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甜吻小情人、乔月安陆辞寒方晨逸小说

甜吻小情人

乔月安陆辞寒方晨逸小说

主角:乔月安,陆辞寒,方晨逸 标签:现言 总裁 腹黑

每次遇到危险,神秘大佬都能从天而降,“欺负我家丫头的都不能活过今晚!”她以为他所有的保护都出于爱,可当真相大白的时候,她发现,她失去的不只是身体,还有碎成渣的心! " " "

风华凄凄 状态:连载中

乔月安陆辞寒方晨逸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这种时候,叫我的名字

    “轰隆——”

    窗外一声惊雷落下,照亮了顶层办公室里的景色。

    乔月安有些恍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几不可闻的颤了一下,但是很快,思绪就被男人强劲的力道撞得支离破散。

    “唔,陆总,轻……轻点……”终究是承受不住,乔月安皱着纤细好看的眉头,小手无力的抵在陆辞寒精壮的胸膛上,小声的喘着气。

    却不料她这副柔弱的样子激的陆辞寒更是一阵大力,他一双黑眸在外面电闪雷鸣的照耀下亮的惊人,眸底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幽潭。

    “我说了,这种时候,叫我的名字。”

    外面雷雨交加,屋内春光一片。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和陆辞寒在办公室里这样了,但是却是他最粗暴的一次,让她险些承受不住。

    “桌子上有一万块钱,等会你拿走吧。”

    陆辞寒已经穿好了衣服,一副冷清禁欲的样子,和刚刚的疯狂判若两人。

    乔月安微微的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着。

    她表面上是陆辞寒的助理秘书,其实只不过是陆辞寒包养的一个情儿罢了,所以也没必要那么清高,陆辞寒给她钱,她接着就是,而且她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她清高。

    想起当初的事情,乔月安用力的咬了咬嘴唇。

    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她又怎么会这么下贱的来做人情儿。

    “这里你不用收拾了,我会安排人的,你穿好衣服,我送你回家。”陆辞寒等着乔月安穿好衣服,才拿起车钥匙起身。

    不得不说,除了冷淡了一点,情事粗暴了一点,陆辞寒对情儿一向很好,出手也大方,是个挺不错的金主。

    “不用了,陆总,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乔月安收好桌上用信封装好的一万块钱,拿起包包,对着陆辞寒说道。

    她等会儿还要去医院,不想陆辞寒看见。

    就算不是因为这个,乔月安也不想让陆辞寒知道她住在哪里。

    陆辞寒也没有拒绝,床下他很尊重女人的选择,“嗯,要是不舒服明天就休息,不用来上班了,工资照发。”

    他知道刚刚做的有点狠了,淡声丢下一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看着陆辞寒离开的高大背影,乔月安也没有多加停留,强忍着身上的不适,抓着包包就下楼,匆匆拦了一辆出租车,往第一医院赶去。

    昨天医院就已经催缴费了,她要赶紧把这一万块送过去。

    说起来,陆辞寒已经把她的工资开到了一万一个月,但是对于她弟弟的病,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乔月安顺便在楼下买了一份晚餐,就往住院部赶去。

    “你个作死的赔钱货!怎么现在才来?手机也关机,你是不是故意的?”

    乔月安才推开病房门,就听见一个及其尖利的声音传来,她有些疲惫的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妈,我的手机坏了而已。”

    她的手机是最老旧的那一种,已经维修过很多次了,因为弟弟乔谨言的病,她甚至连一个好一点的手机都舍不得买。

    从包里把陆辞寒给的一万块钱拿出来,乔月安递给还在一边骂骂咧咧的中年妇人,“这是一万块钱,你快去把钱交了吧。”

    “你有钱怎么不早拿出来?我看你就是想让你弟弟死了你才开心!”王芳骂了一声,还是接过乔月安手里的钱,出去缴费了。

    他们家一向重男轻女,乔月安也习惯了,只是所幸弟弟没有被养歪。

    乔月安看向床上躺着的纤弱少年,因为长时间的透析,已经瘦弱的不成样子了,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片阴影。

    不得不说,他们乔家,一家都是美人。

    伸手摸了摸乔谨言冰凉的额头,乔谨言并没有醒,乔月安也没有想着要叫醒他。

    “唔……”

    突然,胃里传来一阵绞痛,乔月安皱了皱眉头。

    中午的工作太多,她没时间吃饭,晚上下班她没来得及吃饭就被陆辞寒拉去做运动了,她的胃一向不好,现在才开始疼已经很算给面子了。

    乔月安伸手抵住了胃,好以此来减轻一点疼痛,她解开买的饭菜,准备从里面拿出一个包子来垫垫肚子。

    就在她刚刚打开袋子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王芳走了进来,看见她手上拿着包子,冲上去就夺了下来。

    “你要吃自己去买!怎么了?带给我和小言的饭菜还想吃完再走吗?”

    乔月安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什么。

    这样的事情从小到大已经经历的太多了,她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反正到最后都是她的错。

    看着王芳去收拾毛巾仔细的给乔谨言擦着手脚,乔月安的鼻子酸了酸,转身出去了。

    外面的雨又下了起来,乔月安冲进了雨幕里,想要赶快离开医院。

    胃里的绞痛和身上的酸软让她有些脚步有些虚浮,可是这些全比不上她心里的悲哀。

    谁也不知道她为了乔谨言的病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可偏偏她还不能说。

    “哗啦——”

    一辆黑色的豪车从乔月安的身边驶过,带起路边水坑里的水,将她从头浇到尾。

    “啊!”乔月安尖叫一声,正想看过去是什么车的时候,一阵眩晕袭来,她纤弱的身形晃了晃,没有支撑住,晕在在路旁。

    而那辆黑色的车子在开出去一段路之后又原路返了回来,车门被打开,陆辞寒撑着伞从车上下来,果然看见乔月安浑身湿漉漉的倒在地上。

    他刚刚就猜测是不是乔月安,现在见到是她,陆辞寒皱了皱眉头,没有嫌弃她满身狼狈,将她打横抱起,塞进了副驾驶。

    陆辞寒看着副驾驶上脸色苍白的小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隐隐有些怒气。

    宁愿把自己弄成这副狼狈的样子,也不愿意让自己送她回家吗?

  • 第二章 共进晚餐

    偌大的别墅里,陆辞寒抱着湿漉漉的乔月安大步上了二楼,将浴缸里放满了温水,然后将乔月安丢了进去,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

    虽然乔月安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他都看过,但是像今天这样还是第一次。

    乔月安的皮肤白皙滑腻,如同上好的润玉一般。

    难怪可以让他这么爱不释手,陆辞寒想着,小腹就有些火热。

    但是看见乔月安苍白的小脸,他就忍了下来。

    一个澡在无比煎熬中洗完了,陆辞寒压着心底的欲望,找了件浴袍给乔月安套上,将她扔在了房间的大床上。

    可能是力道过大,乔月安皱了皱纤细的眉毛,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她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陌生的房顶和陆辞寒隐隐带着些怒气的脸。

    “陆……陆总,你怎么在这?”

    一看见陆辞寒,乔月安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有些紧张的问道。

    “这里是我家,我为什么不在这?”陆辞寒低沉着声音开口道。

    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事情,乔月安有些尴尬的朝着陆辞寒笑了笑,她只记得她晕了过去,看来是陆辞寒把她捡了回来。

    乔月安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穿着浴袍,又发现陆辞寒身上的衣服有点湿,就猜到了肯定是陆辞寒帮他洗的澡。

    虽然她和陆辞寒已经睡过很多次了,可是还是忍不住的红了脸。

    “那个……陆总,谢谢你,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这么湿,会生病的。”看着陆辞寒脸色不大好,乔月安小心翼翼的斟酌着开口。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陆辞寒看起来这么不高兴,乔月安有一种莫名的直觉,陆辞寒生气肯定是跟她有关。

    这么想着,乔月安更加心虚了起来。

    是不是她把陆辞寒身上那件看起来价值不菲的西装弄脏了?还是她把陆辞寒的车弄湿了?

    就在乔月安胡思乱想的时候,陆辞寒突然欺身过来,将她压在床上,一只手还牢牢的捏住了她尖俏的下巴。

    “我很让你见不得人吗?”陆辞寒的语气有点危险。

    他一双黑如点漆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乔月安,里面尽是不满。

    乔月安一直都很害怕他们之间的关系被人发现,一开始陆辞寒并不是很在意,但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突然让陆辞寒很不爽。

    想爬上他的床的女人那么多,和他有一点暧昧都恨不得昭告天下,偏偏这个女人生怕被人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没有,只是我觉得在公司里有点不大好……我还是你的秘书。”乔月安想了一个中肯的理由,和陆辞寒解释道。

    金主与情儿的关系,有什么可公开的?

    陆辞寒似乎并不接受她的理由,低头重重的在她的小嘴上咬了一口。

    刚刚被压下去的欲望在一起翻涌而起,很快这个吻就变了味道,陆辞寒喘了一口粗气,在乔月安的耳边吹了一口气:“陪我一起去洗澡。”

    乔月安张嘴,刚准备说话,一声“咕噜”的声音传了出来,让她原本就红着的脸,瞬间熟透了。

    而陆辞寒的脸也在一瞬间黑了。

    他从乔月安身上起来,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然后就去了浴室。

    “厨房在楼下,别饿死在这里。”

    乔月安有些尴尬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她现在身上还难受着呢,要是陆辞寒真的再来一次的话,她明天恐怕真的不能下床了。

    直到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乔月安才蹑手蹑脚的开门出去了。

    这是她第一次来陆辞寒家,在此之前她也从来没有去过别墅,所以花了好大一番功夫,乔月安才找到厨房的位置。

    所幸冰箱里的东西还是蛮多的,乔月安准备下点面。

    从冰箱里拿了点青菜和一颗鸡蛋,想了想,她又多拿了一份。

    虽然不知道陆辞寒吃过了没有,但是还是多做一份比较保命。

    因为乔家一直重男轻女,所以乔月安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饭,到现在虽然和大厨没办法相比,但是也是十分美味的。

    很快,香味就弥散了开来。

    陆辞寒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就闻到了香味。

    他也还没有吃饭,此时闻到香味,也觉得有点饿了,想了想,他打开卧室门,下楼去了。

    陆辞寒一下楼,就看见乔月安围着一个花边围裙,手上端着两个碗,正在往桌子上放,半干的头发乖巧的披在肩上,额前的碎发有些调皮的垂着。

    不知道为什么,陆辞寒看着忙碌的乔月安,竟有了点温馨的感觉。

    “你洗完澡啦?你晚上吃了饭没有?我多下了点面,你要不要来吃一点?”

    听见响动,乔月安抬头,就看见陆辞寒正站在楼梯上,她连忙出声招呼道。

    陆辞寒回神,走过来坐下,乔月安将大的那一碗放在他的面前,然后道,“我也不知道陆总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弄了点,你尝尝。”

    一碗面没有加其他的什么东西,只有一颗黄橙橙的荷包蛋还有几根娇艳欲滴的青菜,光是配色就让人看起来食指大动。

    陆辞寒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乔月安紧张兮兮的在一边看着他,怕自己做的不合他的胃口。

    明明只是一碗再普通不过的面,乔月安却觉得陆辞寒生生吃出了高档西餐的优雅。

    “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看着我就能吃饱吗?”

    注意到乔月安的视线,陆辞寒皱了皱眉头,扫了她一眼,有些不悦的问道。

    “没有没有。”见陆辞寒并没有吃不惯的感觉,乔月安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头去吃她自己的面。

    一餐饭的气氛吃的有些奇怪,等到两人都放下筷子,乔月安将桌上的残局收拾完,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陆辞寒已经不在客厅了。

    “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乔月安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看了一眼外面的倾盆大雨,她不想在陆辞寒家留宿。

    “你怎么还不上来?”

    就在乔月安纠结不已的时候,一个冷淡低沉的声音从二楼传来,还带着点点不悦。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