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神术灵医、肖曦苏瑾瑜张雅玲小说

神术灵医

肖曦苏瑾瑜张雅玲小说

主角:肖曦,苏瑾瑜,张雅玲 标签:都市生活、娱乐明星、社会百态、亲情

某当红女星:“肖先生,我身材发胖、皮肤起皱了,您给我治治吧!”肖曦:“没问题,你每天来我这里按摩一次,一个月后,包你恢复魔鬼身材、消掉所有皱纹!”某武打明星:“肖先生,我拍戏时摔断了腿,医院说要截肢才能保命,您能保住我的腿吗?”肖曦:“没问题,我给你接上断腿,灌注真气,包你十天就可以拍戏。”某西亚国王:“肖先生,只要你治好了我的晚期癌症,我赐予你一块年产500万桶原油的油田。”肖曦:“ok,只要陛下说话算数,我一定给您治好癌症,包您再活三十年!”

江南活水 状态:连载中

肖曦苏瑾瑜张雅玲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阴谋

    上还是不上?

    这是个问题。

    肖曦嘴里叼着一根烟,坐在“锦华宾馆”一个豪华单间的靠椅上,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心态之中。

    在距离他不足一米的席梦思床上,躺着一具曼妙绝伦的女性躯体:乌黑的秀发,白腻的肌肤,俊美的五官,翘挺鼓凸的酥胸,盈盈可握的纤腰,修长笔直的美腿……这一切,都包裹在一身端庄合体的银行制服下面,更令人遐想非非、心驰神荡!

    此刻,这个美少妇正陷入醉酒后的昏睡状态中,细微的喘息之中,可以闻到一股股酒味。

    就是这股酒味,让期望一场“yan遇”的肖曦,在准备提枪上马的一刹那,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安的感觉,缩回了准备解女人短裙的手,警觉地坐回到床边的椅子上,开始凝神思索刚刚发生的事情。

    这一场“yan遇”的牵线搭桥人,是肖曦的老乡,绰号“春哥”。

    按照春哥的的说法:床上这个名叫苏瑾瑜的美少妇,是湘云路建设银行副行长,正与远在国外的博士老公闹离婚,目前正是最孤独、最痛苦的时候,急于找到一个英俊潇洒、体贴温暖的男人抚慰受伤的心灵,哪怕是给人做情人也在所不惜……

    “肖曦,你要走桃花运了:我们苏行长到麻将馆看我打了两次麻将,一眼就相中了你,说你虽然只是个麻将馆的小伙计,但器宇轩昂、英俊潇洒,跟个电影明星似的。所以,她私下跟我说:只要你今后对她好,关心她、体贴她,她愿意跟你在一起。”

    这是春哥的情人、湘云路建设银行信贷科科长胡海燕鼓动肖曦的话语。

    在肖曦的印象中,这个苏瑾瑜端庄高雅、气度不凡,而且据说她的父亲还是省建设银行的一把手,是真正的名门闺秀。她虽然跟随胡海燕来过两次麻将馆,但每次都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模样,根本就没跟肖曦打过招呼。

    所以,他对胡海燕的话半信半疑,总觉得这场yan遇来得很突然,也很难令人相信。

    但是,春哥却这样劝他:“老弟,我可以告诉你:越是那种外表高傲冷漠的女人,内心就越闷骚。更何况,苏瑾瑜现在刚刚被她老公抛弃,她又正在如狼似虎的年纪,想要找个情人填补一下身体和心灵的空白,是很正常的,对不对?”

    这话好像也蛮有道理,但肖曦还是有疑虑:“春哥,你和胡姐这样热情地给我牵线搭桥,到底图个什么?难道真是为了让苏瑾瑜过得幸福一点?”

    春哥狡黠地一笑,说:“不瞒你老弟:我想在湘云路建设银行贷款三百万,信贷部已经批了,但分管贷款的苏瑾瑜很刻板、很讲原则,说我们的抵押手续有问题,坚持不批。不过,如果你和她成为了情人关系,这事就好办了!”

    然后,他又拍拍肖曦的肩膀:“老弟,我听萍姐说了:你在家乡被人骗走一百万元,结果欠了别人几十万元债务,现在是在省城打工躲债,对不对?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说服苏瑾瑜批下了我这三百万贷款,我马上借五十万元给你,不要你任何利息。”

    正是最后那个充满诱惑的条件,促使肖曦下了决心。

    于是,今天晚上,胡姐和春哥约出了苏瑾瑜,请她到锦华宾馆二楼的“红宝石舞厅”跳舞散心。

    在舞厅里,两个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不大喝酒的苏瑾瑜灌得烂醉如泥,然后打电话叫来肖曦,三个人扶着她进入这套客房……

    临走前,春哥暧昧地对肖曦眨眨眼,低声说:“老弟,听说你是练过武功的,又刚刚二十出头,那方面肯定既勇猛又持久。我估计,苏行长这个结婚三年却守了两年活寡的少妇,只要尝到了你的滋味,一定会死心塌地爱上你。到时候,别说几十万元债务,就是豪宅名车,肯定也不在话下。你要知道:苏行长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啊!嘿嘿!”

    回忆到这里后,肖曦轻轻摇了摇头,微微苦笑一下,从茶几上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信息,又看了一遍前女友李婷发过来的那条分手短信:

    “肖曦,自从你去省城躲债,经常有人来向我逼问你的去向,还有人说要去公安局告你诈骗。我跟他们解释说你也是受害者,是被你一个同学骗走了一百万元,现在正在外地讨债。但他们根本就不信,连带我也被他们骂了,说我与你一起诈骗他们……这样的日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了,我们还是分手吧!”

    怀着一种锥心刺骨的痛苦看完这条短信后,肖曦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去他妈的什么道德感、羞耻心!只要能摆脱目前这种东躲西藏、每天被人呼来喝去的生活,哪怕床上这个女人是个母夜叉,也顾不得许多了。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风姿绰约、貌美如花的美少妇呢?

    于是,他摁灭手里的烟头,来到床边,将头俯下去,在苏瑾瑜红得犹如喷霞吐焰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几下,同时右手握住她的小手掌,轻轻地抚弄着,想先将她唤醒——因为他不想让她在昏睡的状态下与自己发生关系。如果她真的如胡姐所说的那样很喜欢自己,清醒过来后肯定会主动迎合……

    但是,他刚刚吻了两下,令他惊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苏瑾瑜忽然伸出一双白如莲藕的手臂,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滚烫的红唇也好像饥渴难耐似的,主动往他的脸颊上凑,好像在迫不及待地索吻。

    更令肖曦血脉贲张的是:她竟然开始哼哼唧唧地扭动起来,乌黑的秀发在枕头上来回飘扫着,被制服上衣紧紧包裹的酥胸,也开始急剧地起伏抖动起来……

    但是,肖曦从她嘴里喷出来的酒气之中,忽然敏感地嗅出了一丝异常的味道!

    而这种味道,应该是药味!而且肯定是某种提神的药物!

    肖曦自八岁开始跟着一个道士习练“无极混元功”,目前已经练到了第三层,体内已经生成了“混元真气”,在声音、色彩、味道等方面的感觉,比普通人强出了千万倍。

    所以,刚刚自己嗅到的那股药味,绝对不是幻觉,而是真真实实地从苏瑾瑜的体内散发出来的!

    于是,他像受到了惊吓一般,从床边一蹦而起,退开几步,飞快地找来自己的衣服穿上,又将浴巾放回到厕所里,这才转回到床边,愣愣地看着苏瑾瑜,脸上的冷汗一股股地冒了出来……

    苏瑾瑜仍在半昏迷状态中,胸脯急剧地起伏着,白腻如脂的脸上娇艳如火,嘴里仍在低声哼唧着。

    “阴谋!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肖曦回想起春哥和胡姐从客房出去时脸上那种奸诈的笑容,心里既愤怒又后怕:看来,所谓的苏瑾瑜看上了自己,想做自己的情人,纯粹是一派谎言!说不定,苏瑾瑜根本就对自己没有任何印象。刚刚自己如果贸然与她发生关系,后果不堪设想……

    肖曦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警觉地抬眼在客房里扫视了一番,忽然察觉到了一个异常情况:在正对席梦思床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女士手提包,好像是胡姐临走时遗忘在这里的。

    肖曦一把抓起那个包,在里面一探查,果然发现了一个针孔摄像头!

    显然,这一对狗男女想要录下自己与苏瑾瑜发生关系的证据,然后以此要挟她,让她批准春哥的贷款申请……

    想通了这一节后,肖曦气得浓眉倒竖,打开窗户,将那个假名牌包一把扔出了窗外。

    就在这时,床上的苏瑾瑜忽然痛苦地哼了两声,喉咙里“咕噜噜”一阵响,下意识地将头探到床外面,“哇哇哇”大吐起来。

    肖曦知道提神的药物如果与酒精混在一起,对身体的伤害非常大,尤其会对胃造成灼伤,严重者甚至可能引发胃出血。

    看到苏瑾瑜如此难受,肖曦心里既愧疚又不安,本想一走了之的,又怕她出什么事,只好走过去,左手抱住她的头,右掌按在她后脑勺的风池穴上,将丹田内的“混元真气”运到掌心,开始用真气给她醒酒。

    大概灌注了三分钟“混元真气”后,肖曦欣喜地发现:本来一直在恶心干呕的苏瑾瑜,渐渐地平静下来,但双肩仍在微微抖动,喘气声也很急促,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那场“春梦”中完全清醒过来。

    又过了一两分钟,肖曦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真气在她的“三阴交穴”遇到了阻碍。

    凭经验,他知道女人的这个穴位如果不畅通,很可能会引起痛经。

    同时,他又感觉到她经脉中的气血明显不足,很可能有眩晕症或者神经衰弱症。

    于是,他用关切的语气问:“苏行长,你平时是不是有痛经的毛病?而且,你应该还有点神经衰弱症,可能经常失眠,对不对?”

    苏瑾瑜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忽听肖曦问她是不是有痛经和失眠的毛病,还以为是胡海燕私下告诉他的,不由羞愤难忍,忽然转过头,扬起右掌,“啪”地抽了他一个耳光,用带着哭音的语气低声叱骂道:“臭流氓!你们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将来不得好死!”

  • 第002章 梦中的白马王子

    在羞愤地抽了肖曦一个耳光后,苏瑾瑜泪流满面地站起身,径直冲进卫生间,“砰”地一声关上门,拉上了锁栓,先低头看了一下身上,这才察觉自己的衣服穿得齐齐整整的,并没有被脱下或者撕开的迹象。

    她有点不相信地抬手在自己的后背摸了一下,摸到了胸罩的搭扣,发现这搭扣也扣得紧紧的,并没有被解开的痕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外面那男孩子真的没有侵害自己?如果真是这样,那刚刚自己醉梦中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

    她朦朦胧胧地记得:在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中,自己被一个男人搂抱住了。

    而那个男人,不仅长得英俊潇洒,而且强壮有力,正是自己从少女时代就开始憧憬向往的“白马王子”。

    她还记得:在这个“白马王子”有力的搂抱和亲吻之下,自己浑身都酥软了、瘫痪了,好像忘记了自己现在是有夫之妇,也忘记了自己一贯的清高和矜持,竟然主动伸出臂膊搂住了他,忘情地向他索吻,恨不得将自己的身子融化在他温暖有力的怀抱里……

    更令她羞愧和不解的是:出现在自己春梦中的那个“白马王子”,竟然长得与外面那个差点侵害了自己的“流氓”一模一样:高大的身材,英俊的五官,漆黑浓密的头发,清亮透彻的眸子,温暖亲切的笑容……

    这一点,令她非常难以接受,也难以理解!

    在苦思冥想了几分钟之后,她猛然记起来了:外面那个男孩子,自己曾经在胡海燕经常去玩的那个麻将馆见到过。

    记得第一次见到这男孩子时,她竟然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触电一般的感觉,同时心里讶异无比:这么一个英俊潇洒、气度不凡的男孩子,怎么会在这个小小的麻将馆当服务员?如果单看他的外形和气质,不知情的人肯定会以为他是个电影明星呢!

    只不过,出于自尊和清高,她当时并没有将这种惊诧的情绪流露出来,也没有向胡海燕打探这男孩子的来历。

    没想到,现在他竟然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还成为了自己梦中缠绵的对象……

    当回忆起这些细节后,她不由恍然大悟,脸也一下子羞红了: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将这个英俊潇洒的麻将馆小伙计深深地刻印在了脑海里。所以,刚刚自己在醉梦中,情不自禁地将他当成了“白马王子”,并忘情地在梦中与他缠绵了一阵……

    肖曦却不知道苏瑾瑜此刻纷乱复杂的心情,见她忽然冲进卫生间,生怕她想不开发生什么意外,赶紧跟到卫生间门口,侧耳听了听,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异常的响动,这才放下心来。

    本来,他是想把胡海燕和李春华设计陷害苏瑾瑜的事情向她和盘托出的,可转念一想,自己虽然也是上当受骗者,但终究是想要得到那五十万元的“回扣”,客观上也是这个骗贷阴谋的参与者,此事还是不让她知道为妙。

    于是,他隔着门对苏瑾瑜说:“苏行长,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是胡姐和春哥叫到房间里来给你醒酒的,绝对没有侵害你。不信的话,你看看自己的衣服,是不是齐齐整整的?我还有句话,希望你别生气:你是结过婚的人,如果我对你做了什么,你现在应该能够感觉出来的,对不对?”

    “滚!”苏瑾瑜听懂了他最后那句话的含义,羞恼之下朝门外怒斥了一声。

    “好,我滚,马上就滚!”

    肖曦听她怒斥自己,知道她不会干傻事了,便笑着退到了窗口下,在椅子上坐下来,点燃一根烟,等她出来。

    大概五分钟后,肖曦听到卫生间的门锁“咔哒”一声,苏瑾瑜低垂着头走出来,一把拎起床头柜上的手提包,一言不发地开门走了出去。

    “喂,苏行长,我真没对你做什么啊,你再听我解释几句好不好?”

    肖曦本来预备着挨她一顿臭骂的,没想到她说走就走了,忙追出门外,却见她疾步走向电梯间,瞬间就没了踪影。

    肖曦在门口呆立了片刻,刚想回房间,裤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号码,正是李春华的。

    “老弟,刚刚我看到苏行长走出了酒店大堂,小脸蛋红扑扑的,鼻梁上还有汗珠子,是不是在你那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你们现在成就了好事,可得好好感谢一下我和燕子这对媒人啊!”

    电话一接通,李春华就压低声音淫邪地说,旁边还传来胡海燕“吃吃”的低笑声。

    肖曦知道他们隐藏在酒店大堂等候苏瑾瑜离开,心里恨得牙根痒痒,嘴上却说:“春哥,你如果好奇,那就和胡姐上来一下呗,我把过程讲给你们听。”

    “好好好,我正想听听你是怎么在床上征服这个清高矜持的女行长的。老弟,我可告诉你:能够睡了苏瑾瑜这样才貌双全的名门闺秀,是你一辈子都值得夸耀的风流韵事,你真的要感谢我们呢。哈哈哈!”

    几分钟后,李春华和胡海燕就兴冲冲地敲响了客房的门。

    一进门,胡海燕就将目光投向正对席梦思床的那张茶几,却见上面空空荡荡的,自己“遗忘”在那里的手提包不翼而飞,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肖曦不动声色地问:“胡姐,你一进来就东张西望的,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

    胡海燕点点头,有点纳闷地说:“对啊,刚刚我离开时太匆忙,将手提包遗忘在这茶几上,怎么不见了?”

    肖曦冷笑一声,指指窗外说:“对不起,你那个假名牌包被我丢到下面去了,里面的针孔摄像头也被我用手指捏碎了。”

    李春华和胡海燕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怔怔地盯着陈华,神色既尴尬又有点惊慌。

    李春华反应比较快,眼珠子转了转,皮笑肉不笑地说:“老弟,你听我解释:这件事我们确实做得不地道,但却有难言的苦衷。你可能不清楚:苏瑾瑜不仅原则性强,而且很不近人情。如果不将她和你在床上‘啪啪啪’的过程录下来,她很可能会翻脸不认人。到时候我们的贷款批不下来,我答应你的五十万元也会泡汤,对不对?所以——”

    他刚说到这里,怒不可遏的肖曦忽然抬起手,“啪啪啪”连抽了他三个耳光,随后一脚将他踢翻在地,指着他骂道:“草你nn的,你们这对狗男女,干的是人事吗?你们设了陷阱害人家还不算,竟然还要偷拍视频去威胁她。如果她不答应你们的卑鄙要求,你们是不是要将这视频公布出来?老子虽然缺钱,却不缺德,干不出你们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来!”

    李春华本来就是街上一个混混,从没吃过这种亏,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目露凶光,挥拳便向肖曦打去。

    肖曦轻轻巧巧地捉住他的手腕,咬着牙用力一捏,捏得他杀猪一般嚎叫起来。

    “李春华,你再动一下试试?信不信老子废了你这只手?”

    肖曦冷冰冰地说完这句话,忽然将右手一挥,“啪”地一掌击在电视机下面的桌子上。只听“咔嚓”一声,桌子的右边角落应声而落,就像被刀砍斧劈一般。

    胡海燕被他这声势惊人的一掌吓得身子一抖,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用颤抖的声音说:“春哥,快向他道歉,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李春华的手腕被肖曦捏得钻心彻骨般疼痛,又见他一掌就击碎了桌子的一角,不由心胆俱裂,只好苦着脸说:“肖曦,对不起,我给你道歉……哎哟,痛死我了……”

    肖曦听他求饶,这才将手指松开,瞪眼斥道:“滚!”

    李春华和胡海燕如蒙大赦,赶紧抱头鼠窜地逃出了客房……

    肖曦等他们走后,郁闷地在床上躺了一下,然后回到自己上班的麻将馆。

    刚一进门,老板娘萍姐就铁青着脸对他说:“肖曦,你今晚收拾好你的行李,明天就不要上班了。”

    肖曦估计是胡海燕让她赶自己走,也不想多说什么,让萍姐结清了这个月的工资,第二天一大早就拎着一只大箱子,离开了麻将馆。

    走到街上,肖曦不由有点茫然失措:偌大一个省城,自己无亲无故的,现在该去哪里安身立命?

    在彷徨犹豫了一阵后,肖曦决定先找个小旅馆住下,明天就开始去找工作。实在不行的话,就去建筑工地搬砖,先解决温饱问题再说。

    于是,他提着道士师父留给他的那个沉重的檀木箱子,肩膀上背着一个大背包,走进了麻将馆附近一个小旅馆,登记了一个三十元一晚的铺位,住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他刚想出门去人才市场碰碰运气,忽然接到了经常在麻将馆打牌的一个顾客的电话。

    这个顾客叫王大建,与胡海燕是同事,是湘云路建设银行办公室后勤副主任,只有三十来岁,为人还算义道,有时候赢了钱,还会请肖曦去吃烧烤喝啤酒。

    “小肖,你和胡海燕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今天上午,我们支行忽然作出决定:免掉胡海燕信贷科科长职务,将她下放到郊区一个储蓄所坐柜台。刚刚她哭哭啼啼的,逢人就说是苏行长打击报复她。我偷偷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咬牙切齿地说都是你害她的。这是怎么回事?”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