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The Originals、杰克夏佐阿尔艾伦小说

The Originals

杰克夏佐阿尔艾伦小说

主角:杰克,夏佐,阿尔,艾伦 标签:

这是一个关于吸血鬼的故事。 而如今,已俨然化为吸血鬼家族的历史; 这不仅是一段讲述吸血鬼家族的历史, 却已然变成了一个任何血族都不能轻易启齿的禁制,它的名字叫: the origins 依旧存在于今天的《圣经》,当年的光芒已不再璀璨。每一本的背后都包含着一个秘密。当然,这些秘密已被深深埋入土中,不见天日,知道它的人早就气息奄奄的咽下了最后一口呼吸。时至今日,关于夏娃与亚当的浪漫爱情,仍有人在不停的追寻着传说的脚步,而每当更近一步,便会与死神为伍,触碰到他潮湿阴冷的干瘪肌肤,呼吸着发霉变质的浊气。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但却并非是人类所能控制

百家无姓 状态:完结

杰克夏佐阿尔艾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这是一个关于吸血鬼的故事。

    而如今,已俨然化为吸血鬼家族的历史;

    这不仅是一段讲述吸血鬼家族的历史,

    却已然变成了一个任何血族都不能轻易启齿的禁制,它的名字叫:

    theorigins......

    依旧存在于今天的《圣经》,当年的光芒已不再璀璨。每一本的背后都包含着一个秘密。当然,这些秘密已被深深埋入土中,不见天日,知道它的人早就气息奄奄的咽下了最后一口呼吸。时至今日,关于夏娃与亚当的浪漫爱情,仍有人在不停的追寻着传说的脚步,而每当更近一步,便会与死神为伍,触碰到他潮湿阴冷的干瘪肌肤,呼吸着发霉变质的浊气。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但却并非是人类所能控制的。

    夏娃与亚当之长子,后世人类称之为“该隐”的人,现在已很少出现于人们的口中。当然,这其中不乏一部分群体,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名字就是禁忌,或为禁制。该隐的弑弟之罪,至今为许多人所疑惑,然而,这并不是我们这群人所能解开的世界。

    接着来讲该隐吧,因弑弟之罪而接受造物主的惩罚,并不是一个好的结局,承受着上帝的诅咒,而成为被迫吮吸鲜血的永生者,对于人类而言,这是一个划启新时代的事件。由该隐而后,慢慢的直到被人类所驱逐,他们的永生都将遭到人类与造物主的唾厌。

    也许该隐并不是这次事变的主角,而让他变为主角的,是名叫Lilith(莉莉丝)的女人。女人是可怕的生物,千万不要惹恼她们,即使是英雄一样的人物,在闻见女人鲜血之味后,也会神魂颠倒。Lilith教会了该隐如何从鲜血中获取力量,于是世界的变故开始了。

    这一年被血族定为“血启元年”。

    由此,血族的始祖----theorigins诞生了。

    世界早已突变,沉睡的人类仍旧愚蠢的生活,与死亡近在咫尺,却不曾感觉毫分。每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太阳光线最强的时刻,是人类外出活动最频繁的时刻,而夜晚就像是日光的世仇,新月永远可以战胜初升之日,尖锐的棱角与冷光,为静谧的地球罩笼上了黑暗。这种时刻,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是的,是每一个“人”。耐不住寂寞,便守不住净土,可怜的该隐似乎却并不明白这一点,强大的能力催使着他剖开身边跟随者的狼之血,一两滴接近神权的自己的血,让这个世界再次风起云涌。

    屋外,雷电相交,最闪的那一道劈开屋内的黑暗。二代血族伴随着雷雨,静寂的降临于这个不再纯净的肮脏世界。

    与《圣经》几乎所描述的一样,该隐带领血族之子寻找夏娃与亚当的后代最终无果而归。被被迫驱离家园的二代血族悲愤至极开始尝试建立“黑暗的伊甸园”。他们孕育了十三位可爱而又可怕的孩子,这便是三代血族。他们传说是血族中拥有比天之力的血族之子,力量的强大与永生的颜年让他们有恃无恐。他们是后代所有血族的瞻仰之神,日益强化的十三血族似乎是上帝开的最大的一个玩笑。他们美丽,年轻,强健,聪慧,机敏,集完美于一身。最终十三血族联合重蹈该隐之途,弑杀了自己的父亲,也就是二

    代血族。

    后世称十三血族为“血宿”。

    命运的驱使下,十三血族并未遭到造物主的诅咒,弑父之后各走他乡,其中两位隐姓埋名,后世再也无法寻其踪迹。

    剩下的三代血族各拥一族,势力开始日益强大,屠戮生灵,吮吸鲜血,由血液构建的血宿王国遍布欧洲。日子一天天过去,死去的人类与生灵不计其数,死伤遍野。血宿

    发现鲜血可以使人类永生,使血族登圣,罪恶与黑暗第三次席卷世界。被血族称为的“千年圣战”开始了它的序幕。

    “父亲!父亲!不要!”

    “殿下,殿下,您又梦到先王陛下了吗?”身着一袭精致暗蓝色系的燕尾服的人开口道。语气虽然冷漠,却隐约感觉到他在为床上被噩梦所困扰的人而担心。

    这是一间极大的屋子,装修豪华,然而再多的装饰也被漆黑的一切盖住了眼。偌大的落地窗被厚实而华丽的窗帘遮了个紧,没有一丝光线,也没有一丝温暖,充斥着屋内的,是人类所生厌的冰冷与黑暗。

    这时,床上的人早已平静了下来,正打算缓缓的睁眼。

    这一定是一双世界上最妖冶的眸子。紫红色的琉光充斥泛满整个瞳眶,细密纤长的睫毛下,投射着细小的光影在挺立的鼻梁上,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皮肤,在黑暗中也能隐约感觉到泛着冷冷的光,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这张惊为天人的脸庞,若是天使见了也会为之动容的面庞,是无法用语言所雕琢的,而男子整张脸的精魂,应该就是那双无价

    的双瞳了。

    “现在是几点。”微微泛红的双唇轻启,一股轻缈而沉重的声音从底下的人的口中传了上来。

    “回殿下,还不到五点。”站立的人恭敬而不失分寸的回答了他的话,语气依旧生冷,其中的担心也少了几分。话音刚落下的同时递上了左手一直举着的托盘中的高脚杯,不发出一丝声响的放在了男子床旁的木雕柜上,随即低下了头。齐斜的刘海遮住了半边眼睑。

    许久过去,整间屋子仅有床正对面的宝石刻圆盘时钟发出走动的音响。像是烦心这种噪音打扰了自己的思维,杰克第二次睁开了眼,与此同时时钟的时针永远的停在了59这一刻上。收回并没有看向时钟的紫红色双瞳,由窗帘自动打开的缝隙中透露出的月光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抬起白皙到没有血管透视的修长的手臂,将高脚杯对上了自己的双唇,吮吸和喉咙吞咽的声音小到似月光滑向地面般平静。随即一声玻璃与木头的碰撞,站立的人优雅的后退了一步,弯低了身。

  • 第二章

    杰克悠悠拭去了唇边的血渍,光脚踩在金丝地毯上,他的身型要比自己的管家高出许多。纤瘦的右手勾起贴身侍从圆润而又小巧的下巴,嗅了嗅他可爱的右耳,轻咬了下去,

    一路滑向丰盈而紧抿的双唇,狠狠地啃了一下,而怀中的人任由着他的殿下抚摸轻吻。左手仍旧牢牢的托着银盘。

    似乎是玩够了,杰克的嘴角又上扬了几分。紫红色的眸子现出了一丝黑色的光影。

    窗外,东边初升的太阳逼退了摇摇欲坠的七分月,一瞬间杰克放开手中紧捏着的下巴,走向落地窗挥手退却了厚实的帘幔。

    “伊莱,帮我更衣。”

    “是,殿下。”

    名叫伊莱的人轻低下了头,一丝太阳光从杰克的左耳边直射进屋,黑暗与光明对比显眼,令屋内所有的人生厌。

    这是新的一天,新的光明再次逼退了黑暗的一天。

    “哐-----”描金雕花门被重重的打开,消失一夜的日光瞬间溜进了幽深的走廊,直直的拐进了有两人出来的宽敞房间。

    长廊十分的长,这恰巧像极了一条冰冷的蛇盘踞在整个古堡的上方。燃烧的小火焰每隔十米的有序排列在墙边,走廊上的世家名画与中国青花瓷南非金刚石数不胜数,奇怪的是其样式却更是古朴,而非今时今日所流行的态势。

    “殿下。”身后的人在杰克的身后缓缓开了口,然而当事人却并未予以回复,而是边下楼梯边挥手示意他先下去。

    得知命令后,伊莱轻轻地低了低身,右手放在了左胸口上,直到杰克消失在楼梯尽头,紧接着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从古堡前开过。

    圣杰尔斯堡于上世纪初修建,坐落于法属区巴黎最北端的玛丽山下。这里空气阴湿潮冷,任何人都别想在这种地方建一幢如此庞大的古宅。圣杰尔斯堡的周围荒芜,唯一有的便是后背靠着的那座4800米海拔的玛丽山。玛丽山常年下雨,偶尔也会有一两周无露水降临的日子,然而这是被血族们所厌恶的,他们把这段时间称作“露日”。在这段时间内,圣杰尔斯堡内的任何血族都不想出去,对于血族来说,光明是那么的令人生呕。当他们看见太阳,便会有一种吞食它的冲动,这不仅仅是天性所造成的,血族们之所以惧怕阳光,是因为如果长时间的不间断曝晒,他们就会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当然如果时间合理,血族也可以利用白天的时间为自己准备许多事,比如:囤食

    自强大的第三代血族---血宿沉睡后,密党或者说是十三氏族的六大戒律执行的更为严格。

    十三氏族的六大戒律,即为所有血族终生都不可违抗的六大命令,其中第一条也是核心的一条便是“绝对不允许在人类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如若违反,将由血族长老亲自处以死刑。”

    此条一出,几乎没有哪个血族愚蠢到会以身犯险,“即使你永生,你的命运依旧在圣王手中。”这是血族中从出生起每个人都时时刻刻铭记的祷词。

    也正是因为六大戒律的实行,法国巴黎市区的血族并未给人类造成太多困扰,或者应当说,人类在上世纪的“千年圣战”之后,便再没想过还会有血族与他们相依生活,甚至近在咫尺。

    巴黎是个美好而又美丽的地方,受到上帝的眷顾,湛蓝的天空与悠长的河流见证了由上世纪走到这世纪的历史,古老的残垣断壁上,战死的人类与血族的圣血,还未完全褪色。

    圣弗尔高中是巴黎此时环境最优美的学校之一,与古老的塞纳河比邻,周遭是古老城区,而并未建在巴黎大学城内,位于东方的圣弗尔高中唯一的特点便是---阴天胜于晴天。因此这也是我们故事开端的地方。

    圣弗尔高中不够很大也不算太小,它的名气仅仅在于它周围环境的塞纳河与学校正对面的阿尔克拉山,当然,包括他们的教学水平。阿尔克拉山是小型山,但是巴黎市区珍惜物种最多的地方却在这里,这里更适合开展生物与科学自然课程。

    来这里上学的除了百分之九十五的富家子弟与官宦之子外,还有一小部分靠国家奖学金而荣升到这里的几名学生,除去奖学金缴了学费仍需一大笔开销等着他们自己赚取,这时学校左面的“碧朗咖啡馆”便投其所好。

    “艾伦!这里这里,一杯Americano,please.”

    碧朗咖啡馆每当放学时分便是最为忙碌的时刻,而店内除去老板奥斯顿和服务生阿尔文之外,还有零散工,今年只招了一个----艾伦

    店面已经算小了,一共四张圆桌八条高脚蹬齐靠咖啡馆左侧落地窗旁,这是一个小二层楼。因此可以透过窗看到阿尔克拉山东脉的一角。每到人潮高峰期,名叫艾伦的男生与服务员阿尔文都会脚不停歇的穿梭于上下楼,他们还兼带外卖服务,当然范围不会超过阿尔克拉山以外。

    正午时间很快过去,艾伦得以重新回到教室上课,但没几节课身体终究未能敌过疲倦而昏昏欲睡。

    “艾伦,艾伦!该你了!”

    “是,奥斯顿!这次要送什么咖啡下去呢?”艾伦腾地站起身,眼睛直勾勾的盯向前方,这一下弄得全班哄堂大笑,连他自己都尴尬到手无举措。

    “艾伦,该你谈谈对《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见解了,不过我现在想问你一句,你昨晚睡觉了吗?”

    老教授的这一句弄得全班再次哄笑一堂。

    课下后,艾伦被安排打扫学校操场的工作,不过自己也是借宿在值班室的,回不回家对自己来说也没多大意义。人差不多都走光了,艾伦收拾收拾工具只身来到操场,时日正值秋天,落叶由阿尔克拉山随风飘下,这种景致一个人看倒是很有感觉的,艾伦很快沉进了这种伤感的情氛之中,睡梦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爸爸,妈妈,你们去哪儿啊,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爸爸!妈妈!啊!-----”

    一个起身,艾伦大口的呼着气,嘴中的水蒸气碰撞在空气中泛着朦胧的白。

    “又是一场噩梦......”自言自语的空当,天空已下起了蒙蒙小雨,不一会儿便转成了大雨,闷雷阵阵,艾伦顾不得工具拉起衣服盖住头顶准备向值班室跑去,而此时远处开来的一辆黑色轿车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