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X吻:豪宠禁区、东方九李沐白锦灵珊小说

X吻:豪宠禁区

东方九李沐白锦灵珊小说

主角:东方九,李沐白,锦灵珊 标签:异能

他和她相逢相爱不相识,他为她奋斗十六年成为富可敌国身负异能的隐者,她为他守住一个吻在贫困中历尽艰辛,当真相一步步揭开,战争一步步到来,他和她最终的结局如何……

知女 状态:连载中

东方九李沐白锦灵珊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东方九

    月蚀夜前……

    夏日的太阳炽烤乌都的蓝天。

    东方九坐在直升机上,飞向矩岩山脉一处山谷里的秘密大宅。

    说是秘密大宅,不如说是秘密基地,六公顷的占地被六米高的水泥围墙电网围起来,六国军方各派驻一个守护队在外驻守,外面看像军事基地,里面其实是大宅花园,还有给六国联络人住的小宅。

    这个秘密大宅不归任何一国管辖,完全属于年仅25的东方九。

    东方九不大的嘴角诙谐的一笑,自己称呼这里小九国,当然是没人承认的。

    螺旋桨鼓起窒息的风,撩动东方九寸头上的一缕红发,瘦削均衡的棱角,额头盈满,皮肤紧致润白,清澈的瞳仁映出蓝天,配上不大的双眼皮有点撩人,一眸一动流光溢麝。

    身边两个保镖贴的很近,忠实的勇敢的尊敬的守护东方九。

    东方九痴望蓝天,为了9岁时的一个承诺,独自走出小山村,立志成为最强的男人,没想到成功了,靠的当然不是运气,是智慧的运用了上天赐予的特殊能力,既能带来财富利益,又能带来囚禁之祸的能力,超准预测未来的能力,可惜这个能力在自己身上没用。

    东方九精致笔挺的鼻梁皱了起来,今天风太大了。

    两个保镖立即会意,关上直升机舱门,里面空间虽不大装饰极尽奢华,崭新露皮软座软包,曲线优美镶嵌盘龙扣,舒适程度堪比巨型客机。

    高楼耸立的乌都上空,东方九外形炫酷的直升机,如一道景观呼啸而过,在乌都,没有几个人拥有使用直升机做交通工具的权利,东方九就是其中之一。

    东方九挥动骨感肌健的手臂,炫酷的整理一下旋风吹乱的衣领。

    经过多年的努力,现在拥有的财富多的数不清,多家大公司大财团的股东,由于没精力没兴趣经营这些,都交给信任的人打理,为了低调些,富人榜上也没有自己的名字。

    东方九的瞳仁闪烁深藏的智慧,一身淡黄色休闲打扮,衣服的质地是极度舒适的重磅井蚕丝,无可挑剔的版型做工提点骨骼,若隐若现一个完美身材。

    矩岩山脉连绵巍峨盘绕祥云,上空划过轰鸣声,东方九的单翼直升机盘龙摆尾飞跃峰尖,头如巨鹰俯视,翼若幻影身如含龙珠,尾若窈窕美女点缀群山之巅。

    东方九盘抱双臂,看一眼窗外,快到了。

    为了隐秘些,自己要求雇佣的人称呼‘头儿’,朋友或者有利益往来的人称呼‘九哥’,东方九这个名字是签名用的,至于真名,没有几个人知道。

    两个保镖靠近舱门坐坐,给东方九让出大些空间,头儿喜欢伸胳膊伸腿儿。

    左面的名左无名,年28身高180肩宽臂长,跟随东方九五年,是精通所有手持武器的高手,曾经很有名气桀骜不驯,东方九不喜欢他爱出风头,给他改名左无名。

    左无名眼小有神视八方,精品宽松白衣黑裤,左手时刻在腰间盒子枪附近。

    右面的名右无烦,年26高178肌腱不张扬,是精通所有近身术的高手,曾经很爱惹麻烦,东方九救过他很多次,三年前收服后取名右无烦,现在收敛许多。

    右无烦大眼颧骨突出,寸发显头大,着淡蓝衣深蓝裤,双手握拳目视前方。

    东方九半睁紧致的双眼皮,深眸转动略耸峭肩,散出极美的隐傲诙谐。

    为了在权利的夹缝中争取更大的自由,接受了很多秘密头衔,A国军方特别顾问、B国反谍顾问、C国王首私人顾问、D国经济顾问……等等。

    东方九的嘴角有点调皮,ABCD不是国家的名字,这么称呼,只是因为喜欢给他们排序。

    这些头衔虽然是秘密的虚名,也不是白得的,每周要回答他们一个问题,自己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道士,捏捏手指头就可以,预测能力很费脑筋的。

    东风九无奈的挑起眉心,还要为他们保密,自己是个重承诺的人,他们完全信任,却都忍不住打探对方的秘密。

    东方九有点好笑的摇摇头,实际上做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多交几个朋友。

    这些都是近几年得到的,苦心经营的,六国为了防止对方独占自己,共同商定建立这个秘密大宅,以前经常来这里,只是为了让他们安心,但从现在开始不是了,这里有用了。

    东方九的175身高,夹在两个高大保镖中间,自嘲的一笑。

    这架B国总统送的豪华改装版军用直升机,吹的那么好,用起来也不怎么样,速度稳定度还可以,轰鸣声太大,震死自己这双招牌的带尖的耳朵了。

    左无名右无烦暗自羞愧,在东方九面前没有人敢称自己是美男子。

  • 序章

    月蚀夜,漫天星斗暗淡无光。

    深蓝色的黑暗中,一双眼睛,一扇拱形窗,一盏盘龙灯。

    “砰!”

    他大步摔门而出,速如疾风拉出身后一道道黑影。

    “吱嘎!”

    他收紧脚步轻推开她的房门,暴露在九层水晶灯光下,一双外形精致的眼睛外,是一张暗红无花的塑胶面具,鼻唇露外紧贴皮肤,后面锁带如特别定制的头罩。

    两个人高的穹顶装饰行云流水的艺术线条,百平米装修奢华的卧室里有雕凤樱床、超现实主义晒阳半卧沙发、赤心木品茶专区、光显大屏幕、七彩玻璃浴室、敞开式香木更衣室,现代古典完美契合。

    雕凤樱床薄纱帐下,女人惊起一双大眼睛瞪着面具站起身。

    不安的瞳仁不好的预感。

    “你为什么戴面具?你要做什么?”

    颤抖稚嫩的声音,抖动孜蚕丝雕花睡裙包裹的若隐若现的丰盈身材。

    他一步步走近,步履掷地有声。

    “我要成为那个人。”

    她一步步后退,声线如嘶鸣。

    “不!不可以!”

    两双眼睛深情互望,两个人殊死搏斗。

    淡黄色的九层水晶吊灯弱弱的光线下,女人撕不开男人躲闪的面具,男人扒不下女人夹紧的裙子。

    静夜里响彻女人如哭如怒的叫声、男人沉重的呼吸声、扭在一起的撕扯声。

    “不!你不可以这么做!你做不到!”

    她嘶哑哭叫,他稳稳的沉。

    “我必须这么做。”

    那张雕凤樱床震得在抖,她的叫声震得水晶灯光线跟着抖。

    最后是他强要了她的身,还是她撕扯下面具?给他X吻……

    外面的月蚀一点点褪去,变成弦月、半月、圆月,漫天星斗恢复十字光彩。

    两个人是月色的浪漫,还是月色的悲剧?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