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婚情动我心、姚淇淇华辰风吴浩小说

婚情动我心

姚淇淇华辰风吴浩小说

主角:姚淇淇,华辰风,吴浩, 标签:总裁

三年婚姻,一朝成刺。孩子病危等着救命,老公却撒手不管还骂我给他戴绿帽子。无奈之下,我将自己的身体与灵魂一并出卖,只为换孩子的平安。他是威震黑白的四哥,像勾魂摄魄的毒花,在我的世界惊艳,让我迷惘,沉沦,崩溃,幻灭。他说,别人接近你,只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而我不一样,我要得到的,是你的全部。他又说,春风十里不如你,浩月繁星不如你,江河湖海不如你。最后他说,我对你说那些,都是假的。我说,不管真的假的,我都当了真。

晚天欲雪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婚情动我心

姚淇淇华辰风吴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交易

    我叫姚淇淇,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和老公吴浩结婚三年有个两岁的儿子,日子虽然拮据,但也还过得去。

    可没想到上个月儿子的突然晕倒,给了我们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沉重一击。

    因为我刚满两岁的儿子被查出患上肾病综合征,医生告诉我需要一百万治疗费。

    面对巨额的治疗费用,我当场瘫软在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孩子,哪怕是砸锅卖铁我也要给他治病,所以从医院出来后我就马不停蹄跑到吴浩上班的地方跟他商量。

    让我没预料到的是吴浩的态度很冷漠,他说没有钱,也借不到,让我自己想办法。

    我气的当场打了他一巴掌,来不及难过,我就四处想办法借钱。可我只是个商场售货员能借到的钱也只是杯水车薪,那几天我整体以泪洗面。

    在我被逼如绝境的时候,一起工作的小姐妹给我想了个办法,在孩子的生命面前,我放弃尊严选择答应。

    而现在我浑身酸软的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身上青紫的痕迹像是在嘲讽刚刚有多激烈。

    没错,为了孩子的手术费我把自己当做物品和陌生男人进行了一场交易。

    这时浴室的门被拉开,男人穿着短裤朝着另一个房间走。而我趁着这个空档连忙捡起自己的衣服套上。

    男人很快就回来了,他慵懒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把手里的支票递给了我,充满玩味的声音响起“今天的服务很不错,这是你的报酬。”

    他的话让我很羞愧,同时又让我松了口气,我连忙伸手接过支票,低头一看,却傻眼了,只有二十万。

    可我的小姐妹明明告诉我有一百万的,想到等着救命的孩子,我有些焦急,“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不是说好的一百万吗?”

    男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直接站了起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他的身材高大挺拔站起充满了压迫感,我有些害怕想要挣扎,而他嘲讽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百万?呵呵,你这种女人我见的多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拿了钱赶紧滚。”

    他的话让我心里绞了一下,但也知道惹怒他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所以在他松开我之后,也不敢过多纠缠,拿了支票灰溜溜的滚出房间。

    将支票兑现后,我火速打车来到医院。把二十万全部交给到了收费处。医生在确定我交费之后,才开始给我的孩子输液。

    我坐在病床边上,看着孩子有些苍白的脸,精神有些恍惚。

    三年前我现在的丈夫吴浩开始疯狂追求我。他的细微体贴和关爱让我很快坠入爱河。

    本以为婚后的生活会很幸福,但是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吴浩对我和孩子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动辙就打骂我和孩子。但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一直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可这次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忍,吴浩的所作所为让我气愤难过的同时,也对这段婚姻充满了失望,感觉自己眼睛瞎了一样。

    “妈妈,妈妈”,孩子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侧着脸用手擦了擦眼睛,勉强对着孩子笑了笑。“宝贝乖,妈妈在呢。”

    “妈妈,爸爸呢,爸爸什么不来看我?”孩子弱弱地问我。

    我心里一绞,忍住自己的情绪,对孩子说,爸爸要上班,晚些时候会来看他。

    安顿好孩子后,我请护士帮着照料一下,我回家取些生活上的用品。

    我上楼打开房间的门,在玄关处换鞋时,听到吴浩和婆婆正在厨房说话,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我回来。

    因为听到提我的名字,还提到孩子。我就停住了动作,想听一下他们在说什么。

    婆婆和丈夫的话,让我震惊之余,也坠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

  • 第3章我不是

    经理将我带到了办公室,说我把他带来了,然后毕恭毕敬地立在旁边。

    华总坐在椅子上,正在看文件,头也没抬,只是挥了挥手。

    然后经理就往外走去,我一看经理走了,我也想走,但经理示意我留下,出去以后,他顺手把门关上了,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人,我更加紧张了,头也埋得更低。

    我不希望他认出我来,但我又好像希望他认出我来。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然后我听到有脚步声向我靠近,他立在我面前,我继续把头放低。

    “抬起头来。”声音很磁性,但也很冰冷,听不出任何感情。

    我只好慢慢将头抬起来。

    “这么巧,又遇上了。”声音里多了几分不屑和戏谑。

    他果真是把我认出来了,脸上火辣辣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但我强装镇定,“华总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没有见过。”

    倒不是我不肯认帐,只是既然是交易,那么交易都过去了,我不想再和他有太多的瓜葛。更不想旧事重提,让他以为我会想攀上他这棵高枝。

    他这样的人,应该是习惯了所有女人都往他身上贴吧,所以他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语气又冷了几分。

    “我要问责人力部门,为什么酒店的小姐都混到华氏旗下公司的员工队伍里来了。”

    我忍不住抬头反驳了一句,“我不是!”

    他嘴角微微扬起弧度,一脸鄙夷,“原来是业余的,难怪都叫不好听。”

    我的脸又烧了起来。头不由自由地往下垂。我不想继续被他羞辱,往外走去。

    后面传来他的嘲讽,“还想立牌坊?”

    我装着没听见,逃出了办公室。

    回到岗位上,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一直是他轮廓分明的俊脸。我心里骂自己简直有病。那么讨厌的一个人,想着他干嘛。

    终于捱到下班时间,打完卡后我就冲向附近的公交车站。正值高峰期,站台上全是人。公交车一到,还没停稳,那些人就冲了上去,我试了几次,竟然愣没挤上。

    想着小峰还在医院等我,瞧这阵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挤上公交,心里越来越着急。

    这时一辆保时捷驶了过来,车窗摇下,竟然又是他。

    他没说话,只用眼神示意我上车。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他的车。

    “去哪儿?”他淡淡地吐出三个字。

    “华东医院。”我轻声说。

    “顺路。”他又说了两个字。

    然后就一路沉默。他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非常的尴尬。

    就这样闷到了华东医院门口,我弯腰对他说谢谢,他完全不理我,一加油门,车呼啸而去。

    真是个奇怪的人,他不是顺路么,怎么又掉头走了?

    我来到病房,却发现病床上躺的不是小峰,是另外一个病人。

    这可把我吓坏了,大声叫着小峰的名字。在医院里疯了一样的跑着找。

    结果没找到,我到医院的前台问,工作人员告诉我,吴小峰那个患者,下午已经出院了,监护人还退走了余下的十几万医院费。

    我说怎么说可能,我就是监护人。但院方说,办理手续的人,是孩子的父亲。对方能提供是孩子父亲的证明,医院也只好办了。

    我想了一下,只能是吴浩这个人渣干的!我打了他电话,结果他不接。

    无奈之下,我只好又赶回那个我不想回去的家,吴浩和婆婆都在。但我找遍所有房间,却不见孩子的影子。

    我问吴浩要孩子,吴浩直接一耳光甩在我脸上,“给我戴了绿帽子,还敢问我要孩子?小峰会认你当妈?”

    我又急又怒,也一巴掌甩了回去,“你才不要脸,把孩子办出院,退了孩子的医药费。你把孩子还给我!”

    吴浩一把扯住我的头发,将我拖到电脑面前,指着电脑屏幕,“你还不承认?视频都发网上了,你还不认?姚淇淇,你要不给我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再见到孩子!”

    我脑袋轰的一声,网页上的照片,真的是我。照片是在酒店拍的,角度也抓得很准,可以看到我和他同时进入了房间。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酒店拍了,发到网上的?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婚情动我心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