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闪婚亿万继承人、莫小夕程俊毅南宫爵小说

闪婚亿万继承人

莫小夕程俊毅南宫爵小说

主角:莫小夕,程俊毅,南宫爵,, 标签:甜文、首席、豪门、契约、

一次意外的相遇,她只想当一切只是个噩梦,却怎么都醒不过来。在她最绝望的时候,他却再次出现……他毫无理由地强娶她,她在心中暗暗发誓要恨他一辈子他无微不至地体贴她,却又让她慢慢地深陷其中命运既然让他们牵绊在了一起,却又为什么要给这段感情加以无尽的折磨?走过许多,她以为终于海阔天空却发现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将她当作一个可笑的替代品。终于,她选择了放手逃向远方可在她就要过上她一直向往的平静生活时他却再次出现……莫小夕望着星空:“如果突然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不会在原地等我回来?”“不会。”南宫爵平静却坚定的说:“我会翻遍全世界地去找你。”

云朵 状态:连载中

莫小夕程俊毅南宫爵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无法抗拒的救赎

    龙城,盛夏…

    帝都酒店里,一个艳丽的女人正躲在楼梯夹层里鬼鬼祟祟的打电话:“喂,方总,我是乐芷,莫小夕已经被我送你房间里了,嗯,放心吧,那包药我全都给她兑酒里了,大概十分钟后药劲儿就上来了,那么接下来,就看方总你的喽,呵呵,您可千万悠着点儿哦!”

    女人落下电话,烈焰红唇邪勾出几丝不怀好意的笑……

    某间VIP套房里,莫小夕醉意昏沉的瘫软在软榻上,作为广告公司的业务精英,今晚她是带着势必拿下方总那笔几百万大单的决心前来的,只是可惜,洽谈桌上刚陪方总喝了一杯红酒就感觉很不在状态,于是方才被一起来的女同事乐芷送来这间房里。

    意识里还存有几分清醒,莫小夕费力的掀了掀卷翘的羽睫,好晕啊,感觉身在一个漩涡里一样,全世界都在转,她努力的想要支撑起身子,那笔大单对公司对她自己都很重要,她不想错失这个机会,怎奈四肢瘫软的就像是被分解了一样根本收不到她大脑传输的指令……

    “嘣!嘣!嘣!”

    朦胧的意识里,莫小夕突然听到房间外的走廊里传出几声震耳声响,是枪声?她正恍惚猜测时,房间里的灯忽而熄灭,黑暗毫无预兆的袭来,突来的状况,让莫小夕努力的撑着沉沉的眼皮,下一秒,她透过窗外泻进来的月色模糊的发现一抹黑影敏捷的一闪而进。

    “…谁?乐芷,是你吗?”软无力的喃喃声刚出口,忽觉那抹黑影带着强劲的一阵风袭来,下一秒她的嘴被捂住,“想活命,就给我闭嘴!”

    阴森低冷的一道危险警告,犹如从地狱中传来,莫小夕扑闪了几下犹如羽翼般纤长的睫毛,在昏暗的世界里,她努力瞪大澄亮的杏眸定定的洞察视线可及的那对寒芒锋利的眼睛,那双同仁犹如暗夜的幽灵,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森和杀气。

    莫小夕的嘴被那只大手紧捂着,就快要缺失氧气,脑子里的意识也跟着越发的模糊,而浑身上下,此刻却在黑暗和窒息之间,默默升腾起一种燥热难耐的感觉,就像是有无数只滚烫的虫子在嘶咬着她的皮肤甚至骨头……

    南宫爵受了枪伤,黑暗中他咬着牙,侧躺在陌生女人身边,一手捂着腹部正涓涓流血的枪口,一手紧捂女人的唇,侧耳细听门外的动静,一阵女人的惊恐尖叫声远去后,阵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似乎正在靠近身处的这扇门,他没有时间思考了,用快如疾风的速度忍着腹部枪口的剧痛将上身衣物拨下去,猛地一个翻身压在了莫小夕身上。

    下一刻,嗙的一声!房间门被猛力踢了开,一行带着银色面具的黑衣人站在门口,一束手电光亮直射床上交叠在一起的男女,手电光打过来的一瞬,南宫爵迅速改用冰冷的唇封死了身下女人的嘴。

    “唔……”莫小夕已经毫无清醒意识,酒精和药物交织的作用,让她浑身像是置身于火海,而突然覆上唇瓣的那片冰冷的触感带给她的竟是无法抗拒的救赎……

    门口带着银色面具的几个黑衣人看到床上的一幕,互换了下眼色后,为首的摆了下手,示意撤!

    转瞬,房间门又被踢上,南宫爵侧耳探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他才松了口气,从女人身上翻落下来,只是没想到,他的头才刚沾到软枕上,女人炽热的唇就追随而来,主动又贴上了他的唇。

    莫小夕此刻已完全被药物驱使,她在做什么都毫无个人意识,只是浑身四肢百骸和血脉都被点燃了,此刻她是一团烈火,急需冷冽的温度来解救,而南宫爵薄凉的唇,周身冷冽的气场,冰冷的手,胳膊,这一切都让莫小夕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她炽热的身躯扑在南宫爵身上,滚烫的唇紧紧贴着南宫爵的唇,柔弱无骨的双手从南宫爵紧实的臂膀到胳膊手臂,来回的游弋,她难舍他身上每一寸凉意的肌肤。

    南宫爵在黑暗中皱紧剑眉,寒芒威慑的眸借着窗外泻进的迷离月色看清扑在他身上火热放肆的陌生女人,她在贪婪的吻着他薄凉的唇片,只看得到那对修长秀美的柳眉下一对扑闪扑闪的羽睫,像一对小扇子轻轻扫过他挺拔的鼻梁,鼻息间弥漫着一种被红酒气息隐藏的淡淡的花香,那种香并非女人身上的香水味,而是一种浑然天成的自然体香。

    南宫爵不由的屏息深深闻了闻,方能确定那是一种淡雅的蔷薇花香,那淡淡的熟悉的花香不由的让他联想到他别墅后园里每年夏天盛放的满园洁白蔷薇,那些花儿是曾经一个女孩儿亲手播种的,记忆的画卷里闪过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后……

    “嗯……”莫小夕喃喃的低吟了声,炽烈的身躯再次被压住,南宫爵大手轻易几下撕扯就将她一身职业套裙拨去,带着一种惩罚的意味,他强忍腹部伤口的痛将陌生的女人碾压在身下,只因她身上那种淡淡的蔷薇花香勾起了他潜藏在心底五年之久的爱恨情仇,昏暗中的寒眸平添几许肆虐的冷光,暗夜里犹如一头抓狂的猎豹,阴鸷危险而狂野。

    “唔……痛!”

    直到听见女人在身下发出一声撕裂般的低呼,南宫爵才猛然恢复理智,“Shit!”他低低的咒骂一声,万万没想到这样一个火辣的主动扑上他的女人竟然会是个处……

    莫小夕痛的昏厥了过去,再醒来是隔日一早,睁开眼睛的一瞬,刚好房间门被一脚踹开,转而程俊毅怒不可揭的闯了进来。

    “莫小夕,真有你的!整天在我面前一副矜持清高的样子,却背地以工作之名跑来和别人开房!”

    “俊逸,你说什么呢?”莫小夕一时还没有搞清状况时,只见挺拔冷俊的男友程俊毅愤步奔到她床前来一把掀掉她身上的被子。

  • 再次相逢

    “啊!”莫小夕看到自己未着寸缕的身子愕然尖叫,一把拉回被子紧紧捂在胸前往床头瑟缩着,她瞪大瞳孔,紧蹙秀眉,难以置信发生了什么。

    程俊熙在看到莫小夕一闪而过的光洁身躯后,浑身的血流极度膨胀,愤怒更加汹涌袭来,“莫小夕,和我在一起一年,你连让我抱一下都扭扭捏捏,这回,竟然跑来和那个又老又丑的方世忠偷-欢,你是成心侮辱我是吗?”

    程俊熙的咆哮质问,像一根尖锐的冰针刺穿莫小夕,她浑身寒栗一抖,拼命的摇头:“不!我没有!不可能,我不可能做那种事!俊逸,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我昨晚是和乐芷她一起来要拿下方总那笔大单的,可是喝了一杯红酒我就觉得不在状态,然后乐芷把我送来这里休息,再之后…之后我就不记得……”莫小夕颤栗而慌乱的解释着。

    “闭嘴!别TM解释了,你说再多也改变不了,我亲眼所见的事实!”程俊毅咬牙切齿的说话间,寒彻的狭眸落到洁白床单上那一处处斑斑血迹……

    莫小夕也随之愕然的看见了床单上的一处处血痕,她顿时有种大脑缺氧的感觉,关于昨晚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事,记忆里空白一片,她木纳的揪着被子,不由的颤栗着,清秀的脸庞惨白如纸,紧咬着唇瓣,愣愣的看着程俊毅额头青经暴跳,怒目列焰冉冉的盯着她,似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恶狠狠,怒骂她:“莫小夕,你这个贱人!”

    “啪!”程俊毅一把揪过蜷缩在角落里的莫小夕,扬起巴掌使尽全身力气的狠狠抽了她一个耳光。

    “贱货!我们玩儿完了!别再让我看到你!”程俊毅暴怒的咆哮出这句决裂的言语,一把推开嘴角冒血的莫小夕,转身冷漠决绝的夺门离去。

    莫小夕被推倒在床头,白皙的脸颊印着程俊毅留给她的火辣辣的鲜红掌印,搐动的嘴角正涓涓溢出刺目的血汁,她辗转着泪光的眸子呆呆的盯着床单上的多处血迹,目光里一片绝望的呆滞,只一夜的功夫,她糊里糊涂的喝醉,然后浑然不知的迷失了一直谨慎把持的贞洁,更不知,那些血迹不仅仅有她的处血,更有另一个陌生男人伤口残留的血痕。

    悲伤的闭了闭眼,她不想再看一眼床单上那让她感到羞耻肮脏的血痕,再睁开眼时,朦胧的视线里,不经意瞥见站在门口的女人,正是昨晚把她送来这间房里的乐芷,见到乐芷在门外对她投射过来一抹邪恶得意的坏笑后离去,莫小夕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她被算计了!

    ……

    后海一栋高级别墅里,卧室的床上,南宫爵犹如神斧雕琢般的逆天俊颜毫无血色,家庭医生刚为他处理完腹部的伤口出去,他就睁开了幽沉的眼眸,袒露在空气中的精壮臂膀努力支撑起来,助手阿康见他要起床,连忙上前扶住他:“少主,您受了伤要多卧床休息才是!”

    南宫爵手臂一抬,拒绝掉阿康的搀扶,咬着牙强忍腹部的钝痛,独自起身站到落地窗前。

    “少主,您一回国就遭遇刺杀,是属下失职没有及时守护您身边…”阿康过来站到南宫爵气场强硬的背后惭愧的道。

    “三天之内,必须查清那些戴银色面具的杀手是受谁指使的?”南宫爵沉冷的打断阿康。

    “是!少主放心,属下已经安排人全城搜索了,昨晚酒店的枪声震动了全市,我们的人和警方当即就把龙城海陆空各个通关口都封锁了,刺杀您的幕后黑手这次定是插翅难逃!”

    南宫爵陷入一阵沉默,幽寒旳鹰眸俯瞰下去,正值盛夏,楼下后花园里大片大片的洁白蔷薇花妖娆盛放,透过半掩的窗户肆意飘进阵阵淡雅的蔷薇幽香。

    南宫爵剑眉一紧,恍然想起昨夜他受伤躲进那间黑暗的房间里,闻到的那个陌生女人身上类似的这份蔷薇香,还有后来他和那个女人纠缠的记忆……

    “阿康,去查一下,昨晚在我藏身的那间房里的女人,她是谁?”突然,他侧过棱角深刻的俊脸命令道,幽暗的寒眸里涟漪四起,拳头紧攥,不管她是谁,她身上的天然香气,注定该是他的掌中之物,何况,他在黑暗中疯狂的掠夺之后,发现对方是第一次……

    一个月后,

    正午,莫小夕穿着白衬衫配背带裙的外卖工制服,两手拎着外卖口袋,从街角的餐厅里出来,直接穿过马路走向对面高耸林立的E集团,走到富丽堂皇的门庭外时,她有那么一瞬的徘徊,风水轮流转,上个月,她还是这个广告公司内的一个优秀的业务精英,时常叫街角那家餐厅的外卖,而今,她却沦为了那家餐厅的外卖工前来送餐。

    呵呵,天意弄人!莫小夕红润的唇瓣牵过一丝嘲笑,深吸了口气,捏紧手里的外卖口袋,再次踏进了E集团奢华的门庭。

    毫无意外的,打她进入大厦前厅开始,就成了员工们背后指指点点非议的笑柄,莫小夕目不斜视,干净细致的俏脸努力镇定,不管一个月前发生了什么,生活还要继续,弟弟妹妹的学费都还要指望她呢,她绝不能一蹶不振。

    穿过一路的鄙夷目光,她乘电梯来到了大厦三十三层,这一层是总裁的专属办公区域,偌大的一层楼域环境甚是安静,于是乎,当她一步步渐渐靠近总裁办公室的那扇门时,清晰的听见里面传出女人娇滴滴的笑吟软语,莫小夕脚步缓缓放慢,不想看到不该看的,可怎奈几米外的那扇门似乎特意为她大敞开的,里面火辣的一幕无处可躲的映进视线里。

    以莫小夕的角度,正好看到办公室内一对男女的侧身,穿着露骨的美艳女人坐在办公桌上,两条修长姓感的白腿缠着站在她身前的男人的腰间,男人两手紧搂女人扭动的腰身。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