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下不为例,先生别生气、颜洛洛慕北寒小清凡小说

下不为例,先生别生气

颜洛洛慕北寒小清凡小说

主角:颜洛洛,慕北寒,小清凡 标签:萌宝、先婚后爱、甜宠

五年前,颜家二小姐颜洛洛深陷丑闻,怀着孕远走法国,五年后她带着漂亮儿子回国,只想过安稳生活,却又阴差阳错走进了五年前那个男人的房间,从此平静生活被打破,踏上了和霸道总裁慕北寒甜腻的情路……

懒人沙发 状态:连载中

颜洛洛慕北寒小清凡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乌龙事件

    一身疲倦的颜洛洛回到酒店,刷卡,进门,甩掉高跟鞋,倒在床上正要睡。

    刚躺下一秒,她蹭地跳下了床。

    床上有人!

    颜洛洛大惊失色,摸索着开了灯。

    只见一个男人正躺在她的床上!

    男人睁开一双俊眸,阴郁而锐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颜洛洛愣了两秒,反应过来,这人必然是若瑶那丫头安排的。

    今晚周若瑶为她接风洗尘时,一听说她在法国这五年,都没有过男人,不禁唏嘘震惊,当即拍着胸脯说要给颜洛洛介绍帅哥,共度良宵。

    颜洛洛本以为她是玩笑话,没想到还真落到了实处。

    眼前这男人五官英俊,气质不凡,再配上那一身线条分明的腹肌,更显得他性感有魅力。最致命的,还是那双深邃的眸子,眼底流露出的高贵神态,简直如神祗一般。

    颜洛洛看得愣住了。

    “看够了么?”男人不耐烦地问。

    “啊对不起……你长得有点像我儿子。”

    颜洛洛可不是犯花痴,她真这么觉得。

    这家伙的眼睛实在和她家里那位小正太如出一辙啊。

    男人的脸色越发难看。

    想给他生儿子的女人很多,但上来就说他长得像儿子的,这女人是第一个,她到底是脑残不会说话,还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颜洛洛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这么说别人,似乎有点占人家便宜的意思。

    她赶紧从包里拿出几张百元纸钞,放在了床头,对男人说:“不好意思,我今晚没有兴致,你先回去吧,这些钱就算是你白跑一趟的补偿吧。”

    慕北寒从容坐起身,靠在床头,扫了一眼她放下的钱,“怎么,欲擒故纵?”

    勾引他的女人太多了,手段也是千奇百怪,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种想引起他兴趣的花招。

    颜洛洛叹了口气,又从钱包拿了两张纸钞放在床头,疲惫说道:“现在够了吧?”

    慕北寒的脸色阴沉下来,就算是演戏,这女人的态度也过火了。

    难不成以为激怒他,就能爬上他的床?

    不自量力的女人。

    他来到颜洛洛面前,看着这张苍白的小脸,倒是个美女,可惜了。

    颜洛洛不习惯和人有近距离的接触,不安地后退,慕北寒却一把拿过颜洛洛的手包。

    “你干嘛!”颜洛洛要去夺回来,包里的东西却已经被男人哗地全倒在床上。

    他本打算找出她的身份证,好以后给她个教训,却无意瞥见了那张戴高乐机场打印的机票存根。

    慕北寒拿起机票,又看了眼面前这桀骜不驯的女人,轻笑道:“不远万里从法国飞回来,就为了今晚?你还真不嫌折腾。”

    “哈?”颜洛洛气笑了,这人也太自恋了吧!

    她不屑瞥了男人一眼,“你是有点姿色,但我真的对你没兴趣,你赶紧走吧!”

    见男人无动于衷,颜洛洛气愤道:“你就是不走,是不是?”

    “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要走?”说着,他握住了颜洛洛的下巴。

    颜洛洛猛地打掉他的手,“既然你不走,那我也只能叫人来了。”

    她气呼呼地拿起座机电话,呼叫酒店前台。

    这是五年来,她第一次回国,心情本来就很复杂,哪想到遇见这么个无赖,简直要心态炸裂了。

    慕北寒淡定走到窗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唇角微微勾起,倒要看看这女人一会儿怎么收场。

    颜洛洛打完电话后,便直接到门口位置,烦躁地等着保安上来,也暗自希望一会儿不要被人认出来。

    五年前,她作为堂堂颜家二小姐,却在结婚前夕,被爆出与神秘男子开房的丑闻。

    一夜之间,她众叛亲离。

    声名狼藉的她,迫不得已远走法国。

    这一去,就是五年,如今她已经是一名建筑师,要不是为了参加这次的建筑师大会,她是打算一辈子不回来的。

    敲门声忽然传来,颜洛洛愣了下。

    距离她挂断电话,刚过了不到一分钟,来得这么快么?

    她疑惑地打开门,心跳一滞。

    门外站着的,是她此次回国,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陆之年。

  • 第二章 颜洛洛是人尽皆知的……

    “跟我回家。”陆之年声音低沉冰冷,阴郁的神色下,仿佛压抑着一团怒火。

    颜洛洛呵呵一笑,讥诮道:“家?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家?”

    “妈很想你。”

    “呵呵,我以为她恨不得没生过我呢。”

    颜洛洛说完便要把门关上,陆之年伸手挡门,门板狠狠砸在他手背上,他蹙起眉头,却没发出一声。

    颜洛洛本想着干脆夹断他的手算了,终究还是不忍,气得大吼道:“陆之年,你有完没完了?”

    “你也会不忍心吗?”陆之年目光阴郁地看着她,嗓音微微有些沙哑,“五年了,你一通电话都没往家里打过,我还以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

    陆之年说着,拉住了她的手腕,想要把她带走。

    “别碰我 !”颜洛洛猛地把手一甩,满眼不屑道,“陆总在这跟我拉拉扯扯,不怕被人拍到么?我可是个人尽皆知的……”

    之后的两个字,她没有出声。

    陆之年脸色一沉,猛地把推进了屋里,抵在了墙上。

    颜洛洛的后背被撞得发痛,怨愤道:“你干吗!!”

    “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多没底线!”陆之年逼视着她。

    羞辱的语气让颜洛洛脸色瞬间苍白,不争气的泪水几乎要逼出眼眶。

    五年前,当所有人都骂她的时候,她以为至少陆之年会站在她这边,他却甩了她一巴掌,冷漠转身离开,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恶心。

    在泪水划出眼眶之前,颜洛洛忽然笑起来,轻佻地看着他,“我一回国,你就跟踪我到酒店,就这么迫不及待?是颜雪曼满足不了你么?我的好姐夫。”

    果然,一提到颜雪曼,陆之年汹涌的气势便减少了不少。

    “别把你的戾气撒到雪曼头上!别忘了,她是你姐姐。”

    颜洛洛嗤地笑了,像听了个笑话。

    姐姐?

    当年陆之年甩给她一记耳光后,她依然傻傻地希望他能理解她,于是当晚冒着大雨去找陆之年,想对他解释。

    可当他来到陆之年家里,却看到他和她的姐姐颜雪曼在客厅里忘情,桌上摆着求婚的玫瑰,姐姐的手指上戴着原本陆之年要送给她的婚戒。

    这样的姐姐,她宁可从来没有过。

    “陆之年,是不是你们日子太无聊了,就想通过怜悯我,来衬托一下你们的幸福?”

    “我只是希望你知道,你还有家人。”他捧起她的脸,心疼地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要吻下来。

    颜洛洛推开陆之年,一字一句说道:“我没有家人,也不想听到你们任何人的事情。”

    这几年,她独自一人在国外所受的委屈, 根本无法与人诉说。

    而他事业有成,爱情美满,如今想起来她了,又回来同情她,怜悯她,还说什么“家人”。

    家人会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抛弃她吗?

    家人会抢走原本属于她的幸福吗?

    想着这些,她更加疯狂地要把陆之年往门外推。

    啪!

    颜洛洛扬起手,在他吻到她之前,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

    陆之年的脸被打到一边,脑子清醒了不少,这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一个男人。

    “他是谁?”

    颜洛洛看向站在窗边,好似在看她好戏的慕北寒,一个念头在颜洛洛心里闪过。

    她笑着对陆之年说:“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我男朋友。”

    说着,她走向慕北寒,轻轻环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下他的唇角,小声说:“哥们儿,配合一下,稍后条件随你开。”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