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恐怖女网红、宁若雨陆景杨泽南小说

恐怖女网红

宁若雨陆景杨泽南小说

主角:宁若雨,陆景,杨泽南 标签:灵异、爽文、豪门

若雨被最亲之人欺辱和陷害,为了活命,不得不捉鬼赚钱,却没想到成了网红,粉丝上千万……

吞鬼的女孩 状态:完结

宁若雨陆景杨泽南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欺辱与背叛

    正是华灯初上,大雨滂沱,宁若雨站在一座豪宅门外,身上被雨水打湿,冷得她瑟瑟发抖。

    也不知等了多久,冻得她的双脚都麻木了,豪宅的铁门才打开了一条缝,一个穿着佣人衣服的中年妇女厌恶地看了她一眼,说:“少爷让你进去。”

    宁若雨连忙跑进门去,一个身材颀长的年轻男人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面容英俊却冰冷。

    “楚学长,求求你,帮帮我。”宁若雨红着眼睛哀求道,“我父亲没有偷公司的钱,他是被陷害的。”

    宁若雨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在她刚刚半岁的时候,云海市的富豪家族宁家忽然找到了他们,原来她的父亲竟然是宁家家主的私生子。

    为了回到宁家,宁若雨的父亲宁宇涛抛弃了她们母女,又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

    宁若雨的母亲伤心欲绝,没再嫁,在一家公司里当出纳,含辛茹苦地将女儿抚养长大。

    宁若雨成绩很好,考上了玉陵理工大学,本来家里的日子会越过越好,但母亲却突然被爆出利用职务之便,偷公司的钱,数额高达三百万。

    她知道母亲是冤枉的,要真贪了这三百万,家里也不会这么穷了,但陷害母亲的人做得滴水不漏,人证物证俱在,眼看着母亲就要入狱,她不得不来求这位学长。

    宁若雨所读的是云海市最好的高中,里面的学生都非富即贵,像她这样的穷学生没人看得起,只有这位楚学长是她唯一的朋友。

    两人在一次心理讲座上相识,楚天翼学长待人亲切,和她很聊得来,渐渐地,两人的感情超过了友谊,却还没有达到恋人的程度。

    对楚学长的家庭,她并不了解,只知道很有势力。

    如今,他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充满希翼地望着楚天翼,而楚天翼却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说:“原来你接近我,就是为了这个?”

    宁若雨愣住了,连忙解释:“学长,你误会了,我……”

    “不用说了。”楚天翼将桌上的酒泼在她的脚下,说出的话如同刀一般伤人,“将这些酒舔干净,我就帮你。”

    宁若雨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楚学长是个很和善的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楚天翼冷笑一声:“怎么?不愿意?你的自尊还比不上你母亲的安危?”

    宁若雨心中一片冰凉,她缓缓地跪了下去,伸出舌头舔舐地上的酒液,只要能救妈妈,这点屈辱算得了什么。

    楚天翼眼中的鄙夷更深,还隐隐夹杂着一丝愤怒,他一把掐住了宁若雨的下巴,冷声道:“果然是个不知廉耻的贱人!滚!给我滚!”

    他一挥手,将她推倒在地,破碎的玻璃划破了她的手掌,鲜血直流。

    “可是,可是你答应我要帮我的!”宁若雨急忙说。

    楚天翼根本看都不看她,高声道:“来人!把她给我扔出去!”

    两个保安冲了进来,粗鲁地将她往外拖,她绝望地喊道:“楚学长!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对我?

    我做错了什么?

    楚天翼眼神如刀,冷冰冰地说:“不过是一个下等人,还费尽心机接近我,妄图当我楚家的少奶奶,你也配?”

    宁若雨脑中一片空白,她的确在心中悄悄暗恋学长,但她知道自己和学长的差距,从来没有妄想有成为他女朋友的那一天。

    原来在楚天翼的眼中,她一直是这样的人吗?

    保安将她扔出了大门,还笑骂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德性。”

    宁若雨倒在雨中,任由冰冷的雨水冲刷着自己,心中满是绝望和痛苦,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辆车停在了她身边,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年轻人,摸了摸她的额头,对车里说:“杨少,她发烧了。”

    “送她去医院吧。”车里传来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非常好听。

    宁若雨抬起头,雨水朦胧之中,她看到一张俊美无匹的脸。

    很快,她就陷入了昏迷。

    她在医院醒来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母亲的案子已经宣判,被判了七年,锒铛入狱。

    她想去看她,但不允许探视,家里唯一一间房子和母亲的积蓄也被变卖还给公司,她身无分文,好在那个送她去医院的好心人给她付了医药费,否则医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口袋里一毛钱都没有,今天还没有吃饭,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见到角落里有个自动贩卖机,贩卖机上贴着一个二维码,写着:扫码免费换面包。

    有很多营销公司,为了宣传公众号,经常在街上请人扫码,然后送些小礼物,这个公司还真是别出心裁,弄个自动贩卖机出来。

    她看着里面那一个个面包,咽了口口水,拿出手机,这个手机是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妈妈给她买的最新款。

    眼睛有些发红,她在心里暗暗道:“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沉冤昭雪的。”

    她打开微信,在二维码上一扫,跳出了一个公众号。

    鬼市。

    这个名字让她手一抖,有些发憷,但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她按下了关注键。

    叮咚。

    自动贩卖机里滑出了一只面包,她拿起来就吃,热腾腾地,就像刚烤出来一样,非常美味。

    面包吃完,她正想删除公众号,却发现怎么都删不掉。

    不会是中了病毒了吧?

    叮咚,又是一声响,原来是公众号里的微客服发来一条信息:欢迎新用户,请领取新人大礼包。

    接着便发了一个推送文章,宁若雨点了进去,跳出一个对话框。

    新人大礼包:初级捉鬼术、阴阳眼,是否领取?

    宁若雨鬼使神差地点了“领取”,脑中忽然一热,无数的知识钻了进去,令她一阵晕眩,差点昏倒。

    “这,这是……”宁若雨惊得说不出话来,脑中那些捉鬼术深深烙印在脑海中,忘都忘不掉。

    这公众号真是神了!

    这时,她才发现,面前的自动贩卖机已经不见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在微信里问客服:“你到底是谁?”

    【你好,我们是‘鬼市’公众号。】微客服发来信息。

    “你们想干什么?”宁若雨又问。

    【想成为万人迷吗?想成为人人仰慕的捉鬼天师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鬼市’做不到。】

    宁若雨满头黑线,这广告真恶俗。

    她忍不住问:“要怎么才能成为捉鬼天师?”

    【用户可以用仰慕值在鬼市商城里兑换物品。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鬼市商城买不到。】

    宁若雨点开公众号下面的几个按钮,找到鬼市商城,这一看吓她一跳,里面的商品多得看花了她的眼。

    “洗髓丹、培元丹、猛鬼丹、伏鬼符、桃木剑、五帝钱剑……”

    她吞了口唾沫,问:“这些都能兑换?”

    【只要有仰慕值,就能兑换。】

    宁若雨看了看自己的仰慕值,是零。

    “怎么赚仰慕值?”她又问。

    【用户可以用自己降妖伏魔的英姿征服其他人获取仰慕值,仰慕值达到一定数额可以升级,等级越高,可兑换的物品越多,用户的外形也会越漂亮、气质会越迷人。】

    宁若雨无语,这意思,是说装X就能得到仰慕值吗?

    微客服又发来信息。

    【探索到阴魂一只,用户可以将其猎杀。】

    宁若雨抬起头,看见一个面色阴郁的少年从面前经过,他的身后飘着一团黑影。

  • 第2章 棺中女鬼

    那黑影,竟然是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穿着民国时期的大红色衣服,脸色惨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少年,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宁若雨打了个寒颤,心里很害怕。

    微客服又发来一条微信。

    【用户不要害怕,有了鬼市公众号,一切妖魔鬼怪都是渣渣。】

    宁若雨满头黑线,你倒是自信。

    不管了,反正她也走投无路了,被鬼杀总比饿死好。

    她悄悄地跟了上去,没走两步,那少年忽然转过身来,眼中满是鄙夷地说:“女人,你跟着我干什么?”

    宁若雨一时有些语塞,却听少年冷笑道:“如果你是想向我表白,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我对你这种姿色的人不感兴趣。”

    宁若雨长得不丑,但也算不上漂亮,就是一张路人脸,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她心头的火一下子就窜了起来。

    “你快死了。”她冷声道。

    “你说什么?”少年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随即冷笑道,“倒是第一次有人用这种方式和我搭讪。”

    这少年确实长得很好看,但宁若雨并不是个颜值控。

    她冷冷道:“最近几天,你是不是感觉到肩膀酸痛,脑袋昏昏沉沉的,整天都打不起精神?”

    少年不屑地说:“你从医院开始就在跟踪我?”

    宁若雨背着双手,淡淡道:“几天之前,你是不是冲撞了一座山里的孤坟?”

    少年一惊,微微眯起眼睛。

    三天前,他参加班里举办的秋游活动,在郊外的山中,他觉得太无聊,便离开队伍随便逛了逛,发现了一座孤坟。

    那坟墓很有些年头了,破败不堪,他从墓前经过时,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手按在墓碑上,擦伤流了血。

    “你跟踪我?”少年还是不相信有鬼,沉声道。

    宁若雨冷笑一声,道:“你冲撞了古墓,墓里的老女人缠上了你。”她阴测测地道,“现在,她就在你的身后。”

    少年震惊了,后脊背一阵阵发凉。

    自从那天之后,他就开始做噩梦,梦中总梦见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对着他阴测测地笑。

    【恭喜用户,让陆景震撼,获得仰慕值1点。】

    宁若雨心中一喜,偷偷从鬼市商城里兑换了一瓶牛眼泪,这是商城里最便宜的物品。

    她将牛眼泪扔给少年,道:“把这个涂在眼皮上,你就能见到她了。”

    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一转过头,老太婆那张脸皮赫然出现在面前,他惊呼一声,迅速后退。

    【恭喜用户,得到陆景信服,获得仰慕值1点。】

    那老鬼似乎有灵智,见被识破,勃然大怒,恶狠狠地瞪着宁若雨,朝她扑了过来。

    她脑中捉鬼术显现,双手快速掐了一个法诀,打在老鬼的身上,老鬼痛呼一声,被彻底激怒,眼中满是杀意。

    宁若雨咬了咬牙,她虽然学了捉鬼术,却没有法力,哪怕这老鬼只是个最低级的阴魂,她也杀不了它!

    这时,微信又响了,她低头一看。

    【恭喜用户,震慑陆景,获得仰慕值1点。】

    【用户实力过低,建议兑换镇鬼符。】

    她匆忙躲避着老鬼的攻击,点开公众号里的鬼市商店。

    鬼市商店里的商品琳琅满目,足足有九十九页,但她没时间细看。

    镇鬼符,2点仰慕值。

    她立刻兑换了一张,顷刻间老鬼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她拿出符箓,黄色的符纸上,用朱砂所绘制的符咒似乎在发光。

    她高声道:“孽畜!受死!”

    说罢,甩出镇鬼符,符箓正好贴在老鬼的额头上,老鬼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全身都燃烧起来,在挣扎中化为了一团黑灰,消失无踪。

    【恭喜用户,杀灭阴魂一只,获得黑色福袋。】

    【用户威武霸气,令陆景彻底信服,获得仰慕值2点。】

    微客服又一连发了两条信息,宁若雨心中高兴,却见微信又跳出一个对话框。

    【是否打开提示,更方便快捷地接受信息?】

    宁若雨点了“是”,就听见微信提示音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响起。

    【微客服竭诚为您服务。】

    这敢情好,不用随时随地看手机了。

    少年陆景目光惊讶而复杂:“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谁很重要吗?”宁若雨故作高深莫测道。

    陆景沉默了片刻,道:“那只老鬼已经除掉了?”

    “没错。”宁若雨道,“只需要烧掉她的尸体,你被它所吸走的阳气就会回到体内。”

    陆景连忙说:“女士……不,大师,请你务必帮我这个忙。”

    宁若雨冷冷道:“我凭什么要帮你?”

    陆景立刻说:“我出三万。”

    宁若雨心中窃喜,她现在一贫如洗,如果有三万进账,她就能先租个房子安顿下来。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次吧。”

    陆景松了口气,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叫司机过来,把我们送到山里去。”

    他打了个电话,很快一辆悍马H1就开了过来,从车里下来一个壮汉,恭敬中又带着一分责怪:“少爷,我的职责就是贴身保护您,您将我骗走,要是您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董事长交代?”

    “好了,老陈,你真啰嗦。”陆景对宁若雨道:“大师,这是我的司机兼保镖,你叫他老陈就行。”

    老陈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宁若雨,陆景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老陈眼中的怀疑更浓,还夹杂着不屑:“少爷,现在的骗子很多,您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陆景不悦,道:“我自有分寸,你只需要开车就行了。”

    老陈更加不满,看向宁若雨的眼神就像刀一样。

    宁若雨没有搭理他,只冷冰冰地说:“再多叫两个人,我们要开棺。”

    陆景让老陈又叫了两个壮汉来,上车之后,他一改之前傲慢的态度,对她十分热情,一口一个大师地叫,宁若雨却神色淡淡,故作高深。

    按照她看这么多电视、小说的经验,她装得越神秘莫测,陆景就对她越信服。

    【恭喜用户,得到陆景尊敬,获得仰慕值1点。】

    果然不出所料。

    而老陈的眼神却越来越不善,把她当成了江湖骗子。

    悍马很快就开进了山中,经过一段崎岖的山路之后,五人不得不下车步行。

    “大师,那座孤坟就在前面。”陆景道。

    宁若雨抬头,看见山林之中孤零零地立着一座坟墓,坟包上已经长满了杂草,墓碑上也满是青苔,十分萧索。

    那墓碑上写着:李氏之墓。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老女人没有丈夫儿女,倒也可怜。

    “开棺吧。”她说。

    那两个壮汉拿出铁锹开始挖坟,很快就挖到了一口棺材。

    “少爷,这棺材有问题!”壮汉用铁锹将土刨开,赫然看见棺材盖子上有一具尸体!

    那尸体已经腐烂成了一具枯骨,但一头白发仍在,身上依稀可见大红色的衣服,双手双脚被钉子钉死在棺盖上。

    宁若雨一惊,这具尸体就是缠着陆景的老妇人!

    那棺材里的是谁?

    【扫描到恶鬼一只,建议用户立刻打开黑色福袋。】

    微客服的提示音在脑海中响起,她立刻在心中道:“打开!”

    鬼市公众号上有个个人包裹键,里面是十二个格子,类似于游戏里的包裹,一只黑色的袋子躺在里面,上面有个血红的“福”字。

    福袋打开,里面是一把黑色的长剑。

    【恭喜用户,运气爆表,得到玄阴剑一把。】

    几乎与此同时,那棺材忽然剧烈震动起来,钉住盖子的铁钉迅速退出,封住棺盖和棺身之间缝隙的糯米被扯开,一只惨白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