头就带了个颜值高的男人回家。不想约的对象摇身一变成为了上司教授!人生何处不惊喜,偏偏教授先生还是神秘大总裁。某天,被逼到墙沿的女人无处可逃:“容教授……容总……求放过!”“错了,叫老公。”

神经西西 状态:完结

傅暖林思柔容与陈茵茵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男朋友爱上妹妹

    民政局门外。

    “傅暖,我想我们还是不合适,所以,很抱歉,我不能和你结婚。”江聿城看着她,面色寡淡,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傅暖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上个月他向她求婚,今天她可是背着家里面,偷了户口本来打算和他注册的,结果他现在说不合适?

    “我有喜欢的人了。”

    “你喜欢的人是谁?”

    傅暖问完,江聿城有那么一丝犹豫,而后开口,“是你妹妹。”

    妹妹?

    她哪有什么妹妹?

    她循着江聿城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江聿城的车停在她的车边,在副驾驶的位置坐着一个女人,明显是和他一起来的,她盯着半晌才看清楚,是傅思柔。

    与其说傅思柔,不如叫林思柔。

    毕竟,她妈妈还没嫁进傅家门呢。

    傅暖沉默了片刻,面色上还算镇定,“你喜欢她?她哪里比我强?”

    “暖暖,追你的时候我还太小,看你懂事漂亮我就喜欢上了你,但是和你接触过后,我才发现你和我想象的根本就不一样,你不会撒娇,不会亲热,我和你之间根本不像一对恋人,反倒像个关系好的朋友,越和你相处,我就越觉得不是滋味,直到我遇见了思柔,她很好,那晚我们喝醉就在一起了,我要对她负责……”

    傅暖身子微震,闭了闭眸子。

    劈腿就劈腿呗,还要硬怪在她的身上?

    “这就是你的理由?”

    “不全是……曾经我是想和你结婚的,但你让我非常失望,你家里条件很好,你却放弃继承公司选择去当什么老师,你知道我事业心强,你这样不思进取,我们不合适。”江聿城说的冠冕堂皇。

    “不合适是假,你更看重我爸的公司才是真吧?”

    傅暖生的白净,脸蛋也好看,此时勾着唇角,明媚的脸上笑的讽刺极了。

    “江聿城,我爸疼我,所以从来不会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而且我也不是接手公司的料,所以,他是在等着我结婚后将公司交给我丈夫来打理的。”

    江聿城愣了一下,眼底分明有些意外。

    傅暖眼睛酸酸的。

    她真是一点都没看出来,他对她原来有这么多不满,如果他不说,或许他们现在已经注册结婚是一对合法夫妻了。

    可惜,他江聿城算来算去,还是算漏了。

    林思柔说了谎。

    父亲只有她一个女儿,为了她单身十几年一直没续弦,直到半年前她怕自己结婚后他孤单,才劝他再找一个妻子。

    那人就是林思柔的妈。

    林思柔是她妈和前夫生的孩子,和自己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恋爱的时候傅暖很少提家里的事情,所以这些,江聿城都不知道。

    傅暖看了他半晌,面目上已经没什么表情了,“既然你喜欢的是我’妹妹’,我也不勉强你,我们好聚好散吧,不过江聿城,希望事实真能如你计划的那么顺利。”

    江聿城嘴角颤了颤,“你什么意思?”

    傅暖没理,转身便走了。

    江聿城是她第一个男朋友,在他之前她的恋情干净的和一张白纸似的,如他所说,她不会撒娇不会亲热,他们没有做过逾距的事,甚至接吻的次数都很少。

    但是,他一直很绅士,从来没有强迫过她,上个月他对她求了婚,她答应了,没想到他转眼就和林思柔滚了床单。

    既然他这么对她,她何必再提醒他?

    就当她这几年的恋情全是喂了狗吧!

    ……

    路过车子的时候,车窗放了下来,林思柔看着她,满脸歉意。

    “姐姐,聿城有追求爱的权利,咱们是一家人,我不忍心让你再蒙在鼓里了,这件事错都在我,你别怪他……”

    傅暖心里有些窝火,但脸色却愈发清冷,“好啊,我不怪他,我怪你?”

    在林思柔愣怔的时候,傅暖直接拿出了手机给傅兆发了微信语音:“爸,我反悔了,我不想让您和那个阿姨结婚了,我不喜欢她,过几天让她们母女搬出去吧。”

  • 第2章 去我家吗

    她是当着林思柔的面发过去的。

    林思柔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傅暖!你不能那么做!你这样太卑鄙了!你我之间的事凭什么波及我妈!”

    听此,傅暖神色有些嘲弄,“凭什么?凭我乐意,林思柔,希望在你没有傅家女儿这层身份后,江聿城能爱你久一点。”

    ……

    回去的路上,傅暖开着车子转了很久,眼泪早就流干了,她找出手机和闺蜜陈茵茵倾诉,把江聿城和林思柔的事都说出来了。

    陈茵茵是个暴脾气的,一听就炸了,“合着江聿城这孙子全是装的啊?他是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吗?而且他瞎了吗?那个林思柔和你比哪美啊?”

    “在男人眼里只有脱衣服和不脱衣服的女人,他江聿城不是也喜欢妖精吗?”

    “我的小暖暖啊,你长得还不够妖孽吗?你纯良的时候他江聿城就能一眼看上你,你要性感起来,哪还轮的到他江聿城的份!”

    陈茵茵说的一点也不夸张。

    傅暖的确是长得漂亮,从小家教又严格,一直是伴着女神的标签长大的,就她工作的鹭大来说,追她的人能排到校门口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淅沥沥的,视野都模糊了。

    忽然,前面跑出来一个小孩,傅暖看清的时候已经很近了,她心口一紧,猛地踩了刹车,就在这时,一道模糊的身影蹿了出来,傅暖刹了车,心跳已经要跳出胸腔一般,顾不得其他,推开门就见穿着衬衫的男人跌倒在路边,怀里还护着明显被吓到的孩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你怎么样?”

    男人身上满是泥泞,微微蹙眉,深邃的视线打量了面前的孩子一眼,而后移开看向了站在身侧的女人。

    “事后对不起?”

    “……事前我也不认识你哈……总之先起来吧,地上脏。”

    她有些尴尬的开了句玩笑,俯身将男人搀扶了起来。

    这才看清了他的样子,一瞬间,看的愣住了。

    眉目精致,如描墨画一般,鼻梁高挺,菲薄的唇微微抿着,额角的碎发被雨水打湿了,整个人看上去有几分狼狈。

    “妈妈,我要妈妈……”

    小孩子好像吓到了,开始大哭了起来,这时,不远处跑过来一个中年妇人,小孩便哭着扑了过去,傅暖又是一顿道歉,可能是看她也吓坏了,那母亲也没太怪她,对男人道了一番谢,才带着孩子走了。

    “你流血了……我快点送你去医院吧?”傅暖看到他受伤了,暗暗有些懊恼。

    男人垂眸看了一眼身上的泥泞,没有说话,眉宇却是微锁着。

    傅暖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先去附近的医院看一看?”

    “我不喜欢医院。”

    “那么……你家哪里的?我送你回去。”

    “没家。”

    “哈?你手机呢?或者你总有亲戚朋友吧?”

    “没亲戚。”

    “没亲戚?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她无语。

    闻言,男人眯着眸子看向她,皮笑肉不笑的,“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环境,才会让你长到这么大还相信有人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傅暖抑制住转身走人的冲动,“先生……我只是想补偿你一下,你这么淋雨说不定伤口就感染了,还有你的衣服,我会赔的。”

    “我的衣服很贵。”

    “我的也不便宜。”她拧了拧眉头,她发现这人长相好是好,但是嘴巴有点毒,“何况衣服除了保暖就是蔽体,你这身湿衣服穿着,不如裸奔。”

    “我可以理解为你想看我裸奔?”

    傅暖盯着那人皮笑肉不笑的脸,心想好啊,耍流氓谁不会啊,“我倒是想看,你给我裸一个?”

    “这里不行。”

    “我家?”

    “我觉得可以。”

    男人唇角勾了勾,哪怕只是浅笑,在这张俊美无俦的脸上也是极好看的,傅暖承认,那一瞬间心脏塌陷了一块,就好像被鬼迷了心窍一样,突然很想放纵自己。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