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透视异瞳、徐晋陈培兵宋乔小说

透视异瞳

徐晋陈培兵宋乔小说

主角:徐晋,陈培兵,宋乔 标签:独家首发

矿工徐晋被落石砸伤,无意间获得异能。人生,就此逆转!赌石,古玩,手到擒来!他的人生就此发生改变,传奇,就此书写!

秋刀鱼的滋味 状态:连载中

徐晋陈培兵宋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双眼能透视?

    “哎呦我草……”

    徐晋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头疼欲裂,忙又躺在了床上。

    一想到昨天那块从矿顶上掉下来的石头,他就情不自禁的毛骨悚然——再歪那么半分,估计就不是自己继续躺在这里的事了!

    “装什么装啊,掉快石头砸了一下,装的跟要死了一样!”

    尖酸刻薄的声音来自于矿上医务室的医生兼护士孙丽蓉,拉长着一张脸就跟谁欠了她几斗租子似的。

    孙丽蓉模样长的不错,特别是那衣裳之内像是揣着两个大气球一样,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不知道是多少矿工们深夜寂寞之时浮想联翩的对象。

    不过这人的模样,和品性真是没有半点关系。

    就拿这孙丽蓉来说,模样虽然长的不错,又是医专毕业的,加上和老板陈培兵关系暧昧,所以向来是眼高于顶,除了和矿上的管理层还有说有笑之外,对于普通的矿工们,简直都恨不得那下眼角来瞧了。

    本就被砸伤了脑袋觉得自己简直倒霉到家了的徐晋怒气上涌,忍不住对孙丽蓉怒目而视!

    然后徐晋的眼神就忍不住发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或许因为双眼用力的关系,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看穿了孙丽蓉——对方身上的衣物在这一刻似乎已经变成了虚无,画面之摄人心魄,直让徐晋简直都有流鼻血的冲动……

    “瞪啥瞪!”

    注意到了徐晋的目光,孙丽蓉冷哼一声,斜吊着眼蔑视徐晋冷笑道:“敢跟姑奶奶叫板,信不信姑奶奶一句话,就让你特么从这矿上滚蛋!”

    随着她的呵斥,那两个大气球也在不住的抖动,直让徐晋有使出家传绝学,一抓将之捏爆,狠狠泄愤的冲动……

    “徐晋,你这干啥呢!”

    一直在照顾徐晋的洛青虎忙打圆场,对孙丽蓉赔笑道:“他这是脑袋被砸了还迷糊着呢,孙姐你可别跟他一般见识……”

    “跟他一般见识,他配吗?”孙丽蓉嗤笑。

    这些话,刺耳无比!

    洛青虎一边赔笑,一边偷偷的拽着徐晋的衣服,生怕他一个不冷静跟孙丽蓉吵了起来!

    毕竟这年头,要找个和金矿上一样挣钱的工作,可不那么容易。

    但这次,脾气向来算不得多温和的徐晋却没有发脾气的迹象,而是一直在揉眼睛,而在他的脑海里,全都是气球弹动不已的画面……

    “孙姐,你看小徐这伤,要不要挂下吊瓶……”洛青虎道。

    “没药了!”

    孙丽蓉道。

    “孙姐,帮帮忙,徐晋这可伤的不轻——你那柜子里,不是还剩下两瓶么……”洛青虎央求道。

    “你特么也知道就剩下两瓶药了啊?”

    孙丽蓉一拍桌子尖叫道:“那可都是给矿上领导预着的,他算什么东西——不长眼的东西,敢跟姑奶奶瞪眼……”

    “青虎,别说了,扶我回去!”

    洛青虎还待央求,徐晋却强撑着打断了洛青虎的话,意味深长的看了孙丽蓉一眼道:“孙姐,你可真是看死了我们这些矿工没本事啊,就没听说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句老话?”

    “哎呀妈呀,笑死我了……”

    孙丽蓉夸张的尖叫道:“就你这德行,还少年穷,你特么不死在矿里我跟你姓——一个臭苦力什么玩意儿,居然跟姑奶奶说莫欺少年穷?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你好好躺着……”

    回到工棚,洛青虎扶徐晋上床躺下叹气道:“你也别为姓孙的那娘们的话怄气了,咱们这些人没本事,活该被人看不起……”

    “别说这个,我都饿死了,快去食堂看看有吃的没给我打一碗!”

    徐晋打断洛青虎的话,对方不但跟他一样在这金矿上打工,老家还是同村,年纪也差不多,自然没什么好客气的。

    “那行,你躺着别乱动啊……”

    见徐晋这么说,洛青虎以为他相通了,安慰一句便拿着碗去食堂打饭。

    “饭票帮我垫着,回头给你!”

    徐晋缩在,用力的盯着洛青虎的背影,想要确认自己之前看到孙丽蓉一丝不挂的那一幕是不是真的。

    然后他便头皮发麻!

    因为在他的眼里,看到的已经不是洛青虎没穿衣服的样子,而是直接看到了对方的骨骼和内脏!

    这一次,他确定自己绝没看错!

    不仅仅是因为他甚至都能看到那跳动的心脏和流淌的血液,更是看到了骨骼一处的钢钉——那是洛青虎小时候调皮摔断了骨头,医院里打钢钉给接上的!

    这不是幻觉,我居然能透视了!

    在确定不是幻觉之后,虽然此刻他还不知道眼睛透视对自己有什么帮助,但拥有别人所没有的奇特能力,依旧让徐晋心头狂喜,特别是想到以后看漂亮姑娘没穿衣服的模样,可就不必花钱去下边的录像厅看小电影了……

    更何况,这现场直播可比在录像厅里看过瘾多了!

    于是徐晋就加倍开心了起来!

    但在这同时,一股疯狂的饥饿之意袭来,直让徐晋赶紧自己的身体都要被自己的胃给生生消化一般,难受的蜷缩着,对着门口望眼欲穿,希望打饭的洛青虎能快点回来……

    “你小子今天运气好,肉锭子居然还剩的有!”

    洛青虎捧着两个大碗回来,喜气洋洋的道。

    “太好了!”

    听到这话,几乎要被那疯狂的饥饿感给折磨疯的徐晋忍不住开心大笑。

    金矿地处深山,出山一趟开车都要几个小时,采购不易。

    所以矿上平常都是土豆白菜粉条这老三样,鲜有别的,简直能将人吃吐!

    吃肉的机会是一个月一次,所以一碰到有肉吃,整个矿上几百上千号的工人那就跟过年一样——今天中午居然还有剩下,别说洛青虎,就连徐晋都觉得自己运气好。

    矿上的饭菜,可不讲什么色香味俱全,做肉当然也是如此。

    厨子们连切都懒得怎么切,乱刀剁成三指见方的肉块,加点盐加点酱油煮熟就完事。

    但这对矿上的矿工们来说,都依旧算的上是难得的美食了!

    徐晋也是如此。

    接过碗看到那冒着肥油的大肉块,徐晋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然后就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香啊!

    洛青虎当然也不会闲着,在一旁捧着碗对着两块肉锭子猛啃,咔嗤咔嗤有声,就根啃水萝卜也似。

    这场面,徐晋习以为常,而且也顾不上这些了。

    因为他分明能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那肉锭子一吞进肚子,在被自己的身体飞快的消化,分解,变成各种能量补充到四肢百骸之中!

    两块大肉锭子足足半斤,加上一大碗米饭,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被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

    但徐晋却感觉自己像是根本没吃一样,胃里空的更加难受,举着碗对洛青虎道:“快,再去给我搞一碗来——不要别的,光要肉锭子,越多越好……”

    “你特么,知道的人知道你是受伤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饿牢里放出来的!”

    见徐晋这么能吃,原本还有些担心徐晋伤势的洛青虎顿时放下心来。

    对于他们这些下苦力的人来说,判断一个人情况的好坏可不是看医生如何诊断,而是简单粗暴的看一个人能不能吃——能吃,就没问题,不能吃,那就有问题了!

    洛青虎笑骂着去了厨房,一次将厨房里还剩下的五六块肉锭子全给包圆了!

    没多久,洛青虎便震惊了!

    三碗大米饭,十块肉锭子,全都进了徐晋的肚子——他才吃没几口的肉锭子大米饭在他回来的时候连油花都没剩下,也全都进了徐晋的肚子!

    而徐晋此刻,还满脸的意犹未尽!

    要不是亲眼看着徐晋吃的,他非得怀疑这家伙给偷偷的倒掉了不可!

    一块肉锭子最起码二两多,十块肉锭子加上三碗米饭,四五斤的饭菜啊——猪特么也吃不下这多啊!

    “别闹!”

    徐晋打开洛青虎想揭开被子看看自己将这这么多东西到底吃到哪儿去了的手,表示自己累了,需要休息——他可不想让洛青虎看到自己连肚子都没鼓起来的样子!

    “希望你只是这么吃一顿,要是天天这么吃,特么一天的工钱还不够的你吃——我特么还没咋吃呢……”

    洛青虎心有余悸的嘟囔着,悻悻的去洗碗,心说再想吃肉,就得等下个月了……

    徐晋也希望自己千万只是吃这么一顿,而不是顿顿这么吃。

    否则的话,自己拼死拼活的,估计都糊弄不住自己的嘴巴!

    说起来,在这金矿里当矿工虽然很苦,但的确算得上是高薪。

    现阶段外头打工一个月五六百块钱就算是不低了,但在这矿上,一天差不多能挣四十多五十,算下来一个月不休息全干满,得合一千三四百块钱,顶在工厂打工干三个月的了!

    可即便如此,那肉锭子一个就三块,加上五毛钱的米饭——一顿就三十五块钱的饭钱,可不是不够吃么!

    毕竟是一天三顿呢!

  • 第2章 你想偷矿?

    在矿上工作的人,往往都很粗糙——不但有粗糙的外表,更有着粗糙的心灵。

    所以即便徐晋有这么多的反常,却依旧没能引起洛青虎更多的注意。

    悻悻洗碗回来,洛青虎便开始往身上套那套不知道多久没洗,上面沾满了石粉等各种脏污,几成盔甲的工服,同时对徐晋道:“婶婶的事,你也别急了,急也急不来……”

    他口中的婶婶,自然是徐晋的母亲任芳。

    说着这些的时候,洛青虎看向徐晋的目光有几分怜悯。

    徐晋的老爹徐福来是个二流子,成天的不着家,说是出门打工挣钱,但这么些年来却根本挣不回钱来,有时候一年到头,回家之后出门打工的路费都没有……

    徐晋读书的成绩不错,可初中没念完就被迫来这矿上打工,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摊上了这么个不成器的老爹。

    至于徐晋的母亲任芳,一个没文化的农村妇女,一个人又要伺候土地,照顾老人和徐晋兄妹……

    眼睛不好,却很多年连配副眼镜的钱都没有,就那么一直拖着。

    直到前两年都快看不见了才到处借钱配了副眼镜——那时候,任芳的眼睛度数已经都过千了!

    这么些年,洛青虎都不知道这个婶婶是怎么过来的……

    不过,关心也好,怜悯也罢,洛青虎能做的也就是嘴上安慰一句,再也无力做的更多。

    这年头,谁家又过的更容易呢?

    徐晋嗯了一声,想起母亲前几天打电话来说的头一直疼的事情,还说跟父亲吵架眼镜被打破了却没钱去换的事情……

    父母从小一直打到大,他都已经麻木了,有时候甚至在想,他们为什么不离婚算了?

    离了婚,对彼此都算是一种解脱吧?

    至于寄钱回家——矿上两个月发一回工资,现在距离下次发工资还有一个多月,上次刚刚发没多久的工资全都寄回家还债了,现在身上就只有十几块钱!

    平时吃饭都是用饭票,他又有什么办法?

    不过想到母亲那一千多的近视眼,要是没眼镜,几米开外都看不清东西……

    还有那不成器的老爹,还再念书的妹妹……

    想到家里的破事,徐晋就糟心到了极点。

    不过现在,徐晋并没有去想这些糟心的事情,他在偷偷摸着自己脑袋上的伤口。

    刚刚吃那肉锭子的时候,他就能感觉那些肉锭子被快速消化,分解,脑袋上的伤口,也在同时快速愈合。

    隔着纱布,徐晋都能摸到脑袋上那原本至少要十来天才能愈合的伤口,现在已经只剩下了淡淡的疤痕!

    眼睛能透视,吃到肚子里的食物如机器燃烧燃油一般的被消化,十天半个月才能好的伤口居然一顿饭的功夫都好的差不多了……

    徐晋知道,这一切的一切,怕是都跟自己双眼的异能有关!

    想到家里的糟糕状况,再想到孙丽蓉看着自己等这些矿工那毫不掩饰的鄙夷眼神&

    要是自己能彻底摸清自己眼睛的能力,并加以控制的话……

    自己的人生,说不定就能因为这能力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母亲妹妹再也不用受穷,自己也不会再被人看不起!

    想到这些,徐晋心头一片火热,心都忍不住突突乱跳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徐晋除了上厕所之外,大部分时间依旧都在床上渡过,就连吃饭,都是让工友们帮着打点饭或者干脆等洛青虎出井再吃。

    不过即便在床上,但他并没有闲着。

    他却在通过被子的缝隙,观察着收工回来的工友们……

    慢慢的,徐晋摸索出了一些勉强能掌握的可能是因为受伤而让自己的双眼产生的奇特能力办法!

    比如只要不竭尽全力,自己的双眼就无法产生透视功能,也就不会出现那种感觉五脏六腑都会被自我消化掉的饥饿感!

    同时他还发现,自己的双眼除了能透视之外,还能从人的身上看到一些之前一直都有,但因为没有透视来的震撼,所以并没有引起他特别关注的东西——比如说气!

    每个人的身上,都被一层若有若无的气所笼罩,五颜六色,有浓有淡……

    这些东西,在不动用双眼能力的时候,徐晋自己也不可能看到,他只有动用能力才能看到。

    所以他相信,估计这世上除了自己,怕是没有别人能看到这些了!

    看这些气的时候,并不需要动用太多的精力,所以也不会产生饥饿感,这让徐晋可以肆无忌惮的观察这些气。

    这些气主要有红黄粉白黑!

    但并不是每个人身上都集齐了五种颜色,绝大多数人身上都只有黄粉二色,偶尔有人身上多出来红色,有一部分人身上带着一点点白色,至于黑色,只有老李头身上才有!

    这些颜色的深浅也各不相同,但普遍都极淡。

    一开始,徐晋并不知道大家身上的这些深浅各不相同的颜色代表着什么,但通过观察,他还是从中发现了些许的端倪!

    比如身上有红色的那几个工友,几乎全都是矿工的领班,而且他们身上的黄气,明显也比一般的工友更重一些,至于老李头身上的黑气,结合老李头一天到晚都病恹恹的,各种药不离身……

    这让徐晋产生了某种猜测!

    或许那红色,就代表着贵气,至于黄色,很可能代表着财气!

    毕竟这几个工友作为领班,除了正常的矿工工资之外,还多了一份带班费,一个月比普通的矿工多了那么两百块钱——徐晋觉得,这可能是他们的黄气比普通矿工要稍稍浓一点的样子!

    至于粉色,就肯定是桃运之气!

    确定这点,是最容易的!

    不是因为徐晋发现,但凡粉色缺位的工友,基本都是单身汉,而是因为那孙丽蓉!

    一身粉气,浓的将其余数色都完全压制住了!

    徐晋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孙丽蓉一身的桃运之气,绝对都是由她那一对胸器给招来的!

    虽然孙丽蓉的为人简直让人厌恶的巴不得她去死,但只要看到那一对几乎能将胸衣都撑爆的男人,绝对也都无不为之魂牵梦萦……

    徐晋也是如此,他又忍不住想起那胸器毫无遮掩在自己眼前颤巍巍的样子,咕咚吞了口口水,龙抓手蠢蠢欲动……

    至于黑气……

    徐晋有种极其不好的怀疑——他觉得,有极大的可能是死气!

    毕竟一看老李头的样子,大家背后都在偷偷议论,恐怕老李头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这也能解释为何所有人身上都没有黑气,唯独老李头身上才有了!

    至于那灰白之气,徐晋觉得很有可能是代表霉运的霉气……

    当然了,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心里的一点推测,至于是不是的确如此,则需要印证之后才知道。

    这些气,在每个人的身上笼罩着,有的凝实无比稳如泰山,似乎不可撼动,但有的则显得很虚浮,比如老李头身上的黑气……

    看着那些虚浮之气,徐晋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

    他发现,自己似乎很想将那些漂浮之气一口吞掉!

    虽然对这些气的一切,都只是推测还没确定,但唯一能够肯定的事,就是要是能吃掉那些漂浮之气,对自己的双眼的异能,有着极大的补益!

    “徐晋,我下井去了啊,吃饭的时候要是没回来,你让别人帮你打一下!”

    洛青虎冒出一个脑袋顶对徐晋说着,一边又开始往身上套那脏兮兮的工装。

    徐晋眼神一凛。

    洛青虎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气,而随着白气的出现,代表财气的黄色,却又因此而黯淡了几分! 

    心头微动之下,徐晋压低声音问:“虎哥,你不会打算下班之后去偷矿吧?”

    嘘!

    听到这话,洛青虎吓了一大跳,左右张望确定没人听到之后,这才神情惊疑不定的问徐晋是如何知道的!

    毕竟那条不过巴掌大小,品味极高到都能从矿石表面看到明金点子的小矿脉,是他在刨矿渣的时候无意发现的,谁都没告诉,就是想偷偷的发笔小财!

    “看你心神不宁,猜的!”

    徐晋笑笑,压低声音道:“我劝你别搞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呸呸呸,乌鸦嘴!”

    洛青虎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压低声音兴奋道:“我跟你说啊,那条小矿脉我估计是个金窝子,上头的金点子密密麻麻的就跟麦麸子一样,只要偷出来绝对会卖个号价钱——运气好的话,一晚上估计能顶上干半年!”

    说完这话,洛青虎又贼眉鼠眼的跟徐晋招呼,千万不要跟别人说,等自己卖了矿,请徐晋顿吃好的,好好的补补身子!

    徐晋无语。

    毕竟他总不可能告诉洛青虎,自己的双眼现在能看到气运变化,发现你现在霉运缠身,偷矿十之八九要被抓吧?

    且不说自己现在双眼异相之事不能对人说,而且说了洛青虎也未必能信。

    再说了,那些气代表什么都只是他的猜测,还完全没经过验证——万一自己的推测是错的,那不是让洛青虎错过了发一笔小财的机会?

    徐晋还想到了一个问题!

热门话题