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宋言傅寒深唐慕年小说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

宋言傅寒深唐慕年小说

主角:宋言,傅寒深,唐慕年, 标签:现代言情、总裁豪门、宠文、浪漫、腹黑

宋言对唐慕年的爱,就像每一朵等待凋零的花。十岁相识,十八岁嫁他为妻,二十四岁时他却对她说,“你出轨吧,这样我就能跟她在一起了。”她苍白着脸,笑靥如花,问他,“如果没有她,我们还能回到过去么?”他笑答,“这辈子,都不太可能了。”那一晚,她哭,他笑。那是他们结婚的第七个纪念日,一份离婚协议跟一个男人是他送她的礼物……*傅寒深,一个外冷内热的男人,突然强势闯入她的生活里。“要么,你一无所有,要么,你跟我结婚,你选。”“啊?”“啊什么?你居心叵测勾搭我不就是想让我给你儿子做后爸?我勉为其难给你这个机会别不识好歹。”“傅先生,你可能……”“行了别说了我知道,拿好户口本去民政局吧。”“……”

十三梓白 状态:连载中

宋言傅寒深唐慕年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是他的孩子!

    德仁综合医院。

    在过去二十四年里,宋言从未想过,有一天,身为医生的她,竟会给自己法定名义上老公在外面的女人保住她孩子的问题。

    凝见躺在手术台上,肚子明显凸起的女人,宋言已经完全忘记了思考,呆愣地站在手术室门口一动不动,目光都是呆滞的。

    “宋医生,宋医生?你怎么了?”身边的护士催促她,“快点,孕妇情况很糟糕,再磨蹭下去,孕妇跟孩子会有危险的!”

    宋言呆呆愣愣的,被护士推了几下,才慢腾腾地反应过来,“哦,好……”

    手术台上的温佳期看到她进来,先是明显一愣,接着不可置信,“怎么是你?!”

    怎么是她?

    宋言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对,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是她要来保住她老公跟别的女人的孩子?

    这个问题若要深究,只能说是因为她职业问题。

    身为医生,情况紧急,她无法在这个时候退缩出去,不但不能退缩,还要保持必要的理智冷静,这是作为医生起码的素养,哪怕此时她将要面对的人,是她丈夫在外面的女人。

    第一次,她感觉到自己赖以生存,充满神圣的职业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

    并不理会温佳期的话,宋言深吸口气,冷静地拿过手套,对身边的护士吩咐道,“准备。”

    “不要!滚出去!”温佳期倏然激动起来,额头上渗出层层冷汗,肚子也越来越痛,腿部血流不止的,可她却像疯了一般,顾不上疼痛,不停驱赶着宋言,“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彷如听不到她的话,宋言有条不紊的对护士吩咐道,“孕妇情绪太激动,给她打镇定剂。”

    身体太虚弱了,肚子也太疼了,温佳期根本反抗不了。

    当护士给她注射镇定剂时,温佳期突然怪异的笑了出来,眼珠定定凝视表面平静的宋言,笑得那么讥讽,“你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

    “是慕年的!”温佳期说,“你一定都不知道吧?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后面她说了什么,宋言听不进去,完全好似机械一般,本能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对于温佳期的挑衅,无动于衷。

    然而手术进行到一半时,身边的护士说,“宋医生,不行了,这位太太才怀孕六个月,被送来医院前出了些意外,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再不采取方针,恐怕连孕妇也会出意外,我们现在……”

    深深看了眼躺在手术台上早已经昏迷过去的温佳期,白灯光照射在她脸上,显得脸色苍白无比。

    宋言沉默了很久,才说,“尽力保大人。”

    “是。”

    手术结束后,宋言已经很疲惫了,说不清到底是身体累,还是心累。

    脱掉沾着血迹的手术套,打开手术室的门,宋言从里面走了出来,抬头间隙,睨见站在走廊上身姿挺拔的男人,她倏然呆愣住了。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法定名义上的丈夫——唐慕年。

  • 第2章 我才是他的妻子

    唐慕年站在走廊中,身姿笔挺的他,带来一股压迫之感,微抿薄唇,一双黑如深渊的鹰隼定在她身上,淡淡的,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宋言只消一抬头,就能瞥见他那张阴沉的脸,诱人的黑瞳似张无形的网,将她困缚。

    相顾无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而压抑的气氛。

    唐慕年外面有别的女人,宋言一直都知道的,要不然为什么他回到家时,身上经常有女人的香水,女人的头发?

    而知道他外面的女人是温佳期,那纯粹是因为曾经有一次,温佳期主动上门来挑衅她。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他外面的女人,是暮城赫赫有名的温家千金。

    但让她更加预想不到的是,温佳期竟然怀了他的孩子,并且六个月了。

    “她怎么样了?”宋言迟迟没有主动开口,唐慕年只好面朝她,率先开口询问,只是声音很冷,连看她的目光,也充满了淡漠的冷意。

    勉强很久,连她自己都快不晓得,她现在到底什么心情,张了张嘴,徐徐低声说,“孩子没保住,大人已经脱离危险了。”

    “你说什么?!”唐母罗佩茹刚巧赶来,听到宋言的话,立即大步冲过来,“你说孩子没保住?!”

    扭头看见罗佩茹跟唐家保姆张嫂匆匆走过来,脸上遍布慌张着急之色,宋言一颗心彷如跌到谷底。

    罗佩茹不但知道温佳期是唐慕年外面的女人,还知道温佳期早已经怀孕的事情?

    看样子是这样的。

    罗佩茹大步走到宋言身边,情绪激动之下,怒声质问,“你是怎么做医生的?连一个孩子都保不住,你还配做医生吗?”

    本来看见宋言居然是刚才为温佳期进行手术的人,罗佩茹感觉一阵尴尬,但听了她的话,那种尴尬即刻消失殆尽,有的只剩深深的愤怒,很不得抓住她质问。

    宋言听着她的话,感觉挺可笑的,扯扯唇,叫了声,“妈。”

    “别叫我妈!”罗佩茹脸色愤然,冷声道,“连慕年的孩子都保不住,我没有你这个儿媳妇!”

    “那您知道,有我老公孩子的女人,是小三吗?”宋言微笑,镇静道,“我才是您儿子名义上的妻子,是唐家的儿媳妇,而那个女人,是小三。”

    一席话,说得连保姆张嫂都觉得尴尬。

    罗佩茹脸色先是一青,接着黑了下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怒骂,“小三怎么了?人家小三起码会生孩子,你生不了还不许别人生了啊?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是小三?佳期比你强多了!”

    “行了!”站在一旁的唐慕年骤然开口,声音冷冷的,眼神也异常凛然,“这里是医院,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话语掷地,他率先转身离开,连一句对宋言该有的解释都吝啬。

    低眉,宋言嘴角扯出一抹嘲笑弧度。

    她丈夫外面的女人怀孕六个月,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她形容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但她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千疮百孔的,有点疼。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