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极品豪婿、陈啸南南心悦薛宝珠小说

极品豪婿

陈啸南南心悦薛宝珠小说

主角:陈啸南,南心悦,薛宝珠 标签:赘婿、豪门、逆袭、打脸

暂无简介

饮马三江 状态:完结

陈啸南南心悦薛宝珠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第一废婿

    “陈啸南,家里马上要来客人了,快点滚出来做饭!”

    花城一处老旧小区,丈母娘薛宝珠坐在沙发上,气急败坏的朝着角落处的房门狂吼。

    “妈,今天他发烧生病不如我们……”坐在丈母娘对面的精致女人放下茶杯,忍不住替陈啸南说了句好话。

    “心悦,你怎么能替他说话?”薛宝珠泼,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叫嚷道:“他生病?怎么不病死算了?早死早托生,我好赶紧让你嫁给有钱人,我也好能早一点过上富婆的生活!”

    “我真是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老太爷竟然让陈啸南这个没用的废物入赘到我们家!临死临死了,也不给咱们留点儿好东西!”

    “妈!”南心悦微微皱眉,语气中带有责备:“别这么说爷爷!”

    三年前,一场被誉为闹剧的婚礼。

    让南心悦这个花城四秀之一的大美女,拥有了一个入赘丈夫!要背景没背景,要能力没能力。倒是柴米油盐玩儿的转,做家务更是一把好手!

    她怀疑过,彷徨过。

    南心悦很难相信,自幼和她感情至深的爷爷,会让自己嫁给陈啸南这样地废物!更可笑的是,爷爷临终前还嘱咐自己,一定不要小看了陈啸南!

    心念及此,南心悦的表情愈发暗淡,精致的脸蛋儿上满是愁容。

    三年了,因为这废物的存在,让南心悦备受非议,差点儿就被人戳穿了脊梁骨!要不是顾忌南家的面子,要不是不愿轻易低头,她早就和陈啸南离婚了!

    就在此时,房门打开,一脸病容的陈啸南走了出来。

    他看了眼表情落寞的南心悦,心里莫名一疼。可他还是跟没事儿似得,平静道:“妈,我这就去做饭。”

    三年前,他被赶出陈家,被逼入赘南家,成为了大名鼎鼎的花城第一废婿!

    吃软饭,没骨气,死废物……

    这些是对陈啸南公认的评价。

    可陈啸南的真实身份却无人知晓,唯一一个知情者南家老太爷也在婚后不久便去世了。

    自此,陈啸南废婿的帽子,又扶正了不少。

    在谩骂、嘲笑、指责的声音中,陈啸南度过了三年时光!可有谁知道,这三年的蛰伏隐忍,只不过是因为当初的形势迫不得已?

    三年前的陈家正遭受最严峻的考验,为了保全下一代,陈家不得已才把几个孩子全都送出去保存实力。

    三年已过,陈家早就今非昔比

    而今天,也是陈家三年之约的最后一天!

    今天早上陈啸南已经接到了陈家的电话,陈家负责联络自己的联络人,已经带着一笔资产来到花城。只要陈啸南愿意,随时都可以启动这笔资产!

    看着陈啸南转身进入厨房的背影,南心悦咬紧红唇,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她甚至希望陈啸南反抗,至少这样还能像个男人!

    可现在呢?根本就是个窝囊废!

    陈啸南走进厨房,对身后喋喋不休的侮辱谩骂一笑置之。

    南家,花城二流世家。

    就算南心悦一脉已经边缘化,但有一个入赘的废物女婿,也不怪薛宝珠心里不平衡。

    “妈,吃点水果消消火。”陈啸南切好一盘西瓜端到薛宝珠面前,他顺便朝着南心悦的方向笑了笑。

    南心悦把脸撇到一旁,闪过厌烦的神色。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怪不得是个窝囊废!”薛宝珠翻着白眼儿,鄙夷道:“我告诉你董天明今天来家里做客,你做完了饭就给我滚回房间呆着,不许上桌吃饭知道了吗?”

    陈啸南愣神的功夫,薛宝珠冷哼道:“今天可是我们家心悦的好机会,要多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知道了吗?”

    “妈!”南心悦皱眉,不悦道:“你在胡说什么呢!”

    南心悦虽然厌烦陈啸南,但他毕竟还是自己合法的老公。当着陈啸南的面儿,让她去和别的男人曲意逢迎?拿她当什么人了?

    薛宝珠库苦口婆心道:“心悦啊!你听妈的话没错,妈还能给你亏吃当上吗?”

    陈啸南不禁哑然失笑,这是要让自己帮着自己老婆出#轨?亏得薛宝珠想的出来这么阴损的办法!

    “妈,你怎么能……”

    南心悦有心反驳,可就在此时敲门声响了起来,在薛宝珠的催促声中,陈啸南走过去开门。

    “你好,你就是心悦的老公陈啸南吧?”房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神采奕奕的男人。他的脸上带笑,就连眼睛都散发着笑意。

    陈啸南第一废婿的名头家喻户晓,是花城大街小巷的闲谈笑柄。更何况这是南心悦家,这个年轻男人不用多想肯定就是陈啸南!

    陈啸南点头,“是我。请进。”

    “哈哈,久仰大名!你可是我们花城的风云人物啊!”男人放声大笑,笑容中包藏着极大的讽刺。他走进客厅,朝着陈啸南一伸手,说道:“认识一下,董天明。”

    陈啸南瞥了一眼,理都没理,转身离开。

    董天明的手僵在半空,眼中闪过一丝怨恨!被一个上门女婿无视,这让他的心情格外糟糕。

    孙子,等着吧,早晚我要把你老婆搞到床上去,让你踏踏实实的带个绿帽子!

    “哟,小董来了啊。”薛宝珠脸上洋溢着热情,赶紧迎了出来,正巧看到刚才的一幕。她狠狠地瞪了陈啸南一眼。然后赶紧打圆场道:“快进来,这人就是没素质!”

    董天明笑呵呵的说道:“阿姨好,我倒是觉得这人有点儿意思。”

    “有什么意思!就是个废物,成天围着灶台转,能有什么出息?还是小董好啊,留学归来,事业有成,年轻有为啊!”薛宝珠的脸都快笑成一朵菊花。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在薛宝珠的心里,只有董天明这种人才有资格做自己的女婿!至于陈啸南……那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垃圾!

    薛宝珠拉着董天明坐到沙发上,直接忽略了一旁的陈啸南。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陈啸南在丈母娘眼里,那就是坨狗屎!

    董天明进了屋,看见南心悦的一瞬间立刻迸射出贪婪的目光。

    “心悦也在家啊!好久不见。”董天明笑眯眯的朝着南心悦伸出了右手。

    南心悦漂亮的眉头微微皱起,古怪的神色中透着一股厌恶。比起陈啸南那个废物,她更讨厌这个表里不一的董天明!

    “握手就算了吧。”陈啸南轻轻推开董天明的手腕,平静的样子就像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董天明瞥了陈啸南一眼,挑衅道:“管你屁事?”

    “她是我老婆,你说呢?”陈啸南不咸不淡的回应道。

    董天明凑近陈啸南的耳边,低声冷笑道:“孙子,她很快就是我的女人了!”

    陈啸南眯起眼睛,眸子里迸射精芒。就在他要爆发的时候,薛宝珠催促着他给董天明倒水。

    陈啸南挑挑眉头,心里不爽,可还是照做。

    董天明把手里的黑色小皮箱放在茶几上,笑道:“心悦你平时喜欢喝茶,我特意去日国带回来的茶具。”

    说完,董天明挑衅般的看了陈啸南一眼,随后又故意对南心悦炫耀道:“心悦,这套芦屋茶具是全球限量款呢!”

    南心悦还没说话,一旁的薛宝珠一惊一乍道:“是吗?心悦啊,你看看人家小董对你一片赤诚!不像某些废物,连一双拖鞋都买不起!”

    听了这话,董天明更加得意,趁热打铁道:“心悦,以后你有什么需要,随时都可以找我!我愿意成为你的移动银行!”

    南心悦眉头皱在一起,冷淡道:“不需要,我自己有钱会买的。”

    董天明瞟了陈啸南一眼,讽刺道:“心悦,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男人给女人花钱天经地义,总不能反过来向女人伸手要钱吧?”

    南心悦听着心里别扭,再怎么说陈啸南也是她的老公,别人讽刺陈啸南,她的面子上也挂不住。南心悦扭头看着陈啸南,后者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让她更加恼火。

    这个软蛋!

    南心悦恨得牙根直痒,真恨不得狠狠的抽陈啸南一个嘴巴!别的男人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竟然还无动于衷?他还算不算是一个男人?

    董天明见陈啸南没反应,挑衅味道十足的问道:“这位兄弟盯着茶具看了半天,该不会以为我这是次品吧?”

    陈啸南翻了个白眼,原本他不屑和这种小人一般见识。可偏偏董天明不愿意,非要羞辱陈啸南才算开心!

    这种品相的茶具,也就骗骗薛宝珠,根本入不了行家的法眼!

    陈啸南淡淡道:“看着像免税店的货。”

    董天明脸色瞬间一变,像是被人戳中痛处般,恼怒道:“你胡说什么!这可是正经的芦屋茶具!不懂装懂的货色最让人讨厌!”

    董天明很是紧张,这套茶具就是从免税店买的,折合人民币才一百多块,根本上不了台面!他是真的担心被陈啸南戳穿,在南心悦面前丢了面子!

    “董天明,你过分了吧?”南心悦不满道:“你怎么知道陈啸南不懂装懂?”

    就算是南心悦再厌烦陈啸南,可说到底他是她的另一半。三年的相敬如宾,就算是嘴上不说,可心里还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感情!

    董天明三番几次的看不起陈啸南,算是彻底的激怒了南心悦的保护欲!

    “心悦,他就是个废物,他能懂什么?”董天明撇着嘴,不屑的说道。

    “你……”

    南心悦刚要反击,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轻轻的拍了几下。当她看清是陈啸南的时候,手像是触电般瞬间抽了回来。

    “交给我来处理吧。”陈啸南对南心悦微笑道。

    “交给你?”南心悦狐疑的看着陈啸南,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熟悉中透着陌生。

    “信我一次。”陈啸南给了南心悦一个坚定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南心悦感觉陈啸南的眼神让她心安。她头脑发热,有种愿意相信他的冲动。

    “好!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南心悦冷冷道。

    陈啸南转过头,对着董天明道:“我听说正品竹制的芦屋茶具,在平时会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不知道你这套……”

    隔着老远,他都能闻到茶具散发出来的合成木的味道。而真正的芦屋茶具,只有在泡茶时,经过热水滚烫后才会散发出特有的竹子的清香。

    他这样说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整治董天明!

    “那还用说,当然是……”

    董天明为了证明茶具是正品,立刻拿起一个杯子放在鼻子下面用力一吸。

    “呕!”

    刺鼻的合成木味道,差点儿让董天明呕吐出来。

    陈啸南忍不住冷笑,慢吞吞的说道:“是不是特别好闻?”

    “你玩儿我?”董天明放下茶杯,怒气冲冲的瞪着陈啸南。

    陈啸南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董天明气急败坏的看着陈啸南。

    看到这个结局,南心悦嘴角轻抿,也露出了微笑。这个不争气的男人,这一次总算没有掉链子!心里竟然升起了对陈啸南的一丝丝好感。同时,她也有些好奇,陈啸南怎么会对芦屋茶具这么了解?

    董天明气急反笑,一扭头,就往陈啸南伤口上撒盐:“阿姨,我听说您女婿还待业在家?”

    “可不是嘛!”薛宝珠见董天明吃了亏,立刻配合着冷嘲热讽道:“成天待在家里吃我的喝我的,狗屁本事没有!看着就让人心烦!”

    董天明立刻来了精神,高傲道:“阿姨,正好我入股了朋友的一家贸易公司,规模还可以,要不要我给陈啸南安排个工作?您也好眼不见心为净!”

    董天明转过头,对陈啸南轻蔑问道:“什么学历?”

    陈啸南皱眉,明知道董天明是在针对自己,可还是平淡的说道:“初中。”

    “初中?”董天明笑得更加灿烂,可心情却不怎么好。

    就这种没能力,没背景的货色,也能娶到南心悦那样的美人?这不是现实版的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吗?

    要是不把他们搅黄了,怎么对得起自己浪荡小公子的绰号?

    董天明摸着下巴故作深沉道:“以你这个学历……安排一个清洁工应该不成问题!”

    薛宝珠忍住笑意,对陈啸南呵斥道:“你还愣着干啥!还不赶紧谢谢人家小董?”

    在薛宝珠的眼中,陈啸南这样地废物,能打扫厕所就是他莫大的福分了!

    陈啸南淡淡道:“谢谢。不过我想问一句,你朋友的公司叫什么名字?”

    董天明一愣,旋即讽刺道:“怎么?这么着急去上班?是不是生怕别人抢了你的位置?你放心,我一句话,安排一个清洁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董天明愈发的瞧不起陈啸南,一个区区清洁工,这孙子都抢着去做,真难想象这种人是怎么搞定南心悦那种女强人的!

    “不是。”陈啸南摇头,淡淡的说道:“我想换个职务。”

    “换个职务?”董天明嘲弄道:“就凭初中学历,能换什么职务?保安吗?还是后勤的厨师?”

    “我想当老板!”陈啸南平静的说道。

  • 第2章 光速打脸

    当老板?!

    哈哈哈!

    饶是董天明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可他现在也控制不住哈哈大笑。这简直就是本年度最好听的笑话啊!

    南心悦母女俩也愣住,心说陈啸南是不是烧糊涂了?就凭他这种要本事没本事,要背景没背景,只能靠着入赘活下去的男人,还要当老板?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尤其是南心悦,原本刚对陈啸南产生的好感,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希望陈啸南像个男人一样,但不喜欢男人吹牛!

    如果说陈啸南对芦屋茶具的了解是从书本上看来的,这还解释的过去。但是他现在要买下一家公司?

    南心悦暗暗摇头,心中说不出的失望和厌恶。

    “我说兄弟,你野心不小啊!”董天明擦了擦眼角的笑泪,嘲笑道:“我说你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我说的那个公司少说也价值上百万,你一句话就要当老板,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也对,像你这样目光短浅的人,有这样的想法也实属正常!”

    南心悦脸色阴沉,只觉得陈啸南说大话让她更加丢人。

    “陈啸南,你发烧脑子烧坏了吧?这种话也要乱说?”南心悦冷淡道。

    陈啸南淡然一笑,反问道:“不给我一次机会,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大话?”

    南心悦无言以对,只能满脸冷笑的盯着陈啸南。

    一旁的薛宝珠讽刺道:“小董啊,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发烧了,脑子坏了,扫厕所的活儿,一定要给他留着啊!”

    董天明哈哈大笑道:“阿姨,你放心吧,咱们都是自己人!以后我朋友公司的厕所,全都归陈啸南打扫了!工资绝对不低!”

    “兄弟,这下你满意了吧?应该不着急去扫厕所了吧?”

    董天明脸上满满的嘲笑,心里更是恨极了陈啸南!这种窝囊废,吃软饭的男人,凭什么拥有南心悦那样的女人?!

    等着吧,看老子怎么羞辱你!

    “你不信?”陈啸南淡淡的问道。

    董天明一挑眉,冷嘲热讽到:“我信你个鬼啊!你要是能当老板,我都能当玉皇大帝你信不信?”

    薛宝珠一脸嫌弃的说道:“赶紧滚去厨房做饭!看见你就心烦!还在这儿给我丢人现眼!”

    南心悦也是一脸的冰冷,看着陈啸南自信满满的样子,她真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你不敢说吗?是不是怕我买下来?”陈啸南不理会薛宝珠,盯着董天明问道。

    董天明一拍大腿,嘲笑道:“我有什么不敢说的?鼎龙贸易有限公司!你要是能把这家公司买下来,我给你跪下叫爹!要是买不下来,你就和南心悦离婚,敢不敢?”

    董天明之所以敢这样说,是因为他看透了薛宝珠的小心思。薛宝珠看不上陈啸南,一心想让南心悦嫁给自己。所以,他才敢这么猖狂。

    他可是听说南心悦还有个亲生妹妹,小模样小身材都是一流的!等搞定了南心悦,到时候在搞定小姨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陈啸南轻轻点头,说道:“好!”

    南心悦立刻站了起来,面如冰霜的说道:“无聊!陈啸南你要是愿意认爹,可千万别拉着我!”

    离婚?

    亏他陈啸南想得出来!他丢得起这个人,自己可不愿意陪着他一起丢人显眼!

    陈啸南也不恼怒,反而对着南心悦从容笑道:“心悦,信我一次,好吗?”

    南心悦皱了皱眉,心里极度不满的同时,可心里的天平还是朝着陈啸南的方向倾斜!

    三年了,就算是养条狗,也该有感情了!更何况陈啸南是个活生生的人?可这种感情极为矛盾,让南心悦的请也格外的复杂!

    原本她根本不相信陈啸南能买下一家公司,可心里还是还是对他抱有极大地希冀!

    “好。”南心悦重新坐下来,可心里忍不住的忐忑。

    这个臭混蛋,万一他真的输了,难道真的舍得和自己离婚吗?

    董天明脸上的笑意更浓,对着薛宝珠道:“阿姨,您女婿可真是个戏精啊!不过他答应下来了,也希望您做个见证,等会儿免得他耍赖!”

    薛宝珠立刻附和道:“没问题啊!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等会儿他要是买不下来,我立刻让他卷铺盖走人,明天就去离婚……不,立刻让心悦回来,准备好离婚手续!”

    薛宝珠开心极了,她老早就想让女儿嫁给董天明。以她对陈啸南的了解,陈啸南哪儿有能力买下市值几百万的公司?这下可算是解决了陈啸南这个“心头大患”!

    南心悦幽怨的看了母亲一眼,脸色有些难看。她知道母亲看不上陈啸南,但是当着她老公的面儿说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太正确!

    董天明得意洋洋的看着陈啸南,心里说不出的畅快!他那能想到,这刚进门没多久,就搞定了终身大事,就像是中了五百万一样高兴!

    他到不担心刷了陈啸南用过的锅,以南心悦那种女人的性格,像陈啸南这样地废物,根本就上不了她的床!

    “十分钟内就会有人过来。”陈啸南收起手机,平静的说道。收购一家上百万的贸易公司,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董天明笑的更加灿烂,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陈啸南说道:“行!我就看着你继续演!”

    薛宝珠也是厌弃的看了陈啸南一眼,巴不得陈啸南赶紧失败,然后好从这个家里滚出去!唯独南心悦心情格外复杂,甚至有些紧张,两只手紧紧地攥着,手心都被汗水浸湿。

    她很了解母亲,一旦陈啸南没能履行承诺的话,那母亲一定会逼着她和陈啸南离婚!

    十分钟的时间,对于薛宝珠来说就好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有人说当你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就算是多一秒钟,都像是过去一年那么久!薛宝珠对陈啸南的心情便是如此,恨不得下一秒陈啸南人家蒸发了才好呢!

    反而陈啸南很是淡定,悠哉悠哉的坐在沙发上吃着西瓜!

    同样焦急的还有南心悦,眼看着已经九分钟过去,她有些坐不住了。她站起身,故作冷漠道:“今天小萌放假,我要去接她了!你们继续这种无聊的游戏吧!”

    说完转身离开,临走时她还满心失望的看了陈啸南一眼。

    不出意外,这个男人又一次让她失望,甚至这一次可能就是绝望!

    陈啸南感受到南心悦的目光,抬头露出微笑,坦然淡定的样子,想让人冲上去给他一个大嘴巴才解气!

    “哟哟哟,已经过去了九分半钟了!”董天明满脸嘲笑道:“我看也没必要再等下去了吧?”

    “你很急吗?赶着去投胎?”陈啸南挑着眼眉,格外漠然的说道。

    董天明心头火起,刚要还击,房门便被敲响!

    董天明心里咯噔一声,一股不安的预感席卷全身每个角落!

    “我去开门。”陈啸南放下西瓜,走到门口开了门。

    “陈少。”一开门,一身休闲装的男人恭敬的朝着陈啸南鞠躬。

    董天明坐在客厅,由于光线不强,只看到了个大概,立刻酸溜溜的说道:“哟呵,这是从哪儿请的群众演员啊?配合的还不错!等下是不是要那合同签字啦?”

    陈啸南没理会董天明,皱了皱眉,问道:“老孔呢?”

    “孔董还在赶来的路上,因为距离这边比较远,孔董让我先过来和您签订合同,生怕耽误了您的事情!”男人恭敬的回答道。

    陈啸南让开一条缝隙,说道:“先进来说话吧。”

    男人刚一进屋,董天明立刻傻眼。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惊讶道:“老孟,你……你……”

    “天明?”孟鹤凡也一脸惊讶的看着董天明,没想到两个人会在这里见面。

    董天明傻眼了,鼎龙贸易有限公司的大老板,就是眼前的孟鹤凡!难道说……

    “老孟,你过来这是……”董天明仍不死心,可事实就摆在眼前,让他很难接受。

    孟鹤凡笑道:“我是过来和陈少做生意的啊!”

    陈少?

    满屋子里面只有陈啸南一个人姓陈!除了他之外,还有哪个人是陈少?

    “你说的陈少难道是他?”董天明难以置信的看着孟鹤凡,多年的老朋友了,他相信孟鹤凡绝对不会骗他!

    更何况孟家也算花城二流家族之一,孟鹤凡也是要脸面的人,如果不是真的,也没必要低三下四的亲自跑一趟!

    “对啊!”孟鹤凡笑道:“以前我也只知道陈少是南家入赘的女婿……”

    说到这儿,孟鹤凡歉意的看了陈啸南一眼。这位的背景之强,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得罪起的!

    陈啸南随意的摆摆手,淡淡的说道:“我不介意。”

    入赘三年,他咋就听多了风言风语。自己没本事,没背景,顶着入赘女婿的身份,任谁都想来踩上一脚,这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从今天开始,我陈啸南一切都将发生巨大的改变!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陈少是燕京陈家正房主脉,身份非同寻常!”孟鹤凡极为恭敬的说道。

    燕京陈家!

    正房主脉!

    这几个字给了薛宝珠二人极大地震撼!如果南心悦再能坚持几十秒,或许就不会错过这个劲爆的消息!

    他们就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陈啸南,尤其是薛宝珠她肠子都快悔青了!要是早知道陈啸南有这么大的背景,她哪儿还能像之前那样对待陈啸南?

    可三年前,陈啸南一无所有,落魄到了极致啊!

    别慌!

    薛宝珠赶快稳住自己,对,他入赘三年,我们家对他有恩啊!要不是因为我们,他哪儿能活到现在?

    “啸南啊,你说你这么大的身份,怎么不知道跟妈说呢!”薛宝珠立刻换了一副嘴脸,讨好着说道:“啸南,你渴不渴,妈给你倒水,你饿不饿,妈给你做饭!”

    陈啸南瞥了薛宝珠一眼,说句心里话,他是打心眼儿里厌烦薛宝珠。但她好歹也是自己老婆的妈,对她,陈啸南还不能太出格。

    “没事,妈,不用忙活了。”陈啸南随口说道。

    他扭过头,看着董天明说道:“现在你该兑现承诺了吧?”

    兑现承诺?

    董天明傻眼了,他紧张的只吞口水。陈啸南要是个普通人的话,他早就一嘴巴呼上去了!可偏偏陈啸南的背后站着的是陈家,那是个自己家族都惹不起的庞然大物啊!

    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当着孟鹤凡的面儿,给陈啸南下跪,那这件事情用不了多久就会传扬出去。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仅管孟鹤凡和他董天明是朋友,但也是竞争对手!

    市场就这么大,各个家族之间背地里勾心斗角那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儿!董天明敢肯定,自己前一秒下跪,后一秒自己就能成为仅次于陈啸南的花城风云人物!

    “陈……陈少,您看今天这事儿是我不对,我给您赔礼道歉,我错了,我不是人,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能不能放过我一马?”董天明带着哭腔哀求道。

    陈啸南冷笑,鄙夷道:“放过你一马?你特么当我是放马的吗?别忘了,你刚才是怎么做的!还惦记着我老婆呢!”

    别的事儿都好说,陈啸南都能忍。但是这孙子惦记着南心悦,这事儿陈啸南可就忍不下去了!

    “我不是人!我禽#兽不如!”董天明抡圆了胳膊,噼里啪啦的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依旧哀求道:“陈少,您行行好,以后我为您马首是瞻!我宁愿当您的狗腿子!”

    陈啸南皱了皱眉,略微思考一下,点头说道:“行啊!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董天明立刻激动地问道。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