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少年封神、洪峰胡月梅欧亚菲小说

少年封神

洪峰胡月梅欧亚菲小说

主角:洪峰,胡月梅,欧亚菲, 标签:修仙、扮猪吃虎、装B打脸

修仙大能洪峰,加入华国特案局成为顶尖刺客。七年前他被仇家追杀跳海消失,七年后他带着神秘力量卷土重来…本书扮猪吃虎,为爱疯狂!

封旗印轩 状态:连载中

洪峰胡月梅欧亚菲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意外营救

    华国,滨海市国际机场。晚上八点左右,飞机缓缓的停在了跑道上。

    半个小时后,一名年轻男子拎着帆布兜,戴着鸭舌帽,一身简单的布衣布鞋,身姿挺拔的往机场外走去。

    男子看上去大概二十出头,可眉宇间却透着一股深邃的沧桑,空洞的眼神无悲无喜,仿佛经历过人世间的所有悲欢离合,帽沿下的两鬓白发,更是让他显得格格不入。

    洪峰走出机场,正准备打车离开的时候,却被旁边暴躁的声音给吸引住了。

    “我到了,接机的人呢?什么?堵车?你还想不想干了?大晚的你告诉我堵车,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如果我再见不到人,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在洪峰的旁边,正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穿着黑丝袜和职业套装的大美女。

    这姑娘五官如画中美人一般精致,简直让人无可挑剔,再配上她披肩的长发和修长的美腿,整个人的气质都与众不同,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不敢说有倾国倾城之美,也好似天使堕落在凡间一般。

    此刻美女正气呼呼的眉头深陷,抬手看了一眼她手腕上的卡地亚限量名表,自言自语道:“最后等十分钟,再不来我就打车回去。”

    洪峰打量了她一眼,但仅仅只是礼貌的欣赏,并没有像色狼一样盯着人家女孩的身体乱瞄。

    对于他来说,全球各国形形色色的美女他见的太多了,无论是何等身份,何等惊艳的美女,对他来说都只是过眼云烟。

    尤其像这种花瓶一样的女孩,他早就已经免疫了,他心里暗想:这可能是哪个豪门富家的千金,大晚上的在这耍小姐脾气呢。

    就在他刚打算要离开的时候,从左侧公路行驶过来一辆闪着大灯的丰田霸道,原本这车开的速度并不快,甚至还有点缓慢。

    ‘轰…’

    可就在越野车距离那长腿美女不到五十米的时候突然加速,就像那脱缰的野马一样疯狂的向她撞了过去。

    由于车速太快,距离还太近,这就导致那长腿美女根本没有一点心里准备,而等她发现不对的时候,丰田霸道已经到她眼前不足两米远了。

    “小心!”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一个黑影从越野车前飞速飘过,只留下后面一道虚幻的形象。

    洪峰如鬼魅一般闪身而过,伸手就把呆愣住的长腿美女给揽在了怀里,越野车瞬间跟她擦肩而过,这才使得她躲过了一场致命的撞击,要不然这一下足够撞飞她十几米,铁定得香消玉损了。

    ‘吱吱吱…’

    “哎呀,该死的!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越野车在撞击失手后,连续几脚急刹车就停在了道边,由于刹车太急,使得车尾都漂移了,而坐在主驾驶的一个大胖子,正一脸懵圈的问道。

    “不知道,没看清,就看一道黑影过去了。”副驾驶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也满脸惊叹!

    “怎么办老大?”其他人一看失手了,赶忙问大胖子。

    “拿上家伙,下车,绝不能让她跑了。”

    五个人从车座下面抽出砍刀,戴上口罩帽子就下车了……

    “你没事吧?”

    洪峰这时正看着怀里的美人,面无表情的问道,他能感觉出来,这辆越野车就是奔着撞死她来的,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

    而此时的欧亚菲已经彻底吓呆了,她抓着洪峰的胳膊几秒钟后才缓过神来:“谢…谢谢你!”

    她刚才正在路口等车,根本就没发现那辆突然撞过来的越野车,而等她发现以后,自己距离那辆车已经近在咫尺了。

    当时她脑海中一片空白,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呢,可突然她就感觉一阴风吹来,紧接着那个沧桑男子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其实在走出机场的时候,欧亚菲就主意到洪峰了,毕竟像他这种穿着老旧布衣布鞋的年轻人实在太少了,尤其是他鬓角的白发,让原本年纪不大的他,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你快走,他们过来了。”

    欧亚菲瞳孔一缩,就看到五个手持砍刀的大汉从不远处向他们跑了过来,她心里很清楚,这指定是奔着自己来的。

    “已经来不及了!”

    洪峰本能的把欧亚菲护在身后,一双鹰眼扫视着面前五个大汉,他不动声色道:“你们想干嘛?”

    “少废话,这里没你事,赶快滚,要不然爷爷送你去见阎王!”

    大胖子举起手中的砍刀,在月光的反射下,明晃晃的刀身闪烁着寒光。

    “你们…你们是谁?是木氏集团的人吗?你们这是犯法的!”

    欧亚菲此刻小脸吓的煞白,即便她再是女强人,可始终都是个女人,面对五个手拿钢刀的大汉,她能保持住冷静的一面就算很不错了。

    而在滨海市,敢明目张胆对她下黑手的人,除了木氏集团以外,绝无他人。

    可谁都没有注意到,当洪峰听到木氏集团四个字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丝凛冽的凶光。

    “少废话,臭娘们,今天就要你的命。”

    大胖子一挥手,五个人挥刀就往欧亚菲身上砍去,这帮混蛋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啊,这要是砍在她脸上,那这国色天香的美女就此得陨落。

    ‘咔咔咔!’

    就在大胖子的砍刀快要落在欧亚菲脸上的时候,洪峰突然出手,他快如闪电一般,谁都没有看清他到底是怎么反击的,就见一道身影如风一般飘过,场面立马就反转了。

    “哎呀,我的腿断了…”

    “老大我腿没直觉了…”

    五个人瞬间就瘫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左腿都畸形的向外弯曲,看起来触目惊心的,有个人甚至断裂的骨头都从皮肤里扎了出来,血肉模糊的样子让人看了心里都胆寒。

    欧亚菲顿时震惊了,她刚才亲眼看到,那个不起眼的沧桑男子,仅仅只是身形一动,就让这五个持刀大汉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而最要命的是,她根本看出来洪峰是如何出手的,就是一道影子,一闪而过了。

    “欧总,欧总你没事吧?”

    这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欧亚菲的旁边,有三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从车上跑了下来,其中还有一个美艳如花的女人。

    “我没事,多亏了他。这位先生,实在太谢谢你了,不知…”

    欧亚菲感激的望着洪峰,她正琢磨要怎么感谢一下这个救命恩人的时候。

    洪峰却不以为然道:“你的人来了,我也该走了,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处理吧。”

    “先生你等一下,我这人不喜欢欠人人情,既然你救了我,我可以给你报酬。”

    欧亚菲一脸真诚,虽然这个男人有些冰冷,可毕竟他救了自己,而且作为天华集团的总裁,她不想亏欠任何人,免得日后有麻烦。

    “报酬?”

    洪峰回身看她一眼平静道:“等我想到的吧!”

    不等欧亚菲回话,他快步就离开了机场外。

    “真是个怪人!”欧亚菲望着他的背影,轻笑一声喃喃道。

    “欧总,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魏振兴站在旁边,恭敬的请示道,他是欧亚菲公司的安保部长,年纪不到四十岁,据说是陆战队的最强者,曾经还当过首富保镖,是身手不得了的人物,可以一个人打十几个保镖。

    可当他看到这五个持刀大汉正瘫倒在地上嚎叫时,不免心里也有点震惊,难道是那年轻人自己把他们打倒的?他有点怀疑,这种狠辣的手段,比他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欧亚菲瞪他一眼,有些赌气道:“打电话交给静查处理吧!要等你们来接我啊,我早就没命了。”

    “对不起欧总,路上遇到点突发事件,所以…耽搁了。”

    魏振兴心里很气愤,今天他还特意带人早出来一个小时迎接欧亚菲,可谁知道半路居然遇到撞车事故,还是连环撞车,把整条公路都给堵死了,车根本就开不出来。

    最后实在没办法,魏振兴带着人跳下车,在另一个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急忙赶来,由于主干道被封,就只能绕道而行,这一来一回就耽误了不少时间。

    静查来后,把大胖子一伙人给铐上了车,欧亚菲也跟着一起去了局子,毕竟事情是因她而起,作为当事人,她得陈述事情的经过……

  • 第5章 一拳打飞

    ‘嘶…’

    季禾宫外,奥迪车里,当唐装老者等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无不惊讶的倒吸一口凉气。

    “看来这个人…还有那么一点本事。”

    周强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对这个穿着普通,毫无气势的年轻人也提起了点兴趣。但对于他来说,单手掰断镐把子也不是啥难事,身为侦察兵的领军人物,这点小事他自然不在话下。

    “是有点意思!”唐装老者把玩着核桃,一双慧眼好似看穿了什么。

    唯独只有杨冰丹冷哼一声:“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有点蛮力吗?这种手法很多人都能,待会祝老虎发威,我看他拿什么招架。哼!这蛮力也就吓唬吓唬外行还行。”

    一开始她还有点惊讶,毕竟洪峰看起来实在太普通,就跟街边打零工的人没啥区别,所以当他有点小动静的时候,不免会让人稍微高看那么一点点。

    但惊讶过后就是平静了,这种硬生生掰断镐把的力量虽然不差,一般人肯定是办不到的,但在真正的强者眼中,这就是个入门级的手段,初学者的能量罢了。

    ……

    洪峰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按理说这是外人的纠纷,他无权干涉,更没有时间去插手这世俗间的尔虞我诈。

    但季凡并不是外人,相反还是一个他熟悉了很久的故人。这是他高中时期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曾经跟他一起喝过酒,打过架,甚至还一起追过女孩子。

    洪峰的初恋女友夏岚,就是季凡当初喜欢的女孩,只不过最后夏岚选择了洪峰,但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发生太大的变化,来往依旧慎密。

    早在七年前,童杰的信南集团受到木家和孙家多种势力的围攻下几近崩塌时,不少洪峰的同学都开始远离他,甚至像躲瘟疫一样离他远远的。

    而与此同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段,洪峰的父亲高卫国也被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强行拉下马,直接从分局副局长被免职,最后直接交由检察院立案侦查。

    洪峰的父亲为人正直,做官一向坦坦荡荡,但这种可怕的力量却导致他没有任何翻身的余地,总总诬陷和栽赃陷害也随之而来,很快他父亲的案子就被板上钉钉,以贪赃枉法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童杰也因此深受打击,信南集团瞬间崩塌。

    洪峰当时彻底傻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拦,那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是他当时根本就无法超越的。

    那段时间他醉生梦死,成天饮酒度日,往日的意气风发早就不见了,活着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正是在那段时间,季凡一直陪着他,始终在他身边安慰他,并且季家还暗中帮助过童杰,但季家终归不是大户人家,这种帮助几乎微乎其微,虽然解决不了问题,但也正因为如此,洪峰才一直记着他的恩情。

    一直到他被追杀的那段时间,季凡才不敢再与他走的太近,这也是人之常情,但随着他的死讯传出,季凡却一直在帮他照顾夏岚,不管是处于朋友的友谊,还是处于当初的喜欢,季凡始终只是站在朋友的角度,并没有过分的跨越雷池一步……

    “你敢骂我?”

    刀仔额头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要不是看洪峰的力量比他强悍,他早就出手暴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骂你又怎样?你再废话一句,我就要你狗命!”

    洪峰不喜不悲,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目光甚至连看都没看他,而是俯视着眼前的祝老虎,仿佛再看一个死人一般。

    “找死…”

    “住手!”

    刀仔刚要发飙时,祝老虎一抬手就给他拦住了。

    “这位兄弟,你是混哪的啊?在下祝老虎,敢问你是谁?”

    祝老虎认为自己在滨海的名号还是比较响亮的,虽然这青年有点小本事,但只要不是个缺心眼,听到他的名号肯定得被吓破胆,这可是威震地下世界的金牌打手,耶稣的头号战将,谁敢轻易得罪,简直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我是谁?”

    洪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呵呵…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哗…’

    这句话一说出来,不光让祝老虎愣住了,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奈了,甚至旁边有不少服务生都猛拍额头啊,这人要是脑子不好使,还真就容易惹出大事。

    “完了,这小子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他!”

    “哎!人到是个好人,可惜脑子不太灵光,会点三脚猫的工夫就敢跟祝老虎叫板,这不是阎王面前耍大刀吗,这一下他可惨喽…”

    不少人甚至都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心知这小子死定了,胆敢跟祝老虎这么说话,你等着被打断四肢仍出去吧,要是你能活过今天,那都算你小子命大了。

    “我靠,这小子脑子是不是烧坏了啊?居然敢说这种话,我看他就是个傻鸟!”

    “我说小子,知道死字怎么写吗?这可是我们虎哥,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祝老虎的手下全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尤其是刀仔,当场就笑了出来,祝老虎三年前可是滨海地下世界的拳王,一双铁拳打偏拳坛无敌手,有多少好拳手都接不住他一拳的力量,更别说你一个无名鼠辈了。

    季凡此刻也闭上了眼睛,心猛的就沉了下去,如果洪峰不说这句话,季凡还有几分把握把他给拽出这个泥潭,可现在说啥都晚了,话已经出口了,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他心里着急啊,本以为这个人会知难而退,可没想到居然是个愣头青,这一下可完蛋了,不死也得扒他一层皮。

    祝老虎的脾气他了解,胆敢挑衅他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之前他也是因为气愤过头才出拳打了他,你要是让季凡跟他叫板死磕,给季凡三个胆子他都不敢。

    祝老虎楞了几秒钟,突然大笑出声:“哈哈…我不敢得罪的人?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在滨海,除了我大哥耶稣以外,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更没有谁,是我祝老虎不敢得罪的!”

    他说到这的时候,伸手指着洪峰咬牙道:“臭小子,你今天一心求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等一下虎哥,这事是因我而起,他只是个路过的与他无关,求你放他一马,有事冲我来就是了。”

    季凡忍不住了,不管咋说,这个年轻人都是为了帮自己,现在让他身陷危险,我理应出来帮忙解围才是,只是不知道这祝老虎能不能就此善罢甘休。

    但谁都没有发现,当祝老虎报出耶稣名号的时候,洪峰的眼神变的无比阴冷,甚至是闪烁着寒光。

    祝老虎微微眯起眼睛,冷哼一声道:“季凡,你的事情咱们稍后再算,现在是我跟他之间的恩怨,他胆敢挑衅我,就得为此付出代价,我也不为难他,他不是手欠嘴欠吗?那我就打掉他满嘴的牙,再打断他的双手就行了。”

    洪峰依旧面无表情,可季凡却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他一咬牙,一步迈出挡在洪峰跟前:“这位先生,你快走吧,祝老虎这人你惹不起。现在我自身都难保,你趁机赶紧从后门跑。”

    “你不用担心,有我在,谁也伤不了你。”

    洪峰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对于这些井底之蛙,他从来不会去解释什么,更不会多说什么,一切都靠实力说话。

    季凡一听他这话,脑袋立马都大了,这人咋这么不听劝呢?你这不是擎等着送死吗?那祝老虎一拳就能打爆你这小体格,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强出头,你以为这是玩游戏呢啊?这可是玩命!

    他本想好心再劝说两句,可洪峰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一把将他拉到了旁边:“别说了,我想走他也不会同意的!”

    “没错,你今天走不了了!”

    祝老虎甩了甩拳头,手指关节按的嘎嘎响,他活动一下脖子,一脸的邪笑道:“小子,别说我人多欺负你,爷今天一个人陪你玩玩,让你长长见识,免得你下回再不长眼,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季凡已经彻底心死了,现在的场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他只能祈祷了,祈祷这个年轻人能逢凶化吉啊。但看这场面,估计是没什么希望了。

    祝老虎双臂上的虎头纹身此刻看起来异常凶猛,真就如洪水猛兽一般,仿佛活灵活现。

    餐厅内的服务生甚至都感觉到有一股杀气在悄悄蔓延,季凡微微叹气,彻底打消了之前的念头。

    “受死吧!”

    祝老虎话音刚放,一拳重击就砸了过去,他的拳头跟沙包一样大,挥起的那一瞬间甚至都带着拳风。这一拳要是打结实了,不光洪峰满嘴的牙齿保不住,他就地得休克过去,不死都是捡条命啊。

    祝老虎打出这一拳的时候,他旁边的兄弟都在得意的大笑,自己老大这一拳下去,就算是碗口粗细的小树都能打断,你小子活该找死,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而季凡和旁边的服务生干脆都不忍心看了,他们甚至都在想象,这一拳要是打在洪峰脸上,那这个年轻人算是彻底毁容了,半面脸都能给你打塌陷。

    ‘啪!’

    就在所有人用不同目光看他的时候,洪峰却不躲不闪,很轻松的伸出左手,一把就抓住了祝老虎砸来的拳头。

    “嗯?”

    祝老虎瞬间一愣,不免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的拳速有多快,其他人可能不太了解,但他自己却再清楚不过了,他这一拳虽然没用十分力,但也有六七分的力量。

    拳速自然也没得说,就算在当今的滨海市地下拳坛上,能打出这一拳力量的拳手都是极少数人,这一拳下去足以轻松砸断石板,砸在人身上断骨更是如刀切豆腐一般。

    可就是这么恐怖的一拳,却轻松的被洪峰给单手接住了,并且连一步都没后退,稳稳当当的就给化解了,看上去还如此的随意。

    这一下餐厅内的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了,祝老虎身边的小弟更是不敢相信,自己大哥可是号称拳坛霸主啊,怎么这一拳下去跟挠痒痒一样,居然被这个如民工一样的小子给单手握住了,这是开玩笑呢吧?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祝老虎赶忙收回拳头,他瞪着猩红的眼睛喝道:“有两下子啊,难怪那么嚣张呢。看来…不给你玩点真格的是不行了,小子,上一个惹恼我的人,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他被我打断了四肢扔到东海喂鲨鱼去了。”

    “说话完了吗?该我出手了吧。”

    洪峰身形一闪,直接就站在了祝老虎的跟前,祝老虎顿时一愣,他本能的想出拳打过去,可他速度还是慢了半拍,就见洪峰很随意的一击寸拳打在他胸口上。

    ‘咣!啪嚓…’

    祝老虎整个人仿佛被卡车撞了一样,在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眼神中,祝老虎的身体呈直线平行飞了出去,他撞碎了餐厅外的玻璃,飞出去十几米后轰然砸在了一辆黑色奥迪车的面前,顿时不知生死。

    ……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