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婚缠不休:前夫,别乱来、宁希程锦时程漾小说

婚缠不休:前夫,别乱来

宁希程锦时程漾小说

主角:宁希,程锦时,程漾 标签:都市婚恋,前夫

我人生最难堪的时刻,是在我爸和小三的婚礼上。我闯入那个人的生活,也是在他们的婚礼上。从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头到老。他说,我们结婚吧。我说,好。早就喜欢上的人,我怎么说得出拒绝的话。他说,宁希,我们之间只谈性和钱。我说,好。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能守着他,也是好的。他说,我们离婚吧。我说,好。四年婚姻一朝走到尽头,我心死如灰,只愿此生不复相见。后来,他又说,“小希,嫁给我。”我毫无波澜,“程总,我想,我们之间除了合作,没别的可以谈。”他圈住我的腰身,“你确定?那个熊孩子,刚才喊我爸爸1

叶蓁 状态:连载中

宁希程锦时程漾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大闹婚礼

    我从来不知道,人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我妈还躺在医院,我爸就光明正大的和小三举行婚礼了。

    时隔半个月,我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家里,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满院子娇艳的玫瑰、自助西餐。觥筹交错间,气氛喜悦又和谐。

    我几乎不敢相信,那个端着酒杯,满脸喜色的新郎宁振峰,会是我爸,亲爸。

    半个月前,我和我妈都在家的情况下,他和别的女人睡了。

    那个女人,就是今天的新娘,也是几乎从小就在我家长大,仅仅只大我四岁的宋佳敏。

    捉奸在床,我爸没有任何解释,一开口就说要娶宋佳敏。

    我妈当时就从别墅三楼跳了下去,至今还不能下床。

    越想,恨越深。

    此时,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恨与怒不断交织,情绪直接抵达临界点,恨不得杀人!

    哐——

    我疯了一般冲进宴会厅,取下他们的婚纱照,奋力砸在地面,玻璃碎片四处飞溅。

    可是,这样非但没能让我的情绪平息一点点,反而让我愈发愤怒。我不顾玻璃渣,徒手捡起那张婚纱照,想要撕个粉碎!

    宁振峰怒气腾腾的走过来,恨不得掐死我,喝道:“宁希,你想干嘛?啊?”

    他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点心虚。

    “我干嘛,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我气的牙关都在发颤,伸手指向宋佳敏,目眦欲裂,“我妈还躺在医院,你就迫不及待想娶这个贱女人?”

    宋佳敏忙不迭地抚了抚宁振峰的胸口,眼眶泛红,装模作样的劝道:“你别生气,小希这样我能理解,毕竟……”

    我从自助餐桌上取了一杯红酒,兜头泼在她的身上,愤恨的盯着她,“宋佳敏!毕竟什么,毕竟是你也知道自己不要脸是吗?!”

    想尽自己知道的所有恶毒话语,却都不足以表达千万之一的愤怒,我死死捏着高脚杯,恨不得直接砸过去才好。

    “啊……”她尖叫一声,红酒迅速的在她洁白的婚纱上晕染开来,她有些无措,眨眼间,两行清泪滑落,“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可是,我和你爸爸结婚了,以后我们就一家人了,你能不能放下对我的成见?”

    哈,又是这一套,虚伪至极。

    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情,她都能装出一副极其委屈又宽容的姿态,不知情的人,会真的以为是我看她不顺眼,没事找事。

    就像现在,明明是她爬了我爸的床!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大度,仿佛错的人是我!

    我双手紧握,指甲深陷进手心却感受不到疼痛,咬牙切齿,“一家人?我他妈要是和你做一家人,还不如养条狗……”

    “啪!”

    一个耳光狠狠的扇了过来,力道又狠又重。

    我猝不及防,踉跄两步扑向了地面,玻璃碎片扎进膝盖,嘴里也涌出一股甜腥味,耳朵嗡嗡作响。

    宁振峰伸手指向我,唾沫横飞,“你给老子闭嘴!半个月前不是就嚷嚷着再也不回这个家吗,赶紧滚!”

    这是我爸……这竟然会是我的亲生父亲。

    我愣了好几秒,委屈在瞬间替代愤怒,充斥在我的胸口,又酸又涨。

    觉得双眸有些模糊,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要溢出来。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我无助的低下头,闭上眼,想要把眼泪憋回去。

    身侧光线蓦地一暗,上方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宁希?”

    我寻着声音抬头,登时,连心跳都漏了一拍,“程总,你,你怎么在这儿……”

    程锦时,一家创业公司的副总,上一次见他,是我准备和他表白,但是意外得知他有女朋友了。

    从那之后,就想方设法的避开他。

    完全没想过,再次遇见他,会是我这么狼狈又难堪的时刻。

    我连忙擦了擦眼角,有些无措,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穿着简单的纯黑色衬衣和西裤,气质衿贵,单手抄在兜里,沉声道:“还不起来?”

    我有些紧张,猛地想要站起来,却忘记膝盖受伤了,支撑不住朝地面扑去,落入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

    程锦时眼疾手快的揽住了我,清冽又好闻的气息包裹着我,浑身一僵,推了推他,“谢,谢谢,我没事了。”

    他没有放开我的意思,温热的大手强势扣在我的腰部。

    宋佳敏有些慌张的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程锦时漫不经心的开腔,“宁总发了请柬给我,看见请柬上的照片和名字,我还不信,没想到,新娘真是你。”

    他的语气极淡,却透着说不清的情绪,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我猜不出。

    宋佳敏咬着下唇,像是想要解释,泪水在眼眶打转,只问出一句,“你和宁希认识?”

    程锦时落在我腰部的手愈发用力,我不得不贴在他的身上,能清楚感受到衬衣下紧实的肌肉,动作亲密又暧昧,我紧张的几乎屏住了呼吸。

    他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发,意味深长,“何止是认识。”

    模棱两可又引人遐想的话,态度从曾经的淡漠,到此时的暧昧,令我思绪乱成了一团。

    “程锦时,你们两个不合适,你犯不着为了……”

    宋佳敏眸光炽热的看着他,却在瞥向宁振峰的那一刻,顿时没了声音。

    程锦时痞气的勾了勾唇角,语气轻讽,“为了什么?”

    这个时候,要是再看不出什么,我就是傻子了。

    我突然勾住他的脖子,借着力道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吻了下他的双唇。谁料,他蓦地压住我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缱绻又霸道。

    我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想要推开,但他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带着丝警告的意味。

    宁振峰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想把我从程锦时身边拉开,大骂道:“宁希,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还要不要脸了?!”

    我用力甩开他的手,厉声反问,“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他气的满脸通红,又想来拉我,程锦时突然抓住他的手腕,深邃的眸底是毫不掩饰的恨,冷声提醒道:“宁总,今天可是你的婚礼。”

    宁振峰这才发现,四周宾客的目光全都落在我们这个方向,他甩甩手,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低声斥道:“丢人的东西,给我滚!”

    我正要反驳,程锦时突然弯腰打横抱起我,我一声低呼,下意识勾住他的脖子。

    他似笑非笑的低头,朝我道:“走,既然这个家不欢迎你,我带你回家。”

    他的声音很温柔,“回家”这两个字,有那么一瞬间把我撞得晕头转向。

    宁振峰气的面红耳赤,破口大骂,“宁希,你今天踏出这个家门,就……”

    程锦时抱着我径直离开,后面的声音逐渐变得很模糊。

    我心里冒出一阵又一阵的艰涩,这明明是我家,我却成了一个外人。

    出了宁家别墅,他的脚步停在一辆别克旁,黑色的轿车,停在一堆上百万的轿车中,显得有一些……与众不同。

    他要带我去哪儿?

    他眸光极淡,声音寒凉,“还不下来,看来你入戏很深?”

  • 第3章:身份惊人

    我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眯眼确认,大脑在一瞬间有些清醒过来。

    真的是他,他喝醉了。

    因为宋佳敏今天结婚么,我心里升起莫名的讽刺感。

    ——“宁希,锦时今天不过是用你来气我,你别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宋佳敏说的这句话蓦然撞入我的脑海,我捏了捏手心。

    只是为了气她是吗?那就气个彻底好了。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不甘、愤怒,想要报复的情绪在作祟,在确定他是一个人喝酒后,我跑了。

    跑去找朋友送雪珂回家,然后找夜色的老板,在程锦时的酒里下了药。

    后来,一切都水到渠成……

    ……

    我后悔了,害怕将要发生的事情,也怕他醒来会厌恶我。

    只因他是我喜欢的人。

    不管了,我只要在他睡着后,拍两张照片走人就好了,反正他喝醉了,明天醒来估计忘得一干二净。

    倏地,撕裂般的痛楚传来,我疼的连脚趾都蜷了起来,“不,不要……”

    他嗤笑,嗓音暗哑,轻讽道:“不要?不要你他妈还给我下药,是担心我不行?”

    我万分后悔自己给他下了药,因为,我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时,我浑身酸痛难耐,耳边传来他绵长的呼吸声,我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连忙拍了两张引人遐想的照片,发送出去。

    “小茗……”他忽然呢喃了一声。

    我吓的心都提起来了,有点没听清,小敏?

    真是对宋佳敏一片深情,哪怕说梦话,叫的都是她的名字。

    我心口一阵酸涩,想到过了今天,我和他应该再也不会见面了,心被狠狠一扯,疼痛难忍。

    下床穿上被他蹂躏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我撑着发抖的双腿,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

    走出酒店,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我居然做出了这么荒唐的事情,真是被酒精和愤怒冲昏了头。

    我回之前临时租的公寓洗澡换衣服后,去医院看了趟我妈妈。

    妈妈正好醒着,我很想问那个给她发照片的人是谁。

    可是又怕提起这件事,会影响她的情绪,只能暂时作罢。

    今天周一,距离医生说的手术时间,只剩两天多了。

    赶到公司时,才八点半,我坐在工位上,拿出手机给雪珂打电话,准备先找她借钱应急。

    结果她的银行卡全被他爸爸冻结了,把私房钱都转给我,也才三万不到。

    距离二十万还差得多,我一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临近午休时,被人忽然从身后拍了下肩膀,我吓了一跳,“什么事?”

    是和我关系还不错的同事陈韵,她一脸震惊的问道:“小希,你居然是宁氏集团的大小姐?”

    我愣了一下,拧眉,“你从哪里听说的?”

    宁氏集团起步的资金,是我外公外婆的养老钱。当时我爸一穷二白,我外公外婆都不同意这门婚事,还是在我妈的坚持下,才妥协了。

    至今,宁氏已经是南城知名度不小的企业了,只不过我从未在外面提起过自己的家世。

    她一言难尽的看着我,把手机屏幕朝向我,“你看,这是你吧?”

    ——宁氏集团千金宁希,昨日与身份不明,疑似牛郎的男子,共度春宵。

    硕大的标题刺得我眼睛生疼,内容更是把我的私生活写得糜烂不堪。

    配图是我今天早上发给宋佳敏的那两张照片,我为了气她,拍的时候和程锦时靠的很近,更是露出了肩膀上的斑驳。

    至于程锦时,更是被戴上了牛郎的帽子。

    我的思绪被炸得四分五裂,全身都僵住了,所有的血液直冲脑门。

    照片,我只发送给了宋佳敏!

    手机铃声响起,我接通,宋佳敏在那头讥嘲道:“怎么样,这份礼物你还喜欢么?”

    我气急攻心,“是你,又是你!”

    她笑,“没错,是我。我知道你是为你妈抱不平,故意把照片发过来气我,我也不否认自己喜欢程锦时,但是比起他,我更喜欢钱。”

    我紧咬牙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情对你来说,就怎么不值钱?”

    她不屑一顾,“感情这种东西,是要看附加条件的。程锦时不过是个小公司的副总,你喜欢,我就送你。宁家大小姐,你的名声算是臭了。”

    我简直不敢置信,愤恨地质问,“搞坏我的名声,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她笑得越发得意,宛如一个胜利者,“你让整个宁氏变成了别人的笑料,你爸气的要和你断绝关系。而我,刚好怀孕了,等你爸和你断绝了关系,整个宁氏都会是我的,你和你那可怜的妈,只会是一个下场!”

    她竟然怀孕了!

    我的情绪彻底崩溃,一股怒火从心头迅速蔓延,几乎炸裂。

    “宋佳敏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真会算计!真狠!!”

    在某个瞬间,真的恨不得杀了她。

    我抓起一旁的包包就往电梯口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新闻撤下去。

    不止是会影响到程锦时,要是让妈妈看见,可能又会影响到病情。

    我心急如焚,边走边给有点交情的媒体朋友打电话,结果对方告诉我,来不及了。

    刚挂断电话,屏幕上方就弹出一条新闻:与宁家千金一夜风流的“牛郎”,身份惊人……

    看了内容后,惊得我手一软,手机“啪嗒”一声,砸向地面。

    我愣在原地,这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也太离谱了。

    下意识的不相信,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浑然天成的衿贵气质,确实不应该只是一家小公司的副总。

    程锦时也许真的如新闻所说的一样,是南城程家的独生子。

    程家拥有东宸集团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而东宸集团,至少占据了南城商业的半壁江山,可想而知程家的显赫。

    我爸的公司和他们一比,就有些可怜了。

    想必宋佳敏也看见这条新闻了吧,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不知道她是不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我突然希望这是真的,心里更是升起一丝快感。

    我回过神,蹲下去捡起手机,一辆黑色别克疾速驶来,我措手不及,一个趔趄往后退了一步,别克猛地急刹,停在了我身前。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