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萌宝无价:二婚妈咪你别怕、厉墨北云容叶何欢小说

萌宝无价:二婚妈咪你别怕

厉墨北云容叶何欢小说

主角:厉墨北,云容,叶何欢, 标签:虐恋、总裁、白领浪漫、宝宝、

新他俊美,也冷漠,我想,这样的男人,是我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却没想到,正是他,把我拉出火坑,让我开始了新生活。可尽管如此,我和他依旧是云泥之别。这样的男人,我该爱,还是离开?

浅浅 状态:完结

厉墨北云容叶何欢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他叫厉墨北

    夜凉如水。

    我坐在饭厅,一边盯着云容落在家里的手机,一边大口的灌着红酒。

    手机里的聊天记录上,充分显示着,我被出轨了,小三还是一个男人。

    桌上的牛排,水果沙拉,我精心准备的一切,都仿佛在嘲讽着我,多么的愚蠢,多么的悲哀。

    透过杯中的液体,我仿佛看见了两个赤裸体的男人,正在做着人间最苟且的事。

    怪不得结婚三年了都不碰我一下!

    愤怒的火焰烧的我心口一阵闷痛,喝光了最后一口,我猛地站起了身。

    既然他不要脸,我也不必给他再留面子。今天,我要跟他要个交代!

    出了家门,我打车直奔锦华酒店,如果我没记错,他们约的地方应该是1688房。

    电梯内空间狭小,不禁让我头脑昏沉,越发觉的透不过气,到了十六楼,眼睛已有些模糊不清,大致的看了一眼,我敲响了其中的一道门。

    片刻,房门开了。

    透过门缝,我看到一个身材颀长,模样俊美的男人。

    他穿着一件雪白的睡袍,领口微微的开敞,健硕的胸肌无遮无拦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他就是周航吗?

    看他的样子,两人已经准备开始了吗?

    我双眼喷火的盯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继而双手发力,把他推到了一边,随后便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卧室。

    “云容,你给我出来,云容!”

    云容没在,难道他在洗澡吗?

    我发疯的似的拉开了浴室的门,里边空空如也,并没有云容的踪影。

    这个王八蛋,究竟藏到哪里去了?

    我被怒火激红了眼,把衣柜床底都翻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云容。

    他为什么没在?他们约的不是八点吗?

    我喘着气坐到了床边,完全没有注意到笼罩在我头上的高大阴影。

    “闹够了吗?”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神冰冷。

    我被他看的心头一颤,那股凉意很快又被怒火给淹没,我气急败坏的揪住他的衣领,大声的质问道:“说,你把他藏到哪了?”

    男人眯着眼,两团火焰隐隐燃烧。

    他冷冷的觑着我,嗓音低沉的说道:“怎么,装疯卖傻?如果你折腾够了,就马上给我滚出去。”

    我顿时被他高高在上的样子给刺激到了,脱口骂道:“什么时候小三都能这么理直气壮了?你让云容出来跟我说,只要他当着我的面说爱你,我就跟他离婚并且祝福你俩百年好合!”

    明显是那句小三把他刺激到了,男人眼眸顿沉,他抬手抓住我的手腕,微一用力便把我按到了床上。

    “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恩?”

    他狠狠的压住了我,深邃的眸子中已经凝出了一层冰。

    肢体的接触并没有吓到我,我知道同性恋是不可能对女人产生的兴趣的,就如同云容,三年来一直以各种理由搪塞着我,偏偏我还傻傻的信的。

    要不是偶然看到了今晚的信息,我还以为他真的沉浸在前妻出轨的阴影里。

    想到他每次拒绝我的样子,积压的三年的愤怒猛地冲到了头顶,我面无惧色的瞪着男人,大声咒骂道:“怎么,被我知道,恼羞成怒了?你既然敢和云容上床,就应该敢作敢当。被男人睡很舒服吧,不然你也不会破坏我的家庭,是不是?还是你根本就硬不起来,所以只能被男人睡?”

    男人似乎没搞清楚我在说什么,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气的脸色发青,“该死的东西,居然说我是……”

    后面的话他没继续说,顿了顿,薄削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冷森森的弧度,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就让你看看,我硬不硬的起来。”

    我心里一沉,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顿时叫道:“你想干……”

    “什么”两字还没出口,便被两片略带着凉意的嘴唇给封住。

    我惊讶的睁大了眼,难道……他是个双?

    走神的瞬间,衣服已被对方粗暴的拽了下来,胸前的凉意让我骤然清醒,想到他用这张嘴同样也吻过云容,心里登时一阵恶心。

    “放开我,变态,给我滚开!”

    我想推开他,手上却没了力气,男人冷哼一声,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他几下就把我的裤子拽下了脚踝,随后便重重的压了下来。

    “啊!”我惊惧的看着他,紧接着,身下一阵剧烈的刺痛,疼的我眼前一黑,逐渐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看到床上的狼藉,以及那一片干涸了的血污,我终于明白,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

    我竟然被一个同性恋给做了!这样的事实让我忍无可忍。

    强撑着酸痛的身体把衣服穿好,下床的时候,门开了。

    男人围着一条浴巾走了进来,晨光下,他的脸深邃立体,俊美如雕,几滴水珠挂在那乌黑的发上,另有少许沿着他健硕的胸膛慢慢滑落,消失在那条莹白如雪的浴巾之中。

    如果对方换一个场景,说不定我会好好欣赏一下这副美男出浴图,但在此时,我对他的想法只有一种,就是恨不得把他杀了。

    男人无畏地对上了我杀人般的目光,平淡而随意的问道。

    “醒了?”

    我腾地站了起来,过度的疼痛让我的脸色十分的苍白。

    “云容呢?他到底在哪?”

    为了那个衣冠禽兽我遭受了如此大的侮辱,今天要不把他找出来,我死也不会甘心。

    男人弯下了腰,冷淡的说道:“你已经成功的爬上了我的床,还玩找人的把戏有意义吗?”

    “把戏?”我怔了一下,咬牙切齿的问:“你什么意思?”

    男人挑起眉,眼中尽是讥讽。

    “用这种手段勾引我,真亏你想的出来,不过,你成功了。”

    他扬起了唇,笑容森冷的说道:“买你一夜要多钱,说吧。”

    我的脸霎时胀的通红,狠狠的推开他道:“周航,你以为自己是谁,我的初夜你买的起吗?识相的就快点和云容断了,别破坏我们的家庭,不然我就告你强奸。”

    男人的眉头皱了一下,冷冷的说道:“呵,一个有家庭的处女吗?真是漏洞百出的谎言。”

    他直起了身,声音低沉的说道:“告我是吗?去吧,记清楚了,我叫厉墨北。”

  • 第2章 下次做主动一点

    “什么?”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男人冷哼一声道:“怎么,你又是编故事又是扮处女,处心积虑的爬上了我的床,别告诉我,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男人的话让我脸上的热度瞬间蔓延至全身,终于忍无可忍的抬起了手,照着那张俊脸狠狠的扇了过去。

    “啪。”

    这一巴掌打的又狠又准,男人顿时怔住,趁此机会,我惊慌的逃出了房间。

    快到电梯门口的时候,我偶然回了一下头,赫然发现那间房门的号码竟然是1988。

    眼前一黑,我险些晕倒在地,怪不得男人不认识云容,原来是我走错了房间。

    那么他也不是周航了?

    对,他说他叫厉墨北。

    我急促的喘息着,胸口仿佛压了一颗石头,堵闷的透不过气。

    就在这时,远处闪过了一道熟悉的人影,和他同行的是个年纪很轻,二十岁都不到的高瘦男孩。

    体内的鲜血瞬间便涌到了头顶。

    “云容,你给我站住!”

    我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旋即发疯一般的冲了过去。

    男人转过身,西装笔挺,一脸斯文,正是我找了一夜的衣冠禽兽云容。

    “你怎么在这?”

    他看着我,眼中露出了少许的惊讶。

    男孩神情倨傲的看了我一眼,对云容说道:“云哥,我先走了,咱们电话联系。”然后和我擦肩而过,从容的走进了电梯。

    我想拉住他,却被云容拦住。

    “叶何欢,你闹什么?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

    呵,被绿了,想和小三理论一下算是闲事吗?

    我愤怒的瞪着他,眼中的泪水摇摇欲坠。

    朦胧的目光中,思绪穿梭,三年的婚姻变得及其可笑。

    结婚三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他真正的妻子。

    我爱云容,他那俊逸而又优雅的气质,初见时对我的温柔体贴,正是我一直憧憬的爱情。

    为此我毫无怨言的苦等了他三年,希望他能解开前妻背叛的心结,直到昨晚我才发现,所有漂亮的说辞,不过都是他为了掩饰自己而编织的谎言。

    所有的委屈和愤恨都在一瞬间爆发,我薅住了他的衣领,声音哽咽。

    “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在这,不是说昨晚加班去了吗?你为什么在这儿?”我大口的喘着气,激动的大吼大叫:“云容,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好,难道我连一个男人都比不上吗?”

    云容的眼中划过了一抹慌张,却又很快的镇定下来,“你昨晚又在哪?该不是耐不住寂寞跑出来找男人了吧!”

    想到那个冷情粗暴的男人,我登时做贼心虚,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的忍让让云容气势顿涨,他凑近一步,忽地扯开了我的领口,看到上边的青紫,眼神霎时狠戾起来。

    “看来我猜的没错,妈的,叶何欢,你这个贱人!你和xx那个婊子一样,都受不住寂寞,背叛我!”

    Xx是他前妻的名字。

    我打掉了他的手,硬着头皮说道:“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云容反揪住我,唾液横飞的咒骂道:“跟别的男人睡了,你居然还有理了,妈的,我早该看出你就是一个没了男人就活不了的贱货。”

    我被他骂的忍无可忍,不禁反唇激道:“你才是贱货,放着现成的老婆不要居然去找别的男人,我当初真的是瞎了眼,嫁给了你这么一个恶心的东西。”

    “你敢说我恶心。”云容反抓住我,额头上暴起了青筋。

    我用力的去掰他的手,他的另一只手已狠狠的扇了过来。

    “啊!”我没想到云容真的会动手打我,顿时惊叫一声,闭上了眼。

    耳边风声呼啸,片刻,风止音消,并有出现我预感到的疼痛。

    看来他还是念着我们的夫妻之情的,我心思复杂的睁开了眼,泪水夺眶而出。

    却见云容目光凶狠的瞪着我的身后,他的手也被另一只手腕给抓住了。

    “打女人,是不是不太好?”沉冷的声音从我耳后传来,旋即手腕一挥,云容立即倒退了好几步。

    “谁特么要你多管闲事,你……”

    我惊讶的转过头,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线条冷峻、轮廓清晰的脸。

    “是你!”

    我捂住了嘴,心思复杂的看着这个和我缠绵了一夜的陌生男人,厉墨北。

    厉墨北淡淡的扫了我一眼,并未说话,目光也显而易见的带着嘲弄,又把目光转到了云容的脸上。

    云容的叫骂早就戛然而止,脸阴了一秒,很快便恢复如常,甚至还多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原来是厉总。”他儒雅的笑了笑,伸出手道:“刚才没有看清,还望厉总不要见怪,不知道厉总昨晚过得是否愉快?”

    说这话的时候,云容有意无意的瞟了我一眼,眼神中的意思已不言而喻。

    厉墨北微微一怔,沉冷的说道:“这女人是你安排的?”

    云容耸了耸肩道:“不过是生意上的投资,厉总用不着放在心上。”

    我听的云里雾里,直到此时才听明白云容话里的意思。

    “云容,你个王八蛋,你胡说些什么,我和他……”

    我焦急的解释,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斯文柔弱的云容竟是这般的无耻,更不明白他是怎么一眼就看出了我和厉墨北发生了那种关系。

    厉墨北似乎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打断了我,声音阴沉的说道:“呵呵,你做的不错,为了公司,竟然找人演了这么一出大戏。”

    说着,他厌恶的扫了我一眼,嘴角的笑容更冷了几分,“你也不错,戏演的很逼真,处女膜也做的相当真实,但我依然要奉劝你一句,下次在做这种事最好主动一点,没有哪个男人愿意上一具死尸。”

    话音落后,男人便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

    我气的浑身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叮咚一声,电梯门关上,男人的身影从我的视线里彻底消失。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