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仙医神婿、钟丽谢开夏棠棠方晴小说

仙医神婿

钟丽谢开夏棠棠方晴小说

主角:钟丽,谢开,夏棠棠,方晴 标签:都市、赘婿、神医、打脸、逆袭

男人不低头,可是为了生活,谢开不得不入赘成为一个被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然而上天待他不薄,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了八卦玉和上古仙经的传承,从此,这世间的一切都任他采撷……

一笔梦尘 状态:连载中

钟丽谢开夏棠棠方晴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受辱

    “五万?”

    钟丽被雷得外焦里嫩,声音尖锐的像一把刀,“你嫁到我们家三年,吃我们的,喝我们的,现在居然还敢跟我借钱?”

    “你一个瘸子,你凭什么跟我借这么多钱?”

    一杯水劈头盖脸的砸到谢开头上。

    这些年,他几乎每天都能够听到这些羞辱,早年他还会痛苦的心,如今早已经麻木。

    可是为了妹妹,他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哀求道:“妈,我求您了,借我五万,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给您的。”

    每个字眼都咬的很重,用尽了他所有尊严。

    五万块钱对于钟丽来说只不过是一顿饭的事情,可就算是扔了,她也不想给这个讨人嫌的废物!

    平时被骂之后,这窝囊废早就闭嘴了,可今天有些反常,竟然还敢继续开口,直接激怒了钟丽。

    “你这个废物是想要气死我么?滚,马上给我滚,以后再敢来公司,我把你另一条腿也给打断!”

    “呵。”

    听着岳母歇斯底里地的怒骂,谢开惨笑一声,拖着瘸了的腿缓慢离开……

    “小妹,哥对不起你。”

    “哥没本事照顾好你,可就算拼了哥这条命,也要把你救出来……”

    谢开望着香湖别墅方向,焦灼的眼底,闪过一丝决绝。

    小妹谢小夭在那里,等着他拿着五万块钱去救命。

    ……

    香湖别墅里,金碧辉煌的装饰,谢开布鞋踩上去,显得格格不入。

    但腰杆依旧挺得笔直。

    “哟,谢开,你以前不是挺能打的么?怎么?现在腿瘸了,人也怂了?”

    那人叫张庆峰,也是谢开的同乡,很早便出来混,如今在道上也有些名气,以前谢开家里开药店,张庆峰要拆了药店那一片地盖娱乐城,谢开父母因为不愿意拆迁,就是被张庆峰带人打伤的。

    当时他还在乡下跟师父学医,得到消息回来,父母已经不行了。回来之后,谢开一怒之下,险些将张庆峰打死,两人也彻底的结下了梁子。

    谢开没想到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居然再次遇到张庆峰。

    又是一声冷笑响起:“狗就是狗,再站直了走路也是狗!”

    张庆峰窝在沙发里,身材肥胖,一双绿豆小眼里,露出一抹阴寒。

    谁都知道,夏家这个女婿,为了救投湖自尽的夏棠棠,被眼镜蛇咬伤了腿。

    虽然救助及时,也只是捡回了一条小命,不但腿瘸了,也成为了一个药罐子,真不知道当初夏棠棠怎么想的,竟然还以身相报。

    “废物,钱带来了么?”他逗狗一样朝谢开招了招手。

    听到钱,谢开喉咙里噎着一团化不开的苦涩,声音沙哑着,“棠棠今天去看望老太爷,手机打不通。”

    “艹,你妹发神经砸伤了我弟,你没带医药费还敢来,逗老子玩呢?”

    张庆峰把烟头扔到地上,用鞋底踩灭,脸上肥肉也跟着抖了抖,“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妹送到五郎庙医院,到时候人家大夫说你妹发病死了,哼哼,你以后就也再也不用带着她那个累赘了。”

    “你敢!”

    谢开红着眼,双手紧紧握成了拳。

    小夭绝不是他的累赘。

    自闭症不会主动攻击人,据当时街上的人说,是张庆峰弟弟先拦住小夭,扒她衣服,她才会拿砖头砸伤人的。

    而张庆峰说的什么五郎庙医院,说好听点是个医院,其实就是谁家有精神病了,送进去,生死不论,只要别连累家里都行的人间炼狱。

    “有什么不敢?嘿嘿……”

    张庆峰眯着眼,一脸奸像,“你说你没钱啊,行!我看你挺可怜,你下跪磕几个响头,再从我的裤裆底下钻过去,我就放你妹妹走,怎样?”

    他一个响指,就有两个专业的摄影围上来。

    咔咔咔,对着谢开脸拍了几个特写。

    “你钻不钻?”

    谢开眼被闪的发疼,视线模糊中,张庆峰两腿一岔,大马金刀地站在那里,还指着那肥硕的裤裆下面。

    其他小弟在旁边煽风点火,“你要一边钻,一边说,我是夏家的狗,夏棠棠是狗婆娘……”

    谢开脸憋得通红,这不是侮辱人么?

    他就算死,也不能让夏棠棠因为他受这种屈辱!

    “要命给你,想让我钻裤裆,你们做梦!”

    周围响起一阵哄笑。

    “夏家一条狗都比你命值钱,要你命脏了老子的手。”

    “煞笔,老子来帮你钻。”

    不知道谁一脚踢在他膝窝上。

    噗通,他栽在地上,一股钻心的疼痛,从瘸腿儿上传了过来。

    好几个人一起按着他肩膀,要“帮”他钻张庆峰的胯下。

    “和你们拼了。”

    他大吼,胡乱一口下去,咬住一条不知道谁的胳膊。

    “啊我艹,这废物属狗的,我的手!”

    那人惨叫,手臂上血淋淋,鲜血直流。

    十几个人居高临下,拳脚如同雨点一般,打在谢开的头上。

    铺天盖地的拳头把谢开直接打懵了,双眼开始变得模糊,意识也昏沉了起来。

    他宁愿站着死,也不要像狗一样跪着!

    直到把人打昏过去,张庆峰这群人都没听见他一声求饶。

    “等一下!”有个小弟见不对劲,上前探了探谢开的鼻尖,顿时头皮一阵发麻,“握草,这废物没呼吸了!”

    “啥?死了?”

    “这废物也太不经打了吧。”

    “老大,冤枉啊,我们只是想教训他一下……”

    闹出了人命,这些人一个个都傻了眼。

    张庆峰也砸吧着嘴,眼神询问地看向身旁的小弟李广:“这咋办?”

    李广到底是老江湖了,心狠手辣,什么事儿都干过,自从金盆洗手之后,才跟了张庆峰办事。

    他扫视了一圈周围人,目光毒辣,“今天的事儿,谁要是传出去,老子灭了他满门!”

    “至于这个废物,既然已经死了,就扔湖里吧。”

  • 第2章 医仙传承

    四周一片漆黑,冰冷彻骨的寒意,让谢开打了个哆嗦,他茫然的看着黑暗,喃喃道,“我已经死了?这,就是死后的世界么……”

    谢开带在脖子上的古玉蓦然亮起一道光,耳边传来一阵飘忽空灵的声音。

    “八卦乾坤,向死而生,入我医仙门,可悬壶济世,普度众生,羽化成仙……”

    伴随着声音,谢开感到周身暖洋洋的,每个毛孔都舒服地张开了。

    眼前是一片金光,后面那声音又说了什么,他听不清楚,眼前的金光又忽然变成了许多古籍的样子——

    上古医术,修仙道法,炎黄战神功。

    这是……师父给他的八卦玉,他在做梦么?

    “入我医仙门,传你上古仙经,日后你要潜心修炼,惩恶扬善,将医仙门发扬光大。”

    通过古玉上的金光笼罩,他觉得身上力量在一点点凝聚,头脑也清晰起来。

    “不!”

    他忽然挣扎大喊。

    跟师父学医五年,却仍旧眼睁睁看着父母病死,那时他已经决定,从此不再行医!

    “痴儿。”那声音再次响起,更加浑厚而霸气:“我医仙门选中的人,岂容你说不?!”

    又是一道金光大盛。

    噗通!

    静谧的香湖水面上,忽然冒出个人头。

    谢开身体漂浮着,大口的喘气。

    他死了。

    不,准确的说是又重生了。

    体内不断翻涌的热流,和已经完全恢复了的伤口,昭示着自己真的得到了上天的恩赐。

    只要他愿意,世间的一切都任由他随意采撷。

    他,再不是曾经那个任人羞辱的废物女婿!

    看看胸前的八卦玉,他苦笑,为什么这段奇遇没有早点来呢,那样他也不用眼睁睁看着父母病死而无能为力。

    不过也好,现在我可以去救小夭了。

    ……

    “太他么晦气了,那么多人,老大偏让咱俩去扔死人,呸呸呸!”

    “便宜那废物了,能睡到夏棠棠那样的极品女人,就是死了也不亏啊。”

    “等夏棠棠上了咱老大的床,说不定也有咱俩的份儿,嘿嘿……”

    湖边,把谢开扔到湖里之后,张庆峰的俩手下慢悠悠地往回走。

    他们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个人影。

    逆着光,看不清人脸,但身上的气势让人一看就知道很不好惹。

    他一步步走近两人。

    感觉到被一片阴影笼罩着,俩人刚一回头,哐!那人影一句话没说,一拳把人其中一人打趴下,牙齿混着血喷了一地,爬都爬不起来。

    “我艹,谢开!”

    另一个人看清了那人影,像是见了鬼一样,裤子都吓尿了。

    他、他他不是死了?还是自己亲手扔进湖里的。

    谢开也没想到古玉恢复了他的伤势不说,还给他附加了武力值。

    他掐住另一个人的脖子,骨头被他捏得咔咔直响。

    “小夭在哪儿?!”

    那人满脸惊恐,喉咙里漏风,声音模糊不清,“在,在老大屋里……”

    小夭,小夭!

    谢开胡乱把人扔到一边,那人像漏气的破布袋一样瘫倒在地上,看着谢开离开的背影,眼里是深深恐惧。

    一路狂奔,久违的能和正常人一样奔跑的感觉,让谢开感觉有点不真实。

    别墅门口有张庆峰的手下拦着,还停着一辆凯迪拉克,正是夏棠棠的车。

    “夏总,既然我们生意有的谈,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小夭打伤我弟的事儿,也就这么算了!晚上我已经定了酒店,到时候夏总可以一定要到啊!”

    一行人从别墅里出来,夏棠棠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踩着高跟鞋,窈窕火爆的身材任谁看了都移不开眼。

    只是她精神看起来不太好,漂亮的桃花眼周围一圈儿都是黑的。

    七岁的谢小夭怯生生跟在她身边,揪着她裙子。

    “张总,我再问你一句,谢开真的没有来过这里么?”毕竟谢开是她的丈夫,夏棠棠打不通他电话,不可能不管他。

    张庆峰脸色顿时变了变,干笑着,“夏总这话说的,谢开要是来了,我还能不把小夭给他么?”

    夏棠棠抿了抿唇,没来的话,那就是又不知道去哪儿了。

    她也没再多问,带着谢小夭上车离开。

    凯迪拉克车影消失在拐角,张庆峰肩膀一抖,满脸横笑。

    哼,想找谢开,下辈子吧!

    今儿不仅弄死了谢开那个废物,还小赚了笔钱,这买卖……划算!

    晚上要是能再把夏棠棠弄到手,这事儿就办的更舒坦了!

    “张庆峰!”

    忽然,张庆峰听到有人叫他,脸色一变,一脸惊悚的看向门口的人影!

    谢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正冷冷盯着他。

    这人……不是死了么?

    外头艳阳高照,他却硬生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你他妈是人是鬼?”

    谢开直直走近张庆峰。

    打死父母的仇,还有把他扔湖里的恨,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他恨不得把人给一拳打死。

    他咬着牙问,“小夭人呢?”

    张庆峰咽了口口水,绿豆眼看看谢开身上已经干透的破旧迷彩服,是他没死透,又自己爬起来了,还是真的诈尸了?

    不,不会没死透,手下人报告说,是亲眼看见湖面没再冒泡了,才放心离开的。

    那就只能是……鬼!

    他两条肥腿打着颤,“人、人被接走了……”

    飞快说完,他转身就跑。

    谢开瞳孔蓦然一缩,自己还是来晚了。  

    他三两步追上去,抓住张庆峰后领,二百多斤的肥硕身体掂在他手里,就想掂条狗一样轻松。

    别墅里那几个知道谢开死了的人,已经都被张庆峰调走了,剩下的手下看见这一幕,全都惊呆了。

    谢开,谢家的一个废物女婿,瘸腿儿,病秧子,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强!

    “你敢把小夭送五郎庙,我打死你,给她报仇!”谢开冷笑着,把张庆峰摔到地上。

    拳头一下一下重重砸下去,疼得张庆峰杀猪一样的嗷嗷直叫。

    张庆峰肠子都要被打出来,屁滚尿流地往后爬,眼泪鼻涕一起流出来,“饶命,饶命啊,小夭是被夏棠棠接走的,没有去五郎庙……”

    他是真怕了,谁见过被打断气儿的人,扔湖里还能自己跑出来的?

    更何况谢开拳头是真比之前硬多了。

    “真的?”

    “嘶……真的,我哪儿敢骗你啊,别打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