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最强医仙赘婿、苏临涣林芊芊欧一明小说

最强医仙赘婿

苏临涣林芊芊欧一明小说

主角:苏临涣,,林芊芊,欧一明 标签:都市、赘婿、神医、扮猪吃虎

苏临涣自幼承袭鬼子师父高超医术,却因医术通神,只能自封经脉十年,忍受世间冷眼,成为林家不受待见的倒插门女婿。

火红森林 状态:连载中

苏临涣林芊芊欧一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倒插门女婿

    “苏临涣,你是男人吗?你有什么用啊?我们林家好歹也算是豪门大户,当初怎么就找你这么个啥啥不行的垃圾女婿啊?”

    “没有本事,还穷的叮当响,林家耗费了多大的人情才让你在中心医院得了个实习医生的工作,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嗯?你哑巴了?说话啊?”

    春城花园别墅,饭桌上。

    一个尽显华贵的中年女子脸色阴沉,她右手粗胖的手指一直在苏临涣的额头上指指点点,鄙夷的眼神都快要滴出水来。

    “妈……”

    苏临涣沉默了一下,开口道。

    “叫谁妈呢?也是你叫的?我可没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女婿。”高兰冷冷一笑,右手用力拍在桌子上,摆满茶具的桌子都一颤一颤的。

    用恶狠狠的眼神剜着自家的女婿,高兰感觉脑袋上的火蹭蹭的往上窜。

    “你知不知道,这事儿一传出去,有多少人排着队看我们林家的笑话。郭主任是谁?也是你这么个什么都干不了的废物能相提并论的?当初我就觉得你不行,只是看你面向不错,生养应该没问题,才勉强同意你这个废物入赘我们林家,招你做倒插门女婿,让你有幸能为我们林家传宗接代。”

    “可你这个不中用的废物,进门都已经三年了,别说一个孙子,就连个屁也没给我们生出来,我看你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手子。”

    高兰说着,愈发不满起来。

    “妈,你听我解释……”

    可苏临涣的话还没说完。

    “解释个屁!”

    高兰怒目而视,满脸鄙夷之色,口水如瀑布般喷了苏临涣一脸。

    苏临涣此刻真是既狼狈,又失态。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还敢顶嘴?你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再看看郭主任是什么人?人家可是中心医院的主任,我们林家现在做的医药生意,全都仰仗人家呢。”

    “你倒好,还跟他顶嘴?你算个什么东西?苏临涣,我警告你,一会儿郭主任会来家里用餐,到时候你给我好好道歉。要是因为这事开罪了郭主任,我今天就撕了你。”

    “废物玩意儿,我呸,什么东西。”

    高兰噼里啪啦说完,转身便进主卧室打扮一番,一会儿准备迎接贵客。而苏临涣站在原地沉默许久,面容没有任何变化,过会儿便悄无声息的回房间去了。

    倒插门女婿很难做,尤其是摊上如此强势的女方家族。

    林家名下有一家医药公司,资产不计其数,在春城这样的县级市里也算能排的上名的。公司效益稳步提升,林家独苗林芊芊担任公司的总裁。

    说的好听苏临涣是林家的女婿,实则地位还不如林家的一条狗。

    生活中,高兰强势的很,对苏临涣也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看待苏临涣连下人还不如,就连吃饭他都要和保姆管家一起。

    “废物?就要不是了。”

    苏临涣眼眸闪过一丝亮光,将自己关在房中,在茶几抽屉里找出一个很有年代感的笔记本。翻开页面,一个个醒目的日期展现在眼前。

    沉默片刻,眼神落在最后的日期上。

    正是今日。

    苏临涣嘴角缓慢上扬,笑意逐渐明显,此刻他甚至想要放声大笑。

    随后,他眼神凝聚,手中大笔一挥,那个日期上被划过一道红线。

    鲜红,刺眼。

    穿透纸背!

    时间转眼即逝,入赘三年,却从未有人知道苏临涣的秘密。

    苏临涣乃单身家庭,家中一贫如洗,却机缘巧合投入鬼子师父名下,随之习得神奇医术。

    鬼子师父乃一代中医大师,亦为修行者,将身家本领尽数交于苏临涣。

    然而鬼子师父亦未曾想到,苏临涣竟天资奇高,不过几年便将自己身家本事学的出神入化,可谓青出于蓝胜于蓝,亦能还死人肉白骨。

    然而天妒英才,祸从天降!

    为保其性命,免遭天谴,鬼子师父强行为苏临涣改命,封其经脉十年,最后留下一句忍辱负重,十年内不得行医治病,随后便一命呜呼。

    漫漫长路,苏临涣空有一身本领却无法施展,生活很是憋闷却毫无办法。

    期间随鬼子师父数年如一日钻研医术,顺带读完高中,后便因家中之事辍学回家。

    然而世事难料,父亲去世,临死前却留下一纸婚约,造化弄人,苏临涣站眼见成为林家的倒插门女婿,一晃三年过去了。

    而今日……

    十年期限已到,终于等来解封之日。

    苏临涣双眼炯炯有神,盯着床头柜上闹钟的秒针,当其走了十二秒,苏临涣眼眸骤然锋利,随后他大手一挥,隐约鼓掌中传出一道气息。

    刷!刷!刷!

    一道道刺眼的寒光像是一条条剑一样锋利的从笔记本的页面中飞了出来。

    无数根长短不一的银针闪烁着寒光,自由的在空中废物,组成耀眼夺目的图案。随后,银针反向而行,仿佛背后有一双大手在操控一切,瞬间便扎在苏临涣的身体上。

    天枢,内关,风门。

    人的身体上有上百个穴位,更是有上百个穴位名,而此刻,那些银针却很精准的刺向苏临涣身上的各个穴位。

    咔嚓。

    一阵好似电闪雷鸣的声音猛然间在苏临涣身体内响起。

    苏临涣全身上下的银针一震颤抖,时候直接从身体上飞了出去。苏临涣顺势伸出手去,银针落入掌心之中,被他揣入囊中。

    苏临涣舒展身材,一种前所未有是的舒服蔓延至全身。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咆哮的声音,很是烦躁。

    苏临涣从窗户向外望去,看到一辆眼色十分骚包的保时捷驶入车库中,车后排座位上坐着的啤酒肚男子正是苏临涣现在科室的主任郭然,他自然是知道,岳母高兰的贵客来了。

    但苏临涣并没理会,好不容易修为刚刚解封,他还需要时间与身体融为一体。

    “郭主任,您能赏脸光临寒舍,真是让我林家蓬荜生辉啊,不巧正好赶上老林去燕京出差去了,至今还未回来,如果他知道您能赏脸来家坐客,一定会乐开了花的,您今天务必留在家里吃顿便饭。”

    “芊芊这孩子也真是的,我特意给她打电话想要告诉她您要来,可那丫头忙的愣是没接电话,不管她了,您快坐,快坐。”

    客厅里,高兰一脸殷勤,平时从不沾茶具的她竟亲自为郭然端茶倒水。

    “高夫人过誉了,我郭某人哪有那么大的面子,还不是仰仗大家的抬举,才能有今天的地位。你们林家一直都是和中心医院有合作的,我也只是顺手推舟而已,举手之劳罢了。况且,我今天只是陪着欧少来的而已,你们林家和欧家都是做医药生意的,没准今后会有需要合作的地方呢。”

    郭然一副老成的样子抿了口茶水,将自己的姿态尽量抬高。一边说着还不忘指了指身边一直没有言语的年轻人,为高兰介绍着。

    “欧少?哪位欧少?不会是欧氏医药的那位吧。”

    高兰愣了一下神,连忙说道。

  • 第2章 抢亲

    其实刚才二人进来的时候,高兰就已经注意到这个看起来气度不凡、风度翩翩的年轻人了。

    而且刚刚就是他开着保时捷载郭然进来的。那辆跑车,高兰起哎气啊是全球限量款,很是难得,价格可不是一般人能承担的起的。虽然林家的身价也算不错,但却都是实产,像这样限量的保时捷对于林家来说可是承担不起的。

    原本以为这男子只是郭然的亲戚什么的,却没想到郭然竟会如此郑重其事的向自己介绍他。

    “伯母实在是过誉了,我叫欧一明,家里却有医药方面的产业。今天突然来访有些冒昧,还请伯母不要见怪才是。”欧一明礼貌说道,脸上挂着微微笑容,看他那谈吐及不菲的衣着,却有几分豪门阔少的姿态。

    “真是欧少啊?久仰大名,郭主任您也真是的,应该早点给我介绍一下嘛。欧少,来,来,喝茶,喝茶。”

    高兰愈发殷勤了,那嘴角上的笑容都要趔到耳根了。

    欧氏医药,在春城医药行业名头极为响亮,市值超过一个亿,是他们林家这种小打小闹的公司无法相比的。如今欧一明亲自来家做客,高兰万万都没想到。

    “不麻烦了,阿姨,我自己来就好。”

    欧一明一笑,很有风度的说道。“其实,咱们两家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的。不瞒伯母您说,我大学也是在春城上的,还和芊芊是同学呢,我也不怕您笑话,在大学期间我还曾追求过芊芊呢。可惜的是后来家父让我出国深造,这事就搁置了,不然的话也许我还会叫您一声岳母呢。”

    “今日冒昧来访,原本是想看看芊芊的,只是可惜她不在家。之前听说她嫁人了?还是一个倒插门女婿?不知我能否见一见您这位女婿?我可是很想知道我们春大的校花是被谁给摘了?”

    欧一明眼睛闪了闪,言外之意很是明显。

    听闻他的话,高兰原本上扬的嘴角有些僵硬,顿时感觉有些尴尬。

    这丫头,原来跟欧少是他同学,他们早就认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

    要是早知道他们两个人原来还有这层关系,那作为母亲的高兰一定会想尽办法促成他们的婚事的。

    现如今可好,招了个不中用的倒插门女婿,啥本事没有,平时还跟个哑巴一般,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再看眼前这位,可以说是豪门公子哥,开着豪车,风度翩翩的,与那个废物相比,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无法相比。

    一想到这,高兰后脑勺就觉得烧的慌。

    对苏临涣的埋怨愈发加深起来。

    “苏临涣,贵客到访,你在房间捅咕什么呢,下蛋呢?不知道下来和郭主任及欧少打招呼吗?没有一丁点家教,要我去请你吗?”

    高兰侮辱的话很是露骨,语气中还带有一丝厉色。

    二楼的房间里,苏临涣刚刚整理了下自己,便听到岳母高兰丝毫不给自己留情面的话,忍不住有些皱眉,长出一口气,淡定向楼下走来。刚走到楼下,便一眼就看到欧一明眼神中对自己的不屑。

    “你就是苏临涣?芊芊的老公?没看到哪里出众嘛,真是可惜了。”

    欧一明冷笑一声,他看着苏临涣,嘴巴一撇说道。

    苏临涣刚刚将自身经脉梳理一同,由于封印解除,一瞬间他头脑通畅,整个人都感觉是一个质的蜕变,而这十年间,积累的污垢瞬间被排除体外,此刻的苏临涣看起来很是邋遢。

    苏临涣还没说话。

    “苏临涣,你什么情况?你是当你自己乞丐还是林家是乞丐窝啊?你这是特意打我的脸呢是吧?”

    “跟个缩头乌龟一样半天不见人影,瞧你这样子,是想装可怜,觉得我们林家苛待你了?没用就是没用,欧少跟你说话呢,你是哑巴了吗?”高兰眉头紧锁,每句话都像是一根钉子一样。

    见到苏临涣邋里邋遢的样子,高兰心中越发不满。

    高兰的话丝毫不留情面,听在苏临涣的耳中,很是刺耳。

    高兰平日里在家就趾高气昂的,但是现在是在外人的面前,她也毫不留情的呵斥自己,这已经是在打自己的脸了。不过一想到高兰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岳母,呵斥自己几句也正常,苏临涣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妈,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收拾一下。”

    苏临涣开口道。

    “不必了,高伯母,我就是之前听说芊芊结婚了,想要来看看她,只是没见到她却看到这个不成器的老公了。哎,芊芊真是白瞎了,当初她可是我们春大所有人心中的女神啊,怎么就是嫁给这样的人了呢?”

    “伯母,我就是实话实说,别怪我哈。”

    “看这小子的德行,完全配不上芊芊,简直是好白菜被猪给拱了,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德行?原本我还有些顾虑,不过看现在这种情形,我能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伯母,这次回国我是专门追求芊芊的。只要她愿意嫁给我,我就愿意娶她,我不在乎她结过婚,我相信只有我能给芊芊幸福,而这个苏临涣完全配不上芊芊的。”

    欧一明大言不惭的站在那说着,就在苏临涣的眼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不屑的表情很是明显,就差点写在他那脸皮上了。

    在大学时代欧一明却是是追求过林芊芊的,只是可惜的是他被拒绝了。

    家世的丰厚和稍微有点姿色的羊毛,欧一明对于女人来说真是再熟悉不过了,一直以来他玩过的嫩模学生都可以组成几个排球队了,被拒绝还是头一次。

    人都有通病,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越是得不到就越想要。

    欧一明刚从国外回来,就盯上林芊芊了,至于结婚这种事情,他早就打算好了,就是结个婚嘛,等林芊芊到手了,玩够了再离呗,那又能怎么样呢?

    欧一明这样说,是高兰没有想到的,立即满脸惊容。

    而郭然早就知道欧一明的想法,便在一旁帮腔道。

    “高夫人,其实这话本不该我讲的,但是欧少对你家芊芊的心真是日月可鉴啊,欧少的家庭条件你是非常了解的,现在还不知有多少姑娘抢破了头想要嫁给欧少呢。”

    “可谁让欧少压根就一个都没有看上,偏偏看上了你家芊芊呢。你加这个小苏啊,没有一丁点本是,还不会看领导眼色,就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要我看啊不如让芊芊和他干脆离婚算了,这样也成全了大家。”

    听到这话,高兰一时间有些纠结起来。

    看了一眼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欧一明,又瞥了一眼如大街上的乞丐一般、啥啥都拿不出手的苏临涣,两者相对比之下,简直是一目了然。

    就算不用看,高兰的心中也开始摇晃了起来,何况她早就看苏临涣不顺眼了。

    见这情景,苏临涣却笑了。

    今天他还真是长见识了呢。

    就这样冠冕堂皇的在别人老公面前大张旗鼓的追求别人的老婆,还不问问本人的意见,真是太搞笑了。

    挖墙脚竟然挖到我苏临涣的头上来了?

    这让他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十年来,苏临涣因为师父临终一句嘱咐,自愿封闭经脉,忍辱负重,入赘这三年里他尝尽冷暖,而高兰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他。如今,封印终于解除,他再无可顾虑的了。

    “离婚?这话听起来有点意思,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你们难道不问问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吗?”

    苏临涣冷哼一声,直接坐在了欧一明的对面,一副男主人的样子看向他。

    “谁允许你坐下的?”

    高兰怒目而斥。

    然而苏临涣并没理她,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高兰一眼。

    只是这一眼。

    高兰敏锐的发觉到眼前这个半天憋不出一个屁的废物女婿好似与往日有些不同,那双眸竟然闪闪发亮,飒然出尘,好似早已看破是非的仙人。

    而那眼神中闪烁的亮光,竟然不自觉的让高兰的心中产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来。

    可随即,高兰便更加的恼怒起来。

    一个地位低贱,连佣人还不如的倒插门女婿,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岳母,真是反了他了。

    她刚想训斥苏临涣,却被欧一明抢了先。

    方才苏临涣的眼神,不仅吓到了高兰,也让欧一明心中一颤,这种感觉让他心中很是屈辱!

    欧一明走上前去,拽着苏临涣的衣服领子,就要将其摔倒在地。

    “一个穷小子,跟个窝囊废一样,芊芊跟你在一起,简直是糟蹋了,只要我欧一明在,就绝对不会让芊芊受委屈的。”

    欧一明猛然用力,却发现眼前的人竟然纹丝不动。

    见拽不动他,欧一明气急败坏,向周围看去,从一旁抄起一个台灯便用力向苏临涣的脑袋上砸去。

    下一刻,欧一明的手腕被苏临涣的手准确无误的握住,稍一用力,欧一明的手便柔弱无骨一般松开。

    啪!

    台灯掉落地上,摔的稀碎。

    这波操作,让客厅的几人都愣了,这苏临涣何时如此厉害了!

    “松开我,垃圾、废物、窝囊废!”

    “窝囊废?”苏临涣看向脸色憋的通红的欧一明,下一刻,外人看来,他只是在欧一明的双膝处摸了一下,这欧一明竟双膝跪地,很是狼狈。

    看着架势,像是欧一明在给苏临涣磕头认罪一般。

    高兰见欧一明受到如此大的屈辱,顿时心中一紧,“苏临涣,你给我住手,你对欧公子做了什么?”

    见高兰的脸皱成一团,苏临涣便想要向高兰解释。

    叮铃铃。

    是郭然的手机铃声响起。

    郭然眉头微微皱起,脸色也由红变黑,“高夫人,看来欧少的事情只能等有机会再议了,你们家的倒插门女婿也是很不得了啊,不过现在却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这一次,恐怕你们林家的麻烦不会小,你们家的药可是要将人吃死了。”

    “什么?吃死人?这怎么可能呢?这不可能的。”

    高兰脸色惊恐,整个人僵在那里。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