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极品狂婿、谢文凯叶星辰高铁小说

极品狂婿

谢文凯叶星辰高铁小说

主角:谢文凯,叶星辰,高铁, 标签:都市、装逼、扮猪吃虎、赘婿

号称妖魂的佣兵之王高铁,宿醉醒来后,却发现被绑在铁椅子上,被一个陌生的美女,拿高跟鞋狠踩——

风中的阳光 状态:连载中

谢文凯叶星辰高铁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莫名成了上门女婿

    被一个顶级的美女用细高跟,当死狗般的踢,是一种什么感觉?

    懵比。

    除了这两个字,高铁实在想不到别的词。

    他被踢醒之前,脑思维还停留在昨晚。

    昨晚,他在青山某酒吧内喝的很愉快,再醒来,却躺在墙角当死狗了。

    这个穿普拉达的银灰色套裙,黑丝秀腿细高跟,脸蛋精致的女孩子,又是谁?

    沃草,比锥子粗不了多少的鞋跟,踢在身上老疼了。

    就在高铁满脸的傻缺样,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美女,冷笑着说话了:“呵呵,张良华,你个臭人渣,有本事这辈子都别回青山啊。”

    “张良华?谁是张良华?”

    高铁又懵了下,才看向美女。

    美女的回答——抬起细高跟,又一脚踢了过来。

    砰!

    下巴上挨了一脚的高铁,疼的直打哆嗦,勃然大怒:“沃草,你敢踢我?”

    “我不敢啊。我不敢啊,我不敢——”

    美女冷笑着说一句,秀足不停,接连踢来。

    高铁是谁?

    他可是纵横非亚拉的佣兵之王,人送外号“妖魂”,凶名能让小儿止咳——

    他这次回国,只为厌倦了血腥的佣兵生活,特想做个普通人,享受伟大的平凡,可现在,他却被一美女狂踹。

    这要是让妖狼那些鸟人知道了,还不得把大牙笑下来。

    “臭丫头,我看你是活够了!”

    劈头盖脸的细高跟下,高铁怒吼着抬手,去抓那只秀足。

    手,却软软的没有太多力气。

    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香水气息。

    很特么凑巧,高铁有个嗅到香水味,就会浑身无力的怪缺陷。

    无法动,还嘴硬,那不是英雄,而是犯贱。

    高铁心中痛骂着麦麦皮,迅速改变应对方案,强装笑脸,柔声问:“美女,能不能先别动粗?你累,我也疼。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呢?”

    接连十多脚下来,美女确实挺累,抬手拍了拍剧烈起伏的某处,冷笑:“呵呵,好啊。那就好好说——你先说。”

    干咳一声,高铁讨好的笑了下:“首先,我不叫张良华——”

    美女打断他的话:“那你是谁?”

    高铁立即正色回答:“我叫高铁。玉树临风的高,风流倜傥的铁——能不能先别动手?”

    “高铁?你还飞机呢!”

    美女咬牙切齿的,又踢了两脚,差点晃了脚腕,赶紧停下。

    她虽然住脚了,嘴巴却没停住:“你以为,你换了身份证,我就不知道你是谁了?你怎么不去整容啊?你这个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赌抽,吃软饭的人渣。要不是我爸逼着我娶你,你祖坟冒青烟,都没资格被我踢。”

    啥,我祖坟冒了青烟,才有资格被你踢?

    尼玛,老子有那么贱吗。

    还你爸逼着你娶我——

    等等,你说你娶我?

    总算看出美女脑子有问题,实在不适合有话好好说了,高铁知趣的闭上了嘴。

    也闭上了眼。

    摆出一副“娶来的老公买来的马,任你骑来任你打”的大无畏样子,不再理睬她。

    这一招,果然管用哦。

    美女打累了,也骂累了,香汗淋漓的,屋子里的香味,也越来越浓。

    高铁的脑子,也越浑。

    “姓张的,识相的乖乖把钱给我吐出来。少一个子儿,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美女恨恨的说了句,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感觉有些热,也懒得起开空调,顺手打开窗户,快步出门。

    清新的风,立即从窗外席卷而来,把让高铁无法动弹的香气,也逐渐散去。

    高铁浑身的力气,也开始恢复。

    他睁开眼,门外的走廊扶手,无声冷笑了下,缓缓站起来,对着窗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唉,老子活了23岁,扶老太太过马路的好事,做了至少三四次。没想到,好人却没好报。”

    这是一栋别墅。

    站在窗前,就能看到不远处的小山丘。

    路那边的草坪上,还有几个小孩子,在阳光下嬉戏。

    多么和平美好的一幕啊。

    那个眼睛不管事的瞎眼妞,怎么能那样暴戾呢?

    “得帮她改改。不然,就会浪费她那具好皮囊。”

    高铁喃喃自语着,嘴角浮上了善良的微笑。

    浴室内。

    累出一身香汗的叶星辰,在冲澡时,还在低声咒骂着高铁。

    她发誓,人渣今天不把钱吐出来,就真打死他。

    匆匆擦了擦,叶星辰随便穿了件黑色长裙,再次来到了健身室。

    那个人渣,还乖乖坐在墙角,等着被她踢。

    “张良华,你给我听好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然——”

    叶星辰走过去,刚说到这儿,高铁忽然从地上站起来,笑道:“要不然,你咬死我啊?”

    他明明醉成了死狗,怎么能起来了?

    叶星辰一呆,突觉头发一疼,下意识的尖叫出声。

    还真是有朝一日翻了身,管教这丫头把歌唱!

    高铁根本不给叶星辰任何的反应机会,直接抓住她头发,把她按在了地上。

    就是他被当作死狗,被人踢的那个墙角。

    “你个人渣,松开我!”

    叶星辰终于明白了过来,拼命挣扎着,连声怒骂。

    只是她白费力气。

    高铁是干啥的,只需一只手,就攥住了她的双手手腕,任由她怎么挣扎,也别想挣开。

    “妹子,你的叫声很迷人啊。叫吧,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也白搭。”

    高铁狞笑着,抬脚!

    砰的一声,他右脚紧贴着叶星辰的左耳,踢在了墙上,吓得她一哆嗦,小脸煞白,闭上了嘴。

    “刚才,你踢了我十三脚。我就不和你算利息了,也抽你十三下就好。唉,谁让我这人心地善良呢?”

    高铁嘴里哔哔着,开始琢磨着踢叶星辰哪儿。

    抽脸?

    不行不行,虽说这妹子良心大大的坏,这张脸却很精致,真踢坏了,那就是暴殄天物。

    踢身子?

    不好吧,万一踢伤了咋办。

    踢腿——望着叶星辰那双露出长裙的大长腿,高铁笑了。

    好,就这儿了。

    就在高铁的目光,小刀子般在她身上来回扫时,叶星辰一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看到他狞笑着再次抬脚后,她立即慌了:“人渣,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势必把你——啊!”

  • 第4章 请苗总放过我老婆

    这特么谁啊?

    哦,原来是这个废物。

    回头看了眼高铁,谢文凯懒得说什么,只是轻轻挥了挥手。

    一个黑西装会意,立即快步走过去,抬手就去抓高铁的脖子,低喝:“给我滚出去。”

    高铁冷笑,抬手,拧身!

    嗖——那个黑西装就像炮弹那样,直直飞出门,重重砸在走廊墙壁上后,又摔在地上,再也不动。

    早在家里时,叶星辰虽说已经见识过这厮很能打,可现在还是心肝儿剧颤,下意识的去想:“他这么残忍了,要是对我霸王硬上弓,咋办?”

    谢文凯当前的反应——不说了。

    反正他呆比半天后,才从椅子上跳起来,怒吼:“把这废物的腿,都给我打断!”

    其他三个黑西装,立即齐刷刷发出一声怒吼,兵分三路,扑了过去。

    可他们连高铁的衣角都没碰到,就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屋子里,死一般的宁静。

    高铁不喜欢看谢总的呆比样,走过去,客气的问:“请问谢总,你还想用三千万,来买我老婆、不,是我们公司的六成股份吗?”

    被吓呆了的谢文凯,下意识的点头。

    只是他点头的动作刚落下,就听耳边传来一声炸雷。

    接着,他下意识的张嘴,我呸——吐出了几颗带血的牙齿。

    “沃草,手疼。”

    高铁甩了甩手,又骂:“为了这么点钱,你就忍心把如此娇滴滴的大美女,往绝路上逼,还是人吗?”

    听他这样说后,叶星辰下意识翻了个白眼,暗骂要不是你这个人渣,人家怎么会逼我?

    谢文凯不愧是老江湖,清醒过来后,立即狞笑:“呵呵,就算你打死我,叶星辰欠我的债,也不能一笔勾销。而且,苗总也不会放过你的。”

    叶星辰的脸色,忽然白了下。

    高铁嗤笑了声,指着门外:“杀人,是要犯法的。沙比,真以为我是个法盲呢?滚!”

    “我这就滚。呵呵,但我明天上午十点,会再来的。到时候,呵呵,叶总,你懂得。”

    谢文凯阴笑了声,狠狠盯了叶星辰一眼,带着手下,架着门外那个灰溜溜的走了。

    “沙比。要不是看在我老婆特漂亮贤惠的份上,我会让你走,才怪。”

    高铁拉开椅子,满脸孝子贤孙般的谄媚:“老婆,您请坐。”

    叶星辰秀眉轻挑了下,轻声问:“你可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的祸?”

    高铁有些不解:“不就是打了个沙比吗?天又没塌下来。”

    他的话音未落,叶星辰眼圈忽然红了:“是啊,天是没塌下来。如果你不动手,我最多卖掉公司股份。可现在,就算我能拿出钱来,公司也别想保住了。”

    叶星辰越说,越激动,抓起桌子上的文件,砸了过去:“你知道谢文凯背后站着谁吗?是青山灰色世界的老大,苗捧天!”

    什么老大,在老子面前,算个屁。

    高铁暗中撇撇嘴,接住那些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你真以为,在少林寺学了几手三脚猫的本事,就能在青山横着走了?”

    叶星辰颓丧的坐下,双手抱住脑袋,哑声说:“你走吧。”

    高铁随口问:“我去哪儿?”

    “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我懒得管。”

    叶星辰拉开抽屉,拿出一张卡,砸在了他怀里:“这里面还有点钱。赶紧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她明明恨高铁恨的不行,可看在两家长辈曾经的情分上,还是拿出钱来,让他逃走。

    高铁满脸的感动,都快哽咽了:“老婆,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要你管!

    叶星辰话到嘴边,却又懒得理他,只是抬手指了指门外。

    高铁更加感动:“老婆,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不忘——”

    “给我滚!”

    叶星辰终于忍不住了,猛地拍案而起。

    “您暂息雷霆之怒,我这就走,这就走。”

    高铁慌忙转身,兔子般跑了出去。

    出了蓝宇大厦,高铁抬头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嘴角浮上了讥讽:“苗捧天,这名字真拉风。”

    苗捧天的名字不但拉风,钱多的也很拉风。

    青山大发借贷,只是他名下的诸多产业之一。

    钱多的花不完时,就得懂得享受。

    苗捧天很清楚这个道理。

    要不然,他也不会买下南部山区的一个山头,修建一座山庄,当做府邸。

    山庄里,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都有十多名专业保镖警戒。

    其中三个人,有资格配枪。

    任何人在这种等级下,晚上睡觉时,都会特踏实。

    可今晚——

    苗总睡得正香,忽然被房门发出的巨响,从美梦中惊醒。

    他刚睁开眼,就看到一个人滚了进来,挣扎了下,却又不动。

    "啊!"

    陪寝的美女被惊醒,立即尖叫着扯过毛毯,往身上盖。

    苗总蹭地翻身坐起,满脸肥肉不住颤抖着,看向了门外。

    一个黑影缓步走进了卧室,抬手叭嗒一声,打开了壁灯开关。

    这是个年轻人,清秀的脸上,带着惊扰别人美梦的歉意。

    他看着苗总,缓缓举起了右手。

    他手里,有把枪,是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保镖所用。

    苗总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只是呆望着年轻人。

    咔的一声轻响,年轻人手中枪的弹夹,掉在了地上。

    苗捧天提在嗓子处的那颗心,落了下来,胖脸上堆满了笑意,语气真挚:"兄弟,你就直接说,是来求财的呢,还是求美女的。无论要什么,哥哥绝对满足你。"

    年轻人缓缓摇头,笑着说:"苗总真是场面人。但我一不求财,二不求美女。"

    苗总的双眼瞳孔,微微缩了下。

    他不求财,不求美女,那就是求--苗总的命了!

    年轻人又说话了:“我这次来,只请苗总,能放过我老婆。”

    你老婆?

    沃草,不会是被我刚收的第十八房小秘吧?

    苗总满脸的肥肉一颤时,年轻人又说话了:“先自我介绍下,高铁。玉树临风的高,风流倜傥的铁。”

    这俩成语中,有高铁这两个字吗?

    苗总懵比了下,随即明白。

    姓高的这样做,就是暗示他,压根不怕报复。

    苗总闯荡江湖那么多年,全靠一双眼看事特准。

    高铁虽说神色淡淡然,但双眼里偶尔闪过的寒意,让苗总立即清晰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用力摇晃着他的手,足足说了半分钟的久仰久仰。

    既然苗总那么久仰高铁,而且又是深夜,高铁很干脆的说明了来意。

    原来是那个沙比,给我招来了灾难!

    搞清楚咋回事后,苗总心中暗恨,立即说:“兄弟,几千万的小钱,我也没看在眼里。你就说,想让谢文凯怎么死吧。”

    高铁却摇头:"谢总虽说做错了事,却罪不至死。这样吧,你让他明天上午十点,去星辰化妆,给叶总赔礼道歉。"

    苗总立即盛赞,高铁宰相肚里能撑船。

    可扯了半天蛋,这厮却没要走的意思。

    苗总既然是混江湖的,怎么能不懂规矩?

    他能确定,高铁一不要钱,二不要美女,那么只能拿出了一张卡。

    青山酒店的一号至尊卡。

    这么重的礼物,高铁怎么能收?

    可看在苗总很生气的份上,高铁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又拿了包香烟,才恋恋不舍的告辞。

    苗捧天,只是一个混子头罢了。

    他祖坟上冒了青烟,才劳驾当代杀手之王妖魂,深夜来访,当然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月色,更加皎洁。

    独自走在盘山路上的高铁,抬头看着天,真心祝福:“瞎眼妞,我祝你做个恶梦。”

    “啊,不要!”

    叶星辰忽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猛地从床上翻身坐起,睁开了眼。

    追赶她的谢文凯消失了,只有早上的太阳,撒在窗帘上。

    “原来,是一场梦。”

    叶星辰闭上眼,长长松了口气,刚要再躺下,却又拿过了手机。

    早上八点半。

    距离谢文凯还款的期限,还有一个半小时。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