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极品狂医、华天逸许涂之林纤纤唐嫣儿小说

极品狂医

华天逸许涂之林纤纤唐嫣儿小说

主角:华天逸,许涂之,林纤纤,唐嫣儿 标签:独家首发

实习医生华天逸,意外得到神医华佗的玄术与医道传承,即便被欺压乡野,开挂的人生也是势如破竹,无法抵挡。阴差阳错的振兴国医重任,也由此当仁不让地落到了华天逸身上……

卖黄酒的 状态:连载中

华天逸许涂之林纤纤唐嫣儿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乡野施救

    “我就说这小子是假正经,真流氓!”

    一处偏僻的乡野之地,少年正双掌贴合着妙龄女子的红裙后背……

    只见他的双臂青筋暴起,似有巨大的能量运行。念念有词之间,豆大的汗珠,顺着他那清秀中棱角分明的脸颊纷纷滚落。即便如此潜心施救,模样人畜无害的少年还是惹得一众乡亲闲言碎语。

    “这小子我认得,是咱们镇卫生院新来的实习医生,华天逸。”

    人群中,两个体壮如牛的村民,早就妒红了眼。

    正支着架子,准备冲上前来对少年动粗。

    “噗!”

    妙龄女子忽而娇躯一歪,腥臭的污血,霎时喷了壮汉一头一脸。惹得跃跃欲试的俩人不得不惊恐地连连后退,其他乡邻见状也震惊得纷纷躲闪。

    “华佗水神咒?!”

    人群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扶了扶复古金丝眼镜,一边惊叹,一边掏出智能手机,开启了视频模式。

    “噗!噗!”

    又是数次喷射般地呕吐,污血才渐次被淡如清水的胃液所取代。

    “没事嘞,先漱漱口,再来点糜粥或牛奶,就没事了。”

    华天逸用自己都感觉怪怪的腔调,向老者交代完毕,就拍拍屁股离开了。

    乡民还有老者,痴怔地凝视着华天逸远去的背影,表情木然地直至他的影踪全然消失,才念起来追上去。

    美若天仙的妙龄女子舒展了一下腰肢,拧起一瓶车载矿泉水,漱了漱口,接着吮了半杯纯牛奶,就顿时跟没事人儿一样了。

    “哇靠!这小子,医术了得!”

    被吐得头脸污秽的壮汉,狼狈地跳进一旁的水库清洗,完事后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得瞠目结舌。

    “哈哈,天才!真的被我唐某人找到了!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当然,要是这小子尚未婚配就更好了,嫣儿你说呢?”复古金丝眼镜的鹤发老者,激动地念着车轱辘话,难掩兴奋地对着正坐车内淡定涂抹指甲油的少女笑道。

    少女闻言,立时娇面绯红地娇嗔:“爷爷,您这都是说的什么呀!人家才19岁,还不想这么早聊婚事。”

    ……

    华天逸低调地回到铁富镇卫生院,准备将自己的几本专业书籍一起带走。

    才走到门诊,就迎头撞上了负责管理实习生的医疗组长许涂之。

    许组长没有穿短袖白大褂,而是身着一件英挺的范思哲衬衫,显得衣冠楚楚,却并不像什么好人,特别是三十不到就近乎脱成了地中海的头型,怎么看都像是他名字的谐音“许秃子”。此刻的许组长不怀好意地盯着华天逸,满是戏谑地叹道:“呦呵!这不是华天逸同学嘛,你偷拍护士长洗澡的事,院长已电话你们学校了,咱们的华同学不仅成了医院红人,还成了校园明星啊,哈哈哈……”

    华天逸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新长出来的一颗肉痣,立时有个声音安慰着他道:“这种无赖,用不着动手,自然有人收拾他。”

    虽说“师父”这么肯定,但华天逸还是忍不下这口气,对着许涂之撇嘴叱哼道:“许组长,您这位高权重、欺上瞒下作、威作福的,除了奉承话,没几个人敢进诤言吧?”

    许组长闻言,满是不屑地鄙夷道:“别他玛故弄虚玄,有话直说,有屁快放!”

    华天逸正色笑道:“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许组长怒指着华天逸,气得嘴唇泛白地颤声道:“你小子,已被医院开除了!还特么的死皮赖脸在这里干什么?”

    华天逸懒得和他理论,准备就此离开实习医院。

    就在这时,医院的大院子内响起了一阵跑车的轰鸣声。

    华天逸无心凑热闹,只想找回自己的书,便头也不回地朝门诊值班室走去。

    许组长惊诧地盯着院落内拉风的跑车,亦步亦趋地朝外奔,边奔边感叹着:“操!玛莎拉蒂!真的是玛莎拉蒂啊!操!没想到铁富镇这样的破地方,能见到这么豪华的跑车!”

    跑车的剪刀门打开,鹤发老者在粉裙少女的搀扶下,踏出了车门。

    院长先人一步接到了通知,听到拉风的轰鸣声,也忙不迭地匆匆下楼迎接。

    “咦!这不是华夏国著名的中医泰斗、国务院津贴享受者唐显灵吗?这个老化石,不仅在医疗界享有盛誉,还是上市公司唐世集团的董事局主席!这个老怪物,怎么来这里了?!”许组长边嘀咕边用力地揉着眼睛。

    院长一眼便认出了鹤发老者,平日里在电视上新闻上见,今天竟然见到真人了?!刚在电话里,这人只是说要送锦旗过来,根本就没报家门。他这个院长平日里嚣张惯了,所以难免语气上生硬了点,这一刻见到了本人,他顿时吓得面色发黑,腿肚也开始凑热闹地抽起了筋来。

    老者来医院,接待得好,自然是没闲话。

    如若哪里不满意,只要他一句话,自己的乌纱帽怕是要搬家了吧。

    说不担心,那是唬人的。

    院长此刻两股战战,整个儿心思都是翻江倒海五味杂陈。

    此刻,内心后怕已经来不及,眼下只能礼貌应对,自求多福了。

    想到了这里,院长立即箭步向前,许组长也跟着院长的屁股后面跟了上来。

    “呵呵,你就是这家卫生院的院长啊?”

    鹤发老者握住了院长的手,动情地摇晃着。

    院长受宠若惊地凝视老者,眼泪都忍不住夺眶而出。

    这泪水可并不代表什么激动,而是被老者捏得太紧------疼啊!

    “晚辈正是这家卫生院的负责人!下鄙哪里怠慢了,还请唐老先生多多见谅啊!工作上,工作上,还有赖前辈多多批评指正。”院长陪着小心地说着,嗓子粘得说话都不利索,边说边对着鹤发老者九十度鞠躬,以示谦卑和敬意。

    “批评谈不上,指正更谈不上!真没想到啊,你这小小卫生所,竟然盘龙伏虎啊,看来,振兴中医一脉有望了!啊哈,有望了啊!”鹤发老者说到动情处,都不忍双眸含泪。

    许组长边偷偷整理着范思哲短衫的袖口,边暗生遐思地念着,保不住这老东西家里有什么亲戚来找我看病,被我给治好了,他代着病患感谢我来了?若真这么说,自己想不出名都难了呀!想好事儿想得心头荡漾,两眼不由冒光地盯着鹤发老者,就等着他开口验证了……

  • 第002章 中医天才

    院长震惊中满是木然地盯着鹤发老者,心里早就把卫生院的医生暗自排了十八遍,愣是没想出来哪个家伙是盘龙?哪个护士是伏虎?!

    鹤发老者见关子卖得不错,便呵呵笑道:“嫣儿啊,快把锦旗拿出来吧。”

    身材曼妙的美少女听到鹤发老者吩咐,打开跑车的前盖,从中取出一面火红锦旗,金色字迹若隐若现……

    闻言,许组长的心都要激动地跳了出来。若是真感谢自己的话,有了中医泰斗的名声加持,自己这次可真是要出大名了!

    想到了这里,许组长不免飘飘然地朝前靠近。

    哗啦!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鹤发老者陡然将锦旗展开。

    “中医天才,华佗在世!善行既出,妙手回春!感谢华天逸医生的救命之恩!唐氏集团董事会主席唐显灵携孙女唐嫣儿敬上。”

    许组长见到这番刺目的字眼,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掌心的汗水更是凝滴流淌下来,打湿了脚边的地面。原本就黑着脸的院长,此刻面部肌肉也骤然变得僵硬不已,嘴唇哆嗦着叹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院长此刻最愤恨的是,听信了许涂之的话。

    在还没有完全了解清楚事情的始末之前,贸然将电话打给了华天逸的学校。甚至口口声声地说,让学校将这个道德败坏的学生赶紧领回去!铁富镇卫生院已经除名了他的实习生资格。

    这覆水难收的说辞,该如何收拾呢?院长一下子犯起了难来。

    与此同时,许组长感觉脊背一阵阴冷,仿若置身冰窖,嘴巴却依然强硬地低声辩解:“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就在院长和许组长紧张到窒息的时候。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祖孙俩的视线里。

    鹤发老者立即兴奋地喊道:“嘿!那个臭小子,终于又出现了!”

    鹤发老者边说边快步奔了上去,一把就抓住怀中抱满书籍的华天逸:“做了好事还怕留下名字啊!亏我孙女聪明,从乡亲那里要到了你的地址。”

    华天逸怯声说道:“这位老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我已经被这家实习医院开除了。”

    “开除了?为什么开除?岂有此理!”鹤发老者稍稍扶了扶复古眼镜,满脸震怒地说道。

    院长闻言,顿时吓得浑身陡然一颤,低着头不敢说话。

    见状,鹤发老者缓和气氛地说道:“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都既往不咎。”

    听到老者这么说,院长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不停地朝老者点头致意。

    他清楚得很,如果唐老先生较真起来的话,他的乌纱帽分分钟搬家。

    纵横江湖数十载,鹤发老者也是一眼便感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但为了有效保护眼下的年轻人,便也审时度势地不再追究,接着将话题扯到了自己身上。

    “我这次来铁富镇呢,一来为祭祖,祈望祖上保佑中医走出低谷,同时最好可以发掘更多的中医界新秀;二来勘察一下家乡天然无污染的中药材产业。岂料返程途中孙女试吃药材,差点中毒而亡,想想都是后怕呀……”

    “您贵为中医泰斗,不可以立即针灸解毒吗?”院长惊讶地问道。

    “解毒?说得轻巧!可知这药材含有砒霜之毒!十有八、九要死人的!就算我运行天医门针法,也爱莫能助。亏了天纵奇才华天逸及时出现,用华佗水神咒顺利为孙女排毒,才让她得以解救!要知道,华佗水神咒早已失传千年,只在部分出土的古籍中只言片语地提过,千百年来没有人真正见到,这次真是天意,天意啊!……”鹤发老者唏嘘不已地叹道。

    听闻鹤发老者对华天逸的赞赏,已经让院长和分管实习的许组长惴惴不安了起来。加之老者口中所言失传千年的功法,更是令他们惊愕悔恨得几欲捶胸顿足。

    院长和许涂之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样的结果!

    看似木讷的实习生华天逸,竟会如此神奇的功法,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院长即便内心揣测,但碍于唐老先生的威严,他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地立马放下了架子,腆着脸地对华天逸致歉道:“华同学,不!华医生,还请您给个面子,继续留下来实习,不!留下来指导工作吧……”

    许组长听得窝火,但还是牵强附会地陪着笑,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甚是面目可憎。看到院长低声下气地对这开除的实习生讲话,那几乎是哀求的腔调让他听得不寒而栗。

    这倒还算不上什么。接下来,院长大人又端出了巨大的诚意。

    大体是说,将为他提供实习生单间宿舍,另付每月两千块生活津贴。

    “太寒碜了,太寒碜了!我要带华医生走,直接免试做我的博士研究生。”鹤发老者皱了皱眉,摆着手的撇嘴哼道。

    “华医生不过是专科学历,怎么可以直博呢?”许组长有些不解,甚至感觉眼前的老者是在诳他,忍不住质疑道。

    “把他学校的电话给我!”鹤发老者对院长发号施令道。

    拿到了华天逸所在的三流学校----中原医学院校长室电话,鹤发老者立即给校方拨了过去。直接报了大名,说要特招眼前这个名叫华天逸的学生为自己的博士研究生,甚至还主动让步地提出只要该校答应放人,完全可以与该校联合培养。

    院长和许组长听得头皮发麻,实在不敢乱插话。要知道,整个华夏国中医界响当当的唐老先生都还办不成的事,怕是其他人累死都难搞定了……

    “唐老先生,我能读您的博士吗?我起码还是个本科啊,而且还有临床工作经验,华天逸不过是我的实习生,而且还只是个专科。怎么说,我的资质都比他要强得多吧? ”许涂之见唐老先生挂了电话,立即冲上去腆着脸道。

    “这个,与学历无关。就算你现在是博士了,也没个用处。我招的不是学历,是人才!”唐老先生冷脸道。

    “人才?我去年底还上了咱们镇的人才表彰榜呢!”许涂之这个色鬼准备上唐老先生的博士是假,斜睨间瞥见了他那貌若天仙的孙女是真。

    “你这家伙是来搞笑的吗?镇里的人才?……哈哈哈哈……”鹤发老者顿时笑得前昂后合。

    就在这时,医院的院落里响起了一阵拖拉机的轰鸣。

    紧接着,就是一阵哭天抢地的救命呼喊声。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