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绝世弃少、顾明方龙舟于雪琴方雪霖小说

绝世弃少

顾明方龙舟于雪琴方雪霖小说

主角:顾明,方龙舟,于雪琴,方雪霖 标签:都市爽文、热血、扮猪吃老虎、打脸、装逼

三年前,遭到亲信背叛,剥去继承者身份。三年后,家族圈禁解除,他涅槃重生归来!噬亲仇,家族恨,岂能不报?执掌天下财权,以王者姿态碾碎一切阻碍!

小生吃豆腐 状态:连载中

顾明方龙舟于雪琴方雪霖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王者序幕

    十月,细雨绵绵,天气微凉。

    金陵,郊区墓园。

    顾明犹如一个铜铸雕塑般站在墓碑前。

    淅沥沥雨水,打湿他的白色衬衫。

    烟雨朦胧,墓碑森立,百合花后面的石碑上的照片,女孩灿烂笑脸,为这片阴冷白色森林增添一抹色彩。

    “姐,三年了,我终于能来看你了。”顾明坚毅英俊脸庞写满了温柔。

    “在我五岁那年,家族了为了让我避开争端,将我送到福利院抚养。从小我体弱多病,在福利院受人欺辱,你我之间相依为命,给予我亲人温暖的。后来我长大了,该轮到我来保护你了,可是……”

    肢体已经麻木,内心寒冷让他声音颤抖,痛苦闭上眼,眼泪却混合着雨水从他眼角无声滑落。

    三年前,国外资本大举犯华,险些引发经济大萧条。

    国内各大财阀、家族唯恐引火烧身,将资产引出国外。甚至暗中与国外势力合作,大发国难财。

    顾明作为开国老元帅之孙,拒绝家族内保守派的反对声音,率领团队,与国外资本展开持续三个月经济贸易战!

    虽然此战瓦解了国外财阀的狼子野心,但也因顾明的任性致使家族损耗严重,一夜之间一无所有。

    因此顾明被剥夺掌控和继承权,并遭受家族三年‘圈禁’。

    被流放到金陵市,立下三个‘不准’。

    不准他离开金陵市,不准他过问或接手家族事宜,不准他经商或利用家族发展自身势力!

    然而历史证明,当初顾明的孤注一掷,是一个极为正确的抉择!

    贸易战结束后,家族不仅短时间内恢复元气,并且资产、权势大增,一跃成为京城第一王族。

    作为最大的功臣,顾明逐渐受到了家族重视。

    三年圈禁,今日解除!

    当初叶丹琴作为国内唯一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是顾明最大助力,也被国外势力视为眼中钉。

    当时,顾明收到了有人要暗杀姐姐的消息,于是分出大部分资源保护姐姐,本以为她可以躲过一劫,可没想到竟遭到身边最亲近之人的背叛,最终香消玉损!

    三年间,顾明被家族禁锢,无法上山祭拜姐姐,内心无时不刻不在忍受悔恨与煎熬。

    每到夜里,顾明总会梦到姐姐临死前遭受各种折磨与绝望,以及她冰凉已久的可怜面孔。

    那时候,她一定最希望弟弟能来保护自己吧。

    如鲠在喉,悲从心来,顾明痛苦的难以站立。

    我保护了所有人,唯独你。

    天公作美,阴雨渐稀,山上扫墓人也变得多了起来。

    “清场,我们马爷要祭兄弟!”

    来了一群身着黑服的打手,将周围一些祭拜的人赶走。

    起初一些人还不愿意离开,嘴里骂骂咧咧,可看着对方的仗势,也就立马怂了。

    “耳朵聋了,快点滚!”一个寸头男踢了顾明一脚骂道。

    顾明双目通红,却无比平静看着此人。

    “哎呦,哭的这么凄惨,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了?”寸头男讥笑道。

    顾明置之不理,寸头男得寸进尺推了顾明一把道:“说话啊,哑巴了?”

    “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姐姐的清静。”顾明平静道。

    “威胁我?你他妈算老几啊!”寸头男刚要抡起拳头,被旁边的人拉住道:“马爷有吩咐,今天是祭拜兄弟,不允许滋事。”

    寸头男甩开胳膊,转身见墓碑上叶丹琴照片,吹了口哨道:“她就是你姐姐啊?这么漂亮的妞死了真是可惜了。”忽然他当场翻脸,两脚将上面贡品鲜花踢翻:“操,老子让你装聋,在老子面前装逼!”

    百合花束被踢散,混合着雨水青砺踩烂成泥。

    做完这一切,寸头男回头挑衅竖起中指:“还不滚!”

    风仿佛静止了,寸头男与顾明对视,却从顾明身上察觉到一股极致冰冷气息。

    “跪下,向我姐姐道歉。”顾明声音不含杂一丝感情。

    寸头男咽了咽吐沫,直觉告诉他此人绝非好惹,只是他哪能被一个普通年轻人给吓退了,故意嚷着大声给自己壮胆:“还他妈装呢?信不信老子把这墓碑给踹翻?”

    “你找死!”顾明彻底触怒,双拳青筋暴起,一拳头把寸头男鼻梁给砸歪了。

    寸头男大怒,刚要还手,一声呵斥道:“住手!”

    黑衣人群分开,一个穿着花裤光头男人微弯着腰,一步两阶梯走了上来。

    光头男脸上带着两刀疤,给他增添几分狰狞之色。

    “是马宏!”

    “这个小伙子太鲁莽了,打伤了马宏的人,恐怕不能了善了。”

    马宏乃是这一带数一数二地下领头人。

    本是黑道起家,后来洗白上岸,做起了生意,发展至今已经有了近十亿家业。

    尽管他已经不涉黑了,但底子摆在这儿,传闻他黑白通吃,是个狠角色。

    众人纷纷远离,唯恐被牵连。

    顾明冷冷问:“他是你的人?”

    马宏淡淡问:“没错,你想怎么样?”

    “道歉。”

    马宏回头对寸头男道:“向他道歉。”

    “啊?马爷,我……”寸头男极为不甘。

    “我说道歉。”马爷语气不可抗拒。

    寸头男不敢顶撞,只好闷头对顾明说了句‘对不起’。

    围观人一脸迷惑,马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小子,我的人已经道歉了,那你呢?”马宏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却笑得异常阴冷:“你打断了我手下鼻梁骨,按照江湖规矩,我要打断你的两条腿才行!当然,两条胳膊也行。”

    顾明淡然一笑,哪怕他耗尽了资源成为了普通人,世人却又哪里知道,他乃京城第一王少,又岂能这般好惹?

    “你认为道歉就结束了吗?对我姐姐不敬者,死!”

    “哈哈哈!”马宏宛若听到了笑话,与手下仰天大笑。

    围观一些人也用怪异眼神看着顾明。

    这小伙子脑子有病吧?

    对方可是马宏,而且手下众多,就算把你宰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看来我马宏低调太久了,人人都以为我是什么善男信女。”马宏吐口痰,骂道:“给你五分钟时间叫人,别说没给你机会。”

    “给你十分钟时间,让你选一个上好墓地。”顾明淡淡道。

    “好一个狂妄的小子,不过你也得要有狂妄的资本!”马宏面色一沉,挥手示意,头号干将阿虎从裤腰掏出一把瑞士军刀,来到顾明后面,就等马宏命令了。

    马宏当然不可能当众杀人,大多是在吓唬顾明。

    可见顾明坦然自若样子,不禁皱了眉。

    他混了几十年,还从未见过不怕死的人。

    本以为顾明是在装装样子,可刀刃架在他脖子上,他依旧从容淡然,这让马宏内心极为疑惑,也多了几分谨慎。

    莫非,此人有底牌?

    马宏混到如今这个层次,除了手段残忍,人脉广泛外,更是谨慎细微。

    扫略顾明全身,欲要从中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忽然,他目光猛然一凝,落在了顾明衬衫袖口上。

    白衬衫看似平淡无奇,可整体设计感浑然一成,尤其在袖口的金丝绣成徽章标志,尽管是惊鸿一瞥,却犹如烙铁般印在他的脑海里,在内心翻起惊涛骇浪。

    二十年前他还只是街头混子,甚至一度连饭都吃不起。

    他最大目标便是成为统治金陵长江一带横跨两省最大黑道头子陈安。

    可在某一天,他亲眼看到被神往已久长江流域最豪华夜场被两辆坦克给碾成了一堆废墟,而陈安被一个年轻男子踩在脚底下变为一具死尸。

    陈安花费几十年建造一切被弹指间覆灭!

    虽然马宏至今不知道那个年轻男人用了什么手段干的,但那个人形象以及他的一切都被深深刻在脑海里,让他几十年来小心行事,唯恐得罪这样恐怖的存在!

    马宏记得很清楚,那个年轻男人穿着与顾明一样的白色衬衫,袖口金色标志也是一般无二。

    仔细端详眼前这位年轻人,轮廓、眼神,都与二十年前那个人极为相似。

    莫非他们是父子?

    想到这儿,马宏双腿颤抖,背心紧贴在了后背,不知道是被露水打湿,还是被冷汗浸湿……马宏脑海画面不断交错,当初陈安成就与辉煌至今无人能及,可仍旧被轻而易举覆灭,更别提他了。

  • 第二章 婚宴

    “马爷,这小子居然敢无视您,实在太嚣张了,让我来干死他!”寸头男捏响拳头,迫不及待兴奋道。

    “干你妈的!”马宏一巴掌拍寸头男脑袋上,对所有人道:“跪下。”

    手下们惊愕看着马宏,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马宏颤抖怒斥:“耳朵聋了?都跪下!”话罢,一脚狠狠踹在寸头男腿上,这一脚力气极大,直接将寸头男膝盖踹折了。

    一声惨叫,寸头男迫不得已跪在地上。

    随后马宏跪了下来,阿虎连忙收回匕首,跟着一起跪下。

    其余手下们不敢不从,乌泱泱一片犹如推倒多尼诺骨牌般,一窝蜂跪了下来。

    此时马宏浑身都在抖,很紧张,非常紧张。

    自己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威胁这位年轻人,倘若今天这事儿结束了,恐怕第二天自己就要暴尸荒野了。

    顾明看到袖子卷起一角,露出了标志,顿时了然。

    百般无赖的将袖子放下,杀意显露:“除了死人外,还有什么人不会说话?”

    目前实力还为恢复,倘若身份败露,满城皆知,必然会惹起一些事端。

    马宏颤抖着说不出话,眼前这人绝对有掌握自己生杀大权!

    忽如一袭凉风,卷着祭台上白百合花瓣飞舞而来,落在顾明领子口。

    顾明心一动,看着墓碑上女孩照片,眼神渐渐温柔,内心戾气跟着平息。

    “给我姐磕三个响头,我也不再为难你了。”

    一念天堂地狱间。

    马宏深感万幸,连忙带着手下磕三个响头。

    内心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那场风救了他以及全家一条小命。

    这时,马宏手机突然响了,吓得他恨不得掏出手机丢山下去。

    不过一看来电人,得,这个也得罪不起。

    “先生,我可以接个电话吗?”马宏小心翼翼问。

    顾明点点头,蹲下来小心整理被踩乱的花束。

    “今日是林先生大婚之日,我哪能缺席,马上过去。”马宏讨好笑了两声,挂断了电话。

    “你要去参加林荣东婚礼?正好,捎我一程。”顾明起身道。

    “您也要去?”马宏心中一惊,更加确认顾明身份非凡。

    林荣东可是国际顶尖金融学者,他的妻子更是金陵市二线势力的方家大小姐,如今二人联姻,可谓是强强联合,放眼整个国内都是头等大事。

    正因为层次高,哪怕你手里有钱,没有一定的地位权势,也没资格参加婚礼。

    顾明一语点出林荣东名字,并也要去参加婚礼,正说明他地位非同小可。

    “嗯,”顾明没太多废话,转身下了山。

    “马爷,刚才那位是谁?”见顾明走出几十米远,阿虎小心试探问。

    他跟了马宏十多年,还是头一回见马宏如此恐慌。

    “你不必知道太多,以后若是遇上此人,切记不可招惹半分,否则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

    没人怀疑马宏这番话真实性,作为金陵市地下王者之一,他没必要当着兄弟面灭自己威风,显然他真是被吓怕了。

    “马爷,他怎么处理?”阿虎看着寸头男,寸头男吓得浑身哆嗦,黄的白的直接出来了。

    马宏眼闪凶光,余留半分人情道:“沉了。”

    “马爷我跟了你五年您绕我一条命吧!”寸头男哀嚎求饶,阿虎一记手刀将其打昏,安排人拿麻袋将其套住,送到墓园另一头沉入江底。

    马宏安排一辆大奔商务车,与顾明一同乘坐前往目的地。

    “先生,敢问您贵姓?”马宏倒了一杯热茶递给顾明,顾明谢绝婉拒。

    “你叫我顾明吧。”顾明倒是没隐瞒什么。

    其一,马宏大概猜到自己身份,隐瞒也没什么用。

    其二,如今顾明除了身份以外,没有任何资源可以利用。

    收拢马宏,以后或许能发挥一些作用,成为自己的助力。

    “我哪敢直呼您名字,还是称您为顾少吧。”马宏看的出顾明对自己态度缓和下来,内心暗喜,便随意聊道:“顾少参加林先生的婚礼,可否准备什么礼物呢?”

    “礼物?我倒是准备一副上好棺材。”顾明微微一笑,眼底深处却隐隐透露出寒意。

    “棺材?升官发财,这寓意好。”马宏眼睛一亮,一顿吹嘘拍马屁,只当顾明开起了玩笑,自然不会以为他真送棺材。

    万禧酒店,规模、设备谈不上最奢华,却是整个金陵市最富有格调与气质的酒店。

    想要在这儿摆上一桌酒席,绝非有钱就能办得到的。

    红地毯从一公里外的岔路口延伸到酒店大门前,各式豪车来来往往,处处都是高贵典雅的人。

    一架直升飞机从酒店上空掠过,吊着一个巨大红幅:恭祝林荣东先生与方丽颖女士新婚快乐。

    “不愧是方家主办的婚姻,这排场当之无愧。”饶是马宏见多识广,也不禁瞠目结舌。

    顾明看着大门口摆放鲜花花篮,一片喜庆之美景,眼底却浮现出姐姐那满身凄惨血红。

    “顾明,你宁愿自己陷入险地,也要将一部分资源分给我保护丹琴,我十分欣慰。”

    “你放心,我是丹琴未婚夫,哪怕我死了,也绝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倘若她死了,我便削发成僧,为她敲三十年了却红尘钟。”

    满脑子是林荣东信誓旦旦的诺言,趋于对林荣东的信任,顾明将部分资源分给林荣东,让他保护姐姐。

    为此顾明少了部分资源,无法完胜西方势力,在巨大亏损下,被家族剥夺身份,三年圈禁。

    可顾明不后悔,只要能保住姐姐,即便死又如何?

    然而,等一切都结束后,顾明却收到了噩耗。

    姐姐惨死他乡,那个信誓旦旦要保护好姐姐的林荣东,非但完好无损,还在一个夜场的女人肚皮上找到了他。

    顾明愤怒滔天,想要惩治林荣东,可家族惩罚下来,被剥夺了身份,圈禁三年。

    当初国外资本闯入华夏,部分家族贪图利益,抛弃民族之气结与之勾结在一块儿大发国难财,金陵方家便是其中之一。

    这些人挖坑了老百姓积蓄和血汗钱,为国人所不耻。

    三年过去了,林荣东非但不悔改,反而娶了方家的女人,娶了汉奸的女儿?!

    民族之耻辱,天理不容!

    姐姐泉下有知,难以瞑目!

    今日,顾明便是要向林荣东讨要一个说法。

    倘若有必要,他不介意动用一些特殊手段。

    任何敢欺辱姐姐者,唯有一死才可谢罪!

    参加婚礼需要请帖,不过有马宏引路,加上侍者也不会想到会有人敢来在这特殊时日来拆方家的台子,顺利进入大厅。

    辉煌大厅下,红毯、香槟、蛋糕,专属于富人们装饰一样不能少。

    马宏邀见了其他人,暂且离开。

    顾明作为京城顾家老元帅顾卫华之孙,林氏财阀唯一继承人,原本便有一股不凡气质,压倒在场大部分人。

    加上三年洗铅,以及姐姐离世,使他气质收敛,从而散发出的气息更具有成熟魅力。

    还没坐下,便有不少人目光被吸引过来。

    “此人气度不凡,看似年纪轻轻,可举手投足间却充满了魅力。”

    “老夫在金陵市混迹几十年,还从未听说过哪家公子有如何气魄。”

    “瞧瞧他的衣着打扮,虽然没有华丽的服饰,高贵的礼装,但他那件衬衫走线极为流畅,且面料不凡,一看便是出自欧洲大师之手,绝非一般富少有资格享受的。”

    “不凡气质,加上忧郁的眼神,好帅~”

    对于这些称赞,顾明早已经听腻了。

    他更在意如何对付林荣东。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