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腹黑鬼夫欠调教、苏玉儿赵宇天赵宇小说

腹黑鬼夫欠调教

苏玉儿赵宇天赵宇小说

主角:苏玉儿,赵宇天,赵宇 标签:

暂无简介

小妖精. 状态:完结

苏玉儿赵宇天赵宇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被骗冥婚

    我叫苏玉儿,22岁,今天是我大学毕业的日子。

    为了庆祝我毕业,我的养父母在翠玉楼订了晚宴,翠玉楼是我们市里最好的酒楼,我很开心,同时也很感谢老天,让我能遇到这么好的父母。  

    到了翠玉楼,才发现这里在举行婚礼,可奇怪的是喜字居然是白色的,里面熙熙攘攘站满了人,可是气氛却显得很诡异,四周死气沉沉的。

    我路过大厅门口的时候朝写着新郎新娘的那个牌子上忘了一眼,只见新娘那个名字好像用红色的布条封了起来。

    隐隐记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有冥婚才会是白色喜字。我似乎明白了哪里不对劲。

    我连忙快步上楼,推开父母订的那个包间,一阵奇怪的风吹了进来,我打了一个寒颤,紧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赶紧连忙关上门。好在包间里还算温暖,我才散去了心里的恐惧!

    本来我不喝酒,可是爸妈今天却很奇怪,却劝我喝一杯,虽然有点诧异,可是我还是接过了杯子,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我就变得晕晕乎乎,看父母,也开始重影,世界旋转了起来,我趴在桌子上,还有点疑惑,为什么自己的酒量变得这么差了。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了包间的门被打开了,有纷杂的脚步声,然后,我就被扶了起来,两个胳膊都被抓住,这种感觉很陌生,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母亲正在数着钱,嘴角带着微笑,那种笑,让我寒心。

    “走了,时间快来不及了!”

    有人在说话,然后我就被架走了,再次停住的时候,我的眼前,一片嫣红!

    是红绸布,整个大厅被红绸布给装饰了起来,很有古代喜堂的感觉,一对中年夫妇穿着喜庆的衣服,坐在正中央的位置,我看了一眼,感觉那个女人有点熟悉,再想定睛看一眼,视线就被一块盖头遮住了!

    我的手上被迫牵着一条红布,想要松开,却被别人牢牢的攥住,同时后脑勺被一只大手给压制着,被迫的行着礼。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

    盖头飘动,我能看到那边男方踉跄的脚步!

    难不成,我被卖给了傻子当媳妇?那样的脚步明显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

    礼成之后,男方先走,我被拽着,一路跟着。

    停住脚步之后,我听见咔擦一声,是门被打开了,接着,后面的大手一推,我一个跟头就栽了进去,再加上我之前被灌了酒,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咚的一声,我硬生生的磕到在地上。

    晕了过去,红盖头也早已随风飘落,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白色的喜字,贴满了整个房间!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浑身燥热,紧接着又有一双冰凉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

    关键时候,就在最后的关键时候,我却醒了!

    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我的脸,猛然间烫了起来!

    春梦,我竟然作了春梦!梦里的一切,还那么的真实!

    我直起身子,却无法控制的尖叫了起来。

    我看到了什么?一口巨大的棺材,就那样工整的摆放在屋子的正中央,棺材上披着白色的绸布,黑白两色就那样直愣愣的撞击着我的视线!

    突然间,我想到了母亲数钱的手,和昨天晚上的婚礼!

    一种恐惧袭击了我的心!

    冥婚?

    这个猜测一浮上心头,我就克制不住的抖了起来!

    因为从小是一个孤儿的关系,关于婚姻,我也没有特意的期待,可是,我也不想成为一个死人的妻子啊!

    我赶紧下床,快步走到门口,想要开门逃出这个恐怖的地方!可是,拉动手把的那一刻,却发现门被锁了!

    拍门,我大声叫了起来:“来人啊,救命啊!”

    这时候,我听见有脚步声传了过来,有人在门口停了下来,接着,门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我一看,就是昨天晚上坐在高堂位的那两人!

    他们一进来,就跪在了我的面前!

    “小姑娘,我们对不起你啊,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

    听到这话,我简直气得笑了,他们没有办法,就来祸害我的幸福,这种自以为是的可怜,让我觉得很可恨!

    我没有做声,只是冷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一片荒凉!

    被最亲的人出卖,被最大的恶意伤害,我的眼泪,不由的淌了出来。

    “让我离开!让我离开!”我反反复复的说着这一句话。

    “不行!”中气十足的拒绝,不是来自于跪着的那两位,而是一个穿着道士服的男人,他健步走了进来,掐了一下手指,眉头皱了起来。

    “大师,没成吗?”

    道士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没成!”

    跪着的女人立马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不甘心的问了起来:“小姑娘,昨天晚上,你有没有什么地方觉得不对劲呢?”

    昨天晚上?我看了她一眼,她的眼中充满着期待的光芒!

    搞笑了,做那么奇怪的梦,我会告诉他们吗?

    “没有,昨天晚上,我睡的挺好的!”我逼回泪水,觉得事情远远不是冥婚那么简单!尤其是看到那个道士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直在我的身上来回扫荡,眉头皱的简直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啊,我的儿啊!”女人大叫一声,就要扑上去抱着棺材哭,被她的老公一把拉住,拽走了,远远的,还能听见她的哭嚎。

    道士上来,打开棺材,朝里面探了一眼,手指飞快的来回,在掐算着什么,然后叹息了一下,忧愁的关上了门。

    一切,再次归于沉寂,我看着四周白花花的喜字,突然感觉很冷,抱着肩,贴着门,坐在了地上!

    眼前,就是那个漆黑的棺材!

    时间慢慢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站起身子,舒缓了一下发麻的腿,然后走了棺材旁边。

    既然都冥婚了,我也该见见正主了!

    我推开棺材,朝里面看去,可就是这一眼,我的眼,便钉在了上面。

    棺材里躺着一个穿着大红喜袍的男人,年岁不大,闭着眼睛,鼻梁高挺,嘴唇嫣红,可以看出来,生前一定是个俊俏的小伙子,但是,这些都不是我挪不开眼睛的原因,最终的原因是——

    棺材里的人,我认识!

    赵宇,学生会会长,是我大学暗恋了四年的男人。

    我的眼睛开始酸涩了,眼泪不由的流了下来。

    当时不是说去出国留学了吗?怎么会死呢?

    我的手,颤颤巍巍的抚摸着他的脸庞,因为久了,他的躯体变得寒冷了起来,手指按在上面,有冰冷的刺感,可是,我不舍得放开!

    眼泪渐渐模糊了视线,我走到门口,大吼了一声,用力的拍着门。

    “来人啊……来人!”

    门打开,可是这次却只有那个中年男人,他脸色尴尬,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抚我,只能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却丝毫不在乎这种对不起,心里被疑惑和痛苦填满,那个我小心翼翼爱的男人,怎么会躺在那个冰冷的棺材里。

    “他是怎么死的?”

  • 第二章 被囚禁

    没想到,我这话一问出来,一瞬间四下里悄然无声。我不禁扭过头看着他们这些人,这些人的嘴巴像是被缝上了一样,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只是不断的互相使着眼色。  

    这让我当下立即肯定这里面有阴谋!

    我被害结了冥婚!睡在死人身边还做了那种梦!更离谱的是死掉的人居然是我暗恋已久的学长!

    这些事串在一起,简直比戏台子上的戏还要热闹。

    不过,我还是想不出来,这些事情串在一起的真相是什么,以及,被冥婚的人为什么是我。

    学长父母不断的给道士使着眼色,他们为什么要像我瞒着学长的死因?这到底又为了什么?

    道士在学长父母眼色的逼迫下,跟着学长父母出去了,又是剩下我一个人守着死人了。

    这事儿越想越恼火,特别是,昨晚居然做了那种梦。对了,梦里出现的那只手又是谁?说真的,感觉很是特别,虽然羞羞的,但是不得不承认,我还是想再梦见一次。

    哎!这种时候我怎么还想着那个梦啊!有病!

    突然,门开了,学长父母和道士又进来了。

    道士见了我,努力装作示好的德行,费劲的挤出了一丝微笑。真的,我特别想冲过去给他一巴掌,然后和他说:“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然而,在现实里,我却没办法这样做。我已经被那些难题困扰的毫无力气,无法在做这种无畏的斗争了。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别人家的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呢?

    所以,那道士继续挤着能吓哭孩子的微笑,然后,努力装出一副态度柔和的样子和我说:“小姑娘,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昨晚真的没有什么不适感吗?”

    “不适你姥姥个腿儿!你在死人旁边睡一夜试试!”我还是忍不住爆发了怒火:“你要是有闺女,你让她在死人旁边睡一夜,你问她啥感觉?你缺德不缺!帮别人做这种缺德事!小心断子绝孙!”

    那道士终于收起了难看的笑,换上了一脸的为难。他转过头去和学长的父母说:“看来,她什么都没经历。没办法了,只能下阴了。”

    说完,他对学长父母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学长母亲听了道士的话,眼泪又掉了下来,学长父亲倒是看了我一眼,对我点了点头,说到:“好孩子,你白天在这里睡会儿吧,今儿晚上还有其他的事儿等你受累。”

    我刚想回嘴,学长父亲又和我说道:“好孩子,对不起了,希望你能体谅一下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我们家并不是大奸大恶的人家,只是,被逼到了这个份儿上,只能这样做了。”

    说完,便拉着学长母亲出去了。

    原本,按照我的性格,会忍不住的怼他几句。但是,听到那句“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我差点掉了眼泪。真的,我从小没有亲生父母,养父母把我卖给别人冥婚。若是我亲生父母知道我被卖给了别人做冥婚,他们会像学长父母一样痛苦吗?眼下,倒羡慕起学长能得到父母的关爱。

    还没等我的同情心泛滥完,我就想起了那个完全陌生的词儿“下阴”。到底下阴是什么意思?天呐,才短短一天,我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啊!

    好容易挨到了中午,有个小保姆端着食盒走了进来。那保姆唯唯诺诺的,估计是怕这屋子里的棺材,我才不管呢,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人,说什么我也不能错过机会!

    我一把抓住保姆,保姆下的食盒差点掉在地上。

    我问她:“你家少爷是怎么死的?那个道士到底想干嘛?以及,你家老爷老夫人又想干嘛?还有还有,什么是下阴?你要是不告诉我,等你家老爷来了,我就说你偷了我的饭,让我饿着,让他们剥了你的皮。”

    那保姆果然有点吓住了,带着哭声和我说:“求你别乱说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一个保姆,怎么可能知道老爷的决定呀。”

    听了这话,我忍不住放开了保姆,她说的十分有道理,是呀,她一个保姆怎么知道主人子搞什么鬼?

    大概是保姆看我太可怜了,忍不住和我说了一句:“我在老家的时候,倒是听过下阴是什么东西。”

    这一句话,又让我看到了一线希望。

    “你快和我说说,下阴是什么东西?”我急切的说到。

    那保姆将食盒放在了我面前,和我说:“你把饭吃了,我就告诉你。”说完,她打开了食盒。

    食盒里放着几样菜,其中有我最爱吃的葵花大斩肉。既来之则安之,我便拿起了碗筷。

    我吃着葵花大斩肉,那丫头见我吃饭了,便开口说道:

    “其实,下阴这种事儿,在我们老家是很常见的,只是小姐你不了解罢了。谁家要是死个人,这死人还有尚未了却的心愿,都愿意找个人来下阴。”

    那保姆说完,同情的看了我一眼。我慢慢的吃着饭,她继续说道:“能下阴的人,必须要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全阴人,这样的人天生阴气重,除了这样的人以外,其他时间的人阳气重,下了意容易冲了鬼怪,回不来。”

    听她说到这里,我不忍不住的放下了碗筷,问道:“那下阴到底是什么意思?”

    “嗨!”她说道:“说白了就是好好的人,去阴间走一趟,问问死去的人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让阳间的人帮他完成。”

    她这话一说完,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她说的到轻描淡写,但是我却听了像晴天霹雳。

    天呐,难道,今晚就让我去阴间走一趟吗?天呐,我才这么年轻,且不说会不会冲了鬼怪,重点是,我会怕呀!

    我猜,我的脸色不会怎么好看,那丫头看到我的脸色,马上意识到自己多嘴了,立刻捂住了嘴巴,低下了头。

    天呐,我该怎么办啊!难不成,真的要去阴间一趟,问问学长有啥为了却的心愿?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