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霸道鬼夫夜夜欢、何晴顾玄朗林正小说

霸道鬼夫夜夜欢

何晴顾玄朗林正小说

主角:何晴,顾玄朗,林正, 标签:

暂无简介

神经病儿 状态:完结

何晴顾玄朗林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为钱配阴婚

    “何晴,你妈妈生病了,马上到医院来!”  对于继父的吼叫,我早已习以为常,放下电话,收起简历,我连忙赶往医院。

    我叫何晴,22岁,正在努力找工作的应届毕业生。

    医院里,继父在抽烟,见我来了,他掐灭烟蒂,“怎么才来?”一脸的不悦。

    我没有理他,忙问妈妈怎么样了。

    为了供我上学,妈妈每天摆地摊到凌晨才回家,不仅如此,还要拿钱给他吃喝嫖赌。

    继父说妈妈摆摊回来的路上摔断骨头了,手术费需要三万块,还问我找到工作没有。

    我冷笑,即便我找到工作,那三万块也要攒好久吧?我就纳闷了,他跟妈妈生活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一点积蓄?

    我冷着脸告诉他没有钱,他立刻就不乐意了,一个劲的唠叨说我是赔钱货,难怪亲生父亲不要我等等,这些我都听腻了。

    半晌,继父瞟向我说了句:“我认识个殡仪馆的人,他说那边有个死者要配阴婚,给五万块钱呢!要不……你去配个阴婚得了。”

    五万块……我嘲讽的看向继父,我怎么觉得他早就想好了呢?妈妈摔伤该不会是他弄得吧?

    但继父却撇向我,眼神分明是“你看我做什么?那是你妈,救不救还不是你的事儿?”

    为了妈妈的手术费,我答应了他,并被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带去了殡仪馆。

    殡仪馆里,慎人的要命,尤其是那灵堂似的房间,让我几度想放弃,可一想到等着手术费的妈妈,我咬着后槽牙,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准备阴婚仪式前,那人跟我要证件照,幸好我简历上有照片,扯下来就给他了。

    随后那人让我穿上大红婚纱,抱着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照片,对着灵堂三拜后,那人将我和男人的照片以及婚纱丢进了一个火盆里烧了。

    待火烧尽时,我感觉到一股阴风袭来,我的脸上好像被什么东西啄了一下,霎时冰冷刺骨,使得我不由打了个寒颤。

    拿着五万块钱,我连忙去医院交手术费,谁知,医院却告知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手术。

    我纳闷是不是搞错了,当我再想追问时,继父突然出现,夺走我的包便跑出了医院。

    怔怔的站在医院大厅,我明白了,我被骗了,是继父打着妈妈做手术的幌子,让我给他赚了一笔快钱。

    我累了,不想去找继父理论,因为我不想妈妈被家暴,更何况她也不敢跟继父争执什么,所以回到宿舍,我脸都没洗便躺下了。

    继父和父亲这两个字眼对我来说都是噩梦。

    我的亲生父亲在我五岁时抛弃了我和妈妈,原因是我的生辰不好,影响了他的事业。

    没错,我出生在农历的七月十五,也就是人称鬼节的那天,还是子时。

    相传这一天,冥王会打开冥界之门,百鬼从奈何桥上过来,冥司点起大红灯笼引领他们,朝着阔别已久的阳界浩浩荡荡而来。

    所以,我的出生被命为“祸害!”

    祸害来源于我出生后的第三天,奶奶暴毙而死,同时爸爸的升职进城的机会被人挤掉,这也倒没什么,起码爸爸一开始说是巧合。

    但后来的五年里,他下海经商失败,找工作处处不顺,他便将这一切的不好都推到了我身上,跟妈妈离婚,并快速闪婚一个那个年代的富家千金。

    后妈妈则是经人介绍,嫁给了一个大她7岁,住在城里的单身汉,从此过上了人间地狱一般的生活。

    可以说,一言不合,继父便会对妈妈拳打脚踢,妈妈怕殃及到我,便把我送到外婆家寄养,即便高中,我也一直住在寄宿学校。

    所以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的找到工作,接外婆到城里享福,接妈妈离开继父,远离家暴。

    浑浑噩噩中,我睡着了。

    梦中,我感觉有一双手在我脸上抚摸,那手很凉,瞬间惊醒了我。

    猛地睁开眼,一张俊美绝伦的面孔在我眼前,他面色白皙,高挺的鼻子,两瓣薄唇……这不是跟我配阴婚那个死人吗?

    “何晴,你有麻烦了。”

    “什么麻烦?你怎么进来的?”我瞄向四周,我感觉四周一片模糊,似宿舍又不像,既然他是死人,难道我是在做梦?他是鬼,应该能出现在我梦里吧?

    “我是来跟你洞房的!”他突然邪魅的一笑,俯身压了过来,随即便霸道的吻住了我的嘴,我的身体好像被某个东西给塞满了。

    这……我是被他给强……天呐!救命啊!

    我想要大喊却发现自己的嘴被堵得严严实实,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而他一只手拂过我的脸颊,我就像被施了法术,乖乖地闭上眼,丧失了思考能力。

  • 第2章 敢动我的女人

    第二天,当阳光照射进我的房间,当我看到床单上那一抹红,以及身上的吻痕,我恍然大悟,我被鬼夺走了第一次!!  天呐!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只配阴婚的吗?怎么还会被鬼给缠上呢?而且还被他给……

    来不及多想,为了不让室友发现我的丑事,我连忙把床单给洗了,我发誓,今天我一定要去找殡仪馆那人问个清楚!

    可当我赶到殡仪馆,值班的人却告诉我昨天根本就没有我说的那个穿西装的人,更没有什么死尸,这怎么可能?我明明被一个人带到这里配阴婚的,怎么就没有这个人了?

    一定是那个穿西装的人花钱封住了他的嘴吧?!

    但他的嘴可以为了钱撒谎,监控不会!昨晚我从摄像头下经过,我就不信证据面前他还敢撒谎!

    “摄像头都坏了三天了,明天才有人来修呢!丫头,你是不是记错了呀?”值班人眼神异样的看着我,活像看一个怪物。

    摄像头坏了?他的意思是打死也不承认呗?我可不怕他这个!

    我拿出电话,“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报警吧!警察会帮我调查清楚吧?”

    “别呀!这……行!你不信就跟我去瞧瞧好了!”殡仪馆的人最终妥协,带着我去了监控室。

    当我抵达监控室,一切正如他所说,监控室里所有的摄像头都坏了,报修也确实是第三天了。

    “没骗你吧?你是不是没休息好?回家再睡一觉,说不定是做梦呢?”殡仪馆的人鄙夷的白了我一眼离开了。

    而我跌跌撞撞的走出殡仪馆,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彻骨的寒,我坚信我没有做梦,可摄像头怎么这么巧就坏了?

    嘀嘀,一阵汽笛声惊醒了我,我猛然抬起头,心中咯噔一下。

    他可是鬼啊!要想摄像头坏了还不容易?可我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夜夜跟鬼那个吧?简直是荒唐!

    走在炎炎烈日下,我心中一片迷茫,我甚至恨不得冲到继父家臭骂他一顿,可我不能那么做,因为我那么做了,妈妈就会被家暴。

    这一天,我不知道自己都去了哪,只觉得坐在大街上,听着那些喧杂的人群才觉得心安一些。

    可晚上终究是要到来,路灯下,我一个人在街上更害怕,想想宿舍里还有两个室友可做伴,总比一个人呆在街上强很多。

    但当我回到宿舍,我发现宿舍里多了两个穿道士服的人正拿着桃木剑指着李萌说什么妖孽速速离开。

    我一愣,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刘秀走到我跟前,神经兮兮的说:“李萌被笔仙附体了,吓死我了!”

    被笔仙……她们又玩笔仙?

    “把东西给我!”李萌突然尖叫,声音凄厉无比,一双眼也射向我这边,似乎在冲我要什么东西。

    “妖孽!还不速速离身?”说急也快,道士拿出三张写着字的黄纸,点燃后朝李萌打去。

    这么一打不要紧,李萌一下就怒了,挥手便打倒了道士,刘秀吓得尖叫一声,拉着我便跑出了宿舍。

    这一路我才得知,这两个人玩笔仙,李萌不知怎么就鬼上身了,更荒唐的是刘秀竟然在网上搜索附近的人,搜来了两个道士驱鬼,不!应该是两个骗子。

    “把东西给我!”身后再次传来一声尖叫,但这一次不是李萌,而是一个身穿民国那种囚衣的女鬼。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脚也不听使唤地将自己绊倒在地上,抬头一看,刘秀早就跑没影了。

    丫的!我咬牙,想要起身却再次跌坐在地上,双腿就像没有知觉一样,看着女鬼忍不住瑟瑟发抖,像极了待宰的羔羊。

    “哈哈……”

    女鬼得意的一笑,瞬间飘到了我面前,面目狰狞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竟对女鬼说:“大姐,我们好像无冤无仇的,你别追着我不放呀!”

    “哼!”

    女鬼的声音自带回响,深红的眼眸瞄向我的脖子,枯竭如树枝般的手指指着我脖子说:“把那东西给我。”

    什么东西?我伸手摸向自己的脖子,蓦然发现我的脖子上好像有个挂坠。

    垂眸一看,还真是!这珠子是那种彩色的圆球,我从小到大也没戴过这东西啊!什么时候挂在我脖子上的?

    “拿来!!”

    女鬼张牙舞爪着要掐死我的模样,我吓得连忙用手捂住脸,因为她指甲又红又长,我怕被她毁容!

    “敢动我的女人?你是嫌你阴寿太长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