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宝贝、夏初心云雅曦楚寻沈颢小说

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宝贝

夏初心云雅曦楚寻沈颢小说

主角:夏初心,云雅曦,楚寻,沈颢 标签:复仇、女强、总裁

一场死亡游戏,她成为神秘帝少不可碰触的逆鳞。借尸还魂,她只想借他暂避风雨,他却步步紧逼。从此,他帮她报仇雪恨步步繁华;她帮他……腹黑帝少VS重生蛇蝎女,掀开那一层薄纱,才发现深情相许已十年!

雪色琉璃 状态:完结

夏初心云雅曦楚寻沈颢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衣冠禽兽,血海深仇

    幽暗的房间里,充斥着潮湿的气息,墙上水泥斑驳,地上几乎生了苔藓,显然,这里一直都没人住过。

    身下一片冰冷,夏初心张开眸子,目光从布满蜘蛛网的天花板移向墙壁,眉宇微微蹙起,心下一阵狐疑。

    这是哪里?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下意识的,她爬起来,往光线的来源处看去!

    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关进了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里面,隔着钢筋栅栏,她看到一身红裙的云雅曦正坐在桌边,手上拿着高脚杯,猩红色的液体在里面流转幽光,配上她那一头绯红色的波浪卷长发已经美艳的面容,活像是一个吸血鬼!

    夏初心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骤然腾起,而云雅曦在迎上她的目光时,眼底染上戏谑而残酷的笑意,“哟,醒了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云雅曦,你想干什么!”夏初心死死的盯着这个美艳的女人,难掩心中恐慌。

    这可不是她熟悉的国内,而是美国纽约。

    云雅曦从小在纽约长大,在这里势力盘根错节,她没有安全感!

    “干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云雅曦站起身来,端着高脚杯走到栅栏边上,弓着身子看向她被蹭的脏兮兮的脸,露出猫抓耗子般的表情来,“夏初心,一会儿,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你那个一起生活了十年的丈夫,究竟有多爱你!”

    夏初心听着这话,一颗心都像是浸泡在了毒药里。

    沈颢!

    她和沈颢结婚十年,她陪着他摸爬滚打,他们的儿子今年都四岁了,雅森集团刚刚在美国上市,一切蒸蒸日上,眼看着好日子就要到头来了,而她的丈夫沈颢,却为了打开美国市场,而劈腿眼前这个女人!

    她心灰意冷,早就产生了戒备之心,可没想到,他竟然和这个女人联合起来,将她关在了这种地方!

    “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夏初心神经紧绷着,所有的恨意和委屈,这个时候只剩下无边恐慌。

    夏初心的眸子紧张而无意识的眨动着,云雅曦却像是在欣赏她的恐惧一样,轻轻转动着高脚杯,勾起唇角笑,“别急,一会儿,给你看场好戏!”

    话音未落,手上高脚杯一扬,里面的红酒全数泼在了夏初心脸上,“洗干净了,接下来,好好看清楚!”

    云雅曦声音突然冰寒起来,眸子里闪过嗜血的兴奋感。

    “啪啪啪——”

    随着她拍手的声音,门外就走进来两个黑人大汉,等夏初心看清那两人手上拎着的人时,疯了一样扑向铁门,五指死死攥着钢筋叫喊,“嘉嘉!云雅曦,你放了嘉嘉!”

    没错,那两个大汉像是拎着死狗一样拎进来的人,正是她儿子嘉嘉!

    “怦”一声之后,那小小的人儿就被两人丢在了地板上,夏初心的心,也像是被人狠狠摔在了地板上一样,痛的无法呼吸!

    “哇——”大约是被摔疼了,刚刚还在昏迷的嘉嘉突然发出嘶声裂肺的哭声,下一刻,嘴巴就被那大汉用毛巾塞上!

    “嘉嘉……云雅曦,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伤害孩子算什么!”夏初心疯狂的摇晃着铁门,双目燃烧般盯着那美艳女人。

    “啧啧,这还没怎么样呢,你就开始喊上了!”云雅曦扭头,眼底冒着疯狂的亮光,她蹲下来,捏住了那孩子的脖子,“云雅曦,看好了,这就是你不识相的后果!是你,将你儿子亲手送上了死路!”

    话音刚落,她双手骤然用力,死死的掐住了嘉嘉的脖子!

    嘉嘉被捂着嘴巴,顿时,双眼瞪的溜圆,一张脸很快憋成紫红色,四肢挣扎着,却丝毫没有用处。

    夏初心的眼底很快遍布红血丝,“嘉嘉……嘉嘉……云雅曦,我妥协,我什么都让给你,你放开嘉嘉,你放开我的嘉嘉!”

    孩子的痛苦落在她的眼中,夏初心整个人颤抖着,声音都变成了喃喃。

    云雅曦却没有松手,竟是如同享受一般的,慢慢掐死那孩子!

    孩子挣扎了半晌,终于脑袋一歪彻底没有了气息!

    “嘉嘉——”夏初心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她状若疯狂的撞击着铁门,头上磕出数道血痕,一张脏兮兮的脸顿时被血色浸染。

    “啧啧,别着急,这才是个开始。这里虽是纽约,但是杀人还是不行的。所以,就只能委屈我的宝贝儿了!”那云雅曦站起来,就像是刚刚掐死的只是只蚂蚁一样。

    她踩着高跟鞋蹬蹬走到墙角,竟是,打开了关着藏獒的笼子!

    “去吧,宝贝儿,给我吃了!”她拍了拍藏獒的脑袋,那藏獒双目燃起嗜血的光芒,兴奋的扑向那孩子小小的身体,开始撕扯!

    “不要……不要,你这个禽兽,警察不会放过你的,沈颢不会放过你的!”夏初心绝望的嘶吼着,将铁门撞的哐当响,却也只是无用功,只能眼睁睁看着嘉嘉就这样被藏獒荼毒!

    而云雅曦则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忽的上前来,一把拉过她的领子,将她拽到跟前!

    “哐!”夏初心猛地撞在钢筋上,脑门上,又多了一道口子,就见云雅曦满脸戏谑的道,“夏初心,你可知道,今天这一切,是沈颢默许的?”

    夏初心一颗剧痛的心,像是被狠狠砸了一锤子,钝痛麻木,“你说什么?”

    怎么可能,嘉嘉是沈颢的亲生骨肉,他怎么会默许云雅曦这么对他!

    就见,云雅曦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夏初心,你想见沈颢吗?相恋十年,我想此时此刻,你一定很想念他吧?”

    夏初心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嘉嘉的惨死,让她此时整个人都痛到麻木。

    而云雅曦就缺忽的松开她,举步往房间另一侧走去,扬声道,“沈颢,要不,你出来给她见一见?好让她知道知道她在你心目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夏初心呆呆的看向云雅曦所在的方向,就看到,沈颢一身灰色西服,面容冷凝的从那边走了过来,手插在裤兜里的样子,冷漠无情而令人心寒!

    这不是她认识的样子,但是,此时此刻,生死关头,她还是宁愿相信这个男人对自己对孩子,都还有一点起码的感情。

    她有点不死心的,将祈求的目光投向沈颢,“沈颢,替嘉嘉报仇!替嘉嘉报仇!我要这个女人去死!去死!”

    沈颢,是她唯一的依靠。

    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

    可,沈颢走上前来,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瞄了一眼地上嘉嘉的身体,就好像死的不是他儿子,而是一具玩具娃娃一样,而后将目光落在她脸上,淡淡的道,“嘉嘉已经死了,你……我看你活的这么痛苦,你就自杀吧。”

    他的声音,那么无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夏初心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开始凝固。

    沈颢!

    “不!你不是沈颢,你这个冒牌货,你们把沈颢怎么了!你不是沈颢!”她像是被吓坏了一样,一边兀自倒退着,一边瞪着惊骇欲绝的眸子嚷嚷。

    “啧啧,一起生活了十年,她这就不认识你了呢!”云雅曦伸手拍了拍沈颢的胸膛,而后戏谑的看向夏初心,“真是个可怜的女人,死到临头了,还担心沈颢怎么了……你放心,你死了,我会好好爱沈颢,不让你担心的。”

    说着,扭头看向那边的大汉,“去,把隔壁那两只豹子也带过来,让它们好好开开荤!”

    夏初心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不可思议的盯着外面那面无表情的冷漠男人。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两个大汉已经推着两个铁笼子走了进来,然后,咔嚓打开了关着她的铁门!

    “吼——”两只豹子一见到生人,顿时红着眼睛嘶吼着,张开血盆大口跃跃欲试。

    铁门咔嚓一声被合上,云雅曦手上的遥控器一动,那豹子就疯了一样冲屋里仅有的活人扑了上去!

    “啊——”

    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着,夏初心扑打着两只豹子,沈颢终究看不下去,皱眉沉沉道,“够了!”

    云雅曦立即叫人制止了那豹子,只不过,夏初心身上,已经被咬了好几口。

    “沈颢,云雅曦,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就算是我死了,你们也休想得到雅森集团!休想……休想……”

    夏初心惨烈而恨毒的声音因为剧痛而如厉鬼尖啸,让本来准备让她就这样饿死在这里的沈颢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眸子里闪过一道厉色,沈颢突然咬着牙道,“夏初心,我还告诉你一件事情,好让你死的安生……那个,总是站在你身后的沈晗,我的亲弟弟,就是我送他上路的!”

    说完,沈颢面色阴沉的离开了房间。

    云雅曦则嬉笑一声,瞄了一眼浑身是伤的夏初心,对两个黑人保镖丢下一句“送她上路”后,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跟着沈颢出去。

    而听到沈颢那句话的夏初心,突然停止了所有的挣扎,像是死尸一样等着那两个保镖过来!

    沈晗死了!

    是沈颢杀的!

    他们三人,情同手足,十年来,他们为了雅森集团贡献了所有。

    可如今,兔死狗烹,沈颢竟然对自己的亲弟弟、对妻子对儿子都下手了!

    十年来,她和沈晗,究竟在跟着一个什么样的畜生!

    夏初心瞪着眼睛,悲痛绝望的心底,骤然生出强烈的不甘心来!

    可一切覆水难收,十几分钟之后,她就已经被那保镖抓着头发,撞死在钢筋上……

  • 第2章 借尸还魂,仇人见面

    纽约郊外,柔莎庄园。

    “雅曦,你去看看若汐醒来没有!”年过半百的云苍一身中山装,看上去深沉内敛,但眼底谄媚的光却让他的形象一落千丈,他一边对云雅曦吩咐着,一边端起酒来,敬坐在主位上的年轻男子,“楚少,您请!”

    主位上的年轻男子一身黑色西服,魔魅面庞璀璨如钻,恍若敛尽暗夜风华,却又夺目如同旭日东升。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完美糅合,让他俊美的如此特别,令人移不开眼睛。

    他狭长的眸子瞄了一眼云苍手上的红酒,却没有理会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站起来,道,“本少也去看看你那二女儿!”

    说着,迈开长腿径直离开!

    ……

    脑子里昏昏沉沉。

    夏初心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就像是要爆炸一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蜂拥而来。

    躺了大半天,她才算弄明白,自己竟是借尸还魂,重生在了云若汐身体里,成了活生生将她折磨致死的云雅曦同父异母的妹妹,沈颢费尽心机想要攀上的迪越集团董事长云苍的二女儿!

    临死之前的事情历历在目,夏初心一颗心还僵硬着,未等睁开眼睛,外面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其中一个,正是云雅曦!

    “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二小姐现在,肯定早就毒发身亡,大小姐请放心。”

    “嗯,你做事我当然放心,走吧,样子还是要做做的。说起来,我还要感谢我这位妹妹,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认识沈颢呢!”

    云雅曦的声音,让躺在屋里的夏初心拳头紧握。

    不光她夏初心和嘉嘉两人惨遭毒手,就连她现在借尸还魂的这个云若汐,也是被云雅曦设计毒死的。

    更狗血的是,理由竟然都是为了沈颢那个人面兽心的王八蛋!

    要不是现在重生在了云若汐的身体里,她甚至都不知道沈颢不光背着她和云雅曦在一起,还和云若汐也有一腿!

    诚如云雅曦说的,早先,是云若汐在聚会上偶遇了沈颢,沈颢为了攀上迪越集团而对云苍示好,所以,这才缠上了云若汐,并且告诉云若汐自己未婚。云若汐很快就被沈颢忽悠,两人陷入热恋,之后,云若汐甚至抱着要和沈颢结婚的打算,将他带回家来见云苍!

    可谁料,狗改不了吃屎,沈颢劈腿一次不够,竟然又和云若汐的姐姐云雅曦纠缠在一起!

    云雅曦从小在纽约长大,背景也有点不清不楚,心狠手辣。

    为了独占沈颢,云雅曦竟然同时对云若汐和沈颢的发妻儿子一起下手!

    而为了独占雅森集团,两人联手,害死了雅森集团第二大股东沈晗!

    然后,云若汐被毒死,夏初心和嘉嘉也惨遭毒手。

    只是不曾想,她夏初心的灵魂,竟然重生在了云若汐的身体里!

    被子下,夏初心的五指,深深嵌入自己的掌心,背负着四个人的血仇,她心里此时只有仇恨的焰火在燃烧!

    这个时候,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传来云雅曦妆模作样的声音,“我的好妹妹,你睡醒了没?”

    被子下的身体微微颤了颤。

    夏初心现在,恨不得扑上去掐死这个女人!

    没有得到回应,云雅曦笑了,“看来,你真是死透了!本来呢,今天家里来了个贵客,老爷子将所有的女儿都推到前面去了,看来,你是没什么福分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回去告诉老爷子,二妹可能是吃东西不小心被噎死了,一会儿,你就可以被喂狗了,呵呵……”

    “云雅曦,就算你被噎死,我也会活的好好的!还没看到你死,我怎么会先死呢!”

    床上似乎已经死透的人,突然坐了起来,双目冒火的盯着云雅曦的背影!

    云雅曦身影僵了僵,扭头,脸上笑容凝固,转眼间就化为狠戾,声音都扭曲起来,“你没死?”

    “我没死,你开心吗?”夏初心死死的盯着云雅曦,她不光要活过来,还要活的好好的,将那些害她、害嘉嘉,害沈晗的人,都送去阎王殿!

    云雅曦盯着她,眸子缩了缩,挥手示意身后的男子将门合上,脸色变得阴鸷起来。

    “你没死,那我现在就弄死你!”说着,竟是大步上前,扑向了夏初心!

    夏初心抓起床头柜上的花瓶朝她头上砸去,却被她一把捉住手腕,狞笑道,“云若汐,就你那点花拳绣腿,在我面前,根本不够看!”

    她可是,在拳击场里混出来的女人!

    而云若汐,根本就是一个草包而已!

    夏初心感觉手腕一阵剧痛,仿佛要被生生捏碎一样。

    她想要挣扎,怎奈却没有云雅曦那般大力,一时间急的双眼冒火。

    而一见两人似乎僵持起来,云雅曦身后那男子,却道,“大小姐,要我帮忙吗?”

    夏初心一看这架势,顿时有些紧张,刚刚她本来不准备醒来的,可云雅曦说要把她喂狗,她就担心自己又被不知不觉的弄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去,然后再无生路。

    可现在的情况,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究竟要怎么办?

    夏初心额间沁出细汗来,云雅曦看着她这个样子,顿时有点兴奋,一把甩开她对身后那男子道,“让她死的爽快点,毕竟,老爷子那边正在催!”

    那男子眼底顿时冒出猥琐的光芒来,说了一声“多谢大小姐”之后,便扑向了夏初心!

    夏初心嗖一声蹿下床去,站在了地板上,警戒的盯着男人,伸手去拉落地窗,“你别过来,否则我就跳下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唬住这两人,毕竟下方看起来冷清清的,似乎也没有什么人。

    而且,这里起码也是四五楼,跳下去就算是不死也残废。

    只不过,那男子在看到夏初心的手把在窗户边上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的看向了云雅曦。

    云雅曦脸色有些难看。

    她虽然很想让云若汐去死,但是若是让她跳下去可就不好了,那样一来,肯定有人跳出来找事,毕竟,云雨心那贱人,还一直盯着自己呢!

    而就在三人僵持之时,外面传来了敲门上,“雅曦,若汐,你们两个还在里面干什么呢?”

    这是云苍的声音!

    云雅曦脸色一变,堆起笑容来,“爸,稍等一下,很快就好。”

    而后,扭头死死的盯着云若汐,“你要是敢在爸面前打小报告,我弄不死你!”

    夏初心眼底皆是寒芒,卡在窗边的手上,指关节握的发白。

    门哐当一声被打开,云雅曦笑盈盈的迎上来人,“楚少,您怎么到这边来了?”

    夏初心的目光,也投向门口。

    却见第一个进来的人,竟不是云苍,而是一个陌生男子。

    那男子身材修长,黑色西服包裹着挺拔的身躯,五官异常立体,魔魅危险却又璀璨夺目,他站在门口,像是一匹蛰伏的猎豹一般,锋芒毕露!

    这人,便是云雅曦口中那贵客么?

    夏初心琢磨着,那人扫了屋里一眼之后,幽若深渊的眸子看向她,“这是云二小姐?怎么,准备跳楼?”

    魔魅声音恍若一曲华章,轻描淡写却令人寻味。

    顿时,云苍从他身后挤过来,讪笑道,“楚少说笑了,小女只是刚刚睡醒,可能有点还没适应过来……没适应过来……”

    而云雅曦闻言,则稍微松了一口气。

    “哦?那就好好适应一下,好歹,换身衣服。”那男人眸子里闪过兴味的光芒,将目光从窗口那明明已是惊弓之鸟,却又满目寒冰的女子身上收回,扭头往门外走去。

    而云苍闻言,愣了一喜之后,扭头,板着脸对云若汐道,“还不快去打扮打扮,马上来吃饭!”

    “是,爸爸。我马上就来。”夏初心松了一口气,目光沉沉略过云雅曦,“大姐,能不能带着你的人,先回避一下?”

    云雅曦瞳孔缩了缩,脸上怒意一闪而过,很快便换成明媚笑意,“那二妹好好打扮。”

    说着,蹬蹬往门外走去,而那柱子一样杵在床边的男子,也跟着她走了出去!

    屋里,终于身下夏初心一人!

    那根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她就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

    可现在,她还不能休息。

    刚刚若不是那男人突然进来,她恐怕又难逃一死。

    所以,现在想要活下去,她就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

    咬了咬牙之后,夏初心举步走向衣橱,换上了一身胭脂色的亚麻长裙,而后洗了洗脸,画了个简单的妆,将头发盘起来。

    十分钟之后,她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此时,众人已经再次落座。

    那男人靠在主位上,模样慵懒,气质矜贵,却又透着锋芒毕露般的危险讯息。

    此时,他将目光投向门口,看向站在那里的夏初心。

    对上这个过分危险的目光,夏初心有点紧张,却因为心里埋着仇恨,眼底寒意依旧,薄薄的唇抿成一线,像是雨打桃花。

    “你家二小姐,有点意思。”

    半晌,那人收回目光,说了一句意味莫名的话。

    夏初心走到餐桌边坐下,就看到云苍在愣了一下之后,脸上涌出莫大欢喜,谄媚的道,“楚少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