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校花的贴身流氓、王玄叶晴儿白小雅小说

校花的贴身流氓

王玄叶晴儿白小雅小说

主角:王玄,叶晴儿,白小雅,, 标签:都市、异能、杀手、爱情、青梅竹马、霸气、高手、闷骚、扮猪吃老虎、热血、爽感强、暧昧

一场地震,让屌丝王玄拥有了牛逼的瞬移能力,却不想,这异能竟是个打折的残次品,每次瞬移的地点总是出错,不是校花卧室,就是女神的房间。校花:不行,你看了我,要对我负责。女神:别走,我好冷!王玄很无奈:老天啊,你这是为什么, 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当个安静的异能者了?

小焕熊 状态:完结

王玄叶晴儿白小雅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误入美女衣柜

    清晨的襄城,空气,仍旧是那么的差,昨夜的大雨,没有让空气有丝毫的清净,反而让地面的污物随着空气的照射蒸腾而起,让整个襄城被隐藏在了一片白色的朦胧之中。

    王玄早早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不起不行啊,隔壁那对情侣一大早上叫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只要不是聋子,都尼玛不可能睡着了。

    果然刚一出门,就看到对门白小雅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身上穿着一件微微有些保守的的淡黄色睡衣,袖子挽在肘部,露出白嫩的手臂,手里拿着洗漱的用具,初醒迷蒙模样为她淡雅的气质增添了一份慵懒,淡淡的一笑,便如春天盛开的海棠般让人迷醉。

    白小雅显然也看到了王玄,见他正在看自己,一丝红韵便爬上了脸颊,脚步微微一顿,有些羞怯的说道,“玄哥,你也起来了啊?”

    王玄此时也挺紧张的,这是每个看到自己心仪女孩的男人都有的通病,“啊,恩,是啊,这不是么,那屋……”说道这里,王玄便朝着仍然还在哼哈大叫的情侣屋子指去,想说自己也是让他们吵醒的。

    可是突然发现,自己跟白小雅说这事儿,好像有点不好,手立刻就缩了回来,可是又没地方放,只能伸到了头顶,挠了挠头发,然后一脸尴尬的对着白小雅呵呵的傻笑了起来。

    白小雅可不是一般的聪明,看着王玄发窘的样子,不由便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王玄看着她笑了,心中的尴尬就被化解了大半,看着王玄恢复了常态,白小雅才是看了一眼表,“呀,不说了,玄哥,我快要迟到了,洗漱去了,回头见!”

    王玄此时都被白小雅把魂儿给勾走了,人家女孩走了好半天,他还在那看着人家的背影发愣呢,这时候,啪的一声,最里屋的门响了起来,将王玄从发呆中惊醒。

    转头一看,原来是最里面那间屋子里住的那对奇怪男女,他们也都拿着洗漱用具,王玄这才想起来,自己也不能干愣着了,还得赶快排队啊,不然洗漱的时间就不够用了。

    这屋子里一共是四室一厅,却共租给十来个人,其中四个卧室,每间两人,隔壁大喊大叫的那对情侣自然不用说了,租了一间,白小雅和叶晴儿两个女大学生租了一间,另外还有一个混混模样的家伙,租了一间。

    最后一间就是眼前这对奇葩男女租的,两个人不是情侣,却合租一间房,时不时的也能听到一些那方面的动静,但是平时关系又极为冷淡。而且王玄竟然有次看到那个小混混,半夜被那男的请进了他们屋,而他自己却在门口抽着烟。

    至于王玄么,他住的地方,就比较简陋了,只是在卫生间挨着客厅的地方,用隔板弄了一个小隔间,没有丝毫的阳光,就算是白天,也必须点灯。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在襄城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像王玄这样一没钱,二没权,三没关系的普通大学毕业生,也就只能跟别人合租在一起。

    吃过早饭后,王玄就直接出了门,昨天投出去的几十份简历,依然没有回应,没办法,王玄只能再次去工地搬石头。

    他毕业也已经快有四五个月了,可是却仍旧没有找到工作,家里的钱已经用了很多了,最近妹妹给他打电话,说母亲病了,要用钱,他竟然一分都拿不出来,羞愧的无地自容。

    早早的来到了工地,那个脑满肠肥的猪一样的监工已经开始分活了,王玄连忙的跑过去,等着发牌子,领今天的工作,王玄在工地做的是零工,不是固定的工作,所以每天都会领当天的工作牌。

    然而那监工看到他之后,便冷笑一声,“呦,这不是大学生么,怎么着,还没找到工作呢,哎呀,你说你们这些傻了吧唧的玩应,上学干啥啊,有毛用,你看我小学都没毕业,现在不一样管着你么,草,从前我在老家的时候,每次回来一个大学生,村里头都跟过年似的,那叫一个受欢迎啊,可是现在呢,哼哼,一个车祸死六个人,七个都是大学生,都没有我家的狗稀罕,别的不说,就我家里那货,也都是考上过名牌大学的,毛用没有,现在还不是天天乖乖的伺侯着老子,哈哈,比他吗的发廊里那些还够味儿呢。”

    一听那监工的话,周围过来接活的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满脸讥讽的看着王玄,眼神里满是戏谑的光芒。

    人都是趋炎附势的生物,同时具有相对的排他性,当所有人都是傻子时,聪明人,必然无处立足,而在这些人的面前,王玄就是个异类,他们排斥王玄,也是正常的,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惯例,是人们的生存之道。

    这几个月里,王玄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早已经深深的明白了这一点,他没有说话,也没有争辩什么,只是平静伸出手,去接胖子监工递过来的牌子,然后带在脖子上,朝着他应该工作的地方而去。

    他知道他做出的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家里的母亲和妹妹都在等着他的工资活命,父亲去世的早,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为了母亲和妹妹,不过是一点羞辱罢了,有什么可不能忍的呢。

    王玄今天的工作,还是搬石头,将成千的石块搬上吊车,然后送到工地的四处去,所以领了牌子,他就朝着放着石头的地方而去,可是还没等他走到堆放石头的地方呢,就突然听到轰隆的一声巨响,让他一愣,接着整个地面都开始震动了起来。

    王玄一慌,连忙趴在了地上,远处此时传来了巨大的惨叫声。

    “啊,救命啊!”

    “地震了,快来人啊!”

    “我的脚,谁来救救我!”

    无数的叫声接踵而来,王玄想要爬起来救人,但是地面震动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站起来,他此时听到不远处似乎有着一个人,正在叫救命,他努力的抬起头,朝着呐喊声的方向看去,本想过去救人来着,可是当他抬起头,看到前面发生的一切之后,整个人彻底都呆住了。

    因为此时,就在他的正前方,一道巨大的地缝猛然裂开,深不见底,如同一只张开了巨嘴的怪兽一般,吞噬着那裂缝边缘上的一切,刚才那个叫救命的家伙,已经掉了下去,然而很不幸的是,王玄此时也在那裂缝的边缘上。

    王玄吓得寒毛直立,二话不说,就想要朝着远处逃跑,可还没等他站起来呢,就觉得脚下一轻,接着整个人便朝着那裂缝中摔了下去,他大声的喊着,“不!我不要死!救命,我不能死!”

    然而留在他眼前的,除了那慢慢变成一条缝隙般狭小的天空之外,就只有耳边下落带起的风声,和那裂缝之中无限的黑暗了。

    “砰!”突然一声响动传来,接着便是无数的响动,似乎是重物砸去地面上的感觉,同时似乎有奇怪的东西,钻进了王玄的身体之中,让他的身上奇痒无比,王玄一怔,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就听到轰的一声在他的耳边响起,他的头猛地一疼,只觉得全身都如同被扯碎了一样的感觉袭来,头脑一白,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疼,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王玄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上无比的疼痛,仿佛骨肉都散了架一样,让他整个人甚至都不能动弹。

    他尝试着呼吸了口气,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才放下心来,作为一个医生的儿子,他从小还是懂得不少的医学常识的,深吸一口气,没有巨大的反应,初步可以判定,没有受什么重大的内伤,这让他安心了不少。

    周围的空间非常狭小,而且十分昏暗,让王玄觉得自己应该是落在了裂缝的深处了,不过万幸,自己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啊。

    想到这里,他就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之前疼痛的身体,此时竟然不怎么疼了,而且身上的力量也一点点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让他更加的惊喜了起来。

    努力的将手伸到背后,摸了摸,一点伤痕都没有,这让王玄震惊的无以附加,“这怎么可能呢,那么高落下来,毛事儿都没有,这,这丫太夸张了吧?”

    王玄如此的喃喃自语起来,可他的话音刚一落,突然面前传来吱嘎的一声响动,好像是老旧的房门,被拽开时候的那种吱吱呀呀的声响,接着猛地传来了一阵亮光,让他睁不开眼睛。

    他连忙的抬起胳膊,挡住双眼,而还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儿了,就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说道,“唉,你这家伙谁啊,没事儿躲在我们屋子柜子里干什么,你赶紧给我出来啊,不然,我,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 第二章 我懂,我都懂

    “柜子里!”王玄有些傻了眼。

    “怎么可能,自己不是刚刚地震掉进裂缝里了么,难道是做梦?”

    “喂,你在哪儿嘀咕什么呢,快点给我出来,不然,我,我报警了啊!”对面女孩的大声的说道。

    “别,别,我出来,美女,别激动啊,有话好好说。”王玄没有看到对方长得什么样,可是叫声美女,总是没有错的,这年头女人都爱听这个。

    “快点出来,别磨磨蹭蹭的!”小妞又叫了一声。

    王玄的眼睛虽然没有恢复过来,但是也不敢迟疑,连忙挣扎起来,然后朝着那亮光的外面的地方走了出去,可出来之后,看到面前的这个小妞的时候,他顿时就愣住了。

    那小妞看着王玄的时候,也诧异的瞪起了眼睛,好半天才把手里的一根棒球棍,扔到了旁边的粉床上,一脸无语的说道,“玄哥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大晚上的,怎么躲我们房间里来了,而且还在柜子里唠唠叨叨的没完,你就是想要偷窥你也得敬业点啊,保持点安静啊,差点被你吓死了,你还没偷窥成。”

    要说这小妞是谁呢,也不是别人,正是跟王玄合租房子里两个女大学生其中的一个,叫做叶晴儿,今年十九岁,短发,带着点婴儿肥的小圆脸上,一双看起来很萌的大眼睛,水灵灵的,让人看了,就觉得是那种天真烂漫的小妞。

    可别人不知道,王玄对这小妞可是有所了解的,这就是一个披着天使外衣的小恶魔,那天真的面容之下,全都是各种的阴谋诡计,别的不说,就混混和对面那对情侣之间的矛盾,就是这小妞有意无意的挑起来的。

    当然,主要是因为那个小混混有一次喝多了,调戏她和小雅来着。而王玄之所以跟这两个女大学生的关系不错,是因为有一次那小混混和隔壁情侣的男的打起来了,结果正巧给刚刚回来的叶晴儿和白小雅卷里了,王玄过来拉架,给两个小妞弄出去了。

    也就是那次,王玄挨了一个嘴巴,所以两个小妞跟王玄的关系都不错,好几次,王玄把钱邮家去了,结果没有找到工作,饿得没饭吃的时候,都是跟她们两个蹭饭的,虽然王玄不好意思,可那个时候,也没办法,一来二去,三个人就比较熟悉了。

    好几次这小妞都开玩笑的说,将来王玄要是发达了,就跟另一个女大学生白小雅两个人都嫁给王玄呢,可见她们的关系如何了。

    王玄出来之后,发现自己回家了的时候,还有点发愣呢,再一听那小妞的话,先是一怔,喃喃的说道,“晚上?”

    说着他便朝着旁边的窗户看去,果然窗外已经天黑了,浓重的夜色,出奇的竟然能够看到点点的繁星,这在襄城可不多见。

    王玄这个时候,却没有心思看星星了,而是更加迷茫了,刚才明明还是早上呢,怎么这一会儿就天黑了,难道自己之前晕过去的时间太长了,恩,这倒是有可能,可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呢?

    说真的,他此时比叶晴儿还要疑惑呢,而看着叶晴儿盯着他,等着他的回答呢,他有些尴尬的说道,“妹子,不瞒你说,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可能是……”

    叶晴儿甚至是都没有听完他的话,就直接摆摆手,说道,“哎呀,玄哥哥,你这可就不实在了,我懂,我都懂,你们男人啊,都是一个样,色眯眯的,而我和小雅姐又都是那么天生丽质,你一时把持不住,也是可以理解的,你就承认了吧,你绝对是过来想要偷看我们两个换衣服啥的,是不是,你想看你就说么,大家都这么熟了,要不我现在就脱给你看,其实啊,妹妹我还是很有料的呢。”

    说着叶晴儿朝着王玄抛了一个媚眼,然后就在那儿开始解上衣的扣子。

    王玄都让这小妞给吓屁了,连忙摆手,“别,晴儿,别这样,我真不是为了这个,哎你这小妞,怎么就不听人说话呢,别,行了,算我怕了你,我走了,我走了还不行么。”

    说着王玄连忙朝着门外跑去,因为跑得太急,他还差点绊倒在地上,来一个跟头,不过就算这儿样,他也没有回头,而是慌忙的出了屋子。

    看着王玄狼狈逃走的模样,叶晴儿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看样他还真不是过来偷窥的,可是那他为什么跑我们柜子里头去呢,难道他有怪癖,平时没看出来啊。”

    想到这里,叶晴儿便将刚刚打开的一个扣子系上,来到柜子前,轻轻的打开,朝着里头看去。

    接着她顿时就怒了,脸上再也没有了单纯的模样了,而是怒吼起来,“王玄!你个混蛋,自己进来就得了,怎么还弄这么多的土进来啊,我新买的比基尼啊!”

    说着她就一脸愤怒的从那衣柜的泥土里摸出几根蓝色的绳子,攥在手里,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丰富,“不行,我得让他赔给我,这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买的三点比基尼呢,他要是不陪我,我就,我就……”

    她突然的想到了王玄似乎是没钱的,而且王玄家里的情况,别人不知道,她和白小雅是最知道的,特别是小雅姐对那个傻子还……要是让她知道自己让那个家伙给自己买三点比基尼的话,还不得怪自己!

    想及此处,她脸上本来的愤怒瞬间如同被浇了凉水一般的消散了,只是一脸伤心的看着手里的那几条绳子,喃喃的说道,“宝贝儿啊,真是可怜啊,我还一次都没穿过呢,呜呜呜,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

    此时跟叶晴儿大呼倒霉不同,王玄还傻子一样的坐在床上发愣呢。

    “我这是怎么了,明明是在工地里掉进裂缝了,怎么会回到家来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难道我压力太大,产生幻觉了?或者是我疯了,明明没有去工地,结果幻想着自己去了,其实我是躲在了小雅她们屋子的柜子里,可,这说不通啊,那些惨叫声,自己听的清清楚楚的,还有那个掉下去的人,那裂开的地缝,而且自己身上的工作牌又怎么说呢,上面的时间,明明写的今天啊。”

    “对了,地震了,这么大的事情,电视一定会报道的吧。”想到这里,王玄连忙的就打开了他那台三手的老旧台式机,快速的搜索起了之前的地震,可是很奇怪,如今这么发达的网络,竟然一点关于地震的消息都没有,让王玄再次的疑惑了。

    “难道,我真的疯了?”网上没有丝毫的消息,让王玄的精神几乎崩溃了,呆呆的在房子里坐了好半天,才突然狠狠一锤桌子,震得桌上的电脑都砰的一声闷响,跳起老高。

    “不行,我不信,我必须要亲眼回去看看,看看到底是不是地震了,还是老子真的疯了,对一定要回去看看!”

    王玄的话,刚说到这了,突然脑袋猛地一阵疼痛,接着让他震惊无比的事情就发生了。

    只见他面前空间,猛地一阵扭曲,他感觉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直接拽着他一般,朝着那扭曲而去,然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在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趴在了地上。

    身上如同之前醒来的时候,一般的无力和疼痛,不过他顾不得这些了,因为他已经彻底的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